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6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他和三少爷感情真是好,住的那么近还时常互相送东西呢。

    “那,我明天再过来找他。”有月告辞,“江伯再见。”

    “欸好,我会和三少爷说一声你来过。”

    上班期间,ash把他叫到办公室。

    “最近有什么灵感吗”ash今天穿着水蓝的西装,面带笑容,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

    “呃,倒没有想太多。”有月实话实说,他还没有完全从“春野”那一场秀中完全脱离出来缓过来。

    “没关系。”ash从桌面上抽出一叠黑色文件夹,递给有月。

    “这是”

    “简单说说你对cye的看法。”ash淡淡地看着有月翻看文件夹。

    有月刚翻开文件夹,就在第一页看见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英文。

    其中正中央最显眼最大的花体的“cye”映入他的眼中。

    无论是不是浸淫在时尚圈的人都会知道的几个“蓝血品牌”中,其中之一就有cye。有月当然知道这个品牌,并且他还知道,这几年,cye还特别中意超模阮少深,好几次都邀请了他走秀。

    cye是真正的时尚大牌,风靡全球,现在他们是想要和sark合作吗

    “cye前几年走贵族风,这两年有极简风的趋势,他们是想要和sark合作吗”有月粗略地翻看了文件,内心不是不震惊。

    这可是国际大牌啊,如果真的同他们合作,受益更多的绝对是sark呀这几年,国外的大牌都在寻找着打入中国市场的渠道。

    不过大多是品牌旗舰店直接入驻中国,也有少量知名度较低的品牌会和中国本土的品牌合作。像是cye这种蓝血品牌,根本就不需要和别人合作,直接把店开到中国都能赚得满盆。

    “嗯。”ash也看出了有月的疑惑,他才慢慢解释说,“cye也不仅仅只是给我们发出了邀请。”

    “这一次cye是准备在sark和n之间选一家进行合作。”

    也就是说,n也收到了邀请合作的文件。

    n和sark的名气不相上下,在国内各自分得一片市场,是sark最大的竞争对手。

    有月其实下意识觉得,cye这一举动可能让n和sark两家的竞争激化到另一个层面。

    “我之前和章裴说了,你们俩就负责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下周五之前,出一个大纲交给我,你和章裴各自提交一份。如果有需要,设计部人手还是很充足的,你们俩都可以随时找人帮忙。”

    “好”有月应下来,内心瞬间充满了紧迫和压力,又期待不已。

    有月今天一下班,又是跑到隔壁阮少深别墅那儿,还是抱着那幅画。

    他按下门铃,这一次还是江伯来开的门。

    “江伯”

    “欸,有月,三少爷回来了,快快进来坐坐。”江伯打开门,还是笑意盈盈的,但有月总觉得他今天不如昨天开心。

    有月同江伯一块进了大厅,他小心地抱着画,跟在江伯身边,他还没有见到阮少深本人,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刚从艾萨克的秀场回来,感觉怎么样”听起来很清朗的声音。

    有月竖着耳朵听,不知道这人是谁。

    “还行吧,作为朋友帮他走秀,次数多了就没什么新奇了。”下一刻,苏济源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传递着阮少深的意思。

    “哈哈,艾萨克知道你这么说,肯定会抱怨你不够朋友了。”

    有月已经走到了客厅,大家的目光瞬间移到他身上。

    “嗨”有月手里拿着画,将画的那一面扣向自己的胸口,虽然知道他们看不见画的内容,但有月还是觉得有一丝丝不好意思。

    毕竟画的是阮少深呀的全身像啊

    阮少深和苏济源见是他来了,表情都舒展开来,苏济源对他笑,阮少深虽然没有笑,但眼神也是温柔的。

    沙发上还有一个有月不认识的男人,大概是和阮少深年龄差不多,一身宽松薄长的黑针织外套,水蓝的牛仔裤下是修长的腿,上下交叠在一起,更是拉长了腿的线条。

    他薄唇挺鼻,桃花眼也是笑意盈盈的。

    阮少深起身向有月走来。

    有月舒了一口气,轻轻把画送到阮少深手里面。

    他小声说“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早知道就先踩点看看,在那么多人都在场的情况下送东西实在是太尴尬了。

