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唐以已经失去了回到自己身体的机会。
  他被困在了神明的身体之中,如果宋仰他们成功解决了这个副本,他也将神魂俱灭。
  这让他开始变得疯狂:“你们真以为能这么简单就破除这个副本?我来告诉你们真相吧,虽然我已经成功夺取了神格,但其实就连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个副本的怪物本体到底是什么!这可是五星副本,你们别妄想了,你们将会和我一起被永远关在这个副本里头!”
  宋仰听到这话,淡淡道:“你不知道神明的本体是什么就夺取了它的位置?有没有可能你其实已经见过它的本体,只是你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它的本体?”
  唐以咬牙切齿道:“你是在说我蠢?!”
  夏景笑道:“昨天晚上你曾经打着手电筒照过甬道下方吧,当时你在看的绝不是上涨的积水。你看到的,是什么?”
  唐以顿了顿,阴冷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夏景毫不在意,他继续说道:“在这个世界里,神虽然不一定是人,但神既然有神格,那自然也有影子。且作为这个副本内的主宰,它的影子想必不需要作为npc的‘江营’点醒,就可以被看见,可以被碰触。”
  “你当时在甬道的墙壁上看到了一团漆黑的怪影,对吗?”
  陆尘飞想到了什么,眯眼道:“在这个副本最开始,主怪就说过,它是最特殊、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如果是玩家,影子被袭击,玩家就会死亡。但神明的影子被袭击,它的本体却肯定还能继续存活下去——因为在那个时候,玩家就已经替代了它的存在,它的躯体同时也成了玩家除本体之外的另一个躯体!”
  边崖思索道:“不,唐以他甚至可能根本没有袭击神明的影子,因为他还没有解决夏景,就决不可能会让这个副本就这样结束。他当时可能只是出于好奇触碰了一下——”
  当时他发现了一团怪影,在触碰发生之后,唐以的灵魂就开始与神明融合。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了神明,但他其实完全没搞明白真相。
  宋仰说道:“如果神明的本体非常庞大,那么你不可能会至今不知道它的本体是什么。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种——”
  “神明的真身非常小。小到它当时与自己的影子相连,你用肉眼根本寻找不到它的存在。”
  夏景走向黎棉。
  黎棉有些不解。
  他们听到了唐以急促紊乱的呼吸声。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夏景牵着唇角,嗓音温和:“这个地下世界很古怪。连通地面,又长又深,两边经常出现洞穴,走到中途还会出现岔路,所有生物都需要不停地往上攀登。”
  “这个奇怪的地下世界,很像蚂蚁洞不是吗?”
  尤叶一顿。
  所以昨天她才能看到那么多下雨前往上爬的蚂蚁……
  “只要玩家乖乖遵守规则,或许玩家就能有幸获得神明的降临——npc曾经如此说过。”
  “什么样的玩家才叫做乖?这或许很难定义、区分吧。”
  “但神明自己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意志。因而成为了神明的玩家,或许就是最为乖巧的那名信徒。神明的真体,自然也会降临在这名玩家的身上。”
  夏景抬起手,伸向黎棉头上的那顶帽子。
  黎棉愣了愣,配合地低下头来。
  所有人的脑海中,唐以的呼吸急促到了极点,他开始害怕。
  “这个副本很有意思,它由你命题,由江营的意志展现设定与内容。”
  是神,是这两人傲慢与狂妄的宣告。
  他们觉得异能者是区别于普通人类的高等生物,这也是唐以更倾向于吸纳异能者玩家的原因。
  而在异能者当中,他们又是更超然绝对的存在。
  “但这个副本的破解核心,却是由无数玩家的意念所构成。”
  那些无辜的人们。
  那些在影之城、笑脸城曾遭受种种折磨,释放出痛苦、绝望、悲伤等情绪,被江营和唐以当做食物来摄取的人们。
  那些在绝境之下依旧不肯放弃生念,努力挣扎着的人们。
  他们的意念融入到了这庞大的力量当中,给出了一个唯一的答案。
  夏景修长的手指捻住了黎棉那顶帽子上,一粒正在缓慢爬行的,小小的蚂蚁。
  唐以惊惧地脱口而出:“住手——”
  下一秒,夏景的食指与拇指微一用力。
  他将这小小的主怪之躯,碾碎在了指间。
  ……
  那唯一的答案就是——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神。
  只有蝼蚁。


第119章 怪物们
  流星如瀑,不断划过副本世界的上空。
  《是神》副本内,洞窟之中。
  角落里是一滩四溅的血迹,浓稠的血液里混合着无数碎肉块,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
  那是柴逢的尸体。
  副本世界内的大雨已彻底停止,四周变得悄然无声。
  神明,也就是唐以的声音也突然消失了。
  在夏景捏碎手中那一粒小小的蚂蚁之后,整个副本世界都寂静了下来。
  费笙箫最先回过神,惊喜道:“我的脑海中浮现退出副本选项了,你们呢?”
