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0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好的吧,听你的。”张展叮嘱他,“有事就立刻给我打电话。”

    “好的。”挂掉手机,有月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冷静清醒了不少。

    回到办公区,有月将那箱子轻轻踢到桌底下,担心同事们会注意到。

    就别让他们发现了,否则要一直担心自己。

    接下来的时间里,有月一直难以全神贯注投入工作中。好不容易到了下班,太爷爷终于来接他了。

    太爷爷没有开着他那辆骚包的红色敞篷跑车,他平时是怎么高调怎么来,这次特地开了黑色小轿车过来,是因为低调一点儿对有月好。

    有月还没下班之时他就已经到了楼下。

    车在地下停车场停着,张展就在电梯口附近等着有月,看见电梯门缓缓打开,有月手里抱着一个瓦楞箱,他忙上前去,说着“哎我来拿,我来拿。”

    “太爷爷。”有月的声音里有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小小委屈,张展真是心疼得不行,这可是他看着修炼成人的小娃娃啊,现在被人欺负了,一定不能手软,得狠狠怼回去

    张展把那“恐吓物”放在后备箱里,开着车载有月回去,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他。

    “闭眼睛休息一会儿”

    “太爷爷会帮你怼回去的,你不要忧虑了。”

    自从接到有月的电话之后,张展让他把那个纸箱拍了一张照片给他,然后就发动了自己无所不有的人脉,直接在网上撒了网找人。

    会给他寄这种东西的,肯定是在这一次的照片事件中发疯的人。

    他是大律师,客户遍布各行各业,直接请了一个it高手,把早已经锁死的的网站扒了,导出了那片评论区当中的所有匿名信息。

    这样一查,很快就知道了是谁。因为有不怕事的直接实名上了留言。还挺嚣张地在评论区里说要寄东西到sark,他们很轻松就找到这个账号,直接运用不能见光的手段查了i,再托人查了查,张展直接就一封律师函发了过去。

    小姑娘家不好好念高中,天天追星追得也太疯狂了吧张展知道之后也是无话可说。

    当时人家还问他,一个可能未成年的人,有必要逼得那么紧吗小姑娘没准还要高考呢。

    张展冷笑,这次是寄抹了血的刀子,谁敢去猜她下一次寄的是什么呢

    在副驾驶座上的有月低头又刷了一遍微博,阮少深的那一条微博转发量已经达到了7 。他滑了滑阮少深的主页,没打算把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告诉他。

    乖乖地跟着太爷爷回到了家里,有月安心多了。张展车后备箱的那个箱子并没有拿出来,这么恶心的东西,他不打算拿回家里,直接带到公司,说不定上法庭时用得着。

    一天后,小姑娘家就收到了律师函,签收的是她爸爸,张展没往她家寄过去,而是寄往了她爸爸的公司。

    当下就有电话拨到了张展手机上。

    那边的中年男子不敢相信,又羞愧又愤怒,一时也没有想到为什么张展会有他们家的详细信息这个不太合理的地方。

    中年男子请求私下和解,张展起初是不愿意的,但中年男子多番请求,还郑重地承诺他一定会好好看管教育这不肖女,也愿意赔偿有月。

    张展叹叹气,在电话里说他要和当事人先谈谈才能回应他。

    他与有月谈了,有月向来心软,他觉得太爷爷描述的那位先生的态度挺好,也不忍心继续要求走法律程序了,同意了私下和解。

    阮少深模特公司的公关能力不错,加之他自己花了大钱,直接就把这次的热度给降了下去。

    年关将近,大明星小明星的各种绯闻也层出不穷,很快大家也就忘了那么一回事儿,开始追逐新的娱乐新闻消遣了。

    有月和艾萨克的合作系列时装一经上市,就迎来第一波抢购。兴许是那一次的事件给他们炒了热度,但大家都避而不谈,偶尔出现一两个帖子嘲讽他们炒热度,也很快就会沉下去或被秒删。

