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7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cye之所以选择和国内本土品牌合作,就是想要尽快打开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以前他们也有小小的试水,但都没有扩大营业规模。国人现在购买cye的产品还是得到国外的专卖店。”

    “如果你只是一味去切合他们现在的stye,他们凭什么要和我们合作cye里面哪一个设计师做这一类的设计会差劲”

    ash说话时是表情淡淡的,但有月却是听得头重了,因为ash说得太有道理,全像是大石块砸入他的心窝。

    “是,我明白了。”有月知道,这一版的设计是全部作废了。

    要想拿下合作的机会,不仅要吸引当前国内消费者的眼球,还得在体现自己的风格中与cye他们一贯相承接的风格有连接传递。

    “时间也不多了这周三之前给我一个大概的方向吧。”ash说完,就把文件递回给他。

    “好的。”

    一整套的所有的设计被否定,对于一个设计师而言是相当痛苦的。有月现在心里头也是闷闷的,毕竟这些都是他日思夜想做出的设计,现在全都被否,他不可能不难过。

    只不过确实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有月有些沮丧地回到办公区,当他还在试着收拾好心情,章裴悄声走了过来。

    他低声问“你没事吧”有月抬头。

    章裴拍拍他肩膀,说“我昨天就挨批了,被打回来全部重做了。一起加油吧。”有月原本一脸的忧郁被他鼓励得少了大半。

    他重重点头,长舒一口气,又开始构思。

    第27章  来客

    有月第一次感到了工作的压力。

    他好像瞬间想不到任何东西了。

    在他的首秀,完全是自由发挥,能够尽情展现自己的风格的。但为了和cye合作,需要多方面考虑和兼顾,而不能想当然地按自己的想法来。这就像是戴着镣铐跳舞,还得跳得好看。

    dd越来越近,他就越来越麻木了脑子一片空白,画出来的设计图简直不能见人。

    想到头脑快要爆炸,有月只能放下手里的一切,先到后院里散散步,放松放松心情。

    他背着手,凝着眉头,在小道上来回踱步。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秋风凉飕飕的,有月原本要回屋加衣,忽然看见有车灯照耀过来,他目光跟随着过去,看着外面那车驶进了阮少深家的车位。

    不是阮少深的车、也不是济源的,有客人来找阮少深了

    有月不是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但轻轻瞥过去,发现来的人好像是贺朝铭,车子也跟那晚的好像。

    鬼使神差地想要偷偷跟过去看看,有月干脆使了口诀,瞬间就悄无声息地附在了自己的原身上。

    真是好巧月亮仙子此刻正放在客厅里,橘黄灯光亮堂堂,阮少深刚好出去开门。

    月亮仙子身上,有月那双看不见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门的方向,很快,进来了两个身影。

    阮少深走在前,后面的那人果然是贺朝铭。

    他们走进来,有月听见传来的熟悉的声音,不用看见人都知道他现在是在笑着说“你是一个人在家吗打扰了,说来就来了。”

    阮少深摆摆手,示意他没关系。

    “你这半个月总算空闲了,我也刚刚交了策划,不如改天约个时间出去聚聚”

    贺朝铭接过阮少深给他倒的水,道谢。

    有月听了,心里涌起酸涩的滋味,一来,是因为贺朝铭作为他的竞争对手,n的设计师,已经提交了与cye合作的创意策划,而他还得从头开始。二是因为,贺朝铭老是来找阮少深,虽然他也希望阮少深能有多一点好朋友,至少不会让他那么孤单,但有月还是觉得心里塞塞的。

    反正没人看得见他,有月就毫不瑟缩地正面直视着坐在沙发上相对的两人。

    看着看着,有月发现,阮少深一直没有用手语和贺朝铭交流,他不禁疑惑,难道贺朝铭也会读唇语吗

    接着,他看见阮少深低头在手机上按了一阵,震动声响起,贺朝铭低头快速地看信息。

    “也成,后天约上济源一块儿。”贺朝铭笑着,原本他是只想两个人一块出去的,只不过阮少深要求了,带上苏济源会方便交流,那也就算了。

    有月看着,才恍然原来贺朝铭不会读唇语,他说,阮少深用手机微信信息回应他啊

    “下周cye那边就要出结果了,如果能够和他们合作,到时候一定得把你请来走秀。”贺朝铭玩笑着说。

    阮少深耸耸肩。

    “”

