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的青年重新出现在了洞窟之中,出现在了原地。
  而这一刻,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受到——
  那股无形的,庞大的,笼罩着他们的力量,竟已然粉碎成砂砾,在整个世界中飘扬。
  青年跌落下去,黑发随之扬起。
  宋仰终于冲上前,接住了夏景,哑声道:“夏夏!”
  柴逢突然脸涨得通红,整个身体骤然爆炸,“砰”的一声,鲜血与肉块四溅了出去!
  宋仰和夏景的面前,黎棉倒在了地上。
  她的嘴里溢出鲜血,眼睛里充入了血丝。
  她狼狈地喘息着,一点一点转过眸来,看向夏景,咬牙切齿,饱含戾气,如同一只恶鬼。
  “……你刚才干了什么?”
  为什么她吞噬了这个青年,这个青年却没有死,她自己反而力量自爆,消失毁尽了?
  为什么这个青年的沉着与冷静让她觉得,这一切甚至早已在这个青年的计算之内?
  这个家伙,就在那等着她往坑里跳?!
  夏景被宋仰扶了起来。
  轻咳一声,他的唇色变成鲜红。
  抬起手,屈指抹掉了这抹血,夏景深长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缓缓吐出。
  他弯起了眼睛。
  “现在,再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切吧。”
  *
  夏景第一次踏入宋仰个人空间的那一天。
  在封识和贾清都离去后,两人来到了室外的沙滩上,坐下。
  夏景交给了宋仰一只空间袋,道:“宋仰,我知道你的顾虑,所以有一件东西我要先交给你,由你保管。”
  宋仰打开这小小的空间袋,向里头看了眼,怔住了。
  那里头……躺着的竟是一个闭着双眼的夏景,和一只同样毫无生命体征的金毛犬。
  宋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这是两个道具。
  是两个经过启用,变化成夏景和团子模样的道具。
  具备如此能力的道具,宋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曾经闯《仿生》副本的过程中收获的副怪机械人之心。
  他曾听夏景说过,这件名为“机械人之心”的道具一经启用,就可以彻底转化为启用人的样貌。
  皮、肉、血管、骨头,一切的一切都将变得和对方一模一样。
  唯独没有灵魂,需要被人操控才能“活”过来 。
  彼时,宋仰就意识到了夏景打算做些什么。
  只是几天后,当他们讨论起那重要的计划时,宋仰才知道夏景想的远比他还要大胆。
  那时候,宋仰和夏景窝在沙发上。
  宋仰嗓音沙哑道:“……你会被外力击溃,化作分散的力量逃逸出安全屋。”
  夏景慢慢道:“为了不被笑脸城的新掌控者发现,我需要让我的大部分力量都被对方彻底毁灭,只保留最微弱的那一丝力量,在对方以为他已经胜利的时候,逃出去。”
  “在那个时候,对方也最容易因为放松警惕而暴露出弱点。”
  宋仰低声道:“在那之后,你会……借用那具机械之心幻化而成的躯体,重生。”
  夏景微笑:“没错,我会把神识注入到这具身体里。”
  “我想,神秘的新掌控者在掌控笑脸城的过程中,即使会进行大幅度的改造,也不可能把笑脸城原有的一切全部抹消。”
  因为对方看中的,想必正是这个地方的原有架构。
  事实上,不论对方后期是否还会有大动作,前期TA如此小心谨慎,就已经是一种信号。
  怪物道具是无数副本设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对方不见得会去动它,也不见得有能力能够去动它。
  当然,这也是在赌。
  如果届时怪物道具的存在真的被完全抹消,那么夏景自然还会有其他方法。
  现下,他们就先只讨论他借道具复活这一种路径。
  “到了那个时候,我将不再具备纯力之身。受了伤没法再自动恢复,死了也没法再重生。”
  “宋仰,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我们要解决掉笑脸城与它背后的新掌控者,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能够让我和你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的方法。”
  ……
  笑脸城的动荡结束之后,四名企业家、八名保镖、四名被绑架者、江辉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在神秘人的表演之下,五星副本开始构造。
  然而构造到一半,事情突然生变,五星副本将那十七个人和包含柴逢在内的三名异能者全都吸了进去。
  彼时,宋仰心里就知道,夏景一定是找到了机会。
  在其余玩家陷入到茫然和议论当中时,他偷偷将夏景从空间袋中取了出来。
  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夏景是清醒的,具备思维。
  这也意味着,夏景的神识已经成功注入到了这具道具之身当中。
  宋仰松了口气,从背后拥抱住了夏景,感觉到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当时,整个游戏大厅里的众人又惊又喜,陆尘飞喃喃道:“所以夏景的重生方式是……”
  夏景顿了顿。
  他笑着撒了一个谎:“只要我还能保留下来些微的力量,这些力量就能重新凝聚成一个我。只不过现在的我,力量要比起之前弱许多。”
  ……
  此时此刻,洞窟之中。
  夏景站在黎棉的面前,又轻咳两声,才开口说话。
  嗓音略微有些沙哑,却如同平常一般冷静、温和。
  “当时我在宋仰的空间袋里苏醒,听到了整个过程,我很好奇,江营到底是怎么重生的。”
  “就因为这一丝怀疑,我决定暂时隐瞒下我真正的重生方式,因为——”
  青年顿了顿,轻笑道:“如果那是一个真江营,他人已经在副本之内,我确实无需对游戏大厅里的众人撒谎。”
  “但假如那真的是一个假江营,那么他的背后一定另有其人。那个人,当时会身处在何处呢?”
