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1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这这这、信封是冷冰冰的,阮少深他是昨晚就放在这里的吧

    有月窝在沙发上,拆开信封,拿出了里面的信纸。

    不同于上次的纸墨清香,这次的信纸居然溢出了淡淡的极为舒服好闻的玫瑰花香,有月心里猛地一跳,展开了信纸。

    他仿佛瞬间拥有了神力似的,一看信纸的那刻,就从一段段的黑字中,看见了一句话一直在心里藏了很久,我对你动心了,有月。

    把这句话一字一字地盯着再次看了一遍,有月抓着信纸的手抖了一下,他深呼吸一口气镇定下来,把前面的所有字都细细看了一遍。

    他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扑倒在沙发上,脑袋埋在抱枕下,又压着信纸了,赶忙慌张地坐起来,细细抚平信纸的小褶皱。

    他们俩同时给对方悄悄送了情书,这样的事儿有月想着都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有月又激动又好笑,原来他们两个都像是幼稚的人,做着笨拙的事,互相费尽心思猜测对方的心意,担心给对方带来困扰,又害怕被婉拒。

    猛然站起,有月又跑到阮少深楼下,他巴不得阮少深快快快点看到他的信呀

    被喜悦冲晕了头脑的有月兴奋得几乎要绕着阮少深的别墅跑圈圈了,他在外面,紧盯着里面的大门,等着阮少深向他走来。

    阮少深是昨晚凌晨把信送到有月家里的,因为后院那一片多肉花架的区域是有月经常会去的地方,所以两次送信他都放在了那里。

    放好信封,阮少深回到房里根本就没有睡意,他一个人想着各种事情,几乎是凌晨三四点才睡下的。

    他熬了半宿,大清早从睡梦中咳嗽着醒来,喉咙沙哑火辣,大概是昨晚受了风,睡得又太晚,现在喉咙不舒服极了。

    疲惫地从床上爬起,企图以洗漱来缓解喉咙的痒疼,他换上衣服,到厨房泡了蜂蜜水,端着杯子走到客厅。

    喝一口甜甜的蜂蜜水,喉咙稍微舒服了一点,但吞咽时还是难受。

    阮少深坐在沙发上,瞥见玻璃桌上的信,瞳孔一缩,飞快拿起信。

    有月在外面吹冷风吹久了,觉得自己也太激动了一点儿,人家还在睡觉啊,他这么急冲冲地跑过来,真是考虑不周了。

    他嘿嘿笑笑自己,准备回去别墅等等晚一点再过来找阮少深。

    他刚走没几步,就要到自己家院门,阮少深家的大门打开了。

    有月是一步一回头地离开的,当阮少深出来时,他毫无悬念地就看见了向他快步走来的阮少深。

    有月立即挺直身子、在原地站住。

    “少深”

    他已经走到有月面前了。

    “我、我也收到你的信了。”有月看见了阮少深手里的信纸,怪不好意思的,“你也看了吗”

    回答他的是阮少深微微展开的双手,然后下一刻,有月被他双手绕住,扑进了他怀里。

    阮少深抱着他,不敢太用力。

    他低下头,鼻子蹭到有月的发丝,有月因为在外面站了太久而沾了一身的寒气随着阮少深的深深呼吸,一齐涌进了他的鼻腔。

    阮少深随即垂下双臂,双手轻轻抓起有月的冰凉冰凉的手,握得紧紧地,让自己的皮肤的暖热传递到他手上。

    第一次被牵起手的有月,偷偷笑了。

    第42章  恋爱

    阮少深大手掌紧紧覆盖握住有月的手,两人牵着手挨得极近,走进屋去。

    屋内的暖气开得足,有月感觉自己心里、身上到处都是暖暖的。阮少深让他先坐下,自己走去厨房给他拿了热牛奶,这么早起来的有月肯定还没来得及吃早餐。

    有月身上的寒气自进来之后已经消散了不少,阮少深还是给他拿了毛绒绒暖暖的毛毯。

    手里捧着牛奶杯,阮少深坐在他身边。

    他将玻璃杯递给有月,有月看他忽然别过脸,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怎么了”有月一手拿着杯子,一手轻轻拍他的背部,隔着厚实的衣服完全感觉不到他的身体的触感,有月给他拍了三四下,阮少深转过身,脸上因为咳嗽而憋红了,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有月想他可能是过年吃的易上火的食物,积攒了太多了燥热,现在可能受了寒一下子爆发了。

    “你先喝点温开水。”有月起身给他倒水,“家里有药吗”阮少深点点头,先喝下一口温水润喉。等他拉开药柜,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能吃咳嗽的药。

    “我给你炖点冰糖雪梨水。”有月看他并没有找到药,便打算给他炖润喉止咳的冰糖雪梨。

    阮少深平时每天都有挺大的运动量,身体一直都挺好的,家里备下的也是常用的药,不过咳嗽的用药是没有的。

    他也跟着有月进去。

    有月削梨切小块,放进小瓷盅,“滴铃滴铃”放入三四颗冰糖。阮少深就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间或咳嗽一两声。他觉得这有一点点的不真实,两个人都互相隐藏着心意,却又意外巧合地同时给对方偷偷送了一封信。