    但个人的品牌比起“蓝血”大牌cye和本土品牌n的合作还是处于劣势的。更何况艾萨克的衣服还一点儿都不便宜。人们也更倾向于购买“大牌”。

    不过有月和艾萨克的净赚也不会与他们相差太多。

    为此,艾萨克还同他跨洋视频,两边共同举杯饮茶庆祝了。

    第40章  入v三章合一

    大年三十。

    外面冷风呼啸,但空气中弥漫的菜香米香让人闻着都觉得胃暖心暖,出行的车辆都锐减了,大家都各自回了家同家人团聚。

    今年,有月同样是在别墅和太爷爷一块过年。

    平日工作忙得根本停不下来的太爷爷在年二十五之前,就放下所有工作回家了。他和有月一块去了超市购买年货,在家里贴对联、挂大红灯笼。

    钟阿姨回家过年了,没人给他们俩做饭,太爷爷只能亲自动手。有月下厨做饭的能力也不差,但太爷爷还把他当小孩儿,让他乖乖看会电视、玩玩手机,等着吃饭就好了。

    太爷爷这么一说,有月当然没有答应。他脱下暖和厚实的风衣,挽起针织毛衣的长袖,走进厨房里帮着太爷爷洗菜、切菜。

    “哎呀厨房太闷了,进来做什么呢。”太爷爷作势要赶他出去,心里其实也乐意见着有月在一旁的。有月才不管,直接开干。

    太爷爷无奈,只能由着他过来帮忙。

    “最近修炼有什么进展吗”太爷爷漱着锅,关切地问有月。他好久没有看过有月修炼了因为月亮仙子在隔壁阮少深家里。

    这一次过年,有月原本以为阮少深会把多肉托放在自己这里,但他并没有。

    拧开水龙头,水声“哗哗哗”。有月应太爷爷说“还行呢,需要待在本体里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他早就开始期待自己完全化人之后的花纹图样了。

    “嗯,排骨递给我。”张展一边用热水烫排骨,一边又说,“阮少深对月亮仙子还上心吧”

    一提到阮少深,有月就自动给他加上了滤镜和光环,说的全都是他的好。

    “嗯,天天给我沐浴月光,到了正午烈日出现之前就把我搬回去了。他很细心、很认真的。”说着,有月情不自禁地微微笑起来。阮少深还会认真地给他的本体“擦身子”。

    “这样那他应该挺看重月亮仙子的。你到时候完全成人了,原身肯定要收回来的,想好怎么对阮少深解释了吗”张展问他,因为有月也曾经和他说过,阮少深眼睛亮着呢,他也曾经想要换一盆,但依照阮少深的敏感程度,估计一下就会被他发现。

    太爷爷一提,有月才想到这个问题。不过现在还有那么长一段时间,等他真的完全化人了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不急,还没想好。”有月将菜心从水里捞起,放在篮子里。

    洗菜之后,有月切姜丝、剥小蒜,帮忙准备好了一切食材。然后到了真正炒菜时,太爷爷就轻推着赶他出去了,他才离开厨房,到客厅里玩起了手机。

    过了好一阵子,有月肚子“咕咕”响了起来,太爷爷也在饭厅喊吃饭了。

    都是家常菜,梅菜干焖排骨、酸菜鱼、炒菜心、拍黄瓜,再加一锅炖汤。他们俩的饭量都不小,因为难得有如此悠闲的时光,两个人都是慢慢地边吃菜、边说笑。

    张展一口一口抿陈年老酒,有月不喝酒,偶尔喝一口鲜榨的果汁。

    吃完一顿年夜饭已经是九点多了。

    “给你大红包,新的一年要一直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平平安安,万事顺意。”太爷爷平时在法庭上的嘴巴可尖利着,但是一等到他面对至亲的家人,超棒的口才也无法施展。虽然他说得都是平常普通的祝福语,但确实都是他的心里最真诚的祝愿。

    有月双手接过红包,不好意思地笑了“谢谢太爷爷,祝太爷爷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万事顺意哦”他到现在还是能领着过年的大红包,太爷爷说了,只要他还在工作,就会给有月发红包,有月在他心里还是小孩子啊。

    “太爷爷要早点儿找到太奶奶呀”有月没忍住就开玩笑了,不过三十五岁“高龄”的太爷爷确实需要快快找到心仪的人一起过日子啦。

    “呔,你这小子。”张展挥挥手,让他自己玩儿去。

    有月笑着俯身躲闪着张展的爆栗拳头,跑回了房间,正巧收到阮少深的信息,他给自己发了一个微信红包,上面就“新年快乐”四个字。

    有月先回了一个吃撑卧倒的表情给阮少深,然后也发了“少深,新年快乐”给他,在床边坐定之后才点开红包,红包打开的瞬间,有月被上面的“”吓了一跳。

    有月瞪大眼睛,阮少深太大方了他瞬间起了心思也要回一个大红包给他。

    然而,看到他领了红包之后,仿佛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似的,阮少深立刻发来信息。

    别回发红包给我

    我比你大,你就乖乖接下红包吧

    摸头摸头

    有月挠挠头,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灵光一现,他干脆就在原地,用手机的视频功能录了一个祝福视频,看了一遍,不满意,傻里傻气的,祝福语也说得不流畅。有月删掉再录了一遍才勉强满意,转到微信发给了阮少深。

    那一头,好久没有接到信息的阮少深频频看一眼手机,没有响动,他以为自己的ifi断了,重连之后还是没有收到有月发过来的信息。

    阮少深看了一眼对面沙发上盘着腿玩手机玩得开心的二哥,沉思了一阵,搜索点进了他的对话框,随手发了个表情过去。

    “滴铃”