  黎棉死死地盯着他。
  这个青年在那时候竟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步?!
  “当然了,如果真的存在那样一个背后之人,TA显然和江营不同,非常聪明,应该能够察觉到吧——当时的我在撒谎。”
  “我根本不是靠仅剩下来的那一丝力量重生的,因为我的最后那一丝力量,根本还停留在这个五星副本之内。”
  “可只要我不说出真相,TA也就根本没办法知道——”
  “当时在众人面前的那个我,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景的力量与他的神识相分离。
  力量留在了五星副本内,神识汇聚到了这具新的神秘的身体当中。
  后者到底是什么古怪的东西,这个问题当时困惑住了黎棉,让她心生迟疑。
  在这个诡谲世界当中,她毕竟还没有成为全知全能的神。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简单——
  夏景想要制造出一具新的身体,无非得利用笑脸城内现有的工具或者力量,而无论是哪一种,黎棉又如何吞噬不得?
  她很聪明,但正因为太聪明,想得太多,思考得太复杂,反而将自己困在了原地。
  夏景利用的,自然也是这一点。
  夏景上前一步,俯视着她,微笑道:“你当时应该很后悔吧?”
  曾经,他和江营的力量互相割裂。
  他的力量具备意识,江营的力量没有意识。
  神秘人光是吞噬江营那无意识的力量就花费了很大力气,想要再吞噬掉夏景那具备意识的力量,TA还要花许多许多的时间。
  所以那时候,TA才会选择粗暴地摧毁夏景,最终导致夏景的一丝力量得以逃逸。
  “这也让你决定,这一次你如果要真正杀死我,只会选择吞噬这一种方式。”
  “——是的,这一次你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别的杀死我的方式。”
  黎棉缓缓攥紧了双手,面容冰冷。
  夏景继续说道:“你不仅要搞明白我现在这具身体的真相,确定我可以吞食之后吞掉我,你还必须揪出我那游走在五星副本中的力量,一起吞掉。”
  “可当时,我那仅剩的一抹有意识的力量已经和江营无意识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说起这事,夏景轻叹:“我也只是试一试,没想到我和他的力量一经融合,能够共同构造出一个失控,却如此坚固的副本世界。”
  夏景歪了歪脑袋:“也许,一切依旧印证着,人与人只要能够同心协力,就能变得强大。”
  当然,对于这个五星副本而言,江营的力量只是一件无机质,无意识,任由夏景触发的工具,这压根就是一场“被迫协作”。
  不过,被迫协作也算是协作吧。
  夏景笑得像只狐狸。
  “你拿这个副本毫无办法,暂时也不知该怎么对付我,最终只能选择和我们已经进入副本之后,再想办法行动。”
  “你也根本不是黎棉。”夏景蹲下身,掀开了黎棉的袖子。
  那纤细的手臂当中陷入了一根钉子一样的东西,这个女人却仿佛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看到这根钉子,费笙箫红着眼睛颤声道:“这到底是什么?”
