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我的影子?”
  陆尘飞顿了顿,道:“有。”
  就在前不久,黎棉也同样来找过陆尘飞,迟疑地说,她觉得费笙箫的影子有些奇怪。
  她觉得费笙箫这样柔软的性格,影子不该是匕首。
  费笙箫听了陆尘飞的回答,道:“……所以,现在我和棉棉成为了嫌疑最大的人?”
  陆尘飞笑了声,道:“还有边崖吧,这家伙的影子竟然是一捆绳子?”
  边崖走回来,面不改色,轻软地笑道:“我确实很喜欢捆绑。”
  陆尘飞笑骂:“你个变态。”
  大家不再讨论影子的事。
  无声之中,有数的人心中自然有数。
  ……
  刚才十分钟前,尤叶中招,掉入了下方涨上来的积水之中。
  宋仰跳了下去,屏住呼吸,努力睁开眼,在浑浊的雨水里寻找尤叶的踪影。
  他很快就找到了。
  幸运的是,尤叶自己手头上还有一个防护道具,那是一个玻璃球,将尤叶罩在了里头。
  尤叶就这样坐在玻璃球里,沉在水中。
  她一边给自己胸口喷洒医疗喷雾,迅速处理伤口,一边朝他招了下手。
  隔着那玻璃球,尤叶冷静道:“我是故意让自己中招的。对我动手那人虽然应该早就伺机等在一边了,但是TA驱动影子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点气流,要挡其实完全能挡住。”
  “将计就计是因为,我在想啊,”尤叶懒懒笑了下,道,“TA是不是想要利用我?”
  “如果单单只是为了折损我们的成员,那在只能杀死一个人的机会之下,TA没必要挑我下手。”
  “TA可能不敢轻易动你或者夏景,但TA要杀也该先杀了陆尘飞。那家伙死了,我们才会失去一大助力。哦,说起这不就巧了,”尤叶露出神秘的微笑,“陆尘飞虽然没死,但现在确实断了条腿。”
  “除此之外的剩下几个人里,TA再多杀一个也没有意义。之所以会动手,肯定是有别的目的吧。”
  “TA刺中了我的胸口,没有朝着我的左胸口来,一击毙命,或许就是为了不让副本把我的命算在TA的手中。”
  “我要是溺死在了积水里,你们没有人会涨积分,TA可以想办法把神秘人的身份推到我的身上,反正我再也没法为自己辩解。”
  “我要是没死在这里,爬了回去,TA照旧可以说我是自己刺中自己的,在自导自演。”
  “到了那种时候,你们很难会再信我,”尤叶处理完伤口,道,“不过TA会选择走这一步,也代表着TA快要有大动作了吧?”
  “我们就将计就计,如何?”
  宋仰在水中点了下头。
  他浮上水面,爬上绳索,告诉别人,他没找到尤叶。
  大家沉默。
  那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尤叶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死去。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宋仰沉稳的嗓音和坚决的态度让他们冷静下来。
  静观其变吧。
  他们相信彼此,相信彼此的能力,亦相信彼此的默契。
  ……
  来到这最后一个洞窟之后,最后一幕戏就要登场。
  夏景捏了下宋仰的手,用眼神示意,之后全程配合他,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惊慌。
  要相信他。
  随后,夏景指出神明换人。
  有谁会偷偷摸摸夺取神格,对夏景充满敌意?柴逢没这个本事,只有神秘人。
  再然后,尤叶出现了,奇怪的感觉弥漫在众人之间,柴逢能力大涨。
  按照大家对宋仰的了解——
  当事态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夏景面临危险,这个男人绝对会想尽办法第一时间奔向他、保护他。
  可当时,宋仰看起来很焦急,人却还在和尤叶纠缠。
  这明显不对劲。
  而夏景呢?
  他就这么立在洞窟中间,成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靶子。
  所以——
  与柴逢缠斗在一起的边崖和封识对视一眼,悄悄放了水,任由柴逢向夏景射出了异能之剑,才按倒他,制服他。
  所以——
  眼看着夏景要被异能刺穿,费笙箫情不自禁想要上前,陆尘飞却拉住了她。
  为什么?