    而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为自己担忧、忙碌。

    阮少深今年的生日是和有月一起度过的,听起来如此浪漫,但是其实两个人都没有做什么浪漫的事。

    因为向来健朗强壮的人一旦生病都是如山倒,病好得也慢。

    第二天,有月终于光明正大地用阮少深给他的钥匙,进了他家。他发现阮少深的喉咙的沙哑难受并没有缓解多少,有月当即就让他赶紧联系家庭医生,不让他继续拖下去。

    送走医生,吃了药的阮少深就开始昏昏欲睡。有月瞧见了,对他说“困了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阮少深摇摇头,坚持要坐在客厅里。

    有月奈何不了他,又心疼他,便也安安静静地坐着,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为了让阮少深在沙发上坐得更舒服一点,他把又长又方的真皮平滑长凳放在沙发前,好让阮少深把长腿架在上面。

    生病的阮少深凝着眉头,不能说话,吞咽口水都是一股苦涩的药味。他伸手从有月背后环绕过去,轻轻搂住他,见有月只是缩了一下肩膀,没有说什么,就这么一直抱着他。

    有月虽然穿了加厚加绒的毛衣,但抱着他还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瘦削的腰身。

    阮少深刚刚抱上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被像个人形抱枕一般紧紧抱在怀里的有月过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熟睡了许久。

    怕惊醒他,有月没有动弹身子,只扭头侧着脸看他。

    大概是药效开始发挥了,他睡得沉,脸上也呈现出一种生病时常见的淡淡红晕,紧闭着的双眼眼皮柔滑,看上去就是个温柔的人。

    有月保持着上身不动的姿势,伸长手臂拿过毛毯,毛毯很大,盖住两个人都有余。

    他情不自禁地满足地眯着眼睛,很享受这样的陪伴相处。

    到最后有月也禁不住就睡过去了,两个人就这么傻傻地在沙发上躺坐着睡了半天。

    阮少深先醒过来,他一动,有月立刻就睁开一只眼,然后惊觉自己居然也睡着了

    两人惺忪的睡眼相对着,大眼瞪着大眼,有月先忍不住“噗嗤”笑了。逗得阮少深伸手撸了一把他的柔软的头发,按住他往身边怀里带。

    有月窝在他怀里,乖乖地让他揉脑袋,然后忽然灵活地从他胸口上滑开,单手撑在沙发上,上身前倾,俯下身,快速地在阮少深微热微红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不等阮少深反应过来,就从沙发上下来,撒腿就往厨房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我去整点吃的”

    亲了就跑,阮少深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也忍不住笑了。

    有月面红扑扑,他在心里想恋人之间就应该做恋人做的事情啊,他知道,牵手之后还要亲嘴啊。阮少深都主动牵手、抱住他了,那、那他就该主动亲他喔

    亲个脸颊就跑的有月还得意洋洋,但他完全没想过,阮少深那么能忍耐不主动亲他,是因为他怕病气因为亲吻传给他。如果真是阮少深主动了,就不是简单亲个脸颊完事儿了。

    有月简单地煮了全麦面条,肉片被他切得又细又薄,原本香弹的面被他煮得软滑软滑的,虽然煮软了没有那么好的口感,但是利于病中的阮少深咀嚼吞食。

    “趁热吃,呃,太久没有自己做饭了,可能口味不太好。”过年之前是钟阿姨天天给他做饭,太爷爷回家之后是他天天给有月做饭,有月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做菜做饭了。

    阮少深吃了第一口,对他比手势说好吃,有月才笑着在旁边坐下,同他一块吃。

    到了晚上,阮少深吃过三次药,已经明显感觉喉咙舒服了不少。

    “你今晚早点睡觉,我明天再过来和你一起”有月叮嘱阮少深注意休息,已经睡了大半天的阮少深现在自然是一点儿困意都无,但他还是对有月点点头,示意他放心自己。

    “那,我先回去了哦”有月犹犹豫豫,要走不走。

    阮少深走近他,同他一起走回隔壁。

    他把有月送到大门外,有月站定同他告别。

    “晚安,少深嗯。”有月话还没说完,阮少深双手托住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一个不深不浅的吻就落在他嘴唇上。两个人都是嘴唇相对着,缝合得刚刚好。有月第一次这样接吻,一时口干舌燥,忍不住顶了舌头要舔舔干嘴唇,却刚好舔上了阮少深的唇。

    等到阮少深松开嘴唇,有月才得以顺畅地呼吸。

    “外面这儿太冷了,你、你快回去吧”

    阮少深点头,掩盖不住的眉眼中的笑意全都落入有月眼里。

    他走没几步,有月又再后面喊道“阮少深和你在一起真开心啊”

