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8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孤儿院的小孩儿鲜少能和外界联系上,苏济源给他们讲了童话故事,还给他们讲外面的趣事儿,勾起了小孩子们的好奇心。

    从苏济源口中有月得知,阮少深已经资助孤儿院好长时间,这里的孩子多半是没人领养的了,阮少深干脆捐了巨资,为他们以后的教育、医疗直接打下了坚实的后盾。

    有月在一群吵吵闹闹的小孩儿之中,却是全然没有不耐烦和厌弃,他的眼里和阮少深、苏济源一眼,都是满满的疼惜和温柔。

    第31章  游玩

    九月的最后一天,艾萨克从美国飞到了中国。

    他是会挑时间,国庆黄金周跑来中国玩,简直是不怕被挤成片儿。

    既然已经答应了介绍有月给艾萨克认识,带他玩的时候就也要带上有月一起。

    阮少深特地亲自问了有月的时间,如果他的时间安排不方便,干脆就让艾萨克先看看照片或者视频了。

    “不会麻烦,我有时间可以一起去到处走走。”有月当即答应他。

    以往黄金周他要不是宅在家里,就是陪着太爷爷去某处偏僻的度假山庄修炼,吸收山里头清澈空灵的气,像老年人一样静养休闲。

    “国庆放假可挤了,你出门没关系吗”有月想着,阮少深是国际超模,一上街就是大家眼里的星星,会招来粉丝们的蜂拥。

    少深手语告诉他没关系,他会戴上墨镜和帽子,不会轻易被人认出来的。

    有月怀疑地瞅一眼,他可真是太高了,这样高挑的身材,就算不是超模,走在大街上也会引起路人的驻足侧目呀。

    阮少深的司机换了一辆加长的轿车,苏济源坐在前座,他和有月坐在后面,一齐去了机场接人。

    有月没有特意去了解过艾萨克,在得知了他有认识自己的想法后,他才专门上网查找了关于他的资料。

    艾萨克比阮少深大了四岁,棕色蓬松卷发,他笑起来嘴角会露出小梨涡和一口雪白的牙齿,最迷人的是他天生的绿色眼睛。隔着照片看过去都像是会被那摸纯净的绿给吸进去。

    不过他总是留着胡渣,据他本人说是这样更有男人味,阳刚英俊的男子汉呀。

    有月看着暗道剃掉胡子的艾萨克能年轻五岁。

    飞机晚点了。

    当一抹浓黑晃进眼中,三人都在第一时间齐齐发现了。

    艾萨克单手拖着木棕色滑皮小箱,大步走动之间,宽松垂坠的黑长开衫外套晃荡在膝盖两侧,内里是大圆领的黑衫,衬衫上面是一大块凌乱四溅的鲜红色的印花。

    原本蓬松软卷的棕发被他梳了一绰向后向上扎起来,他是戴着墨镜的,最让他们惊讶的是,艾萨克居然把他引以为傲的大胡渣给剃光了

    整个人都鲜嫩了好几岁啊

    “嗨”他的声音粗粗的,“骚森几元唷月”

    三人齐齐“”

    他念起某些字音来简直没法听

    “嗨艾萨克。”苏济源也和他打招呼。

    “嗨”有月怯生生的,用好久不曾使用的英语同艾萨克自我介绍,“我是有月,很高兴见到你。”

    艾萨克只比他高了一点点,笑开了露出大白牙,走过来作势就要拥抱有月,被旁边的阮少深随手伸出就挡住了他。然后顺势把人拨向自己这边。

    “唉呀让我同他抱一下,初次见面,加深感情嘛。”艾萨克嘀嘀咕咕。

    上车之后,他们三个坐在后座,有月坐在中间,左边是阮少深,右边是艾萨克。

    艾萨克对他很是热情,一上车就是对他一顿夸。

    “你的首秀简直太棒了新人设计师做到这样真的很厉害哦,作品都很有灵气”艾萨克夸张地说到有月脸红,哪有他夸赞得那么好。

    “我们交换一下交友号”微信号交换了。

    “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工作安排呀我想去你公司,和你个人直接签约合作。”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设计一季服装”

