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作者迎君

    文案

    模特攻x设计师受

    张有月很忧伤,身为一棵水灵灵的多肉的他,原身竟然被超模带回家养了起来。

    这是一株水嫩可爱的多肉植物月亮仙子。

    青碧翠绿的肉叶,肉瓣末端是一丝丝的粉红,一圈圈舒展开,肉乎乎水灵灵的惹人爱。

    阮少深着魔似的,忽然伸手轻轻摸了摸这多肉的叶瓣花心。

    张有月止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天啊他怎么能把手指插入他的嘴里

    不要继续摸下去了,有月心里大呼大喊,要摸到我的小肚子了

    太爷爷好可怕这个人类老是来摸我qq我要回家

    有一次,他看着阮少深的嘴唇聚拢,喉结上下一动,而后下唇微张。

    他在说

    我爱你。

    这无声的爱。

    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和哑巴小哥哥谈恋爱

    设计师和超模是绝配

    说起我心爱的小哥哥

    每天偷窥超模的多肉

    受是修炼成人的有抱负梦想成为顶级设计师的多肉,攻是有钱有颜的哑巴超模。

    食用指南

    受是多肉,攻是哑巴。

    认认真真好好谈恋爱。

    互宠,温馨向,又甜又暖,不水不拖。

    1v1,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有月,阮少深 ┃ 配角苏济源,张展 ┃ 其它温馨向,治愈,甜文,萌文,多肉植物,超模,时尚

    第1章  轻薄

    室内静悄悄。

    大床前的实木桌面上,放着一盆灰黑的陶瓷小花盆。

    陶瓷花盆中,是一株出了状态的多肉植物月亮仙子。青翠的叶肉,粉红的叶缘,肉表披一层细腻的粉白,叶片排列紧密呈莲座状,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有伸手揉摸的冲动。

    不过,它可不是普通的多肉植物。

    这是已经修炼出了人形的多肉张有月。

    没有月亮的照耀,张有月无法吸收月光灵气修炼,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床上睡着的人。

    房间内的冷气开得很足,凉飕飕的。

    有月在冷气中瑟瑟发抖,他嫩绿叶肉上的那层细粉都快被他抖掉了。

    tot

    他一面懊恼自己今晚的冒冒失失,一面又很不争气地往床上瞅。

    床上的人忽然转了个身,卷起了被子,一条修长有力的大腿露出来跨过被子。

    好长的腿呀,这种身材真是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的啊

    若是以后有一天,这双大长腿的主人能够穿上自己设计的衣服,为自己的服装发布会走秀就好了

    有月眼巴巴地看着,不禁有些轻飘飘地想道。

    床上熟睡的这位,是时下大受热捧的国际超模阮少深。

    不过,即便是好看性感的超模,看着他一直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睡觉看得久了也没什么新鲜感了。

    人类睡觉都是差不多的啦。

    有月开始无聊地胡思乱想。

    什么时候才能过完四个小时呀他好想变成人形回家去呀

    有月是多肉修炼成人形的。只不过功力术法都不够深厚,他无法二十四小时维持着人形行动,一天之内必须回到本体继续沐浴着月光修炼四个小时。

    至于什么时候回到本体是可以自由支配的,唯独不能缺了四个小时。

    如果夜夜沐浴月光,修炼得好了,以后他需要回到本体中修炼的时间会越来越短。如果一直没有吸收月光灵气和潜心修炼,他就得一直像现在一样,总有那么几个小时变回多肉本体月亮仙子。