    两个人都像十几岁的学生仔,对彼此热情满满却小心翼翼,一想到对方一丁点的好,巴不得快快刨出来给对方看见自己已经感受到了喔。

    有月这两天一直往阮少深那边跑,太爷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可怜他好不容易放假在家,有月居然不陪他说话聊天,有了恋人就快把他给忘了。

    初十之后,有月回sark上班,大家都明显看到了他藏不住的笑意。

    “心情这么好”章裴逗他,“谈恋爱了呀”

    有月嘿嘿一笑,点点头说“是啊,是啊。”

    章裴被他的坦率噎住了,然后大笑着祝贺他。

    “嗯,我会和他一直在一起的,谢谢祝福”有月心情极好地工作,也没有特别地去想阮少深,但点燃他爆好心情的人就是阮少深。

    ash在大家回来上班前三天已经先把与斯达娱乐合作的邮件群发给了设计部的所有人。

    邮件里给了这部剧的梗概和原著小说时尚王冠的文包,还有每一场需要的服装的风格设计要求,有月看完邮件,才知道原来设计师和模特是一对青梅竹马同性恋人。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那天聚餐时,阮二哥玩笑的神态,明白了什么似的,抿唇笑了。

    收到邮件的有月下载了其中的附件,打开那几乎2的文档,转存到阅读器上开始阅读。

    有月以往也会看些小说,但这种小说他还是第一次看,他看了两章,很快就被吸引了,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抱着阅读器看了好久。

    小说中构建的时尚圈很真实,里面人物很多,但是一个个都真实鲜明,主角设计师和模特的感情线也描写得很细腻,看得有月直呼甜炸了

    斯达那边发过来的是未删节全版,有月看得如饥似渴,后面的情节越来越暧昧甜蜜,然后就看见了设计师和模特两个人在设计师家里的书房脱衣试穿时装,试着试着,设计师就被压在了书桌上。有月一惊干什么忽然推倒他他一恍惚错过了什么,两个人要打架了吗

    懵了的有月傻傻地点击左边的屏幕,返回前两页。

    设计师和模特是青梅竹马,模特男主角在大学就开始走秀,很快接受专业训练签了合约成为模特。模特已经是红了半边天了,而刚毕业的设计师还慢慢求索前进和成长。

    这一章之前铺垫了十几万字都是模特在费尽心思有意无意地撩拨设计师,告白之后吓着小设计师,躲着不见他。模特坚持不懈的追求,让设计师认清自己心意之后,开始接受他。

    明明前一阵他们还一块去旅行,各种约会,现在怎么好端端地,就扑倒打起来了呢

    有月抱着超级强烈的好奇心看下去。

    咦咦咦,模特怎么把手伸进设计师的衬衫内了呢

    当看见后面的“灵巧地游走在他的胸腹,轻轻一拧,惹得他一阵呻 吟”,有月“轰”地脸红,明白了过来。

    这一刻,一扇大门在有月面前缓缓打开,他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原作者用了一整章的篇幅描写两人之间的初次情 事,看得有月呼吸急促,又不好意思地红着脸想他和阮少深他们也会有一天做这样的事情呀。

    等到有月看完这一整本小说,他对这新世界的了解已经“嗖”地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有月可是不知道,这是多少人在网上嗷嗷哭叫着求的未删减版啊,情节流畅、感情细腻、肉香四溢,是去年大多数读者心目中不可多得的好文啊。

    今天他是乘太爷爷的车过来的,车上也在看。到了公司,有月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然后心安理得地继续看。

    算起来他是花了三天时间看完小说的,随着结局的圆满,有月的内心也得到了超级充实的感觉,幸福得都要冒泡泡了。

    ash开会给大家分组任命了小组长,不仅仅是有月,大家都异常兴奋地投入工作,干劲十足啊。

    第43章  温泉

    有月白天在公司认真画图工作,晚上回到家里,有时候是阮少深过来找他,有时候是他跑过去找阮少深,两个人一个抱着画板画画,一个低头玩着手机,肩并肩靠近坐着。

    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累了歇一会儿时,只要轻轻侧过脸,就能看见对方的侧颜。安心又恬静。

    除了户外跑步,阮少深很少有夜间外出活动的习惯,所以他也是天天待在别墅里。有月画设计图画得累了,就放下画板,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看他不画了,一直忍着不去打扰他的阮少深就放下手机,把有月往他身边带,圈住他,让他躺在自己怀抱中。

    有月贴紧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舒服地眯着眼睛。没一会儿,他食指来回点划着阮少深的胸口,说“哎,这样会硌着你的。”然后就动作着想要起来,他一整个人躺靠在阮少深身上,会压到他的。

