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上一个位置坐下。
  他将夏景拉了过去,让夏景倚着他休息。
  这已经是两人的习惯性相处方式,夏景在他身边坐下,宋仰伸手揽住他。
  两人因此贴得很近,轻易就能用耳语交流。
  就在宋仰的耳边,夏景轻声道:“你怎么看?”
  宋仰沉默片刻,道:“有三个人的影子,我有点在意。”


第114章 是神(五)
  是哪三个人,不言自明。
  毕竟对面洞窟里总共也只有五个人,而陆尘飞和被绑架者的影子形态是他们早先就已经知道的。
  听了宋仰的话,夏景一时没有回应。
  他望着视野前方的虚空处,若有所思。
  宋仰也没有再说话。
  黑暗之中,所有声音都容易被放大。
  不知道是从哪一刻起,他们忽然意识到了非常微弱的呼呼风声。
  寒意开始在无声无息中浸润进皮肤里。
  夏景偏了偏头,看向洞窟口外的方向,轻声道:“这个位置似乎离地面已经很近了。”
  宋仰:“嗯。”
  夏景懒洋洋靠在他的身上,道:“这个副本的进度应该也已经快被推进到最后了。”
  宋仰收紧了握着他的手。
  他们很快就能迎来最终的结果。
  是生是死,他们总能得到一个答案。
  但这一刻,宋仰突然不再像之前那样紧绷着一根弦。
  或许是因为两人互相依偎着,这份亲昵重新让他意识到,结局不论会是如何,他都会陪伴在夏景身边。
  当然了,为了不让现实世界中的家人伤心,为了不让怀里的这个青年永无回到现实世界的机会,宋仰会用尽全力冲向他们想要的那个结局。
  夏景忽然反手握住了他,玩起了他修长的手指,问:“对解决这个副本有什么想法吗?”
  宋仰思考了下,耳语道:“其实我觉得,‘地面’很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终点,这个终点并不具备胜利含义。”
  也许他们可以顺利抵达地面,但那并不代表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一定解决了主怪。
  如果中途他们什么都不做,那么在抵达地面的那一刻,他们甚至可能会彻底失去解决主怪的机会。
  这种想法没有任何证据佐证,只是宋仰闯了这么多副本留下来的经验性直觉。
  不过,“一路攀登向地面”这个行为一定具备什么深意,这种深意能够帮助他们解决副本主怪。
  “神明大概率就是主怪,祂虽然代表的是江营的意志,但本体肯定不是那个npc,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够使祂现出真正的原形,就像是《杀死祂的方法》那个副本中的一样。又或者,祂本就另有一个实体,那个实体躲藏在副本世界的角落里。”
  提起这件事,宋仰也忽然有些好奇起来。
  “当初在影之城里,你的最后一个副本也是类似的副本吗?”
  夏景挑起眉梢道:“不,江营对影之城的概念与构造其实非常粗糙,他虽然设下了‘五千积分’这条线,但他并没有完全掌握每个人的积分进度。所以当初在我即将抵达五千积分时,他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那一天他给出的副本虽然确实很难,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寓意。”
  宋仰一怔,回想起来,夏景当时的积分数字很可能是被他转移到了灵魂之上。
  江营就算是费劲手段也不可能会知道夏景的积分到底到了多少。
  宋仰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是一个bug一样的存在吧?”
  对于这条评价,夏景只似笑非笑。
  宋仰道:“抵达五千积分之后呢?”
  夏景慵懒道:“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人头分这种东西,江营应该从未想过真的有人能够满足五千积分的条件。”
  每个副本都只有十分到三十分的通关积分。
  江营允许他们七天进一次副本,可如果真的七天才进一次,那么玩家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攒到五千积分?
  可如果玩家勤快一点,每天进一次副本,那在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的情况下,玩家也只会死得更快。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江营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任何一个玩家离开。”
  但是为了愚弄玩家们,他已经给出了“满足五千积分就能离开影之城”的条件。
  那么假如真的真的有玩家满足了这个条件,他又该怎么做?