    偏偏他的“礼物”还那么大个儿。

    阮少深双手接过画,当即转过来,看见了画上的自己。

    有月画功了得,虽然人物画得一般,但他是用心细细地画了好几日的,自然逼真形象,阮少深看着画就能感受到他的用心。

    他还记得这是自己的平面硬照,手里的花束被有月改成了多肉,他忍不住弯嘴笑了。

    有月一直在旁边看着他拿到画之后的表情,见他看得认真,还笑了,终于一颗心也放下来,也不纠结尴尬了。

    苏济源和那个男人也站起身来,走过来,他们也都看见了阮少深手里的画。

    “是你自己画的吗真好看。”那个男人称赞道,他伸手轻轻摸了摸画上的人的脸庞,有月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听着他的夸奖,但他感觉瞬间就不大好了。

    “少深你的小粉丝可真是多才多艺。”他笑着对身边的阮少深说,却没有看有月一眼。

    有月假装没听见,低下头,背在后面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来回揉搓着。

    有月还以为自己得在一旁继续尴尬一会儿,下一秒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轻轻揉了一下。

    他抬头,见是阮少深一只手搭在自己脑袋上。

    阮少深无声地看过来,然后抱着画走上楼了。

    “有月啊,来,坐着。”苏济源见此,赶忙让有月坐下来,宋婶给他倒了茶。

    “你今天很早就下班了呀”苏济源问道。

    平时他都是七点多才回到家里的。

    有月点点头,好吧,其实是他今天提早了一个多小时下班。

    “这位是贺朝铭。”苏济源简单向有月介绍了沙发上的男人,他对有月一笑。

    “这位是张有月。”

    有月抿着唇点点头,说了声“你好”。

    这个时候阮少深从楼上走下来了。

    相对的沙发,有月已经坐在了苏济源身边,对面是贺朝铭,他身边还空着一个位子,但阮少深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坐在了侧旁的单人大沙发上。

    苏济源看向阮少深,甩了个眼神在问他,要说些什么好。

    贺朝铭喝了一口茶,对有月笑着说“今天这么热闹,不如一起留下来吃晚饭吧”

    完全是一副主人家的姿态,在向他发出邀请。

    第23章  对手

    有月愣住,他说不出自己心里有什么滋味,只能看向阮少深,一言不发。

    贺朝铭没想到他这么不领情,笑容也僵在嘴角。

    “哎,钟阿姨还没过来给你做晚饭吧不嫌弃的话,今晚就和我们一起吃吧。”苏济源赶忙跳出来说话,冷场就尴尬了。

    “是,那就叨扰了。”有月应下来。平时他回来得晚,钟阿姨也是六七点才开始给他做饭,等会儿打个电话和她说一声就好了。

    他看向阮少深,阮少深在低头玩手机,这时贺朝铭又开始笑着和苏济源说话了。

    说起来,阮少深和贺朝铭自小就认识,作为阮少深的“特别助理”的苏济源,也是从小就认识贺朝铭了。

    阮少深的爸爸妈妈和贺朝铭的爸妈也是老相识了,他们小时候也住的近,两家人都有来往。后来贺朝铭高二那年出国了,阮少深和苏济源也好久没有和他来往了。

    “你怎么回国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好找个时间出去聚聚。”

    “少深大忙人,哪儿能约得上他呀。”贺朝铭说着,又看了阮少深一眼。

    其实好多年没有见面,贺朝铭和阮少深的变化都挺大的,阮少深经常出现在各大秀场,贺朝铭在国外时常常会在手机、电脑视频上看他的秀。

    有月听着他们俩交谈,忽然感觉贴紧自己大腿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几下。

    他心想,可能是太爷爷又例行来对他啰啰嗦嗦了,就没有拿出手机看。

    “嗨呀,才没有的事,他就这场秀走完,接下来半个月也没什么工作安排了。”苏济源清楚阮少深的一切行程安排。

    有月悄悄地看向旁边一直低头玩手机的阮少深,却想不到他一看过去,阮少深也同时抬头了

    偷看被抓包了

    有月赶忙移开视线。

    没一会儿,手机又在震动。

    有月只得掏出手机来看一眼。

    我很喜欢这幅画,你画得很好,谢谢

    下次能不能当面给我画一张全身画,我给你当真人模特今晚留下来一起吃饭,周末你有时间吗带你出去玩儿有月看完,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嘴角,低着头把信息又看了两遍。