    双手环绕着扣在他胸口,阮少深幼稚地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才放开他。

    哎,谈恋爱的两个人都像是小幼稚鬼。

    三天上班的时间因为对工作的热爱和身边的人的陪伴,转眼间就过去了。

    第二天大家要去温泉玩儿,有月满心都是期待。以往他的假期出游都是与太爷爷一同去的,很少有和年纪相仿的朋友一块游玩的经历。

    看出有月的激动和期待,阮少深心也柔软着,问他不如干脆今晚就直接在这边休息,明天他们一起前往雪山温泉度假山庄。

    有月没有犹豫,点点头爽快答应,回了一趟隔壁家里,把行李先搬了过来。

    等到了洗漱室,有月发现那里放着两个水杯,身后跟进来的阮少深将其中淡青色的水杯递到有月手中,自己拿起另外一个靛蓝色的。

    然后两个人在宽敞的洗手台前对着宽大的镜子刷牙,阮少深和有月同时看着镜面,两个人在镜中看到对方刷了满口白色泡沫。

    阮少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把有月的所有的日用品准备好了,有他的水杯、毛巾、毛毛棉鞋、睡衣也准备好了。

    等有月换了衣服出来,阮少深自然而然地就往人把主卧带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姿怎么样的,晚上我要是翻来覆去打到你,记得把我箍住。”有月提前和他说好。

    阮少深笑着点头,他会直接抱紧、箍住有月,不让睡梦中的有月扭来滚去的。

    说起来,他们俩早就已经睡过一张床了,有月没有一丝不自在,一进房间,等着阮少深关了灯,就和他一块上了床。

    房间里暖气开得足,有月钻进被窝,毛毛鞋并没有捂热他的双脚,冷冷的,让他忍不住蜷缩着身子,裹紧被子。旁边的阮少深进了被窝,发觉有月蜷着,转侧面向着他,长臂从他身上穿过,绕住他。他的小腿肚碰到有月稍微冰凉的脚,冷得激了一下,皱着眉用脚将有月的双脚撩到自己腿部皮肤上,让他暖一点。

    有月日常怕冷,冬天的手脚时常都是冰冷冰冷的,现在有阮少深给他暖和,他在轻盈暖热的被子下偷笑,一双手也钻进阮少深的睡衣里,微凉的轻轻按在他的腰窝上。

    阮少深任他摸蹭,等他的手脚都暖和起来,才把自己的大长腿跨过有月,压在他腿上,不让他乱动。

    “晚安。”有月说完,在他唇上轻轻一啄,然后闭上了眼睛。

    阮少深眼神一暗,埋进被窝,低头含住有月的嘴唇,迫使他微微张开了嘴,舌头也被阮少深的舌尖卷起、吮吸。有月原本略干的唇被舔得湿润红艳,舌头来回交 缠摩擦的啧啧水声在安静偌大的房间里回响。

    舌吻一下子刺激了有月的神经,他被吻得颤抖,呼吸紊乱,不由自主地凑近去。迷乱之间,有月感觉阮少深跨过自己腰身的大长腿间的事物挺弹了起来,硬邦邦地顶着自己的小腹,戳得有月一下子面红耳赤。

    已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有月看着阮少深终于放开他的嘴唇,他咽口水,小声说“我帮你”还没说完,他的手已经轻快地探下去,滑进阮少深的睡裤,碰触到了鼓胀炙热的。

    有月这样说出来时,阮少深是呆滞了一秒钟的,他原本打算自己下床解决了,有月却主动开口说要帮他。

    新手司机脸皮嫩,一边小小力气地着,一边脸色泛红,羞得不太敢正眼去看阮少深。他这么底气十足地喊出话来说要帮阮少深,真是太鲁莽了。

    阮少深被他这挠痒痒一样的劲道弄得心痒难耐,又膨大了几分,有月非常不熟练地上下撸动,好一阵,阮少深依旧没有释放的迹象。

    被磨得捱不下去的阮少深把自己的手覆盖在身下有月的手上,引导他似的,抓紧他的手,让他上下的速度越来越快,手劲也不觉加大了点儿。

    这样的新体验让有月一时大脑放空,此刻他的手被阮少深的大手掌和紧紧包裹着,他眼神迷离,对上阮少深暗沉流转着欲 望的目光,不禁凑过去,轻咬他的唇。有月生涩地亲着阮少深,手下一直没停止动作。好久,阮少深喉咙深处传来一种奇异的低吼声,终于抵达巅峰,微热的黏液喷射了他一整个手心。

    阮少深喘着气平稳了呼吸,在床头柜上抽了纸巾,为有月轻轻清理手心黏滑的液体。弄完一切,两人面对着面,一声不吭,就这么看着对方,然后阮少深在有月额头上亲了一下,示意他早些睡了。

    有月双腿侧着夹着,这会儿阮少深没有用大长腿压着他了。不过有月偷偷地没让阮少深发现,刚刚的和亲吻,让他也悄悄地硬了,有月决定悄悄让它下去。

    第二天早晨,有月早早就醒过来,阮少深比他早了几分钟,醒来了也没动,就侧着脸在看有月的睡颜。

    “早上好。”有月窝在暖和的被窝里简直不想起来了。

    阮少深大概是看出了有月的心思,他任有月在床上赖着不动,躺着躺着又闭眼睛睡过去了。直到手机闹钟响了,阮少深才不得不亲亲有月的眼皮,让他睁眼起床了。

    “你的东西都拿齐了吗”