    艾萨克有话直说,把他的想法直接告诉了有月。

    艾萨克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英文,有月仔细听完,惊了一下他一点儿都不出名,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没有,艾萨克怎么会找上他呢

    他看看艾萨克,感觉到身侧的阮少深也看过来了。

    该不会是阮少深和艾萨克说的吧

    艾萨克冲他眨眨眼睛。

    其实,他也完全可以和任何一个名气大的明星合作,这样对品牌的影响力会加大,也能更快吸引粉丝购买。比如艾萨克完全可以同阮少深合作,比起和他,差别可不是一点点呀

    “我、我的荣幸。”sark是允许自己的设计师同外边的独立设计师合作的。

    艾萨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他以前也想过和阮少深一块出一个系列,不想人家利落拒绝。现在少深有了一个设计师好朋友,他就坐不住了。

    苏济源早就已经预订好了酒店,先带着艾萨克吃了一顿中餐。

    艾萨克使筷子倒有一副架势,能夹菜吃菜。

    “你刚下飞机,今天先好好休息,时差倒过来再带你去玩儿。”苏济源一字不漏、以中译英地重述了阮少深的“唇语”。

    “好咯明天见。”艾萨克刚刚和有月聊嗨了,自然没有睡意,现在只觉得困乏。

    回去的路上,有月悄悄问阮少深“是你和艾萨克说合作的事情的吗”心里没底,总觉得要问清楚才安心。

    阮少深看出他的心思,摇摇头,并作手势告诉他,他很厉害,不需要别人介绍就有大设计师特地找上门来合作。

    有月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第二日清晨就是国庆黄金周的第一天啦。

    有月早早起来,换上休闲衫,进到阮少深家里同他一块上车去接艾萨克。

    他们第一站去的是隔壁市里的园林区。秋日的草木没有丝毫萧条的迹象,反倒是树叶红的、金黄的、墨绿的一片片,倒映在桥下水上,美得让人沉醉。

    这里也是人山人海,长廊上,大家几乎是前后贴着走,也无法停留太久慢慢欣赏。

    他们两两行走,艾萨克和苏济源在前面,艾萨克一直好奇地四处观赏,连连发出赞叹声,苏济源偶尔会开口给他介绍解释。

    有月和阮少深走在后面。

    阮少深戴着一顶帽子,戴上了大框的平光镜,黑口罩,但傲人的身高和身材始终还是引得别人频频望过来。

    有月在他旁边,也是新鲜地到处看,后面的游客无心挤过来,他一时没站稳,就要往前倾倒。

    阮少深眼疾手快,直接伸手捞住他的腰,扶他站好。

    流动的人群自然没有因为这小小的碰撞而停滞。

    “谢谢。”有月心有余悸,转头低声冲他道谢。

    阮少深没有应答,只不过接下来走路的时候离他更近,手也有意无意地轻轻扫过他身边,像是在护着他。

    第32章  腻歪

    到了午饭的时间,苏济源预先订了餐馆,是一家古色古香的河岸小餐馆,他们的厢房里有一扇巨大的木窗,外面就是小河,还能看见对岸一排排的小木房子。

    “中国真是人丁兴旺啊。”艾萨克丝毫没发觉自己用词有问题,巴拉巴拉地说着英文感叹着。

    他们刚坐下一会,糕点、菜式就不断送上来了。

    最先送上的是甘甜清香的龙井茶,糕点有好几碟,马蹄糕、糯米糍、藕粉桂花糖糕、紫薯凉糕、水馒头,一一摆在饭桌上,橘黄、淡紫、藕粉、透明的,看起来精致又可爱,让人不忍心咬下嘴。