    他不是特别擅长画人像,不过如果阮少深给他做人体模特的话,这个可以有。但是他当着他的面画画,可能会超级紧张啊

    嗯嗯,你喜欢就好

    有空有空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出门玩儿了

    因为前一段时间他在忙“春野”的秀,好多天加班赶点,根本没有空外出走走,也很少有时间出来和阮少深一块儿跑步了。

    “你们俩真忙,大晚上还这么多要紧事忙啊。”看着一直低着头玩手机的两人,贺朝铭忍不住感叹。

    他笑容得体,坐姿挺拔,看得有月一阵惭愧。

    有月一听,不好意思地放下手机,坐直了身子。大家都在说话,他在低头玩手机还是很不好的。

    阮少深给有月回了微信,嗡嗡震动了两下,他才放下手机。

    “你今年也走了cye的秀,cye的总监对你的喜爱真是一点儿都不减啊。”贺朝铭啧啧叹道。

    阮少深在沙发上没有所谓地耸耸肩,没有动嘴唇。

    苏济源只能笑笑,对他说“也就是商业上的合作。”

    “这样啊,cye的总监对你很好,好的代言都给你,你和他挺熟的吧。他对什么风格有特别偏好吗”贺朝铭不经意地一笑。

    有月这才发觉,贺朝铭一直在时不时地、有意无意地打听着cye的事儿。他刚好从ash手里接下了活儿,对这件事也上了心,这个时候听到cye也就难免多了想法。

    阮少深看了一眼苏济源,动唇了。

    苏济源重述道“他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苏济源是面无表情地说出来的,但是有月莫名地想笑。

    听到这样的回答,贺朝铭脸色一僵,又不能反驳,看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就没有再提了。他很快恢复笑意盈盈的样子,和苏济源说起国外的设计行业的趣闻。

    今晚宋婶做了很多道家常菜,酸甜香辣都有,还有熬得鲜甜的鱼汤。有月等着阮少深、苏济源他们都坐下了,才找了位置坐下,是和阮少深相对着的,苏济源和贺朝铭一左一右坐在他的两侧。

    有月才没有被任何事情影响到心情,吃得很开心,一口香辣的尖椒牛肉,冬笋焖肉汁水饱满,清炒百合山药片爽口,酿茄肉满是清香,油而不腻,凉拌豆腐嫩滑可口。

    他没有停下筷子,一口一口吃得很仔细,这样认真满足的样子,光是看着就能让人很有食欲。

    饭桌上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一顿饭吃完啊,已经是八点钟。

    “天晚了,我先回去了。”贺朝铭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别了,“改日有空再约呀。”阮少深点点头,送他到门口。

    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车子开出大门,阮少深、有月和苏济源就回了客厅。

    “咳咳,我也先回去了。”苏济源也准备回去了,“诶,你们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

    “再见。”有月与他道别。

    江伯和宋婶回各自的房间了,客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有月本来也想和他们俩一样,说一句天晚了,他也要回家了,但看着阮少深的目光,他就说不出来了。

    阮少深示意他继续说,有月立刻闭嘴。

    没有别人在场,有月觉得自在多了,他对着阮少深比着手语问他,刚刚的贺朝铭是不是也是设计师

    阮少深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点点头,用手语回应他,生怕有月看不懂,还特地放慢了手速。

    他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后来出国了,xxx,很少联系,xxx,他现在回来工作了