  因为当时离夏景最近的,就是黎棉。
  一点反应都没有,只焦急地干喊夏景名字的,也是黎棉。
  黎棉有些古怪。
  夏景需要演戏。
  他们,则需要配合。
  ……
  “这个副本当中的神明资格没有办法帮助你太多是事实,你依旧需要靠自己的力量吞噬我也是事实。但好在,你可以利用神明的身份,直接将声音传达至我们的大脑。你还可以借此,糊弄我们一阵。”
  “在利用柴逢搞明白我是道具之身,你可以放心吞噬之后,你的第一个问题已经被解决。”
  “第二个问题就是,你要怎么才能捕捉住我那抹在整个副本世界到处游走的力量?”
  “你最终选择,诱导我自己出手。”
  夏景站起身,他的话语不疾不徐,响彻整个洞窟。
  “你始终以为,我并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只有‘吞噬’。”
  “我会怀疑,你在吞噬我之外还保留了其他杀死我的选项。”
  “而想要保留其他杀死我的选项,那么就像我之前分析的那样,你必须得撤去‘玩家不能互相厮杀’这条规则。”
  “事实上,你也确实这么做了。”
  “那么在关键时刻,我就会下指令,让宋仰毫不犹豫地杀死尤叶。”
  此时此刻,回想起刚才夏景、宋仰和这些人演的戏,“黎棉”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凸显了出来,气息变得更加粗重。
  “你做好了计划,就开始行动。”
  “在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是道具之身后,你立即动用你的力量压制我。”
  “这股力量其实并没有真正攻击我,它只是使我的身体因为不堪重负而产生了裂痕,我无法靠这股力量锁定你的身份。”
  “但我会以为自己受到了攻击,那么我自然也要第一时间清除威胁。等到宋仰‘杀死’了尤叶,你就立即停手,佯装成神秘人真的已经死亡。”
  尤叶摸了下脖子。
  刚才宋仰在她脖子上假装划了下,根本没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那喷洒出来的血液,是她曾经在某个副本里拿到的恶作剧风格怪物道具。
  “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会以为万事已经平息,放心地把那最后一抹力量召回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与力量彻底合一,你终于可以大胆动手,一口气吞掉我的所有。”
  “我的力量和江营的力量分离,这个副本世界终于不再坚固,你也终于可以将江营这最后一部分力量吞噬掉,关闭这个副本,让其余所有人都死在这里面。”
  在那之后,不论外头的人是否知道神秘人的身份,TA都不会再怕。
  因为TA已经百分百掌控住了笑脸城,一旦有玩家要反抗TA,TA就可以彻底调动这整个世界的力量,轻易摁死对方。
  “可惜——”夏景俯视着“黎棉”,笑意逐渐加深,“你成功走到了最后一步,吞噬掉了我。”
  他也成功走到了最后一步,粉碎掉了她的力量。
  这一刻,“黎棉”的眸中是一片饱含着戾气的血色。
  方才,她确实觉得一些都太顺利了一些。
  尤叶似乎没有机会解释就与宋仰打了起来,这整个过程甚至不需要她费什么功夫,尤叶就轻易地被宋仰“杀死”。
  她因为即将达到目的而感到兴奋,竟完全没有察觉到蛛丝马迹。
  这一切,根本就是这些人设下的圈套。
  “现在,外面的游戏大厅应该已经在坍塌溃散了吧。”
  夏景这句轻缓的话音落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
  他们所在的这个副本世界开始呈现出一种透明感。
  他们仿佛能够看到外头的游戏大厅世界飘散出来的星星点点,如同流星划过他们的世界。
  那99%的,由“黎棉”所控制的力量——
  那些曾经属于江营的力量——
  这些力量被夏景击溃,在溃散中,溢出了无数画面。
  “对了,你最想知道的问题答案,就是刚才我到底是如何粉碎你的,对吗?”
  夏景指向天空中那些画面,道:“唐以,你看。”


第118章 非神(九)
  他们看到了一副画面。
  那应该是四年前的画面。
  纤瘦、漂亮的青年踏入到了一片黑暗当中。
  那是一个扭曲的奇怪的世界,夏景脚下的黑暗如同海浪一般起起伏伏,他头顶上的黑暗则如同被狂风吹卷的云朵。
  他的前方是一团更为浓黑的,无法名状的东西。
  那东西的形状有点像是一座城,却有起伏,像是在呼吸,那是一团生物。
  那团生物说:“我是神。”
  夏景停下脚步,看向它,目光饶有兴致。
  “见到我不跪拜吗?你现在应该祈求我放走你。”神的声音有些紧绷。
  夏景笑了:“我以为玩家抵达五千积分就能直接离开?”