    对面的手机传来声音,然后二哥抬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见阮少深点点头,示意他回信息,他又默默拿起手机回阮少深信息。

    没,测一下是不是ifi有问题。

    阮二哥不是被自家弟弟第一次这样面无表情地逗 弄了,他胸口上下一起伏,气笑了,强迫自己心平气和地想道关爱弟弟,人人有责。

    傻傻

    接着有月的信息就发过来了,阮少深不再逗他二哥,快速切换了对话框。

    阮少深点开,看见是一个小视频,还是有月他自己录的。阮少深不禁笑着点开了视频,视频声音不大,但对面的阮二哥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小视频中,有月裹着白软软、毛绒绒的围巾,好像是刚刚洗完头发还未吹干,发丝软趴趴的。他黝黑的眸子里洋溢着笑意,嘴角也是弯弯的。

    “”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不到30秒的新春祝福视频,但目睹了弟弟笑意盈盈、捧着手机全程微笑着看完了视频的二哥,感觉大过年的自己又被强行灌下一碗狗粮。

    在sark的设计部群里,ash也发了随机红包,大家手速都超快,有月后面去抢的,也拿到了一百多。大家一阵刷屏“蟹蟹老大,老大万岁”。他粗略地看了一下,ash应该是每个人平均给了两百。

    有月和太爷爷是没有熬夜守岁的习惯的,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太爷爷回房睡觉了,有月就去修炼了。

    大过年的还这么勤勤恳恳去修炼,有月觉得自己真是棒棒的。

    他一到月亮仙子本体上,就发现自己的本体在室内。

    没有月光,在月亮仙子上修炼的效果是比较差的,有月困恹恹的。

    不过也幸好是在室内,外面呼呼的刺骨冷风才无法侵蚀他的皮肉,让他阵阵发抖,颤颤抖抖。

    他心里冒出个小想法明天偷偷把自己的本体从阮少深家里抱回去,让他在家里好好待几天,也能沐浴沐浴月光。然后赶在阮少深回来之前,再把他自己抱回去。嗯,这样阮少深也不会发现的。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过去。

    百无聊赖的有月昏昏欲睡,忽然,有月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魂体好像被本体不断地排斥挤压出去。

    他不明,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的。因为在本体上,所以能够感觉到底部的泥土在脱落,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根系从泥土中一点点挣脱出来。

    这样剧烈的抖动和颤栗让有月一时发懵,不知该如何动作。

    还来不及去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传来被猛抓猛冲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有月立即就被本体排斥出来,他直接化回了人形,被巨大的力量冲击摔倒在阮少深家柔软的毛毯上。

    仰躺着摔倒在地,四脚朝天,有月一手护住后脑勺,“哎哟喂”地轻呼了一声,脊背硌着了,手也磕着了,疼得他龇牙。

    四周有幽暗橘黄的壁灯,映照着房内的事物。

    有月慢慢坐起身,反手一下一下揉着后背,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他走到花盆前面,万分惊讶地发现,他的本体不见了

    桌面上花盆旁边零零散散地洒出一些细碎的黑泥土,原本种着月亮仙子的小坑空了出来。

    有月先是奇怪地看看花盆四周,俯身看地上,都没有找到那小东西。

    他心急了,这猛地凭空消失了是怎么是回事儿呢他好端端在修炼,怎么就被“赶”出来了

    这不是小事,有月急得团团转,马上就要跑回自己家里告诉太爷爷了。

    他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想法难道,他已经完全修炼成人了所以直接被弹出来,本体也不见踪影了。

    不过这不太可能呀,他和太爷爷都一致估计着最快也得来年夏天,他才能够完全成人,把本体月亮仙子幻成花纹,文在自己身上。

    有月想都没想,就往阮少深家的大浴室跑去。

    他轻轻合上浴室的门,打开灯,小跑着到浴室的超长全身镜前,镜子上马上映出他偏瘦的身形。

    如果真的是完全成人了,他的身上就会出现花纹,看看有没有花纹就知道是不是了

    对着大镜子,有月掀开宽松的睡衣长衬衫衣摆,撩起来,肚皮上白白净净,什么都没有,转个身侧着头看镜面,背上也没有。

    心里一横,有月干脆直接脱了上衣,把棉裤子也脱了。

    镜子上,有月光 溜溜,皮肤白白净净的,前面并没有看见本体的花纹纹身。他转身,又细细地看,还是没有看见。上下左右都看过了,全然不见花纹。

    巨大的失落和担忧袭来,有月放飞了自我想道自己该不会是修炼的时候遭人袭击了、被偷走了月亮仙子本体吧

    然后袭击自己偷走月亮仙子的坏蛋是要用他做什么坏事儿吗

    挠挠后脑勺,有月凝眉,一脸凝重。他低头垂下眸子,瞥见水蓝色的内裤,有月心里一咯噔天啊该不会是在那里吧

    他轻轻褪下小裤裤,扭头再看向镜面时,宛如遭雷击而僵硬不能动弹。

    在他右臀部,一抹拳头大小的淡绿、淡粉交织的莲花形状的月亮仙子花纹文在上面。

    “”