    四个小时的时间一到,张有月就念了诀,倏然从月亮仙子身上脱离,变成的人形瞬间又回到了别墅家中。

    这个瞬移还得和本体隔得近,远的地方还到不了呢。

    此时月亮依旧挂在天空中,天色泛白,并未大亮。

    有月松了口气,回到院子里去找相似的花盆和月亮仙子。

    月亮仙子多得是,相似的也有很多。

    只不过让他苦恼的是,没有一模一样的花盆了。

    也不知为何,阮少深会看中那又黑又灰看起来老古董似的陶瓷花盆。有月权当他是被自己可爱的本体给迷住了。

    只是现在根本没办法找到一模一样的花盆,要怎么换回来呢还是直接把肉移植到那个盆里

    有月的大眼睛里充满凝重的情绪,小眉头也紧皱,心里头飞快地想着解救回自己原身的计划。

    阮少深的别墅里肯定有摄像头和报警器,自己不能偷偷爬进去,也不能从里面出来。

    一旦施了口诀回到本体,他虽然能够在阮少深的房间里又显出人形,但要他抱着自己的本体,是没办法一同瞬移回家的呀。

    这可愁得有月全身都萎靡了。

    他回了别墅里补充了水分,一边干啃着面包,一边心想着今天中午要叫阿姨来别墅做饭。

    悲伤和颓唐都要用美食来化解。

    钟阿姨是太爷爷聘请的做饭阿姨,有月给阿姨发了信息,说明了缘由。而后,就又躺回窗台前的吊椅上。

    有月吃完面包,左右见不到自己的本体有些难熬。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儿视频,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悄悄念了口诀。

    嗯,回去看看自己的本体,他才不是回去偷看超模的

    好巧不巧,有月一回到月亮仙子的本体上,刚好就看见了刚从床上坐起来的阮少深。

    他的头发软软的,凌乱的,一双眼睛狭长深邃,不过因着刚醒来,看起来有些迷糊。

    阮少深在外人眼里都是眉目清冷,没有笑意的,是又冷又酷的超模,上下身的比例也是完美到让人眯眼羡慕。

    他走秀也是极为霸道的风格,基本上是气场力压全场。他在国际上新一代或妖艳性感,或清新暖人的男模中,是独特的存在。

    甚至有迷妹迷弟说,冷死在阮少深的气场下,做鬼也风流。

    有月看着他初醒迷茫的样子,窃喜道超模的迷弟迷妹们肯定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阮少深。

    不过

    嗨呀他、他怎么光着身子呀

    阮少深从床上下来,全身赤条条,麦色的精健身材一览无遗,线条流畅的腹肌一块块凸显,人鱼线一直延伸到全身仅剩的一条黑色的内裤中

    如果有手的话,有月就要伸手盖住双眼了。

    他感觉自己“噌”地一下子红了脸,幸好现在是本体,看不出来。

    月亮仙子也臊热呀,谁来给他浇浇水啊。

    阮少深下了床直接去了衣帽间,再回来时,身上已经套上了休闲的灰色衬衫和长裤。

    他按开了窗帘的开关,准备离开房间,瞥见桌上那盆与周围高贵典雅的装饰异常不协调的突兀画风的花盆。

    有月看着他停下来,盯着自己,心中警铃大响。

    阮少深走过来,看着这盆水灵灵的多肉,他不知道这株植物叫做什么,叶片排列紧密呈莲座状,叶肉表披一层细腻的粉白,叶缘泛红,煞是可爱,让人不禁心情愉悦。

    他看着这青碧翠绿的肉叶,肉瓣末端一丝丝的粉红,一圈圈舒展开,肉乎乎水灵灵的惹人爱。忽然阮少深着魔似的,伸手轻轻摸了摸这多肉的叶瓣花心。

    “”

    藏在本体月亮仙子里面的张有月止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天啊,他怎么能把手指插入我的嘴里

    虽然他长得水嫩可爱,可也禁不住人这么摸啊

    这这这,是在轻薄他撩拨他他可不是这么随便的肉啊。

    有月的肉瓣狠狠一颤,他气鼓鼓的,为自己被调戏了而深感气愤,却没有勇气变出人形来。

    这要是吓到人就不好了

    偏偏阮少深还觉得有趣,又用他细长的食指指腹轻轻地摩擦月亮仙子饱满的叶肉。

    不要继续摸下去了,有月心里无声地大呼大喊,要摸到我的小肚子了

    最后,阮少深终于停手了,捧着花盆,轻轻把它放在了客厅落地窗外面的镀金长架上。

    有月心有余悸,晒着暖暖的日光都不能好了。

    太爷爷快来救救我好可怕,这个人类老是来摸我qq好可怕,我要回家

    有月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可以瞬移回自己家里的怎么当时被阮少深一摸就脑袋当机了,什么都想不到了,可气