  江营不是一个聪明的人。
  他一贯以来的做法就是逃避问题。
  当年,在这个重大的问题上,他依旧下意识地选择了一种非常模糊不清的做法。
  ——如果真的有玩家破天荒抵达了五千积分,那么就先把那个玩家提取到他的面前吧。
  不能把那个玩家再留在影之城里,不然所有玩家都会知道“五千积分”是一场骗局,那么所有玩家都将不再积极闯关副本。
  也不能直接把那个玩家放走,江营绝不愿意放走任何一个猎物。
  那就只能先把那个猎物放到他自己的身边。
  至于之后要怎么做,到时候看着再说吧。
  他将这种意念,放进了影之城的自主设定之中。
  一旦有人触发条件,设定便自动运转。
  宋仰愕然。
  他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他道:“所以当初,江营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你?”
  夏景眯眼笑了起来:“没错。”
  宋仰顿时有些哑然失语。
  ……对于江营来说,冷不防见到夏景的那一刻,可能才是他人生中最为惊悚的一刻吧。
  也是此时,宋仰终于隐约意识到,夏景当年到底是怎么覆灭江营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问得更仔细一点。
  夏景有整整十八年的过去,可他却从未了解,从未参与过。
  自夏景恢复记忆之后,宋仰总是迫切地想要了解他。
  但是他也没有忘记,他们现在身处在什么环境当中。
  神秘人还在这个副本内,一些重要的事情,此时还是少谈为妙。
  于是宋仰动了动唇,最后还是把话憋了回去。
  夏景似乎能感受到他的这股憋闷,轻笑出声。
  他反手过来,在黑暗中摸了摸宋仰的脸。
  宋仰捉住他的手,低头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夏景头顶上的宽沿帽有些碍事,宋仰思索道:“什么样的生物会生活在地下?”
  “帽子只是用来传达神明的声音的吗?”他分析道,“副本开场的npc说过,帽子是神的栖息之船。”
  ……什么样的生物,会把帽子这种大小的东西当做船?
  Npc还说过玩家若是足够听话就有可能会迎来神明的降临,这种“降临”又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在玩家的面前?
  怎么样才算是“足够听话”的玩家?
  夏景轻声道:“明天我们要攀登的可能是这个副本地图的最后一段路,到时候注意一下其他线索吧。”
  宋仰点了下头。
  *
  无法安心入眠的黑夜是漫长的。
  夏景阖着眼休憩,神智却保持着清明。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副本内的气温在逐渐降低。
  宋仰无声地收紧了双臂,将他抱得更紧。
  男人的体温很高,夏景跟进了一个温暖的被窝无异。
  忽然之间。
  轻微的滴答声响起。
  一开始是一声,后来则很快连成了片。
  副本世界内,开始下雨了。
  雨水打湿泥土,散发出一股只有下雨天才会有的气息。
  夏景睁开眼。
  余光感受到了一股光线,他转过头去,看向洞窟之外。
  黎棉正靠在对面那个洞窟的边缘,打着手电筒,看着下方。
  注意到夏景的目光,黎棉用眼神示意他往下看。
  夏景垂下眼帘。
  ——在短短时间内,急雨已经在这地下世界里积起了水,从甬道下方肉眼可见地涨了上来。
  如果这雨要一直这么下下去,那么等到明天早晨他们起来,积水很可能会漫到他们这条水平线上。
  然而黑夜里到底不方便行动,他们只能暂且先等一等,看看这场雨会不会停。


第115章 是神(六)
  可惜的是,这场雨显然是副本进度推进的信号。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亮,雨还在下。
  洞窟里的地面已经铺上了一层水,洞窟之外就跟湖面似的,他们简直能直接游到对面去。
  或许是因为漫了水,即使天亮了,两个洞窟里也没有幻化出场景的意思。
  两组人张罗着打算尽快往上攀登。
  陆尘飞把绳索绕在箭头,将箭射到了高处,一行人荡了过来。
  陆尘飞打头,费笙箫断尾。
  他们五个人往上爬了段距离,空出一点绳索位置之后,尤叶打头,宋仰断尾,第二组跟了上去。
  天色很暗,雨下得很急。
  雨水打在所有人身上,他们手掌心开始打滑。
  泥土构成的甬道墙面更是变得湿滑不已,一旦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他们甚至无法再踩住墙面以稳定住身形,情况一下子变得非常凶险。
  尤叶皱眉道:“其实昨天天黑前我就注意到墙上有很多蚂蚁在往上爬,当时想过可能会下雨,但没想到这场雨会这么大。”
  封识凝神道:“副本内的环景已经在逐渐向封面靠拢了。”
  大家不由心神一敛。
  他们爬了二十多米,经过了左侧一个平台。
  这个平台并非是洞窟,而是和昨天柴逢他们进入的分道所打通的一个通道。
  此时此刻,他们和爬进通道里的柴逢他们撞了个正着!