    有月呆滞地盯着大大的镜子上的情形,傻了眼,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描述自己的内心。

    哎呀,这、这怎么就长在了屁股上呢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有月一拍脑袋,心里念想着让他的本体分出来。

    有月一心只想着让月亮仙子重出身体,渐渐的,一株拳头那么小的绿色莲花状的月亮仙子浮现在有月眼前。

    又闭上双眼,有月让月亮仙子回到手臂上、手臂上

    迫不及待睁开眼,一看,有月委屈巴巴地泄气了还是在臀部qq。

    有月觉得这或许真是命,也就随它去了。

    他现在不能瞬移了,只能老老实实走大门回去。

    有月好好穿回衣服,走出阮少深的家,刚走出大门,又想起花盆还在那里,一想到阮少深回来会看见,他又默默转身回去细细收拾了一下,把花盆也带回去了。

    大晚上的真是冷

    他按响家里的门铃,太爷爷这时候应该在睡觉了。

    睡得可香了的太爷爷压根就没听到门铃声,转侧之后枕头压着脑袋继续酣睡。

    有月不得已,只能打电话到太爷爷的手机上,他的工作手机是一到睡觉就关的,私人手机是二十四小时不离身不关机的。也亏得今晚来修炼之前有月一直在和大家聊天,之后就把手机随手揣口袋里了。

    这一次,床上的太爷爷终于被吵醒。

    他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来电人,是有月,他疑惑地接起电话。

    “太爷爷,不好意思打扰您睡觉了我在门外面,拜托您开个门”

    “欸好,你等着。”

    张展随便套了一件毛呢大衣就下楼了。

    “不是有备用钥匙吗今天怎么从外边跑回来了”

    有月脸色不变,故作镇定地说“呃,钥匙、备用钥匙还在公司里”已经送给阮少深了。

    然后他长舒一口气,说“太爷爷,我已经修炼完全了我现在也有花纹纹身了。”除了花纹的位置有点儿尴尬,其他都很美好。

    张展一听,奇了乐了,让他快进屋说,外边冷。

    有月让太爷爷稍等了一会儿,他先跑上楼,拿了阮少深给他的钥匙,回去隔壁锁好了门,才回到家里。

    “你又出去做什么”

    “给阮少深家锁门呢。”有月接过太爷爷给他的热水杯,道谢。

    “他给你他家钥匙了”满脸惊讶的张展心道行啊,家门钥匙都有了。

    他脑海里开始补充奇奇怪怪的画面,看得有月一阵发毛。

    “是的。”有月赶紧解释,“他是怕丢,给我保管着呢。”张展慈爱地看着他,笑而不语。

    有月进屋披着毛毯,喝着热水给太爷爷将今夜发生的事。

    “噗嗤,所以现在花纹在你屁 股上”太爷爷完全忍不住,噗嗤就笑了。

    喂欸,不能因为是长辈就肆无忌惮地嘲笑他啊。他也很绝望,他能怎么办

    “哎,那么美丽的花纹,太可惜了qq。”长在屁股上给谁看啊

    有月一面是对自己花纹不能见人的惋惜,一面又是眼巴巴的、满是羡慕地看向太爷爷的右手臂,太爷爷的纹身可好看了,位置还特别好。

    太爷爷的原身是“断崖女王”月宴,就化作了他手臂上方的纹身,他的月宴纹身是雅致的淡青色四瓣叶肉,叶肉中央有火红的花。

    夏天太爷爷穿背心,手臂上的纹身真的超级吸引别人的。

    哪里像他,根本就不能展现出来。

    “别伤心,保持神秘也是一件好事。”太爷爷憋着笑,拍拍他的肩膀,“不过还是可惜了,太爷爷也不能看到了,以后只能等着给你的爱人看咯。”说完,太爷爷笑着回了房间睡觉,留下面红耳燥的有月在沙发上,被一口水呛得直咳嗽。

    “咳咳咳。”有月拍着胸口,脸都火燎火燎的。

    大年初一到初三,有月和太爷爷都懒洋洋地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有月前面的两代也已经没有联系很久了,所以每年都是他和太爷爷一同过。