    有月一听,不禁暗自伤神他也想要和cye合作,也想要阮少深给他走秀呀。

    他还在低头郁闷,忽然感觉有热辣的目光看过来,一抬头,发现是贺朝铭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这草哪儿来的花盆看起来挺古老的。”说着,贺朝铭走过来,低头俯身打量着有月。

    月亮仙子状态的有月一脸不情愿,被他呼的热气弄得难受。

    快点儿走开啦,要呼吸不过来了

    “水汪汪的,想不到你也喜欢这种小东西”他一边戏谑地说着,一边伸手要摸肉乎乎的叶瓣。

    有月几乎想要从原身上蹦出来,狠狠瞪他一眼,这个人,怎么能随便摸他呢

    几乎要气晕过去的有月在最后一秒,没有感受到被讨厌的手蹂 躏的触感,反而是觉得自己在上升。

    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被另外一只手轻轻拿起来避开了。

    有月瞬间神清气爽,在阮少深的双手上、胸口前,耀武扬威似的,看着无言无奈的贺朝铭。

    贺朝铭惊奇问道“这什么东西,那么宝贵啊”

    有月心里哼唧哼唧乐滋滋。

    是的,他可珍贵了,其他人都摸不得。

    阮少深捧着他,把他放在阳台月光下,才回到客厅。

    有月无奈,没办法了,现在也看不见、听不见里面的,只好从原身上脱离出来,回了自己家。

    第28章  交锋

    有月变回人身,心里头还念着那一边的情况,又在后院里偷偷地瞅着隔壁。

    灯还亮着,人还在里面。

    他本来想假装散步溜过去看看,转念一想,觉得太像是偷窥狂便放弃了。

    好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呀。

    有月眼巴巴地看了一眼,在后院玩玩手机,看看多肉,又望望隔壁。大概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有月终于看见贺朝铭和阮少深一起出来了。

    阮少深送他出来,贺朝铭与他道别之后就驱车离开了。

    有月不禁想,苏济源不在这儿,贺朝铭又不会读唇语、用手语,他们俩居然还能聊了那么久。

    接下来的日子里,完全没有时间给有月伤春悲秋、胡思乱想了。

    他一天极少离开座位,低头写写画画,一向白皙的唇角上都冒出了青渣,原本黑葡萄一般水灵有神的眼睛都黯淡了不少,满是疲倦和困乏。

    一向习惯了有月饭后散步消失、蹦跶在自己眼前的阮少深忽然不习惯了,因为最近几天都见不到他的小身影了。

    阮少深给他发信息,问他是不是忙着工作的事儿,怎么不出来跑步了。

    有月当时正在赶工,因为第二天就要上交最终版的创意策划书,他还在战战兢兢地润色修改着,等他看见信息时,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十一点四十多分了。

    不好意思刚刚一直在忙着赶工,没看见您的信息,抱歉抱歉是的,qq一直在赶工,今晚又要熬夜咯

    这两天,他都是赶到凌晨一两点,回到月亮仙子上昏昏沉沉,修炼也没有多大的进展,感觉还没合上眼睛呢,天又亮了。

    那一头,阮少深还没睡,擦着头发看见信息,顺手就快速回了他。

    嗯,快去忙,别太晚睡

    以往有月肯定得拖着和他说事儿,谈天说地,胡乱扯一通都好,只要是和他聊天就成。但现在工作还摆在眼前,他只能收了心,老老实实发了一个表情就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有月是和章裴一同交上策划书的,虽然日日夜夜扑在桌前工作,但他自觉成果并不突出。