  就在前不久,影之城像是疯了一般,制造出了几个高难度副本,将所有玩家吸进了这些副本当中。
  最终,似乎只有夏景一个人活了下来。
  也只有他一个人,抵达了五千积分。
  “那都是我的恩赐,”神说起这话来理直气壮,“如果你不尊敬我,那我随时都能收回我的恩赐。”
  然而神面前的这个青年似乎一点都没有被这句话吓到、威胁到。
  他仰起头,打量着这片空间,道:“这就是你的内心世界吗,江营?”
  神顿时噤声了。
  那团黑影发生了剧烈的形状变化,像是神的内心在激烈地动荡。
  “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身份?”夏景的目光投向它,微笑道,“因为那就是你的影子吧?”
  扭曲的,怪异的,庞大的。
  这曾让江营自己都感到害怕的黑影,如今却成为了他自尊为神的依仗。
  江营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恐惧了?
  自影之城诞生,他开始肆意地绑架人类。
  他先是在他所居住的那个城市狂欢,随着那些人类的恐惧、悲伤、绝望转化成了他的粮食,他的力量也变得更加强大。
  他甚至可以将手伸到其他城市,不用接触到任何人,就能将那些陌生人吸进影之城。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在开盲盒。
  江营享受于成为主宰的感觉。
  这种快感让他变得疯狂,若不是爽到失去了理智,他也不会干出一口气生成几个高难度副本,把现有的玩物几乎全都赔了进去这种事。
  然而这个青年为什么能够抵达这里?
  为什么偏偏是他踏出了副本,他又到底是什么时候抵达了五千积分?
  江营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
  当他方才睁开眼看到这抹身影,他只觉得鸡皮疙瘩冒了起来,那种惊惧的感觉,他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
  这个青年很危险。
  江营早已意识到,夏景根本不如外表那样温柔,也根本不如他的影子那般无害。
  他会是一个有趣的玩物。
  但若是当他踏上了一层一层台阶,站在了神的面前,那么他将成为一个十足的危险分子。
  江营开始后悔。
  或许他不该装腔作势,就该直接放走这个青年。
  不、不可以——他又立刻否决这个念头——一旦放走夏景,他就危险了!
  虽然他可以用他那日渐强大起来的力量抹消现实世界中一切关于影之城的信息,但是这个青年一旦知道他的身份,就绝对有办法置他于死地。
  江营的影子震荡得更为剧烈,如同一锅黑色的沸水。
  青年向他踏进一步,道:“这里是你的内心世界,影子在这里肉眼可见,伸手可触,那么我的‘云’也就在我的身后?”
  青年像是在探索一件新奇事物一般,抬起手,触向自己的头顶上方。
  他似乎触摸到了,感叹道:“啊,原来是这种触感。”
  是冰冰凉凉的感觉。
  江营惊惧至极,他颤声道:“不准过来,停下!”
  夏景却还在不断地一步一步向他迈近:“对了,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只有你才能自我驱动影子吗?”
  “影子这种东西非常有意思,它们既然客观存在于每一个人类身上,那应该对每个人而言都会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才对。”
  青年温和悦耳的嗓音对于江营而言,完全是来自地狱的低语。
  “毕竟,如果除你之外的人类的影子只能用于被你所视,被你看穿,那么你的存在又与神有何差别?”
  江营彻底呆住了。
  漂亮青年停足在他面前。
  他抬起头,勾起唇,道:“可惜,我不相信神的存在。”
  这一瞬间,江营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柄利剑所刺穿。
  他无所遁形,卑劣软弱地跪在了这个青年的脚下,这个高大如巨人般的青年微笑着在俯视他。
  江营失去了冷静。
  愤怒、羞恼、不甘、恶意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几乎想也不想地扑上去,吞噬了眼前这个人。
  ……
  事实上,即使是在夏景提出那个疑问时,江营那迟钝的脑袋也始终没有思考过那个问题。
  ——影子这种东西只有他江营一人能够看见,能够驱动吗?
  有的人影子是凶狠的动物。
  有的人影子是扭曲的笑脸。
  有的人影子是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