    外面天寒地冻,屋内暖洋洋的,往沙发上一躺,看一天的画集、电影,饿了就爬起来热一下芝士甜辣年糕,甜糯奶香充盈在口腔中,不知道有多快活。

    因为吃得开心,一时兴起的有月还在画纸上画下了以食物为主题的几套衣裙,纯粹是好玩儿。

    到了初四,有月收到阮少深的信息,问他初五有没有空,他二哥请吃饭,他想带上有月一起。

    有月自然是立即答应了。

    济源和贺朝铭也会跟着一起去。

    阮少深提前告诉他,有月回了他ok。阮少深是知道他和贺朝铭竞争cye的事情的,他是担心有月见到贺朝铭心里会有疙瘩。虽然也清楚有月不是这样的人,但他还是将这些都与他说清楚了。

    大概是对在意的人,说再多再详细都不会觉得疲惫。

    明天早上我会过去接你,你迟点起床没关系。

    好的好的,晚安

    自从不用每日凌晨回到本体修炼之后,有月天天早睡早起。和太爷爷说了一声他明天要和阮少深外出,有月早早就回房间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门反锁上,在书桌前坐下,然后从抽屉出拿出一张厚实有质感的淡黄信纸,垫在胶软垫上,开始写信。

    有月第一句话就想了好久,他不想写得太直白,只能咬着笔杆子细细想。一旦第一句写出来了,后面的话他写得非常顺畅流利,脑海里、心里好多好多想说的东西一时挤在一块争先恐后地赶来往外蹦,他写字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心里的构思速度。

    有月写字写得慢,不如阮少深的一笔一划刚劲有力,他的字体看着清秀整齐,也是另一种的好看。

    写完之后,水笔的油水还没有干,有月捻起两个角尖,轻轻平展着放回了抽屉里。

    他的内心是满满的喜悦和期待,信念也是坚定了的。

    阮少深的生日是2月19日,还有四天就到他生日了。

    有月一想到自己刚刚写下的那些字句,揉揉鼻子,傻傻地笑了,起身关灯扑上床,带着笑意睡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有月就醒过来了。

    他不玩游戏也没有看书,换上衣服就出门散步。哎,因为今天有活动,早上很早就醒过来,左右现在也睡不着了,干脆到外面走走。

    湿冷的空气窜进鼻腔,激得有月一阵颤抖。走的时间长了,脚下越走越快,有月开始感觉身体发热,微微出汗了。

    回到家里,有月到浴室洗澡,换上了新衣服,一边吃着金黄的烤奶酥,一边刷着手机等着阮少深过来。

    阮少深到了别墅区才给他发信息,问他起床没有。

    有月看见信息,一边回复他一边往外走。

    车刚好在门口停下了。

    司机叔叔是本地人,过完年就回来开车了。

    有月和司机叔叔打招呼,然后坐在阮少深旁边,他刚刚洗完澡身上的一股清爽的沐浴乳香气和烤奶酥的香甜淡淡地飞入阮少深鼻尖。

    “少深,早上好。我们是直接过去吗”

    阮少深点点头,然后用手语问他,新年过得怎么样

    “我和太呃,堂、堂哥在家里,过年哪儿都没去。”

    阮少深心里泛起一丝奇怪,有月过年和堂哥一起过,难道他没有其他亲戚了吗

    阮少深一直没有主动去私底下搜查有月的家世,因为他虽然在意有月,但也尊重他。有月一直没有和他说过家里的事情,他到目前为止就知道有月的堂哥,曾经也猜测过有月是孤儿。

    有月看他没有回应,心里也有一点点慌乱。他家的情况那么特殊,无亲无故,只有一个堂哥,在外人看来是怪异万分的事情了。

    但是也总不能和他说,自己只是多肉植物月亮仙子修炼出来的人呀这么玄幻的事儿,没人会相信的。

    “你呢你去哪里玩了吗”有月赶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阮少深被他这么一问,才发现自己对有月也没有说过多少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于是,他用手语慢慢给有月讲述他这几日的活动。

    因为阮少深的特别照顾,有月看手语看得也不是很费劲。他才知道,三十而立的阮大哥已经结婚了,妻子也已经怀孕好几个月。年长阮少深两岁的二哥每天在家里逗乐一大家子人。

    说到哥哥们的名字时,阮少深特地在手机上用输入法打出来,“阮皓君”、“阮奇喻”。

    有月看着第二个名字愈发觉得熟悉,然后他惊道“噢阮二哥是斯达娱乐的老总啊。”就是那天他在阮少深的微博热评上看见转发微博的大v。

    阮少深点头。

    阮少深虽然是当红超模,但他的家里的信息都没有曝光,外人是不知道他家的家庭成员的信息的。阮奇喻手下也不仅仅是只有一家娱乐公司,他还玩票似的开了好几家餐厅和度假山庄。有月在今天之前也不知道阮奇喻是少深的哥哥。