    当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换来成功。

    有月心里也没有底,只能等着ash的评价。ash看了他们俩的文件,对他们说“两份策划书我都会提交上去,至于结果,没有看到n那边的设计,我也不好说。”

    “这几个星期辛苦你们了,明天先休息一天吧。现在等通知就行了。”

    章裴也是眼圈发青、嘴角长了胡渣,看起来一下子颓唐了不少。

    出了办公室,章裴倒是一下子就轻松了。他左右两侧扭动着脖子,骨头咔吱咔吱地响。

    见有月似乎心事重重,他笑道“怎么还想着合作的事”

    有月点点头,他觉得自己完全就是普普通通的刚入社会的新鲜小设计师,还不能完全心如止水,总会多想一些,容易就被小小的事情绊住了自己。

    “总觉得,这份交上的设计连我自己都不满意。”估计cye那边的人看了也会婉拒的,有月心里颇为忧虑和焦躁。

    章裴轻笑“不要把设计看得太死了,这样就没有乐趣了。”

    有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啊,他最初做设计,享受的就是那难言的快乐啊,而不是患得患失的担忧焦躁。

    被章裴劝解之后,有月不再去期望着有超好的结果。不过,如果能够和cye合作,说不定也能因此请来阮少深走秀。

    两天之后,有月接到ash的信息。

    他一眼就看到了“很遗憾”的字样,心瞬间沉了下来。

    作品没有过,被刷了下来。

    最终与cye的合作被n的设计师拿下来了。

    虽然事先就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但有月还是一直没往这里面深入想过。

    有月坐下又站起,心不在焉的,ash的助理左璎看见他这样子,走过来,低声安慰他“你已经很棒了,不要想太多了,要不先回家去休息一阵”

    “我没事。”有月虚虚地说完,叹口气,“就是觉得有点儿不甘。”

    左璎理解他,他年纪还小,争强好胜的心也还是有的。她和有月、章裴一个公司,没有和cye签下合同也深感失落。

    “n那边的设计师听说是刚从国外回来不久的,人家在国外留学好多年,名校出身,一回来就被n抢着签下了。”

    有月竖起耳朵。

    是贺朝铭。

    “以前没有听过他的名号,不过看来也是个有真材实料的。”左璎说,“以后我们和n竞争的次数不会少的。”

    “你得赶紧振作起来,好好加油啊,下次和他们正面杠。”左璎给他打气。

    “好”有月点点头,心里也默默想,原来笑意盈盈的贺朝铭隐藏了那么厉害的实力,虽然他对贺朝铭不怎么喜欢,但对他的才华还是佩服的,又迫不及待想要超越他。

    心里一直念着这件事,几乎快成了执念,有月也进行不了工作,干脆请假回家了。

    他心里被挠得痒痒的,贺朝铭什么样的设计,让他和章裴都无法匹敌。

    回到家,有月无声无息地瞥了一眼隔壁,没敢过去找阮少深。他现在的情绪不好,现在过去只会把糟糕的心情分散给阮少深。

    还是待在家里好好看视频分散注意力吧。

    他胡乱开手机点开视频,音乐声出来,他看了一眼视频标题,好巧,是cye的一场秀,阮少深也在其中。

    开场模特是一个金短卷发的白人模特,也是受火热追捧的模特,不过在鲜肉频出的模特圈已经算是大叔级别的了。

    有月看别人时,更多关注的是时装本身,当中场阮少深出现时,就只看得见他的人了。

    阮少深出场走路带风,身高上一点儿都不输欧美身材高大修长的男模,气场也足,有月不禁发出欣赏赞叹的声音,真是越看越喜欢呐

    坏心情瞬间就被阮超模赶跑了。

    有月幸福得抱着枕头,继续找阮少深的相关视频。

    这,大概就是追星的魔力吧。

    第29章  回家

    有月在书房里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等他终于放下手机,饿得肚子咕咕叫,才想起来要吃晚饭了。