    司机叔叔等在外面了,有月随口问他,阮少深点头,锁上了大门,同他一起上车前往雪山温泉度假山庄。

    坐私家轿车走高速最快也要五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有月上车前,带了好一些零食糕点,那么长的车程,不吃点东西会饿的。

    下了高速之后,有月能看到好几座山都是白头翁一样,顶峰及至半山腰都是白茫茫的。这儿既是滑雪胜地,又是温泉胜地。

    远望也能看见山腰氤氲而起的雾气,这里虽然有大雪覆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但其中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温泉,在冰雪之地泡温泉是一种奇妙的享受。

    车在度假山庄内停好,剩下的路只能走着完成。司机叔叔就自己到处走走逛逛了,阮少深和有月一起走在深棕木道上,去往里面房间。

    他们俩的衣物行李都装在了一个箱子里,阮少深拖着行李箱,阮少深戴着毛绒帽子、黑色防风口罩,有月的口罩则是白色卡通图样的,这处的度假村一直很火热,每天接待的客人都挺多,不过每一处住所的私密性都很好。

    山庄内幽静古朴,大量采用了青砖白砖和木道,小橘色琉璃灯、长廊、飞檐,草木青葱,客房就掩映于山水青林之间,错落有致,颇有独特的意境。

    阮奇喻提前一个星期就订下了房间,他给自己、苏济源、贺朝铭订的都是单人房,唯独给阮少深和有月订的是双人的,还带着一个小院子,院子内是有一处温泉的。

    他们先回客房放好了行李,再去隔壁找提早一日就抵达的阮二哥、苏济源和贺朝铭。

    下高速时,阮少深给阮奇喻发了信息告知他,他们三个刚午睡起来,在阮奇喻特地订的小厅里坐着等阮少深和有月。

    “哎你们终于来了。”阮二哥从里面打开门,笑道。

    有月同他们一一打招呼,因为走高速途中他们停过一次休息半个多钟,吃了午饭,现在也没有长时间坐车之后的疲倦。

    “有月会滑雪吗”阮奇喻问他,他的小弟运动神经发达,滑雪也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有月会不会滑雪了。

    有月摇摇头,说道“不会以前冬天怕冷,都很少在雪地里玩儿的。”阮少深听见他说怕冷,又想起昨晚他冰凉的手脚,心里默默想着有月身体太虚了,回去之后得给他好好调养。

    “正好让少深手把手教你。”苏济源挤挤眼对他笑。

    贺朝铭自上次之后,想通了许多,这一次出来心情也是轻松愉悦的,他也应和“是啊,少深滑得好,不会也能很快学会了。”

    阮少深像是在赞同他们的话语似的,牵着有月的手轻轻捏了捏。

    等有月和阮少深坐了一会儿缓过来之后,一行人就起身前往滑雪场。换上山庄准备的滑雪服,走到滑雪道上。

    “我们先去玩儿,你们俩慢慢来哦。”阮奇喻说完,对少深和有月挥挥手,和苏济源、贺朝铭就一同干脆利落地飞滑着离开。

    有月看着他们三个矫健的身影、帅气优雅的滑雪姿势,不禁小声“哇”了一下。

    零基础的有月站在滑雪板上,双手撑着雪杖,他的滑雪板平行稍稍并拢,而阮少深两个滑雪板分别在有月的另一侧,这个姿势刚好可以让阮少深从身后轻轻抓住他的两肩,带着他往平地练习区缓缓滑过去。

    “”有月可担心自己一时脚滑会啪叽摔得屁股疼,不敢有大动作,阮少深在他身后张开手搭在他肩膀上、手臂上,护着他前进,这让他开始放下心。

    阮少深先给他示范了一遍,有月看着点点头,他自己也学着阮少深慢慢滑动前行。等他基础动作学得差不多了,阮少深又滑到他身后,双手从后面环绕住他,两人开始慢慢地滑动起来,阮少深渐渐加快速度,前面的有月心里还是有点怯怯的。

    “少、少深,慢一点。”

    有月的声音从防风围巾和口罩中传来,听起来闷闷的,像是受惊了。

    阮少深没再使力,平缓地带着有月滑动。他手把手教有月,与他贴得极近,看在周围的女孩子眼里,简直不能再gay,幸好厚厚的护目镜和防风围巾、口罩等装备挡住了他们的脸庞,不叫别人认出来。

    这边是低速滑行,滑雪道那边就是极速漂移了。

    有月练得累了,觉得阮少深一直在自己身边教自己,他都没怎么玩儿,便对他说“你和二哥他们去滑雪吧,我就在边上看你们,休息一会儿,我有点累了。”阮少深点头,同他一块到滑雪道旁边的树下,让他歇一会,自己上了山顶。

    从山顶缓缓蔓延下来的宽长滑雪道上,都是飞速奔驰而下的矫健的人,有月目不转睛看着阮少深从山顶滑下来,怎么看怎么喜欢,他心里可美了。

    等到他们都不滑了,一个个滑到,阮少深滑到有月身边,随后的阮二哥在哈哈笑着说“明天还来玩,飞出去的时候简直神清气爽啊。”