    有月看着阮少深将手机的相册打开,放大一张图。他示意有月凑过来看照片,给他认认人。

    这是年夜饭之前他们的全家福,阮爸阮妈坐在椅子上,右边是阮少深,他被一个比自己稍微矮了一点点的棕卷发男人勾住肩膀,这是他二哥阮奇喻。因为左边就是一对笑得眉眼弯弯的夫妻,妻子微挺着小肚,丈夫在她身边双手环绕住护着她。

    “哇啊,好圆满,好幸福哦。”有月情不自禁地感叹,他自成人以来,一直就只有太爷爷在身边,根本就没有体验过像阮少深他们家一样那么大的家庭的喜悦、团聚。

    也幸好阮少深出身在这么完满的家庭,有月是真的为他庆幸和开心。

    “你们家基因真好,以后嫂子生出来的小宝宝,小女娃一定是肤白貌美,冰雪聪明,小男孩儿就是腿长颜高啊”看着照片上阮家人高帅高帅的样子,有月不禁感叹道。

    阮少深听完,抿唇笑了,然后用唇语告诉他,他爸爸妈妈开玩笑说,只希望儿媳妇能生个女娃娃,他们二老已经养了三个儿子那么多年,现在只想要一个小孙女呀。

    “噗,那你们小时候一定很皮,三个男孩子调皮捣蛋,三十头牛都拉不住。”有月笑着说。

    阮少深继续用唇语告诉有月,他才不像二哥那么皮,他小时候很乖的,早就懂事了,才不会捣乱。

    像是为了维护他在有月心目中的形象,阮少深一脸正经地给他解释。

    看着他“说”完,有月心里忽然泛起异样的难过,阮少深的不能言语的缺陷是自小就有的。小时候不能说话的阮少深“很乖”,他不用阮少深继续解释都能想象得到,一个不能说话的小孩儿肯定心里会更敏感,懂得比别人多,不会像同龄的孩子一样闹腾、捣蛋这样的童年哪能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即便家人宠爱疼爱,在外面的同龄小孩儿多多少少也会对他有忽视和排斥。

    忽然安静下来的有月让阮少深也停住了动唇,他看着眼前原本上一秒还是面上有丝丝忧愁闪过的人,再抬头看自己时,眼睛里已经换上了明晃晃的光亮,嘴角也咧得开。

    到达约定的吃饭的地点时,已经将近十一点。

    阮奇喻、苏济源和贺朝铭早早就到了。

    他们三个原本是在玩着扑克牌消磨时间,同时聊着近来的事儿。阮少深和有月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三个人围在沙发圆桌旁,一个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一个坐得端正,还有一个单手撑着下巴靠在沙发上。

    “哎呀终于来了”阮奇喻两指夹住烟,抽出来扔掉,站起来。

    “有月。”苏济源也起身过来,贺朝铭笑着对他们点点头。

    “二哥好。”这里阮奇喻年龄最大,有月先向他打招呼,再和济源和贺朝铭打招呼。

    这一声“二哥”传入三个人耳朵里却是各有不同的滋味。

    阮奇喻和苏济源是知道了阮少深的心思的,一个是啧啧感叹,另一个是内心毫无波动。

    贺朝铭是忽然看开了。贺朝铭一直以来都对小时候的这个玩伴念念不忘,出国多年,竟也没有消磨掉高中时阮少深的容貌、姿态。他在国外也有交往过的女朋友,但总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贺朝铭想,这大概就是不能言语的阻碍,阮少深不能说话,他只能通过苏济源了解到阮少深的想说的话,没有正面直接的交流接触,怎么也不能窥探到他的内心。所以阮少深在谁看来都是不近人情、冷漠难相处的。

    现在看着他带人过来,联想起上一次他们俩在别墅的相处的情形,贺朝铭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不要介意二哥给你小红包。”阮奇喻笑着把一封鼓鼓的“小红包”递到有月手上。

    有月受宠若惊,飞快看了一眼阮少深,阮少深在一旁冲他点点头,他双手接下红包。

    “谢谢二哥,二哥新年快乐,祝您万事顺意”

    阮奇喻早已经在家里听过了有月给阮少深的新年祝福视频,这个时候就饶有兴致地瞥了一眼阮少深,后者的目光还在有月身上。

    “快坐下吧。”阮奇喻让大家都上桌,今天是他请客做东,现在人已经都来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人开始上菜。

    春节之时吃了太多的大鱼大肉、香辣煎炸,外出吃饭见到鱼、肉都已经吃不下了,所以阮奇喻这次订的是一家特色素食餐厅。

    凉葛粉冻制的透明方糕,清腻解热,入口即化。花枝茄子、香芋芡实煲、芝麻紫米杂粮饭一道道接连不断地上来摆满圆桌。

    “好久没见,感觉有月气色都不太一样了。”苏济源说了一句,他很长时间没见过有月了。因为有月是能看懂阮少深的唇语的,加之他也是阮少深愿意用手语与之交流的人,每次他们俩在一起都不需要苏济源当“翻译官”。