    因为最近这些日子他在公司干活,回家的时间也无法确定,就跟钟阿姨说好了先不用过来给他做饭了。

    现在倒好,只能叫外卖了。

    外卖不能过保安队,有月只能踩着山地车出去别墅区门口拿,他叫了一份黑椒酱汁鸡扒饭,一手拎着,单手掌控着方向盘,他晃晃悠悠回去。

    骑没多久,他听着身后传来深厚的车轮碾压地面的声响,微微侧头,见是熟悉的轿车,不禁靠边慢慢停了下来。

    轿车也停下,开了车窗。

    阮少深朝他看过来,抬手小幅度地挥了挥。

    “哎晚上好。”

    有月等着他合上车窗继续前行,才再后面慢慢跟了上去。

    他回到家,三两下就吃完了微热的黑椒酱汁鸡扒饭,小肚子也鼓了起来。左右没事可做,有月决定外出散散步。

    阮少深在他临将出门的时候找上来。

    他穿着靛蓝连帽衫、宽松的靛蓝长裤,他的头发没有向上、向后梳起来,蓬松柔软地随意放任着,无端生出几分慵懒和调皮。

    “阮少深”有月心情忽然荡漾起来,不开心的时候看着他都能瞬间恢复。

    阮少深用手语慢慢地一比一划地问他明天有没有空

    明天是周六了,他现在是无事一身轻了,闲得自在。

    有月点头应道“嗯,有空有空。”如果阮少深是来约他出去玩儿就再好不过了他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只有这样才不会一直沉浸在合作失败的阴郁里。

    阮少深继续用手语告诉他,有月只看懂了一小半,看着有月又露出熟悉的懵懂的样子,翘长的睫毛一颤一颤,阮少深无奈地想要揉他的脑袋。

    因为工作忙,有月后面也没有怎么学习手语,现在阮少深跟他“说”的话,只能看懂一半。有月羞愧地想要戳戳自己的脸蛋。

    阮少深掏出手机,修长白细的手指在屏幕上一阵点按,飞快地将一条信息发到有月手机里。

    明天带你去我家吃饭、带你见见我的家人,好吗

    看完信息,有月的脸“唰”地就红了,简直不敢抬头去看阮少深,他这是要见家长了吗

    啪,他们只是好朋友呀有月摇摇头,在心里唾弃自己。

    看着一直低着头,忽然又摇摇头的有月,阮少深心一沉,以为他是在拒绝了自己。

    “好啊。”有月闷闷的声音传来,小到阮少深差点儿都听不见了。

    阮少深笑着,不由自主就伸手揉 搓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和他道别回去了。

    虽然有月一直没有告诉他关于和贺朝铭竞争cye合作的事儿,但阮少深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有月的最近的工作,多少也听到了cye的事。

    加之今天贺朝铭还给他发信息、告诉他,他拿到了和cye的合作,还开玩笑说到时候时装发布要请他来助阵。

    他没有立即回信息给贺朝铭,看着信息瞬间想到的却是张有月,那个乖巧努力的小设计师。

    没有拿下合作的机会,他应该会很伤心吧不过他是那种把不好的藏着自己受,美好的东西才与别人分享的人。所以从他得知消息到现在,张有月都没有与他提过这件事情。

    与他待的时间长了,他还从未听过有月提起他的双亲,也仅仅知道他有一个“表哥”,除此之外,他似乎是没有亲人了吧

    阮少深越想越觉得张有月是个坚强努力的人,心里头对他的感情又浓重了几分。

    要好好照顾他。

    有月一合上门,就开始满脑子想着刚刚阮少深发给他的信息,一会儿想着阮少深的爸爸妈妈是怎么样的人,因为他从小就是一颗多肉,完全没有体验过“父母”之爱,唯一的“亲人”太爷爷,有时候比自己还要小孩子性。一会儿又想着明天该穿什么衣服好,该怎么表现才能给他们留下良好的印象。