    “二哥再玩儿今天就得回去工作了,好好享受吧哈哈哈。”贺朝铭也笑。

    苏济源点头认同“老总一年到头大概就只有这几天清闲了,还是我们这些闲人好,想到什么时候玩儿都成。”

    他们几个回到山庄,换回衣服后,聚在饭厅的厢房里,一起吃过一顿饭。

    晚饭之后,有月和阮少深一起回客房,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苏济源“唉”地叹了一口气。

    “干嘛”

    “二哥,我要吐槽,少深那房里还带温泉,为什么我们的都没有”

    阮奇喻拍拍他的肩膀,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惆怅地说“这大概就是脱团和单身狗的区别了。”

    “噗,我们仨去山里的温泉池子泡也好啊,热闹,一个人在院子里也没意思。”贺朝铭笑着接上。

    山里有雪有霜,温泉是被高高的木墙围起来的,一个一个的,但一点儿也没有遮挡的作用,这个池子再往上面的人能看见下面的人影。

    水是噗噜噗噜滚烫的,山风是呼呲呼呲刺骨的,这样的冰火两重天,让人又享受又难受。

    客房里,有月裹着小浴巾,阮少深也脱完衣服,只将下 身用浴巾围住,和有月一块到院子里。

    院子的温泉不小,周遭都是黑洞洞的,唯有温泉四周一圈的鹅卵石内镶嵌的小灯发出昏昏沉沉的橘黄色光亮,朦胧又幽静,映照的氤氲的温泉水汽很是美丽。

    少深先下水,踩进水里的哗啦水声很清晰地传入耳中,有月也紧随其后,浸到水中。水温挺高,有月感觉自己的小腿刚刚没入,就已经被热得想要急急抽出来。细皮嫩肉的他很快就被蒸得全身粉红。

    阮少深将有月搂过来,给他揉搓按摩着肩膀,舒服得让他嘤嘤叹谓出声。

    “我也帮你捏捏肩膀。”有月转过身,阮少深太高了,两人都坐着,有月也得用力挺直身子、伸手才能给他按摩。

    阮少深肌肉硬邦邦的,有月捏得很是费劲,哪里像刚刚阮少深给他按摩,都不敢用大力气,生怕一用力就把这细嫩的肩膀给拆伤了。

    在温泉中眯着眼睛躺靠着享受,有月迷迷糊糊地有了睡意,脑子放空,不知怎的,下一刻,他感觉自己右臀一凉,然后在幽幽橘光中,一株熟悉的嫩绿粉白的小东西倏地出现在两人眼前。

    “”

    完了。

    怎么回事儿他、他的本体怎么跑出来了

    有月急了,忙去看对面阮少深的脸色。

    阮少深一眼就看见了凭空出现在半空的月亮仙子,眼里充满震惊,再看眼前慌慌张张的有月,他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有月伸手抓住月亮仙子,然后苦着一张脸,在水底下慢慢挪动到阮少深身边。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阮少深,难过地说“我、我不是坏妖精,少深你不要害怕我”

    看着一手握着月亮仙子,低垂着小脑袋的有月,阮少深心都软了,他忽然看见凭空出现的多肉植物时,吓得不轻,但想到眼前这人一直以来的柔柔软软的样子,的确是心地善良的妖精。

    “你听我解释我,这颗是我送给你的多肉植物,也是我的本体”

    “我是多肉植物修炼的人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我、我们现在也是普普通通的人类的。”

    有月说着,自己都快急哭了,他很害怕,阮少深根本就不会相信他是好人qq。

    他们才刚刚在一起、就要分手了吗qq

    阮少深看不下去了,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让他看自己,然后用唇语告诉他,他不害怕,因为他知道有月是很好很好的。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你不会报警抓我吧我真、真不是坏妖精,不要把我交给警 察qq”

    阮少深无奈地叹气笑,这家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他用手语、唇语给有月解释了好一阵,有月才安心了,他乖乖凑在阮少深身边,说“我都不敢告诉别人的。”因为说了也没人会相信,搞不好还会被抓走呢

    阮少深抱着他,也伸手轻轻摸了月亮仙子一把。太微妙了,那一段时间,他天天都喜欢摸摸揉揉这株小东西,对它喜欢得很,想不到居然是有月的本体。而自己怀里这人竟然是植物修炼成人的。

    他将有月转过身来,忽然忧虑地望着他,看得有月一阵心虚,都要不能直视他了。

    阮少深比着手势问他你能活很长很长时间吗

    如果是这样,他就无法陪着有月到老,他担心的是,自己一直在老去,而有月一直年轻长寿。

    这样未免也太凄凉了。

    “不是的”有月这会儿机灵地看出了少深眼里的担心和顾虑,他解释说,“我们也会变老的,从植物修炼出人形之后,我们就拥有了和人类一样长短的寿命的。”