    苏济源原以为经过前阵子网上那件事情,有月可能会憔悴一点儿,但没想到今天见了,他的脸色红润,两颊都养出了点肉,声音也是清朗的。

    “嗯,在家里吃得好。”有月天天被太爷爷各种炖汤补,还有也可能是因为本体已经与他融合了。

    想到这里,有月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阮少深。他回到家里就会发现月亮仙子没了想借口的事他无能为力,因为任何谎言,只要阮少深一查监控摄像记录,就能发现从大门捧着花盆走出去的他。

    更糟糕的是,如果他真的去查看了那录像,就会发现他是大半夜从他家里出来的。还是只出没进的,这妥妥地就是灵异事件了。

    还是干脆找个时间和阮少深直接说,被自己拿回去了吧。

    吃到后面,阮奇喻说起来,扭头和阮少深旁边的有月说“对了,有月,我们马上就要有合作了哦。”

    “咦”有月吞咽下嘴里的香芋,不太清楚阮奇喻说什么,“二哥说的是什么合作”

    “斯达娱乐和sark年前刚刚签下一个单,斯达准备拍摄的时尚剧已经定下了和sark合作。”

    在场的除了有月,贺朝铭也是设计师,他所在的n也是时装品牌公司巨头,阮奇喻的话说完,他也是稍微愣了一下,但随即笑笑。

    有些力求更高质量的时尚剧组会同专业的时装公司签合同,请来时装公司为他们设计衣服,承包整个剧的时装设计。这样的价格一点儿都不便宜,通常只有大的娱乐公司才舍得花本钱玩儿。其他的要不就请来刚刚毕业的设计师,或者是较小牌的设计公司合作。

    这样的合作如果进行得好,对双方而言都是名利双收的。

    阮奇喻说完,对着阮少深笑。没错,他就是知道有月在sark之后立即拍板决定的。一家亲,一家帮呀。

    知道这个合作的只有签合约的双方公司代表人和高层,因为将近年关,sark没有在公司内进行通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大概初十有月等人回去工作之前,就会有邮件下来了。

    “原来如此。”有月有些小激动地说,“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呢。”以往在学校听过这样的合作,有月刚刚到sark上班不久那么巧就遇上了。

    “咳咳,是的。”阮奇喻忽然神秘笑笑说,“说起来,这个剧本挺有趣的。是设计师和超模的故事。”阮少深听着,抬起黝黑的眸子看过去。

    “噢,是设计师和超模呀”

    有月没听出阮奇喻话里的笑意,他点点头,心道原来如此,难怪需要和专业的时装大牌公司合作,拍主角是超模或者设计师的剧用到的时装会超级多的。

    苏济源在一旁忍不住腹诽阮家的兄弟都是这么喜欢深藏不露的。

    “这个剧本是前阵子大热的小说改编的吧”贺朝铭忽然出声。

    阮奇喻答他“对。”一边心中暗想咦,朝铭怎么知道呢按理说他不会看这类小说的啊除非他是

    因为这是一本同性恋爱小说啊

    当然,很快阮奇喻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人家没看小说,但原著名气大了,多多少少听到一点也不稀奇。倒是有月,完全不知情。

    阮奇喻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总,自然要远观放长线,对时下的流行趋势必须了如指掌,投资什么、舍弃什么,他都得关注着。然后下指令让下面的人去执行。

    这个小说的版权是斯达娱乐去年入春的时候买下的,阮奇喻的投资分析人断定这两年拍了一定能大火。一是小说原著有庞大坚实的粉丝基础,二是现在大家对同性恋人已经广泛接受。阮家有关系,得到风声知道那边也在渐渐放宽对这类型影视剧的审核。

    他们没有再继续聊这个话题,渐渐谈着谈着,就说到了要不要在回去工作之前,大家一起出去玩玩。

    第41章  情书

    最后大家商量好,2月24日即农历正月十三那一日,去一处温泉雪山度假区玩儿。

    有月初十得回公司工作,但是上三天班就放周六日的双休假,再加上正月十五的假期,能够休息三天呢。

    饭后,阮少深同有月一起回家,他自己也不准备回老宅了。

    在车上,有月仰躺在软垫上,小肚子撑得鼓鼓的。他眯着眼睛,忽然想到等会儿阮少深回到家里,就会发现月亮仙子不见了

    有月心里纠结了好一阵,终于侧着身子对着阮少深,用沉重的声音说“少深,和你说一件事,请你原谅我我用备用钥匙去了你家,然后把我送你的那盆月亮仙子抱回家了。”