    他们四个中少深和有月是非常喜欢吃甜食的,苏济源是没什么太大的热爱的,艾萨克现在对一切中国的东西都充满了兴趣,看见什么都是兴致勃勃,都想尝试一下。

    “太漂亮了”看着精致小巧的糕点,艾萨克发出感叹。

    大家都开动啦。

    艾萨克咬下一口水馒头,有嚼劲又弹滑,这口感让他想到自己吃过的果冻,又比果冻有滋有味多了。

    有月想吃糯米糍,却因为隔得有点儿远,只能多看了一眼,夹起了马蹄糕。

    一旁的阮少深见了,伸长手,身体动都没动一下,轻松地就用公筷夹起了糯米糍,放进有月碗里。

    “谢谢”有月心里喜滋滋,一口咬下去,芝麻都沾到嘴角上了。

    真甜真糯啊

    看见白芝麻粒粘在他嘴角,阮少深自然地就屈指轻轻在他脸上蹭掉了芝麻粒,有月吃得开心,没有什么感觉,还情不自禁地晃悠着脑袋。阮少深见他吃完,又给他夹了一块。

    这场面看得苏济源牙根发酸,赶紧吃了一块藕粉糖糕,嚯,拒绝吃狗粮。

    主食也很快送上来了。

    凉拌莼菜、龙井虾仁、蜜汁灌藕、粉蒸肉、酸菜鱼、叫花鸡、南瓜盅八宝饭,色香味俱全。

    国外的中餐馆很少有做出真正的地道口味的中国菜,艾萨克吃一口就瞪大眼睛,满脸的享受,酷酷的绿眼睛大天使长的人设瞬间崩塌。

    午后,他们在小舟上飘荡,艾萨克拿出他的手机,兴冲冲地要和他们拍照。

    “来来来,拍照留念。”他让大家都挤在一块儿,在他的手机中显现出大家的身影面容。

    镜头中,艾萨克笑得最开怀,白花花的牙齿要把人眼睛晃瞎,有月嘴角弯弯,眼睛都染上笑意,苏济源也是温柔地笑,以及脸上没多大表情的阮少深。

    “哎你得笑呀骚森”艾萨克不满地让他笑笑,再来一张。

    有月偷笑,阮少深在镜头前其实是能拥有。

    “摄影师我会搞定,有月就只需要画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就好啦”艾萨克对他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会全部搞定。

    “叩叩”门被轻轻敲响。

    有月刚开始以为是钟阿姨来叫他们吃饭了,“请进”刚喊完,门被打开,居然是阮少深过来了。

    “哎,saosen你来了”艾萨克冲他挥挥手。

    有月一双眼睛就掉在他身上似的,看着他走进来。

    前天有月不知道怎么地,忽然就胆大了,把他家的钥匙给送了出去。

    “钥匙放你那儿吧那个、以后要是我钥匙忘了带或者掉了就找你拿”有月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原本放在门顶梁上就是为了急用的,放你那儿比较安全,可以吗”

    阮少深自然是答应了,居然还郑重其事地收了起来。当晚,他将自己家的备用钥匙也拿出来,郑重地递给了有月。

    “这”有月原本想要拒绝的,转念一想,他也送了钥匙给阮少深、阮少深回送了钥匙,他得收下呀

    “我会好好保管的”有月双手接下,仿佛手里的是难得一遇的无价之宝。

    不过,这样傻兮兮地互相送钥匙什么的,让有月脸红耳躁了好久。

    “你吃过了吗”有月站起来,走过去。

    阮少深摇摇头。

    “那和我们一块儿吃吧”说完,有月就领着两人去了饭厅。

    家里难得那么热闹,有月觉得自己都能多吃一碗白米饭。艾萨克这几天在有月家、在阮少深家天天吃中国家常菜,吃得几乎要热泪盈眶。因为实在太美味,比起在美国天天牛排、土豆泥等,中国千百道的菜式足以让他们日日餐餐不重复。

    这滋味简直不能再爽。艾萨克已经深深爱上中国的美食。

    有月看着他捧着饭碗一脸享受的样子,担忧地与少深对视了一眼。

    这样下去,艾萨克的体重会很危险啊

    他们可不能摧残了时尚界的帅气可萌的前辈啊

    艾萨克的团队到达之后,休息了一天就准备开始工作了。

    不过又有一个问题摆在眼前。

    “我们在这里没有工作室啊。”艾萨克只能把人搬过来,他在美国的工作室、小作坊没办法移过来。

    “要不去租一间临时的房子用着”有月提出,又被他自己否决了,如果这样做的话,就得租上一个月,而且地理位置还得挑得好,这样花销太大了。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愁多久,因为阮少深得知这件事后,告诉有月他在城里还有一间闲置的工作室,可以给他们用。