    “所以,我能和你一起变老哦。”有月骄傲地说,仿佛这是最重要最自豪的事情。

    阮少深笑了。

    然后比划着问他,他还要一直拿着月亮仙子吗

    “呃,它忽然蹦出来我觉得大概是温泉水太热了,浸泡了一个小时它受不了了”即便是一朵花纹的月亮仙子,也是会讨厌这种几乎融化的感觉的。

    阮少深起身,拿来浴巾给他,两人一起离开温泉。

    有月把月亮仙子念叨回去,去冲了澡,回到卧室,阮少深进去洗澡。

    他心有余悸,按抚着心口,有月后怕,他当时真的好害怕,阮少深会把他当做怪物赶走,这样的惊吓一直待在他心里,真是太讨厌了。

    从浴室出来的阮少深自然发现了有月的不自在,恹恹的,好像从刚刚暴露身份以来就一直情绪不高了。

    阮少深大概猜到,有月还在担心自己会嫌弃他、害怕他、丢弃他可是,怎么可能呢。

    于是阮少深打算直接用行动来证明。

    他双手撑在床上,有月的肩膀两侧,俯身压在他身上。然后低下头,看着有月的眼睛,亲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慢慢地由上至下,细细地亲啄着。

    有月被他压得不能动弹,阮少深的唇所到之处痒痒的,引得他一阵又一阵的哆嗦扭动又想笑。

    阮少深看他还有心情笑了,俯下身,有月的睡衣被解开大半,露出嫩白的胸膛,在他胸口,阮少深低头含住那红粉的珠子,吮吸出声,有月当即酥软。

    亲吻一直蔓延到小腹,有月颤抖着伸手去摸身下人的脑袋,制止他说“不、不要”阮少深完全听不见,将粉白的那物含入口中,舌头舔着,然后用力一吸,有月当即绷直了全身,动 情地喘出声,手指忍不住抓着床单,脚趾头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有月失去神志地哼出声,喘息不断,听得身下那人愈发卖力地动作吞吐、吮吸。

    当最终达到顶峰喷涌出来,有月眼神迷离,脸颊红润,眼睛都湿润了。

    第44章  玫瑰

    有月又回到疯狂赶工的工作日常中。

    大多设计师经常得加班、熬夜,sark还算好,不需要员工经常加班,但是工作量也是巨大惊人。

    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有月分到的任务是设计师主角的日常穿搭和一场秀的发布时装。

    早已经仔仔细细读过了原著时尚王冠的有月,清楚设计师主角是一个努力乖巧、不善言语的人,他的日常穿搭简约而不失新意,钟爱冷色系、禁欲系。

    有月在开始画设计图之前,在网上浏览各种颜色的色样,对比之后,细细记下。然后又用着公司给的账号,浏览国外的大小网站,查看北欧冰凉严寒的雪景、冰封雪飘的森林旷野。冰洋冷澈深蓝的海水,海岸巨大黝黑的石块,灰霾蓝的天空,这些冷峻的画面很容易就给人以禁欲的眼球冲击。

    再怎么灵感丰沛的人也会才思枯竭,只能通过不断地去发现、探寻、学习身边的事物,那些奇妙的点子才会再一次次涌现。

    查找资料、收集数据原本是枯燥繁琐的,但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张高清巨大的图片、播放一支支短小的视频片段,时间长了眼球会酸疼,但视觉的享受和心灵的洗涤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大概就是设计想要传达到别人身上的目标吧。

    忙起来也没时间看手机、倒水喝水的有月,在办公室的大家开始起身或去食堂吃饭、或去拿外卖的时候,才恍觉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

    有月关掉电脑,起身到洗手间,洗了脸,感觉把眼部、脸部的疲劳都洗去大半。有月工作的时候没有看手机微信,现在他点开手机,发现阮少深给他不少信息。

    阮少深跟他说,自己现在在他楼下,方不方便午饭的时候找他一起。

    有月看了眼时间,是在十五分钟之前了。他一直没有看到信息没有回复他,阮少深这会儿该不会已经走了吧

    他赶忙回信息过去。

    前几天阮少深就跟他说了,这个月他要出国走秀和拍时尚大片,有月当时听了就很是忧伤,因为这样他们就一个月不能见面了。

    阮少深很快回复了。

    我在你们楼下。

    不用急,慢慢来。

    有月小跑着进电梯下楼,一出电梯就看见阮少深在旁边站着等他。

    “少深”有月蹦跶过去,阮少深见他过来也笑了。

    他伸手轻轻擦拭掉有月下巴上还挂着的水珠,蹭蹭他的脸颊。

    一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可能没办法这么近距离见到阮少深,有月就仰着头,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阮少深的脸。

    阮少深摸着他的脑袋,然后用手语对他说,带他去吃午饭。

    考虑到下午有月还得上班,阮少深就在这附近的酒店订了厢房,掐着时间点点好菜式,现在他们过去刚刚好就能吃上饭菜。

    在外面的时候两人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既没有牵手也没有笑闹,等到了厢房,一关上门,有月就把阮少深抵在门上,按着他的肩膀借力,踮着脚尖,啵地亲在他脸上。