    “见家长”这三个字儿就一直晃荡在他心里。

    有月揉揉热乎的脸蛋,拿出手机,给好久没有联系的太爷爷发了一条信息。

    太爷爷我想问一下,你们去长辈家里,一般都会提着什么东西去呀

    太爷爷那么厉害,出来社会混淌了好长时间,他对这些人情世故一定很清楚。

    五六分钟之后,那一边才发回了信息。

    我还没有拜访过长辈呢,不过送些鲜花、补品这一些应该是可以的。

    有月看着信息,不禁撇嘴,原来太爷爷也没有经验啊。

    还不如待会儿上网搜一下。

    想着,有月点开网页,那边,信息又发了过来。

    哪家的长辈

    沉思

    哎唷不是,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奸笑奸笑奸笑奸笑奸笑

    “”好咯,论敏锐和八卦,他还没发现谁能厉害得过太爷爷。

    不过,他只是去阮少深家吃一顿饭,才不是“见家长”。

    第二日清早,有月醒来,接连着试了好几套衣服。酒红色的小礼服太花俏惹眼,蓝白格子长外套太过老气成熟。黑色太沉闷,橘色太鲜艳。

    到最后,有月选了一件红细纹绣样的米白绒毛衣,黑蓝的直长的磨边裤,穿上运动款白板鞋,才快快出门去了隔壁。

    “早上好”

    阮少深这个时候还在吃早餐,有月发现自己鲁莽了,没有提前发个信息告知他。

    阮少深看着穿着活泼阳光的人,不觉笑了。

    有月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看出他是急匆匆赶过来,阮少深猜他还没有吃早餐,就让他赶紧进来一块吃。

    宋婶还没有回来,今天的早餐是热牛奶、坚果和酱牛肉三明治,都是他自己弄的简易早餐。超模对自己的饮食控制得很严格,阮少深倒没有非常关注这一块,但基本的菜式他都会做。

    两人吃得有滋有味,阮少深先吃完,回衣帽间换了衣服出来。他以往回家都是随意穿上衣服就回去的,拿出一件驼色连帽衫,又想到饭厅的有月,阮少深把衣衫挂回去,摘下一件薄针织衫,白的。

    有月看着他一身休闲装出来,莫名觉得,阮少深今天的风格和他平时的完全不同呀。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阮少深,和自己穿的意外的搭

    “我想买束鲜花,第一次上门,空手去不太好。”有月和阮少深坐在车后座,司机开车离开。

    阮少深点头答应。

    有月心里小忐忑时尚圈传闻中,阮少深阮超模有极为强硬的后台和殷实的家境。阮家一定是很有钱很有权,不知道阮少深的爸爸妈妈会怎么样

    怀着微妙的心情,有月在阮少深身边一路期待又担忧地到了高墙筑起的郊区。

    守着大门的是身强体壮的保镖队了,车子进去之后,有月发现这儿是有一定年头的老别墅区了。

    以往能住在这样的地方的人,手里多少都有重大的权力,钱财就更不在话下了。

    有月看了阮少深一眼,他家的背景真神秘。不过转念一想,像是这种家族,家里的规矩一般多多,绝无可能让子女出来当超模、混时尚圈。阮少深现在当超模那么自在,想来他的爸爸妈妈一定是支持他的,虽然还未曾见面,但有月已经感受到了他们对阮少深的爱了。

    车子终于停下来,面前是一栋看起来有一定年份的大宅子,周围都是树林,没有别家的房子,比起他和阮少深所在别墅的房子,这里的气派多了。

    有月怀里一束淡雅清香的鲜花,紧紧跟在阮少深身后,第一次见面,小紧张总是难免的。

    阮少深是今天早上一起来才发信息告诉两位,他今天要带人回家吃饭的。怕太早告诉他们,弄得太隆重会让有月不好意思的。

    阮妈妈接到小儿子的信息后,愣了一下,转而大喜,她家小儿子可从来没有带人回来吃饭啊

    这是第一次啊

    他们的小儿子终于也是有好朋友的人了,不容易啊。

    于是拉着阮爸爸一起激动又紧张地踱来踱去大半天,终于把人给盼来了。

    有月乖巧地把花束双手递上,温声喊道“叔叔、阿姨好,我是有月。”