    他们当下就去了工作室,那边窗户开得多,采光特别好,也很开阔。

    艾萨克在美国的特别供应商在中国也有设厂,他提前订好了面料,早在他的团队到达之前,货物先一步抵达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和艾萨克天天从别墅区往工作室跑,艾萨克虽然喜欢玩闹嬉笑,但工作时绝对认真。

    他居然也会皱着眉头和打版师商量改动,沉声皱眉苦恼的样子都是有月以往没有见到的。

    和高手合作好处多多,但也有缺点,有月慢慢发觉自己真是慢板拍了,艾萨克和他的团队配合非常默契,愈发显得他的薄弱。

    这样一丁点儿的小失落被阮少深捕捉到了,晚上他就让宋婶以美食诱 惑了艾萨克,让他留在自己家,然后他自己去了有月家里。

    此时,有月正坐在院子里发呆,想着今天下完出来的皮夹克,版型并不太好,他还在想着怎么改进一下,就被人走动的窸窸窣窣的声响惊扰了。

    有月跟他“嗨”了一声,阮少深走到他身边,在他旁边的小木凳上坐下,将屈着的膝盖展开放松,大长腿悠闲地展开。

    阮少深也没有对他使用手语、唇语,没有开解他也没有鼓励他,只是一直默默悄悄地坐在他身边,但有月却意外地心平气和了。

    他悄悄地想别人或许会认为和不能说话的人待在一起是件难熬的、苦闷的事情,但是他一点儿都不认为枯燥难受。

    因为无法出声,失声的人总会用更多的心去体味他人,是最快能够感觉到别人的情绪的。

    不能说话的阮少深,真的好暖。

    这样静静地就很好。

    第35章  拍摄

    十一月中旬。

    所有的服装都已经完工,有月心里满满的喜悦,他和艾萨克亲自去面试了模特,艾萨克请来的摄影师虽然在国际上没有响亮的名声,但确实是有扎实的功力的。

    他们租用了马场和花园别墅,室内、室外都各有一场拍摄。

    有月最终选定了四位女模特,其中有两位是中国模特、另外两位是德国和法国的模特。四个人的气质都与他们此次系列的主题风格很搭,模特们在大众眼里也是一二线的实力模特。

    他们是先拍户外的那一场。

    高佻的女模手牵着马儿的缰绳,两两走在一起,身后是青绿的群山和青翠的草地。她们身上穿的是出自有月和艾萨克之手的时装。

    最左边的低头垂眸一笑的德国女模头上戴一顶浅口黑礼帽,着一身深灰的短款毛呢斗篷,垂坠是细细长长的黑流苏,斗篷下是重重垂下的纯黑滑面阔腿长裤,一摆一荡像是大长裙一样。

    她旁边的中国女模侧头也对着她弯唇笑,烈焰似的红唇很是抢眼,她穿着一套黑色毛呢外套,两侧利落地沿着缝合线剪裁开来,以编织的黑丝缠绕,内搭立挺翻领的白衬衫。

    右边的两位模特一位身穿短小皮夹克,很多小细节都让人眼前一亮,衣领有一排横扣,弯卷的衣摆,手工编织的皮带。

    旁边是剪裁利落的露背马夹,穿着舒适,干练又帅气,很好地勾勒出了女性最漂亮的线条。

    她们或垂眸一笑,或直面着镜头露出酷酷的勾唇,调皮之中又是满满的帅气。

    拍完这一套,模特们专业快速地换装,换上了牛仔靛蓝色的抹胸连体裤内搭雪纺长衫,帅气干练的烟管裤配上完美交融的蓝黑蕾丝格子长衫。

    模特们在马场教练的指导下,骑在马背上缓缓前行,俯身御马,或让马儿停驻在原地,马背上的模特高傲地挺直上身,让人忍不住拍腿赞英俊帅气

    第一场拍摄圆满收工

    第二场是打算留着到后天拍的。

    有月很满意也很享受在一旁观看拍摄的感觉,他和艾萨克当天下午就觉得回家好好休息,然后晚上出去玩儿。

    这几日他们赶工赶到几欲废寝忘食,有月进到家门口,连着好多个星期紧绷神经瞬间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