    第2章  缘由

    至于他为什么会苦兮兮地在超模阮少深家中被当做普通多肉给养了起来,说起来还是他自己的锅

    前天,刚毕业的小设计师张有月前往目前国内数一数二的时装品牌sark公司应聘时,不留神将文件夹中的设计作品图纸散落一地,巧的是阮少深刚好走过,顺手就帮他一起捡了图纸。

    当时,阮少深戴着一副墨镜,大背头乌黑短发,看不清他的眉眼,鼻梁高挺,嘴唇薄薄的。有月一时也没有认出他是谁,只能看得大概的棱角分明的脸庞轮廓。

    有月向他道谢,他没有出声回应他,只是将捡起来的图纸递给有月。

    有月还在原地感慨了一会儿这人“面冷心热”,看着那高大的男子走进电梯,忽然觉得刚刚那个不声不响、身材高挺的男人有些熟悉。

    他向来对人体身材都很敏感,脑子里一闪光,有月惊了刚刚这个人,是那个著名的哑巴超模阮少深啊

    张有月热爱服装设计,以往看过不少时尚大师的新衣的发布走秀,而阮少深是国内外高端时尚服装品牌最爱的男模之一。那些年,存在张有月电脑硬盘里的不少视频里,阮少深的身影可是一点儿都不少啊

    有月有一段时间是看着看着精致典雅的高定男装,到最后面他的目光都是紧紧追随着这个好看的气质非凡的男模的。

    不过纵然他身材好、颜值高,他身上那巨大的缺陷还是让不少人私底下唏嘘不已阮少深是个哑巴。

    更巧的是,就在昨天,有月发现自家旁边早已经卖出去却迟迟无人入住的别墅终于住人了,而且主人正是阮少深。

    张有月家是在一片宁静美丽的别墅区,这是本市有钱人的聚集地啊,背靠山,前环水,风景如画。

    别墅是太爷爷买下的,目前只有他一个住在这儿,太爷爷工作忙,只是偶尔会抽空回来住上几天,和他说说话、聊聊天。

    阮少深也住在别墅区并不让人意外。而且这里的风景好,也很适合散步跑步,阮少深那会儿正在跑步经过他家院子。

    有月想起来他出手帮忙了自己,便站在花架下,大声喊他“阮少深”

    阮少深估计是戴着耳机的,他并没有立即停下脚步。

    张有月急了,小跑过去,边跑边喊他“阮少深、阮少深,稍等一下。”这一次,他终于听见了。

    阮少深停下,疑惑地看着有月。

    他摘下无线耳机,脸颊上汗水滴滴落下,头发也柔软的地散乱着,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野性和诱惑。

    “那个,谢谢你帮我捡了图纸。”有月觉得,他可能忘了自己了。

    阮少深点点头,嘴唇一动不动。

    “我没有什么可以感谢你的。”有月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你喜欢多肉吗”很少有人能够抗拒这些水嫩可爱的植物的

    “你进来挑一盆你喜欢的吧。”有月弯唇笑了,这些多肉一直以来都是他照顾的,如果阮少深也喜欢的话,他会很高兴的。

    大汗淋漓的阮少深原本是准备回家了的,这一会儿,却对眼前笑得嘴角弯弯、眉眼弯弯的男孩儿和他身后的巨大花架起了兴趣。

    他绕过竹篱笆,从正门进去。

    露天的花架上只有几盆刚刚摆出来的多肉,里边的花架上的多肉种类繁杂,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每一种都强烈地吸引着人的眼球。