    有月半懂半懵,好歹看懂了大半的意思。

    他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不然以后阮少深用手语和他交流,他看不明白就不好了。

    阮少深看着皱着小眉头,努力理解自己手语的有月,静静地等着他。

    有月略微一想,问道“那,他现在是不是在n上班”结合贺朝铭今天晚上的表现,以及ash告诉他的话,有月心里也有了大概的猜想。

    阮少深不太确定地比了比手势,他们也是今天才见面,不是很了解他现在在哪里上班。

    见此,有月恍然,原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不过他想不通,为什么贺朝铭刚刚一副熟稔的样子,还悠闲自在,搞得他都要以为,这栋别墅是他家了。

    迟钝的有月后知后觉地看看阮少深棱角分明的脸庞,又想到贺朝铭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心中吃惊他可能是对阮少深有感情的

    并且他已经可以确定,贺朝铭就是n的设计师,是他接下来的竞争对手了。

    第24章  电影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有月只多待了一会儿就道别离开了。

    “哎呀,那么近,不用送我了。”他示意阮少深不用送自己,他就住在隔壁啊。

    阮少深并没有停下脚步,还跟着他。

    有月只能由着他送自己回去,不过他还是暗搓搓地开心。

    阮少深等着他进了门,还站在原地。

    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有月瞬间明白,他是在等着自己邀请他进去坐一坐吗顺便带回他的月亮仙子

    “咳咳,这么晚了,我带你去拿多肉吧”有月带着他到后院,不过在他心里,对于自己原身被送给别人的事实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抗拒了。

    毕竟阮少深那么温柔地照看月亮仙子,他还能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几天入秋了,我一直没给它浇水,你带回去要记得给它浇点儿水呀。”有月双手捧着花盆交给他,阮少深是个很让人放心、有安全感的人,有月交代了两句话就和他道别了。

    “早点休息。”

    阮少深一只手稳稳地托着花盆,另一只手朝他轻轻挥挥,道别。

    凌晨,有月回到自己的原身上,发现土壤松软湿漉,是阮少深给他浇水啦。他这几天修炼得勤快,他乐观地想,这一两年就能完全化人了。

    到了周五,有月又早早下班回家,他这几天又开始想着下一个设计,每天在公司里脑袋都要大了。

    其实时装设计师也没有世人想象之中的那么闪亮光鲜,忙起来也是累得够呛。

    他只求周末好好放松一下自我,会玩才能更好地工作。

    阮少深之前就约了他一块儿去看电影,有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有月觉得,阮少深是个值得真心对待的好朋友啊有好的东西都想着自己,还会给自己捎手信

    周五晚上,有月自告奋勇由他开车,载着阮少深一起去电影院。

    天刚暗下来,两人站在有月别墅前的车旁。

    “每次出去玩都是坐你的车,这一次,换我载你。”有月很绅士地为他打开车门,请他进来。

    有月给他打开的是后排的车座,阮少深摇摇头,站在有月面前,做手势表示自己想要坐副驾驶的位置。

    有月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地合上后座的门,为他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他在阮少深坐好之后,轻轻合上门,快步绕回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准备行驶。

    右手侧的阮少深侧头看着有月做完一切,也不做其他事情,就只看着有月开车了。

    有月被盯得久了,自然也发现了,不过他没甚在意。

    他刚刚想明白了,以前太爷爷也教过他的,坐别人的车时不要坐在后座,这样留着车主人在前面,就好像是让车主人给你当司机,是很不礼貌的。

    阮少深尊重他,也信任他,主动要求坐在副驾驶座这样小小的事情就让他感到开心了。

    有月拿驾照没几年,开车开得稳稳当当,就像是个新司机,瞻前顾后,开得极慢。

    两人到电影院时,刚刚好踩上点进了放映厅。阮少深下车的时候还特地把连帽卫衣的帽子戴好,遮挡了大半的脸,以防被狂热的粉丝认出。

    阮少深在进商场时买了两大杯抹茶味贡茶,找到位置坐下后,递给有月。

    他们看的是一部科幻片。有月很少外出看电影,像现在这样有人陪着来看电影更是从来不曾有。高中时不住宿,天天赶着回家,因为太爷爷给他请了补习的老师。上了大学之后,大学男生们都不兴到外头看电影,自然也就没有这个经历了。