  柴逢他们原先有六个人,如今却只剩下了五个,叶水不见了。
  那个企业家在昨天失去了帽子,他是怎么死的不难想象。
  在没有神明指示的情况下,玩家如果为了觉醒影子乱打npc一通,那只会死得很惨。
  柴逢他们冲了过来,陆尘飞吼道:“加快速度往上爬,别跟他们撞一起!”
  柴逢他们显然也没有跟他们爬一根绳的意思。
  甩上一根绳索,他们气势汹汹地跟在后头追了上来。
  两拨人仿佛在竞速。
  每个人都用力地攥紧绳索,喘着气飞快往上移动。
  此刻,宋仰他们这边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柴逢的来势有多汹汹。
  这个男人也察觉到副本地图快走到尽头了。
  在这个副本内,如果玩家最终没办法解决主怪,那么还有一个脱离副本,脱离恐怖世界的方法,就是夺取玩家积分!
  上方投射下来的光线忽然变得暗淡。
  夏景开口说了句:“小心天黑。”
  下一秒,光线消失,黑夜突然降临。
  其中一个被绑架者懵了,下意识喊道:“怎、怎么天又黑了?”
  一道风刮过,他惨叫一声!
  柴逢动手了!
  跟在被绑架者身后的封识能清楚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洒在了自己脸上,一个球状物体从他身侧擦边而过,掉落下去。
  ——是一颗人头。
  被绑架者的人头掉下来了!
  封识一停,低声对身后的夏景和宋仰道:“停一下,他的身体也要掉下来了!”
  很快,失去头颅的尸体应声往下滑落,砸在了封识身上。
  捕捉到封识的声音,那道杀了被绑架者的“风”转头就刮向了他!
  封识调动起自己的“伞”挡住这一击,随后又一道风从他身侧刮过,两股“风”在空中交了手。
  其中一股风迅速落败,往下坠落。
  封识听到了狼的低低吼声。
  ——是队伍最后的宋仰出了手,而在光线逐渐恢复的瞬间,封识看到掉下去的黑影是一只螳螂。
  天又亮了,柴逢他们那边掉下去了一个保镖的尸体。
  宋仰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变得比往常粗壮了一些,皱了皱眉。
  这种被融合的感觉非常令人不适。
  费笙箫惊道:“影子死了,人也会死?”
  夏景眯眼道:“这场雨不停,光线可能会一直这样时明时暗。”
  雨天的光线本就随时会发生变化,而在这个副本里,“光”与“暗”一直具有一条清晰的分界线,因此光线暗到一定程度,这个副本就会直接“天黑”。
  陆尘飞低低骂了句脏话,道:“我怎么一直看不到新的洞窟啊?!”
  他停了下来,单手松开绳,吃力地取出弓,又射了一根绳索上去。
  他们换了这根绳索继续往上爬。
  边崖往下看了眼,道:“柴逢那边的所有人都被他控制住了。”
  这些玩家全都神情麻木,成为了柴逢的棋子,而柴逢绝对会抓住现下这个光线不明的机会,尽可能收割他们的积分。
  就算在黑暗中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没有手电筒,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他也可以通过触摸的方式确定他们的方位。
  ——柴逢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跟在黎棉后方的剩下一名被绑架者在这紧张的氛围之中突然情绪崩溃。
  他吼道:“异能者了不起?异能者就了不起吗?!你们这是在杀人,杀人是犯法的你们懂不懂!”
  绳索晃了起来。
  最前方的陆尘飞心一沉,喝止道:“冷静,别晃绳子,你想死吗?!”
  这一刻,夏景忽然顿了顿。
  他好像感受到了一股有些熟悉的,奇怪的感觉。
  这股感觉曾经试图侵袭他的大脑,这一次却笼罩在他的上方。
  夏景迎着雨水抬起头,冷静地看向那名被绑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