  “这也是一件怪物道具,”夏景作为安全屋店长,几乎是整个笑脸城认识的道具最多的人,他道,“是一件灵魂转换道具。”
  “只要将这根‘天线’刺入彼此的身体当中,二人的灵魂、积分,包括小部分特殊异能就会发生交换,只有启用者自己拔下,交换才会停止,二者的灵魂才能归位。”
  这个人方才会打断柴逢观察他们身上积分的举动,恐怕正是因为黎棉身上的积分数字早已随着灵魂的交换,变化成了这个人自己的积分。
  她怕柴逢将数字报出来之后,她的身份立刻就会暴露。
  “黎棉”此时终于感受到了什么。
  她飞快转过头,看向站在她四周的那几人,除了柴逢,其他人都是很冷静的模样,就连费笙箫也不过只红了眼睛。
  她阴沉道:“你们全都知道了?你们刚才全是在演戏?!”
  陆尘飞冷声道:“戏是在演,情况倒不是完全知道,只是随着事态进展,慢慢有了那么一点预感罢了。也是直到夏景现在说了,我才知道原来你是用道具替换了黎棉的灵魂。”
  宋仰淡淡道:“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笨蛋。在神秘人身份不明的情况下,大家都清楚,有一些事情我和夏景暂时没办法告诉他们,他们一旦有什么发现,也不能敞开来讨论。”
  “这一次副本,我们所有人都是在保持沉默的情况下,靠默契行动。”
  就如同这个副本中一次又一次降临的黑夜。
  在黑夜里,他们不能出声。
  默契是他们唯一能执在手中的剑。
  ……
  昨天,陆尘飞和宋仰、夏景讨论神秘人是否会想要尽快觉醒影子。
  夏景忽然说道:“宋仰,我相信你,其实我也说过我相信你所认定的伙伴。”
  他双手抱臂,看着其他几个伙伴,轻声说道:“我并不觉得你的眼光会出错。”
  陆尘飞愣了下,道:“那么你们之前说的……”
  夏景对他笑了笑,道:“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不待夏景张开口,陆尘飞忽然道:“等等等等。”
  他举起两只手,在自己面前划了个×,道:“还是别告诉我了,毕竟你们也不能确定我会不会就是神秘人,你们还是保持警惕吧。”
  夏景挑起眉梢。
  陆尘飞抓了把脑袋,想了下,道:“其实我总感觉,是否是真心的伙伴,大家彼此之间应该能够感觉出来。”
  “至于你说的还有一种可能,我感觉我好像也已经能猜到……”
  如果大家看人的眼光都没有错。
  那么唯一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他们当中有人被掉包了。
  那个顶着他们最熟悉的小伙伴的面容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家伙,完全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会是谁呢?
  他们没办法明目张胆讨论这个问题,一来是没意义,他们依旧不可能讨论出结果,神秘人完全可以用各种方法掩藏自己的身份,二来是按兵不动,也省得神秘人做出更加危险的举动。
  ……
  后来兵分两路,陆尘飞、费笙箫、黎棉、边崖和一个被绑架人一组。
  费笙箫和黎棉先后觉醒影子。
  当来到了一个新洞窟,边崖上前去解决npc时,费笙箫突然走到了陆尘飞身边,沉默片刻,道:“棉棉的影子有点奇怪。”
  陆尘飞眸光一转,低声道:“怎么说?”
  费笙箫咬唇,迟疑道:“说不上来的奇怪。其实进这个副本之后,我就觉得棉棉整个人都好奇怪。那明明就是她,但总给我一种很陌生的感觉。还有,我的影子都是一把匕首,棉棉的影子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娃娃?”
  过去,费笙箫是一个软弱的人。
  她总是需要黎棉来保护她。
  直到进了笑脸城,深知自己不强大起来就会拖累到黎棉之后,费笙箫才咬牙奋起,她的灵魂被锻炼成了锋利的模样。
  而作为比她更为锋利、更为尖锐的人,黎棉的影子怎么会是一个娃娃?
  “江营”对黎棉的说法是:“这个娃娃是用什么填充的?我看不清楚。”
  黎棉当时走回来,说:“我小时候很喜欢娃娃,有一个最喜欢的娃娃是薰衣草填充的,后来却长出了虫子,让我伤心了很久。”
  黎棉说起这事时,露出一抹尴尬的苦笑。
  神态很自然。
  彼时,费笙箫这么说着,陆尘飞不动声色地听着。
  费笙箫忽然道:“棉棉有没有来找你说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