    小巧水灵灵的吉娃莲叶缘的粉红色更深了一点儿,粉嫩嫩的姬秋丽晒了日光呈现出淡淡的奶油光泽,红绿交错的耳坠草饱满可爱,长了高个儿的黄丽叶肉披上白色细粉

    有月走在他旁边,矮了他将近二十厘米,有月大概记得,阮少深的官方个人资料上的身高是193。真高啊。

    他看着阮少深走进木篷下的花架,站定,一一看过去,最后他的目光似乎是在一堆月亮仙子前停下。

    有月心想哎呀,这个人类真有眼光,月亮仙子的确是很漂亮很可爱的多肉植物呀

    也不知道他要挑哪一盆呢。

    有月面带微笑,心情愉悦地看着阮少深走近月亮仙子的角落,然后伸手摸向一盆灰黑陶瓷花盆的月亮仙子

    等等那又黑又灰的陶瓷花盆里栽的是他的本体啊

    明明被他收到房间阳台上了

    难道是太爷爷拿下来的吗

    张有月立即笑不出来了。

    这时,阮少深也转过头来,手里轻轻捧着花盆,他的手掌极大,花盆在他的手里安安稳稳地立着。

    张有月不敢去看他的表情。

    “你喜欢这个啊。”自己刚刚那么爽快地叫人家进来随便挑,现在要拒绝可就不好了呀。

    张有月有些愁。

    “那,送给你了。”张有月赶忙收拾好情绪,哎,别搞得人家以为他心不甘,情不愿。

    阮少深把花盆捧在手心,动了动嘴唇,虽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但张有月能看出他的嘴形,他说的是“谢谢”。

    笑着送走了阮少深,张有月的笑容立刻垮了下来。

    他虽然修炼成人,但这也是最初步的。现在的他还得每天回到本体里面修炼四个小时左右,等到修为慢慢提高了,像太爷爷一样厉害时,他就可以脱离本体而活了。

    可是现在,本体已经送给阮少深了

    此刻,沐浴在阮少深家灿烂的日光下的有月,感觉自己的叶肉都愁得软绵绵了。

    第3章  暴晒

    有月在月亮仙子原身上沐浴着日光。

    他看不见在屋内的阮少深。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有人按了门铃。不一会儿,阮少深按开了开启大门的按钮。

    很快,走进来一个人。

    “少深,我给你带了饭。”哦,是个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温文尔雅的,身高也是和阮少深差不多,但体型偏瘦一点。

    阮少深点头表示知道了。

    有月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这个温柔的男人叫做苏济源,是阮少深的特别助理。因为他能读懂唇语,自阮少深闪耀着出现在世人的目光中开始,苏济源就一直在他身边,是个完美的翻译和生活助理。

    大家从未见过这么高调的超模,至此便纷纷猜测,阮少深绝对有强硬的后台和巨大的家族实力。不然,无权无势还不能开口说话的人能在时尚圈走出他这样璀璨的道路吗

    阮少深在公众场合从来不用手语,一直以来都是苏济源在旁边做他的唇语翻译。这样的阮少深,无形之中又加深了迷弟迷妹们眼中高冷帅气的印象,也惹得一部分人斥他冷酷又无礼。

    有月心里一乐他也能看懂阮少深的唇语的

    一般这样的特别助理是有小小的天赋,再加之系统的训练才能读懂一个人的唇语。有月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看懂了阮少深的唇形。

    有月盯着双手环抱在胸前,侧身靠着墙的阮少深,他此刻在说我不想吃牛肉了,今晚换点别的。

    说着他背过身去,有月就看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哎,你又想吃甜的行吧,晚上给你带。”

    苏济源拎着食盒和他一同进了饭厅,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有月还想瞅瞅看,只可惜看不到了,他这会儿肚子也饿了,只好脱离了本体,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楼下传来声响,他知道是钟阿姨过来给他做饭了。

    有月坐定了一下,就下楼去了。

    “阿姨好。”有月跟钟阿姨打招呼。

    “哎有月,阿姨给你做点清凉的,你去外边歇一会儿吧。”钟阿姨五十上下,微胖,人也爽朗热情,最重要的是,她做饭可好吃啦。

    有月乖巧地点头,坐到客厅里等着吃饭。

    阿姨做了肉汁西兰花、凉拌三丝、西红柿炒蛋,有月邀她一同坐下吃。阿姨还给他带了西瓜,个头不大,他一个人能一次吃完大半颗。

    吃饱喝足的有月开始想着如何拿回自己的本体月亮仙子。

    他家的别墅和阮少深家也就隔了一大块空地和两块草坪,以往那里是很少有人住的,大概是因为这几年阮少深都在国外发展,而他和太爷爷是在去年春天才搬过来的,故而两人以前一直没有打过照面。