    不过有月的心思没有全部在电影上,他在最开始的新奇之后,因为对科幻题材不太感冒,开始走神。他时不时低头喝一口醇香的贡茶,又偷偷瞄一眼看得认真的阮少深。

    黑暗之中,看不太清楚身边的人的模样。阮少深在他看过来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

    出了电影院,他用手语比划着问他,是不是不喜欢看科幻类的电影。

    是他的失误,事先没有询问有月的爱好,他以为男生都会比较喜欢动作、科幻这一类的电影。

    有月摸摸头,回他“还好,呃,只是很少看。”好歹是他第一次有人约他看电影啊。

    商场人很多,有月担心阮少深这显眼突出的身形会引得人们注视,就轻扯他的袖口,让他快步回到车里。

    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半,有月有了小心思,特地早早地就先附在了自己的本体上。今天的三个小时已经修炼够了,凌晨还没有到达,他现在是为了偷偷看看阮少深才提前跑到月亮仙子上的。

    他一回到月亮仙子身上,发觉自己在客厅的台面上,不见阮少深的人影,他应该还在洗澡。

    一身棕色睡袍的阮少深出来了,他先是浏览了一会儿手机,然后走到月亮仙子身边,他低下头,一股湿热的水汽都尽数呼在有月的脸上。

    凑、凑那么近,快要呼吸不到空气了

    有月自打他养成了喜欢轻轻揉捏月亮仙子的习惯后,已经是淡然接受,面不改色了。

    偶尔戳到他的肉乎乎的小肚肚,他还要憋住想咯吱咯吱笑的欲望。

    就像每一个铲屎官总忍不住吸猫,中了多肉的瘾的人也会忍不住对这些饱满水灵的小东西多瞧几眼、多摸几下,阮少深现在已经在多肉粉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他还是谨记着有月的话,把它搬到月光照耀得到的地方,让它好好吸收月光灵气。

    本该心满意足的有月却叹息暗想道可惜了,要不然像第一次那样,还能近距离接触不为人知的阮少深的其他方面啊

    第25章  试衣

    距离提交cye的文案大纲还有一个星期,有月干脆和ash请假在家工作。

    sark有一点非常好的就是工作很自由,设计师们都可以自由选择在家里或是在办公室工作,只要最后能够交出很棒的作品。

    有月给ash发了邮件,通过之后拿纸质版盖了章签字,他当天下午就回家了,还带着他剪裁缝制好的春夏男装,是他以前灵光一闪的构思,趁着“春野”之后的空闲时间在办公室和打版师那边一块完成的。

    有月前脚刚进别墅,然后门铃就响了。

    显示屏上看见阮少深,有月忙开了门,小跑着出去。

    “你怎么来了呀”有月小小吃惊,平时他这个时候都在上班,阮少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来找他的。

    他自然不知道,阮少深在自家阳台无聊地想要满世界飞去工作时,瞥见了他的车入了别墅,知道他回来了。

    他在家里清闲得很,百无聊赖,此刻见到了有月,自然就毫不犹豫地按响了有月家的门铃了。

    阮少深微微低头看着眼前藏不住讶异神色的人,忽然心里起了捣乱的心思。

    他伸手对着有月比划了一下,然后故意露出忧郁的神色,这样的表情他不常做,偶尔拍拍硬照需要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异常娴熟逼真的忧郁让有月一下子就上当了。

    “哎要不然你就凑合着来我家吃饭吧”有月很大方地告诉他,然后又怕阮少深不接受似的补充说道,“钟阿姨做饭也可好吃了”阮少深家的宋婶回去给她家侄女儿带孩子了,估计一两个月都不能过来给他做饭了。

    天真的有月当然没有想过,找个做饭阿姨是很容易的事儿,阮少深只是为了找着机会凑近他。

    阮少深像是舒了一口气,点点头。

    有月心想,这个时候阮少深还是在休假的,他没有到处去旅游,反倒是在家里,应该也挺无聊难过的。于是又邀请他一块进屋坐坐。

    阮少深进了屋里,就看见好几个齐齐整整放在台面上的印着sark的硬纸袋,他停驻的目光太长久,有月注意到了,给他解释说“嗨呀,那个是我自己设计的衣服”