    这么气势汹汹的有月很是难得一见。

    有月亲了一口,就站定说“那么久不能见你了。”他的语气里还有点小失落和委屈,设计师天天赶工作图,超模时常飞国外,他们两个都没有多少在一起的时间,特别是到了每年二、三月份,九、十月份,各种春夏、秋冬的时装发布会,阮少深这种级别的超模要赶上好几场,基本上整个月都在国外。

    阮少深听了,被他的样子惹得心都化了,抱住他,卷起他的舌头,让他合不拢嘴,分开时牵扯出一条晶莹的银丝,有月舔舔嘴唇,一脑袋埋进他的胸口,蹭了蹭。

    吃过饭之后阮少深送有月回去,看着他进了办公区才离开去机场。

    上飞机之前,阮少深给他发了信息,有月自回来之后,悄悄把静音状态的手机调成了震动,当阮少深的信息一发过来,手机“嗡嗡”震动,他当下就拿起来看了一眼,笑着给他回复。

    接下来,有月就开始专心投入在工作中,阮少深已经是超一线的国际模特了,他那么优秀,自己也要努力成为优秀的人,站在他身边呀

    临近下班,前台小姐姐一个电话打过来,有月接起来,小姐姐在另一边笑嘻嘻地说“有月,有人给你送花花唷。”

    “咦”

    “快出来拿花呀,好大一束红玫瑰啊”小姐姐感叹,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可爱追求有月那么热烈大胆,红玫瑰大咧咧地就送到办公室了。

    有月一听,想到什么似的,红着脸应了“好”,然后跑着到前台去拿花。

    肯定是阮少深了。不过,他记得阮少深不会这么张扬高调地表达自己的感情的,现在送玫瑰到公司给自己,不像是他的风格。

    有月自然不知道,从未追求过别人的阮少深也是很苦恼,琢磨着怎么每天变着花样哄他开心啊。

    抱着一大捧红艳艳的玫瑰,有月红着脸任凭小姐姐戏谑调笑他,嗅着浓郁入骨的玫瑰花香,心里都甜了。

    有月想了想,把花束插在办公桌上的花瓶中,给正娇艳的花儿拍了张照片,然后轻轻从中抽了一支玫瑰带回了家。

    晚上在桌前继续工作,看着那支被他带回家的玫瑰,阵阵幽香飘入他的鼻腔中,疲惫的神经瞬间就放松了。

    阮少深没那么快到达目的地,有月偶尔拿起手机,看着他的头像发呆一阵,又立马放下手机继续画图。

    第二天到办公室的每一个人,刚踏进玻璃门,就闻见那股让人心旷神怡、心口都甜了的玫瑰幽香。

    这一大束玫瑰花放了一整夜,幽香早就飘散弥漫在整片设计部的区域。

    单身狗们一致幽怨地看向有月那个方向,不禁又酸酸地感叹,谈恋爱真他妈甜腻死人了。

    第45章  现场

    阮少深下了飞机到了巴黎就给有月发了信息,有月这边是下午三点多,巴黎现在还是上午九点多,有月为着及时接到信息,悄悄开了震动,上班查找资料、浏览网页时不时就看一眼手机,等它一震动就马上点开看了。

    我到机场了。

    好好工作摸头

    有月笑着给他回了“好的好的”,然后就关了静音开始埋头苦干。

    临近下班,有月将他这几天的设计图整理好,用夹子一一分类别好,然后进了ash的办公室,交给他过目。

    现在需要赶的是主角的日常衣服,有月交上的设计图都是日常ook,简单穿搭,清新纯粹,一眼看上去就很干净清爽,让人赏心悦目。

    ash看完,给他说了一些意见,然后忽然对有月说“后天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法国看秀”

    他们也会在每年的这些月份偶尔飞到国外看时装秀的,以往有月没有进sark工作,在大学念书时也仅在手机上看直播或是搜集了视频看,他是从没有亲身到过现场的。

    所以有月听完,点点头,然后问道“是法国的哪个秀场呀”这段时间各地都有各种时装秀。

    ash说了一个法国当地大牌的名字,有月听着觉得熟悉,在脑海里仔细一回想,阮少深去的不正是那个品牌的秀场吗

    他瞬间笑开眉眼,ash见他开心,以为是去看时装秀让他高兴的,其实有月是因为知道马上能亲身抵达现场看阮少深走秀而激动啊。

    有月没把这个消息告诉阮少深,他就和ash去到那边之后,偷偷地在台下看他,结束之后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惊喜。

    下班的时候,有月在自己的信箱格子里看见了的最新杂志,是被直接寄到了他的公司的。

    最新刊里有他和艾萨克合作的一个服装系列的大片,还有他的专访以及那张与阮少深一起拍摄的引起风波的照片。

    有月塞进斜挎包里,开车回到家后就立刻拆开杂志的透明塑封,一股油墨味儿传来,封面是一位当红的国际大牌女模,现在依旧是女模热度远远大于男模特。他翻开目录,找到之后翻开,看着他和阮少深的照片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