    有月看着日光渐渐毒辣,心想,阮少深不会还把自己的本体放在外边暴晒吧月亮仙子不能长时间暴晒呀,阳光会灼伤娇嫩的表皮,他的叶肉也会散开,很丑的。

    有月放不下心,出了家门,轻手轻脚地走过大路,绕进小道,假装在日中饭后散步。

    他绕进了阮少深家的后院,隔着老远老远想,一瞧,呵居然真的把月亮仙子留在架上暴晒

    有月气鼓鼓地双手抠着高大坚硬的铜制围栏,小脸蛋挤在双杆间的缝隙,死死地盯着阮少深的院子里的那盆肉。

    哎哟喂,好心疼。再这么晒下去,月亮仙子的肉瓣都要失水烤焦了。

    转念一下,超模大忙人,估计以前从来没有养过多肉植物,他兴许不知道这些常识呢。得原谅他第一次。

    有月眼巴巴地满是心痛地看着,维持着这一个姿势。

    不想,他这个模样早已经落入了屋内的人眼中。

    此刻二楼的书房内。

    “哈哈,外面那个小帅哥已经盯着这儿好久了。他在看什么”苏济源笑道。

    他们本来是在说着近期的行程的,苏济源忽然往外一瞥就看见了楼下院子外的人。

    阮少深听了,微微低头看下去,瞥见一个毛茸茸头发松松软软的脑袋,白细的小胳膊和小脑袋似乎在拼命往里边挤。

    “他不会是你的小迷弟吧”苏济源做他的特别助理很多年,阮少深成为超模前后都有不少人为他沦陷。苏济源见过不少狂热的粉丝,现在楼下面这个,似乎又不像是他的超级狂热粉啊。

    阮少深摇头,他也不知道楼下这男孩到底在做什么。

    我下去一趟。

    阮少深作口型告诉他。

    “哎呀你这样下去会不会吓到他呢”苏济源提醒他。

    狂热粉会为之倾倒,如果不是,被主人家看到一个陌生人在自家围栏前这副样子得多尴尬。

    阮少深已经走下楼,推开落地窗,进入了有月的眼帘之中。

    有月突然紧张,哎,被发现了。

    “嗨、嗨。”有月伸手小幅度地挥挥,率先和他打招呼。

    超模这么高冷的人,会不会把自己当做猥猥琐琐的偷窥狂魔呀

    他需要解释。

    “阮少深,我是路过、路过这里,看见你把月亮仙子拿出来晒太阳,就多看了一眼。”

    阮少深点点头,他觉得这嫩绿带粉红的植物很可爱,眼前这个人也挺有趣的。

    有月欲言又止,挠挠铜棍,终于细声细气地说“那个,月亮仙子不能暴晒”

    从没有养过肉的阮少深难得的愣了一愣,然后看看低头的有月,转身就把多肉轻轻搬进阴凉通风的地方。

    弄好了一切,阮少深再看有月,有月其实悄咩咩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这会儿心满意足的笑容已经挂在了嘴角边。

    一对上他的视线,有月又突然压力倍增。

    “呃,我先回去了,午安。”有月道别之后迅速撤离,大气都不敢喘。

    纳闷地看着有月撒腿就走,阮少深第一次深深觉得,一颗小小的多肉植物的魅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第4章  殷勤

    有月离开之后,苏济源在阮少深身后探出脑袋,笑意盈盈。

    “人家好像很害怕你的样子,少深你得多笑笑。”