    看他看着那硬纸袋,有月有一点点不好意思,虽然他知道阮少深已经在直播上看过“春野”那场秀了,不过那已经是成衣了,还是穿在高挑好看的模特身上,现在这些都是半成品,拿不出手呀。

    听完,阮少深明白大半。他应该是请假回家工作了。

    阮少深用手语告诉有月你忙你的,我就在这儿坐着玩自己的。

    因为截止日期近在眼前,有月就是心里想着得和他多坐一会儿也没有办法,他得加快速度赶工了。

    “也成,你跟我到书房吧,我在书房工作,书房里有很大空间,你可以在里边看书、玩手机都行。”

    有月想着,阮少深好像没到自己家细细地参观过啊。

    有月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就是书房有点儿乱希望你不要介意。”一开门,阮少深就看见了有月口中很大的书房,确实大,不过三面书架,还有一张床,就显得整个空间狭小拥挤了。

    沉木大床上还有一个软绵绵的靠枕,黑白的猫咪暖手抱枕,看起来有月经常在这里面待着。

    “你先坐一会儿。”有月把沉木床上的东西收拾了,示意他坐下。

    夏天在这里坐着、躺着可凉快了,有月就喜欢在上面写写画画,看看书、玩玩手机,现在入秋了,沉木太硬且冷,有月前阵子刚垫上了防滑的深棕褐色的厚毡子。

    有月待他坐下,又跑出书房,在消毒柜中取了一个高长的大口瓷杯,拎着热水壶一溜烟又跑回了书房。

    “喝点热水。”

    阮少深双手接过杯子,以唇语道了谢。

    有月转过身,从书架底下的柜子里扛出一叠厚厚的棕灰木板。阮少深看着他展开木板,木板很快就成了一张床上木桌的模样。

    他将木桌放在床上,又去厨房拿了钟阿姨做好冻在冰箱里的凉粉方糕,回到书房放在阮少深跟前的木桌上。

    “钟阿姨自己做的,不知道你吃过没,口感像果冻一样,q弹软滑的,甜的。”

    有月做好一切,才安心地开始自己的工作。

    阮少深一直在静静地看着他忙里忙外,面上虽然没有里显露出什么,但心里忽生起了莫名的愉悦,嘴角也翘起来。

    有月从贴紧墙角的地方推出滑动的高架,上面有好几个白色的衣架。他将硬纸袋里的衣服一一拿出来,挂好。

    阮少深什么都没干,就只靠坐在垫子上,没有丝毫的不耐,反倒是极有兴趣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默默地看有月拿出衣服。

    无袖的红色丝光棉运动休闲衫,圆领,正面左胸口处有一方正的黑绣涂鸦,正对着的下方也有较小一倍的方块。与它搭配的是一条灰黑白三色错杂的细纹阔腿九分裤。

    下一套是黑色滑硬的衬衫,细红的暗纹笔直地横竖交错蔓延开来,配的是直筒笔挺的滑面黑长裤。

    阮少深看着,眼里已经带上了赞赏。

    他对时尚的敏锐一点儿都不会比设计师差,有月设计的衣服虽然没有让他眼前一亮,但胜在细节处理得好,而且越看越耐看。

    有月后面轻轻抖开一件宽大的斗篷一样的黑衣,看起来有些厚重,阮少深一下没看出是什么材质的面料,好奇心上来了,于是起身走近。

    “呃,你要看看吗”有月见他好奇,就把衣服提起展开,阮少深伸手摸了衣服,出乎意外的轻薄,衣服也很柔滑,只是看起来垂坠感重了一些。

    “这是sark自己的工坊研究的面料,市面上买不到的。”看出阮少深的心思,有月解释说。

    阮少深与有月站得极近,有月要看他只能高仰脑袋,阮少深用手轻轻按下他的脑袋,然后用手语问他,需不需要他当他的试衣模特。

    这个手语有些复杂,有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阮少深见他懵着,只能又用唇语慢慢说了一遍,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衣服,比划在自己身前。