  陆尘飞:“我也是。”
  封识和边崖:“一样。”
  尤叶、黎棉和宋仰都点了下头。
  这也代表……唐以已经彻底死亡了。
  大家走到了夏景身边。
  看着夏景手中那粒蚂蚁的尸体,费笙箫惊叹道:“这个副本的主怪竟然就是一只小蚂蚁?这我是真的没想到!”
  尤叶思索道:“蚂蚁洞里的主宰是蚂蚁,这似乎也挺合乎逻辑。不过这只主怪蚂蚁爬得有点慢啊,昨天天黑之前,我就已经看到有大量蚂蚁在‘搬家’了,它却直到半夜都还在甬道里爬?”
  影子只会在夜晚显现。
  要不是这只主怪蚂蚁在半夜的时候还爬在甬道壁上,被打着手电筒的唐以发现,唐以自然也就没有机会在不知不觉中夺取到神格。
  边崖道:“副本不可能会让主怪擅自离开副本地图,它的身份注定了它会成为爬得最慢的一只蚂蚁。”
  费笙箫又纳闷道:“不过这么一只小蚂蚁,能有多大的影子?”
  宋仰道:“它的体型虽小,但到底是副本内的神。神格庞大,影子自然庞大。”
  庞大的影子和渺小的身体相连接在一起。
  唐以只看到了影子,却没发现真身,也挺正常。
  他夺取了神格,而主怪的本体于黑夜中经过漫长的爬行,爬到了“最乖巧”的信徒头上,栖息在了这一顶帽子上。
  在那个时候,唐以绝不会想到,他的生死将决定在这一只小小的蚂蚁身上。
  此时此刻,副本通关,唐以已死。
  副本世界之外的流星雨似乎也已经到了接近结束的时候。
  ——游戏大厅应该已经溃散得差不多,大厅里的玩家应该也已经悉数回到了现实世界。
  只剩下他们了。
  在他们退出这个副本之后,笑脸城将彻底消失在世间。
  封识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夏景,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有余力来讨论这个问题。
  他们这次退出副本后,估计就是直接回现实世界了,可夏景呢?
  宋仰也低头看向夏景,他同样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还想到了什么,凝眉道:“说起来,你现在的身体还是道具之身吗?”
  “已经不是了,”夏景挑挑眉,笑道,“在瓦解唐以力量的时候,我的道具之身就已经跟着一起在虚空里爆炸了。”
  其余人:“?!!!”
  宋仰神情一紧。
  ——那夏景现在的身体是?!
  看他们这幅紧张的模样,夏景似乎觉得很有趣。
  逗完他们,他就说道:“当初在解决江营的时候,我就转化了他的一部分力量为我所用,构造出了一个全力之身。如今我解决唐以,自然也会留下一部分他的力量用来转化。”
  “所以,”青年摊摊手,眯眼笑道,“现在我又恢复纯力之身了。”
  大家顿时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
  松完一口气之后,他们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这个青年……简直逆天了。
  “至于我要怎么回到现实世界,”注意到宋仰关心的神情,夏景笑道,“在唐以的力量爆炸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记忆。”
  夏景饶有兴致道:“原来只要成为了一部分力量的主宰,主宰者就能决定这部分力量是否能显现在现实世界中。唐以在异能的使用上比江营要娴熟很多,所以他能发现这一点。”
  夏景窥见了他的记忆,照葫芦画瓢就能回到现实世界。
  宋仰终于彻底放松了身体。
  他用力拥抱了夏景一下。
  陆尘飞咋舌道:“所以这些问题你们两个竟然是直到现在才搞明白的?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吧,就不怕计划进行到最后发现事情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彻底翻车吗?”