    阮少深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走回客厅了。

    他总是这样冷冷淡淡的,以前是因为不能说话,无法与周遭的人顺畅地交流。后来学了手语,也极少使用手语,都是由苏济源读出他的唇语,再转述给别人。

    阮少深是哑巴,阮家德高望重的爷爷在他小时候就寻了小孩儿苏济源,一边让他接受唇语的训练,一边与阮少深一块儿长大。

    苏济源知道,阮少深是面冷心热,因为不能说话,冷漠就成了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了。

    张有月回到家,振作精神,开始画服装设计图纸。

    他有一间独立的书房,位于别墅一楼的东南角,窗外就是他的多肉植物集聚地。早晨的日光能透进来,书房是很宽敞明亮的,张有月觉得空荡荡的很是怪异,把复古沉重的木雕大床也摆了进来,就在巨大的开窗下,偶尔他会坐或躺在上面画图、看书,也能看星星看月亮。

    太爷爷是让他随便弄,不想原本雍容大气二十平方米的大书房,被他弄得像是小型图书馆,左右墙壁都树着高大的棕黑书架,塞得满满的书,还有一张古老深沉的大木头床。气得太爷爷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

    有月摊开有小小重量的白纸,前面几页是他昨日画的图。

    他这一次画的是一个系列,主题是水,像水一样的空灵晶莹,自在奔流的女夏装。

    有月喜欢设计,喜欢亲手描绘、缝制,也非常期待和享受作品完成被穿在人身上的瞬间。

    他的图纸上画着的是身材高佻的模特着淡蓝色雪纺垂地连衣裙,胸口一小圈火红细碎花纹,好似一朵朵红玫瑰落入水中。这样子的连衣裙穿在身上就如水一般流动自在,波澜荡漾。

    下一页的是件月华色丝绸斗篷,半身真丝短裙,模特轻踏而至,仿佛从纸上走出。

    香槟粉露肩轻盈礼服裙,一字肩宽袖大摆的烟灰色长裙

    有月的导师曾经说他的设计不缺乏灵气,但总是不能让人一眼惊艳,也捕捉不到消费者的心。

    他也很头疼,自己觉得乐在其中的画衣服做衣服,一旦加上了外界的评测和不断地需要探求捉摸别人的心意,是让人很难受的。

    抚摸着画纸,有月清理了脑海里杂乱的思绪,静心开始画起来。

    过了许久,将近四点的时候,有月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画着图忽然被铃声打断,先是呆滞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拿起手机接听。

    是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

    那边传来甜美不腻人的女声“请问是张有月先生本人吗”

    “是的。”有月心中有了一丁点儿猜想。

    “恭喜你,被sark聘用了。”

    “”有月瞪大眼睛,激动了,忙调整了一下呼吸,克制着自己淡淡说一声,“谢谢您。”

    “如果可以的话,下星期一就开始上班了喔。”

    “好的,多谢。”

    “嗯,那星期一见。”

    有月看着手机挂断,好半天捏捏自己的脸才确认,真的是被聘用了

    他刚想原地蹦哒两下,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心里咯噔一声天啊,不是又打电话回来告诉自己,是失误打错电话了吧

    有月拿起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张展”,长舒了一口气。

    是太爷爷。

    “太爷爷,你得空啦”有月接起电话,喜滋滋的。

    太爷爷当大律师,有月常常见不到他人。

    “在哪儿呀明天晚上带你去吃饭。”电话那头,一个漫不经心、慵懒的声音响起。

    明天是周六,张展的工作即便是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来陪张有月的。

    哎,这就是拖家带口照顾后辈的微妙忧伤。

    “好啊,我在家呢,画图。”有月知道他现在肯定还有事情要做,就没有在电话里和他分享自己被sark应聘的事。

    “明天晚上我会回去接你。”

    “好,太爷爷再见。”

    有月乖巧地挂了电话,好似还听见太爷爷骂他一句,急匆匆挂他电话。

    张展的原身是月宴,也称“断崖女王”,是他们这一带最早修炼化了人形的多肉植物,是他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的“太爷爷”。