    求之不得啊

    有月总算看明白,狂点头,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激动,低声说“好”

    能让阮少深成为他的试衣模特,简直就是天上忽然掉下的馅饼呀

    有月满心欢喜,万分期待着想看自己的设计的衣服穿在阮少深身上的样子。

    阮少深将衣服搭在架上,然后就在有月满眼的崇羡和期待中,干脆利落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休闲衬衫。这动作之快,有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阮少深要脱裤子了

    虽然他不是没有看过几乎全裸的阮少深,不过那一次是在本体月亮仙子身上,那一次不算

    现在在他面前的,是活生生的赤裸裸的身材爆好的阮少深啊他的皮肤相较于亚洲男性偏白,是晒黑之后白得快的体质。

    因为先天的好基因和后天的勤锻炼,他肌肉精健、四肢修长。

    阮少深弯下腰的时候,后背的凹陷的腰窝性感迷人得让有月几乎要捂嘴捂鼻了。

    这也太犯规了

    有月不敢继续看下去了,他发誓,自己只瞥见了一眼黑色的小裤裤,其他的什么都没看

    有月这边心跳加快、激动屏息了一阵,忽然想起来,其实在走秀的后台,模特们赤身裸体的都是极为常见的。

    因为一场秀的时间很短,这就要求在后台的模特们快速换装,这个时候专业的模特都不会在意坦诚相见了,害羞什么的,习以为常之后就不当一回事儿了。行内人都知道一场内衣秀的后台都是雪白的胴体,时间紧迫,换衣还需要多个助手帮忙调整,这个场面大家都习惯了。

    所以现在阮少深当着他的面直接换衣服,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不过,纵然阮少深不介意,可他害羞啊

    阮少深脱光之后,将那件黑斗篷似的中袖宽大的衣服穿上,原本宽宽松松的衣服当即立体起来,因为他的身板大,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刚刚好,刚好遮盖住他的小腹,这件衣服原本就是中袖短款的。

    有月用小迷弟的殷切崇拜的眼光看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猛地低下头找了配套的裤子。这是笔直顺滑的黑长裤,带了纵横交错的细细小小的暗红条纹。

    “给你。”有月眯着眼,眼光四处乱飞,就是不敢去看裸着大腿的阮少深。

    阮少深接过来,俯下身快速穿好了。

    他的腿很长,八分裤下露出白瘦修长的脚跟腱。

    感叹完阮少深的完美的身型,有月开始专心看衣服,近处看了,又走开好几步,远远地看过去。

    看着看着衣服,有月身为设计师的职业病立刻出来了,他托着腮帮子,发现了什么后瞬间抛开拘谨羞涩,上前就伸手捻起阮少深的衣肩,提起来轻轻抖了抖,然后又用手顺了顺阮少深的胸口前的衣服。

    被摸了好几下的阮少深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有月没有发现头顶的人此刻的表情,他看着眼前变得立体的衣衫,又想拿剪刀过来修修剪剪了。

    他从匣子里拿出小小夹子,在阮少深的注视下,就直接把手伸进他的衣服内,手滑过他的腰侧,引得他腰侧痒痒的。

    有月的手在他腰侧捻起衣服,收紧,再用夹子夹上,弄完之后再看,顺眼了许多。

    等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时,差点儿想钻到床底下去了。

    他刚刚胆大至极地对超模上下其手、到处乱摸,还把手伸进他衣服里了

    有月心情复杂,他完全没有想过以设计师的身份,占超模阮少深的便宜啊

    第26章  重来

    因为时刻在心里提醒着自己,有月接下来都是小心翼翼地拨弄着衣服,没敢再大咧咧直接把手伸进人家衣衫内。

    阮少深发现了他忽然的拘谨,倒也没什么表示。

    好几件衣服都是没有完全成型的,有月有了专属的试衣模特,又激动又羞涩地在修改着设计。

    “辛苦你了”有月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很多修改的数据和备忘,对阮少深道谢,“您可以把衣服换回来了。”真是太麻烦人家了,给他当了一个下午的试衣模特。