    “哎好,快进屋。”阮阿姨温柔笑着,满意地看着有月,引他进门。

    阮叔叔倒是略微一点头,不说话沉沉闷闷的样子被阮少深遗传了大半。

    有月原以为,阮少深的爸爸会是忙到没有时间在家的强人,会是一个精明世故的商人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官,阮妈妈会是雍容端庄、富贵逼人的太太。和他想象的出入有点儿大呀。

    看起来,阮少深的爸爸妈妈就像是每一个深爱自己家小孩儿的爸妈,热情、温柔又温暖。

    阮爸爸在一边和阮少深对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一口一口地喝茶,闷极了。

    阮妈妈和有月聊得开心。

    她从有月那里知道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关于少深的事,也知道他们俩玩得好。

    她不禁开怀,总算有人和少深走得近了,这些年除了济源,少深身边都没有其他的好朋友了。

    加上他自身的缺陷口不能言,这是即便有再多的财富也无法改变的,他过得是否真的开心,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呢

    有月一直和阮妈妈聊天,忽然发现阮少深和他爸爸一直在旁边静静喝茶不出声。他对阮少深做了手势,用手语问他,怎么不和他爸爸聊聊天呢。

    阮少深回他他和爸爸在听有月和阮妈妈聊天呢。

    看着有月用手语和自家小儿子“聊”着,阮家二老都大吃一惊。

    他们是很久以前就学了手语的,但奈何少深一直不用手语和他们交流,这学的手语就一直没有派上用场。

    以往阮少深回来,都是和苏济源一块儿回来的。他只要动动嘴唇,苏济源就会把他的话说出来,他们从来没有用手语和他“交谈”过。也从来没有看过阮少深用手语和别人能那么合拍聊得来。

    阮爸阮妈两人面面相觑,沉默无言。

    虽然阮少深什么都没有和他们解释说明白,但敏锐如亲生爹娘,他们一眼就看出了阮少深的心思。

    再回想起刚刚两个人的互动,就连穿着都像是有心为之。

    只是有月这孩子还不太清楚少深的心意吧

    两人相顾无奈。

    因为窥破了少深的心思,阮爸阮妈就对有月上了心。

    有月一直都是乖巧温顺的,在同龄人之中可能会被认为是“呆”而遭受欺负,也可能会有一大批好朋友,但在长辈眼里绝对是讨喜的。

    他被教养得很有礼貌,说话做事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看着就是个不会和人闹大脾气的。

    阮妈妈越看越喜欢,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和老伴说“要是少深有这个心思,你可得松口。”少深好不容易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人。

    阮爸无辜“我就没想过当拆姻缘的。”

    他还重重咳嗽“咳咳,这小孩儿还指不定同不同意呢。”小儿子像他,一看就知道,这第一步都没有迈出去的。当年追老伴,还是他主动告白的。小儿子要是这点也能像他一分就好。

    午饭是家里的厨师精心准备的。香辣美味的黑椒洋葱牛仔骨、肉汁甜滑的香葱烧炖乳鸽、酸酸甜甜的话梅小番茄、鲜甜的菌汤。

    有月和阮妈阮爸聊得熟了,自然就消去了刚开始的拘谨,四个人在长桌前吃得心满意足,各有各的开心愉悦。

    第30章  合作倒v开始

    阮少深没有提前和爸妈打招呼就把人带回家,对他爸妈是有十足信心,相信他们会热情温柔地款待有月。

    有月也的确在老宅度过了开心的半天。

    他到回家的时候,在车上还是脸红扑扑的,这是给开心笑的。

    “叔叔阿姨人真好。”有月坐上车,不禁对他小声感叹。

    完全没有端着架子,对他各种问候关怀,还跟得上年轻人的话题,处处照顾着他。有月觉得阮少深真是幸运,拥有那么幸福和谐的大家庭。

    从阿姨嘴里,他知道原来阮少深还有两个哥哥,虽然以前是听过江伯喊他“三少爷”,但没放在心上。

    阮少深在家里可以说是人人疼爱的,大哥严肃古板,却对他万分疼爱、各种溺爱,二哥虽然吊儿郎当,也时时不露声色地关心他。阮妈妈说,少深的爷爷还在世时,也是最疼爱他,打小就不能说话,可不知道让多少人心疼怜惜了。