    阮少深认真地听他说完,看见他可怜巴巴小猫似的眼神,按捺住想要把他搂紧、揉搓一顿的想法,摇头示意他没关系。

    “那以后你都可能见不到月亮仙子了,你、你介意吗”有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阮少深的神色,见他听完一脸疑惑但并没有一丝介意的样子,才偷偷松口气。

    “唔是我送给你的,然后现在又偷偷搬回家不再给你了,是我的不好。”

    阮少深用修长的一双手对着有月比划着,告诉有月,因为是他送的,所以他才一直珍重爱惜,如果有月想要拿回去,也没有丝毫关系的,他以后见不到也没关系,但他会记得那盆月亮仙子,因为那是有月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啊。

    然后,他点开手机相册,给有月看着照片,那是他曾经拍的月亮仙子的照片。以后想见,也能看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解解眼馋的。

    这时,有月忧虑的心终于完全放下来了。

    2月18日,天大寒,没有降水降雪,但气温低得出奇,这样的天气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起床出门了。

    但今天是个让有月内心燥热得日子。

    他这几日在微信上有意无意地打听着阮少深今天的安排,聊着聊着就问他,有没有打算回老宅或是和人有约呀。阮少深回复是没有,他这几天都会在家里,但是之后就不确定了。

    阮少深是19号生日的,然而有月在今天有一件重大的事情想实现。

    此刻,有月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封信,又怕被手心的汗濡湿,只捏着信角。

    天还未大亮,别墅小道的橘黄灯还亮着,厚重的雾气阴郁着飘荡,有月全身上下裹得暖暖的,他瞥一眼阮少深家的别墅,光明正大地用钥匙开门进了院门。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去,来到大门前,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天青色信封。

    有月手里宝贝一样捏着的信,是一封情书给阮少深的。

    他虽然从未经历过恋爱,以太爷爷的目光来看,有月还只不过是个小小孩儿,但是有月很清楚自己的心意了。

    如果说刚开始是模糊地感觉阮少深是出于礼貌而关照自己,自己也是感激他,后面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像清水一样漫过他的心,擦拭明亮了他的心意。

    有月第一次遇上除了太爷爷对他温柔体贴的人,他起初是迟疑,生怕自己萌生的一小撮心动会对阮少深造成困扰。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心思细腻的有月渐渐发现,阮少深因为自小养成的性格,其实很擅长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什么也不表露出来。

    既然他不过去,那就自己过来吧。有月是这么想的。

    所以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有月没有再多想,就用心地写了这么一封信,一直默默地等着这一天,把信送出去。

    这在外人看起来绝对会嘲笑的幼稚的行为,大抵多少也暴露了有月从未动心谈恋爱的笨拙。因为现在的小学生谈恋爱都是直接霸道地牵起小手,说一句“你是我的人了”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而二十三的大男孩张有月,什么讨巧高端的手段都没有,只能想到这样一个方式,给动了心的那个人写情书,这么朴素单调。

    在阮少深生日之前给他情书坦露心意,这样,就能够有一个更有力的理由,陪他一起过明天的生日,以及未来的许许多多的生日。

    如果是他想太多了,即便是被委婉拒绝了,对阮少深明天过生日的心情的影响,大概也会相对少一点吧。被拒的是他的话,他才会是比较难过的那一个。

    有月怀着难以言表的心情,冷得颤抖着手,用钥匙对着钥匙孔插了好几次才插 进去,开了门。他走到客厅,轻轻把信封放在了玻璃方桌的桌面上最显眼的地方。他多看了一眼,又往楼梯处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转身悄悄离开。

    又一次偷偷使用了钥匙,有月羞愧又紧张,锁了门又出去了。

    外面冷风呼呼,有月回到家里也不可能再躺回床上了,他捧着温热的玻璃暖手瓶,在客厅里坐不安定,来回走动。

    阮少深应该没有那么早起来,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那封信啊,要是江伯或着其他人看见了那可就,啊哎,他写了“少深亲启”,别人应该不会随意拆开来看的。

    他觉得自己现在脑子都是热的,不能立刻安静下心来,于是决定到后院让风吹一脸,清醒清醒。

    后院的花架四周缠绕的星星灯是有发热保暖功能的,冬天太冷,一排排花架上的多肉植物又不能全部搬进别墅内,只能用星星灯发热照暖它们。

    天已经亮了,星星灯还在发光发热,有月捧着暖手瓶走近,他上下扫一眼,冬天的冰冷并没有对它们造成多大的伤害,如果可以化人,它们现在也该是活蹦乱跳的。

    当有月走到旁边一排的月亮仙子的花架上时,他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同样的地方,他发现了第二封信

    几乎不用思考,有月心里立刻就知道这是阮少深给他写的信。

    他快步走过去,拿起这封信,这次的是深沉玫红色金色暗纹的信封,有月拿着信封,迫不及待地就小跑着回了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