  他早就知道这俩人之前碍于神秘人没有解决,有很多事情没办法告诉他们。
  但他一直以为这两人自己至少是心里有数的。
  结果就连夏景到底要怎么回现实世界这种事,他们也是直到关键的爆炸一刻才搞明白啊?
  听到陆尘飞的话,宋仰的嗓音沉了下来:“怎么可能不怕?”
  对于最终要怎么解决唐以、夏景要怎么离开笑脸城这两个问题,夏景其实从未和他明确地讨论过。
  就如夏景曾经所说过的那样,许多问题,他们或许都得在不断的前进过程中才能摸索、解决。
  当然,宋仰大概也能够猜到一些夏景的想法。
  想要杀死神秘人,用直接杀死的方式多半不会成功,他们恐怕得用上当初夏景解决江营差不多的方法。
  但不到那一刻他们也无法确定,即使确定了,这件事终究也得由夏景来完成,因为唐以唯一的目标就是夏景,也只有夏景能够成为那只最危险的诱饵,诱唐以跳进坑里。
  至于要怎么离开笑脸城,这恐怕也得是他们解决唐以之后才能拿来研究的问题。
  从始至终,夏景不想让他担心,不想让他拦着他,所以选择不说。
  宋仰最终选择相信夏景,选择与他同心协力,于是把自己所有纷乱的情绪都压在了自己的内心。
  当然,他做好了一旦生变,就不顾一切的准备。
  这是一场注定充满不确定因素的行动。
  宋仰非常明白,只有他和他们全力支援配合这个青年,他们才有可能一起获取成功。
  庆幸的是,他们得到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他们可以回家了。
  看到他这幅表情,夏景戏谑道:“如果我真的离不开这里,那你打算怎么办?”
  宋仰扣住了他的手,道:“不怎么办,让封识他们退出副本后回去跟我爸妈说一声,我就留在这个副本里,直到想出能让你跟我一起离开的方法后再走。”
  夏景的笑意扩大:“宋医生还真是执着啊。”
  宋仰将他拉近了,不满夏景的调侃:“是又如何?”
  宋仰不是那种恋爱需求非常旺盛,没了恋爱就活不下去的人。
  对他而言,爱情只有在足够真心,足够郑重的时候,才有必要。
  夏景是他的初恋,宋仰只想一辈子守着这一个人,他当然会执着。
  不仅仅是执着,还有占有欲,保护欲——
  他绝不会让夏景孤独地死去。
  当夏景被唐以吞噬,宋仰已然做好随时诱导唐以将他也吞噬进去,去寻找夏景的准备,他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青年带回来。
  他也绝不会让夏景孤独地被留在这个副本世界当中。
  找不到离开这里的方法,那他就留在这里,直到他们找到方法为止。
  一旁的陆尘飞“嘶”一声,嘀咕着“看这腻歪的样儿”,费笙箫和黎棉捂唇轻笑。
  边崖突然有些好奇,他问道:“夏景,你后悔当初帮助了江营吗?”
  如果夏景从未和江营接触过,不论后来江营境遇如何,异能是否会爆炸,也许夏景都将不再会与影之城扯上关系。
  后来,他自然也就不会以非人之身与这庞大的诡谲世界纠缠如此之久。
  听到这个问题,夏景想了想,轻笑道:“后悔倒并不存在。”
  所有人看向他。
  “我并不觉得我当初是帮助了他,我只是取悦了我自己罢了。”
  “遇到他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曾让我觉得有趣过,这是事实,那算得上是一段精彩的时光。”
  副本游戏有趣吗精彩吗???
  陆尘飞他们狠狠抖了抖。
  不愧是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当然,后来这场游戏开始变得无聊,也是事实。”
  “但是我妈妈从小就教育过我,”夏景眨了眨眼睛,认真道,“人想要玩,就有可能会把自己玩死,所以后来不论玩什么‘游戏’,我都做好了迎接任何后果的准备。”
  众人: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妈妈当初这样教育你是想让你别“玩”了!!
  他们的嘴角剧烈抽搐了起来。
  宋仰听了这话也是一阵失语,随后他捂住额头,低低笑了起来。
  这就是夏景。
  宋仰从夏景的只言片语中可以推断出来,他应该是从小由妈妈一个人拉扯大的。
  在遇到江营时,夏景的妈妈应该已经去世了。
  如果当时他的妈妈还活着,夏景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