    阮妈妈还悄悄和他说“你别看他老是冰冷冷一张脸,其实他很懂得关心别人的。”有月重重点头,他当然知道啦,这好几个月的相处下来,他早就发现阮少深不是个冷酷的人。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阮少深和有月两人坐在后座上,有月满心都是今天愉快的回忆,全然没有了前几日的哀愁。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下,阮少深滑开屏幕一看,是艾萨克。

    远在美国的艾萨克特意下载了微信,和中国友人保持密切联系。

    他连着发了好几条语音信息,阮少深点开第一条,将手机放到耳边听。

    “少深少深,我要去中国了,我去找你玩儿。”

    “嗷上次你偷偷看的秀的设计师请一定介绍给我认识”

    一溜儿美音浓重的英语从耳边传出来,艾萨克英语说得极快,“少深”愣是让他说成了“saosen”,阮少深已经懒得去纠正他了。

    有月看他拿着手机听语音,又听不见声音,只能盯着阮少深的侧脸看。

    听到艾萨克要认识有月,他微微侧头朝有月看过去,有月一直盯着人家看,这会儿慌忙把头侧开。

    一直盯着别人看太不礼貌啦。

    阮少深自然地就伸手摸上他的脑袋,轻轻把他的脑袋掰向自己,示意他过来听他的手机语音。

    有月疑惑地凑近来,听完了艾萨克的语音,更奇怪了。

    他可不认识什么外国人呀这人怎么提到了要认识他呢

    “咦这是你的朋友吗”和阮少深发语音,应该是他的朋友,只是有月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认识自己呢

    阮少深将手机拿回,修长灵活的手指在上面敲打了一段话,再递回给有月。

    艾萨克是我的设计师朋友,他上次看了你的“春野”的秀,很想认识你。有月看着这句话,看到有人因为“春野”知道了他、并且想要认识他,心里不是不激动的。他再仔细一想,阮少深的设计师朋友艾萨克

    “”艾萨克可是大设计师呀

    有月瞪大眼睛。

    艾萨克是谁自由设计师,标新立异,拥有自己的独立品牌bob。艾萨克虽然不是时尚圈最顶尖的设计师,但他的名气也不小,至少有月是多次看过他的秀、也被惊讶了很多次。

    让他钦佩不已的是,艾萨克除了拥有灵气的设计作品,还和很多大牌设计师、超模、摄影师等等的关系都很不错,人缘极好,拥有超级庞大的人脉关系网。

    因为艾萨克一直和圈内外人士的关系都挺和谐,有月还不知道阮少深和他是朋友呢。

    “荣幸之至啊。”有月咂咂舌。

    他当初选择服装设计的专业,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爱,忠于自己内心的享受设计。说实话,有月在时尚圈就像是懵懵懂懂长出来的一颗小小草,没有多少人会注意,他在时尚圈,除了大学的几个同学、师兄师姐,自己本公司的同事,也没有其他认识的设计师。

    像是艾萨克这样的档位的设计师,更是不曾接触过。

    阮少深点点头,往他那边坐过去了一点点,将手机拿到两人都看得到的位置,给艾萨克回信息。

    他答应下来,并转达了有月的话。

    艾萨克很快回复信息,因为有月在旁,阮少深直接把语音空放了。艾萨克那边高兴地哼哼起来,一时嘴快,说“兰瑟那铁木头都去中国开店了,我也要去中国”

    兰瑟是cye的设计总监,也是此次到与中国本土品牌合作的决策人。

    n就是赢得了兰瑟担任总监的cye的合作机会。

    有月一想到这件事,有些小沮丧地抿抿嘴唇。

    阮少深发觉他的突然低落,又是伸手轻轻拍捏他的肩膀,示意他没所谓了。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有月知道,阮少深是为了开解自己的郁闷,才想着带自己去他家吃饭。