    有月心里其实是超级开心的。

    现在虽然没办法让阮少深为他走秀,但至少他已经给自己当了一回试衣模特了

    阮少深又是当着他的面,直接脱衣服,换回自己的休闲服。

    有月还是不可遏制地小小地红了耳尖。

    这个时候钟阿姨已经过来给他们做饭了。

    “再稍等一会儿就能吃晚饭了。”有月怕他饿了,又去厨房拿了点心过来。

    阮少深看他殷勤、热情又羞涩的样子,用手比划了一阵,告诉他不必麻烦,让他好好安心画图,他自己玩手机就好了。

    “那也行。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有月对他说完,就坐在大窗下的长书桌前,在摊开一片的图纸上修修改改。

    身后,阮少深低头看着手机,苏济源给他发了信息,问他又到哪里去了,在家都找不到个人。

    在隔壁。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你不要过来了。

    隔壁,看到信息的苏济源简直想要摔手机,好歹他们从小到大一块长大,他是阮少深的“声音”啊,现在阮少深居然为了追隔壁的,把他给扔了

    苏济源默默将手机关掉,不想理他,自己一个人在隔壁,没有宋婶做饭,只能气鼓鼓地回自己家。

    阮少深偶尔抬头看一眼认真低头画图的有月,他窗外夕阳渐洒的暖光余晖衬得他周身渡了层金光,又不刺眼,一切都是刚刚好。

    心中一动,他拿出手机点开照相机,对着埋头苦干的有月拍了一张照片。

    “叩叩”钟阿姨过来敲门了,“开饭啦。”

    “哎,来了来了。”有月应着她,放下手里的画笔,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腰身。

    “我们出去吃晚饭吧。”有月叫上阮少深,给他开门,热情地引着他到饭厅里。

    钟阿姨已经摆好了碗筷,正在盛饭盛汤,见他们俩出来了,眉眼弯弯地笑着说“先喝点汤。”

    “谢谢钟阿姨。”有月乖巧地接过汤碗,先放在了阮少深的位子上。

    他特地悄悄给钟阿姨发了信息,说是隔壁家的大超模阮少深会来自己家里吃饭,拜托她多准备点好吃的菜式。

    阮少深不能说话,只能浅笑着点头,算是和钟阿姨打招呼了。

    味浓香滑的姜油鸡、超级下饭的酸豆角焖肉、清淡丝滑的鸡蛋豆腐羹、青翠的小油菜和熬出了滋味的山药红豆薏仁骨头汤。

    都是家常菜,但是他们都吃得很满足。

    通常吃过晚饭,有月会慵懒地瘫坐在沙发上,刷刷手机、看看视频。今晚阮少深在这里,他就只能挺直腰,陪着他坐在客厅。

    阮少深在客厅与他稍稍坐了一会儿,就同他道别回自己别墅了。倒不是他自己想尽早离开的,只是今天一下午有月忙活着,还得分神来留意他的情绪,一直小心翼翼的。

    他要是再待久一点,有月怕是要累垮,还是让他好好歇着、放松紧绷的神经好了。

    有月将他送出大门,再次回到客厅里,舒服地瘫坐在沙发上。

    在阮少深面前,总是觉得不能给他留下坏印象,时时刻刻都挺直腰板,有月觉得自己真是太心机了。

    在家里忙活了好几日,有月再次回到sark,上交了他的创意策划。他经过办公区的时候就感觉大家的情绪都有点儿不对劲,气压好像低沉了不少。

    有一个星期没来公司上班的有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先去ash那里报到。

    ash翻看着他的文件,不同于上一次的精细地看,ash这一次只简单粗略地翻了三四页,大体扫了几眼,就合上了文件。

    有月心里一咯噔。

    ash好像对他的创意策划很不满意

    “你还记得上一次我问你的,cye的风格吗”

    “是的,极简风。”有月疑惑着点点头,等着ash接下来要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