    “太爷爷”很年轻,能力也超强,成为律师以来业务繁忙,但对他依旧关切照顾,时常抽时间陪他待一会儿。

    有月是没有什么亲人的,早他两代修炼成人的多肉,一颗是蓝鸟,一颗是清盛锦。成人形后,一颗飞到了欧洲,一颗飞到了美洲,定居之后再没有回国。有月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有月在书房里随意翻了会儿书,看得眼睛有些疲倦了,也正好快到饭点了。

    有月直接从冰箱里搬出钟阿姨买的西瓜,用西瓜刀切了一半,拿银勺子挖了舀一口送进嘴里。

    滋,好冰好甜。

    他满足地眯起眼睛,将剩下的一半封了保鲜膜放回冰箱,有月抱着小西瓜走到后院,看着满天落霞红艳艳,真是说不出的惬意啊。

    夏天和冰镇西瓜最般配了,水汪汪,甜丝丝的西瓜呀。

    吃了大半个西瓜,有月开始站起来走动,怀里搂着西瓜瓢,看见不远处落霞照耀下的别墅。

    嗨呀,今天早上似乎听到阮少深的特别助理说他喜欢吃甜的来着。钟阿姨带了两个西瓜,不如分一个给他

    如果能和他说上话,还可以和他小小地建议下,今晚把他的月亮仙子拿出来晒晒月光呀他真是太聪明了

    有月简单收拾了一下,从冰箱里直接捧出那圆滚滚、冷冰冰的西瓜就往隔壁的别墅走去。

    从阮少深家里是很容易看到有月别墅后院这边的情形的。

    阮少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路过二楼的客厅,看见了猫着身子坐在院中石阶上,怀里抱着半个西瓜,小口小口吃着的有月。

    半个多小时之后,他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门口的摄像头屏幕上,出现了熟悉的小脑袋,一抬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对了上来。

    阮少深按了按钮,前门打开,他也开了房门,走出去。

    抱着西瓜的张有月小跑着进来,后来似乎又觉得这样在别人家小跑有些不好,就放慢脚步走。

    把一切看在了眼里的阮少深没来由地想揉一揉张有月的脑袋。

    “下午好,你喜欢吃西瓜吗”有月仰头看站在门边阶梯上的人,他更高了。

    阮少深还没什么反应,有月生怕他不接受冰镇西瓜,急了,大声地补了一句“甜的很甜。”

    阮少深在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弯了嘴唇,点点头,然后挥手示意他进来。

    他走下阶梯,双手接过有月怀里的西瓜,动了动嘴唇。

    谢谢。

    有月也笑了,跟着他进了别墅。

    “你也是一个人住吗我也是一个人住。”

    阮少深点头。

    阮少深有特别助理苏济源,但他不是时时刻刻都陪在他身边。有月有太爷爷张展,但是太爷爷也不是经常回家住。

    一个人住可孤单了。

    幸好他还有数不胜数的多肉宝宝们陪着,而阮少深就是真真正正的独守空房呀。

    正好他的本体在他这里,多来几次找他玩,陪陪他也是可以的。

    有月跟着他进了客厅,阮少深让他坐在沙发上稍等一下,然后进了厨房把今天下午苏济源买回来的抹茶芝士千层蛋糕从冰箱拿出来。

    有月也喜欢吃甜的,他们俩一人各坐沙发的一边,静静地吃着甜而不腻、香滑的蛋糕。

    “好吃”有月原本吃了西瓜,装了一肚子的西瓜汁水,现在他觉得他还能再吃五块蛋糕

    “我也会做甜点,以后有机会也给你吃。”他平日里就是懒,懒得做。

    “喔对了,我能去看看你的月亮仙子吗”有月还记得自己的最初目的,才没有被糖衣炮弹捕获。

    既然已经送给他了,那就是“他的”月亮仙子了。

    月亮仙子是阮少深的,张有月是张有月自己的。

    阮少深起身带他去二楼。

    哇,还藏起来了。难怪院子里见不到影儿了。

    有月在二楼的阳台上见到了月亮仙子。这个阳台挺大,放的位置也能通风,白天毒辣的太阳也晒不到,是个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