    “你早点儿回去歇息吧,晚安。”阮少深将人送到家门口,看着有月进门了才让司机开回了自己别墅里。

    有月想着,今天阮少深带他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他也得主动邀请人家出去呀,请他吃个饭也行呢。于是,洗澡之前,他发了微信给阮少深,问他明天有没有空。

    明天是周日,阮少深也没有工作安排,有月想着他估计也闲得慌。

    不过,阮少深回复他怎么了明天有重要的事。

    咦,周日都有重要的事情吗

    还是别打扰人家了,有月刚要回他说没事儿的,那边又发了信息过来。

    如果你也有空的话,愿意和我一块儿去孤儿院吗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有月稍稍一愣,阮少深的重要的事儿,是去孤儿院啊

    明星们做慈善都会广而告之,各种作秀也是司空见惯。相反,作为超模的阮少深,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做慈善。竟然是在私底下偷偷地关注关爱着孤儿们、做着慈善事业吗

    内心里对阮少深的好感噌噌噌地就往上涨。

    他可真是一个帅气又善良的人啊,天使一样一样。

    次日清晨,苏济源开着车来接他们俩。

    “早上好呀有月”苏济源还特地换了不常开的不显眼的轿车。

    “早上好。”有月笑着回他。

    阮少深事先让苏济源准备了玩偶公仔和成箱成箱的牛奶,没有再带其他人,就他们三个一块儿去了北边城郊的孤儿院。

    有月坐在阮少深身边,说道“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去孤儿院。”还是偷偷地。

    前边开车的苏济源听见了,哈哈笑了,说“少深一直躲着媒体,都资助小朋友好多年啦。”

    有些情况下,明星带来的大范围的关注不一定是好的,媒体的介入反而可能会对孤儿院的小朋友的正常生活产生不好的影响。

    孤儿院的小孩儿本来就敏感,外界稍微一丁点儿的动作都可能给他们的心灵带来影响。阮少深正是考虑到这一层,才一直偷偷地避着媒体来孤儿院。

    阮少深睨了他一眼,苏济源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决定还是少说几句好了。

    哎太可惜了,有月少了很多不曾知道的阮少深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没有带人过来帮忙,车上的牛奶都是苏济源和阮少深亲自搬下来送到院里的。

    有月也想撸起袖子帮忙,被阮少深轻轻摆手挡住,让他去拿较轻的公仔玩偶。

    孤儿院的员工出来帮忙,现在正是上午阳光正好时,小朋友大多刚醒来不久,稍微大一点儿的孩子会在孤儿院里的大房间里学习上课,其他的年龄稍小或是无法念书的孩子就在外面晒太阳。

    看到阮少深一行人来了,他们都是齐刷刷看过来,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看。

    阮少深大概是一两个月来一次,小孩儿对他也是有印象的,见他来了,有几个胆子大、性格活泼的小孩儿就炮 弹似的冲过来了,其他人也慢慢地移步过来。

    “深哥、哥哥。”

    “苏哥哥”

    好几个小孩子一起叫了起来。

    有月注意到,好几个小孩儿都是兔唇、断臂,或多或少都有些身体上的缺陷,还有一个蘑菇头的小男孩,“唔唔呜呜”地,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他和阮少深一样,也不能说话。

    有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酸酸涩涩的。

    阮少深带着他们到房里面,给他们一个个发软乎乎的玩偶,苏济源在一旁也一起发,有月也加入其中。

    每个人领到自己的小玩偶都很开心,抱得紧紧地,宝贝得不得了。

    他们在大厅里围成一圈一圈地坐着,苏济源在中央,声情并茂地给他们讲故事。

    阮少深不能言语,只能在一旁也是淡淡地笑着看苏济源讲故事,偶尔看看身边的有月,见他没有半点不耐,就安心地继续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