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不由笑了出来。
  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这样开他玩笑,真不愧是这个家伙。
  他低声说道:“等会儿我就觉醒给你看。”
  他的影子形态会是如何,他的内心投射又会是如何,他从不害怕展现给夏景看。
  甚至可以说,他希望夏景能更加地了解他。
  夏景笑眯起了眼睛:“拭目以待,宋医生。”
  陆尘飞被这两人腻歪地噎了下,抹了把脸正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就该离这俩人远一点,就听到夏景轻飘飘说起了正事:“宋仰,我相信你,其实我也说过我相信你所认定的伙伴。”
  夏景双手抱臂,看着其他几个伙伴,轻声说道:“我并不觉得你的眼光会出错。”
  宋仰神情微敛。
  其实他也并不觉得自己会看错人。
  现在身在此处的几个伙伴,正是因为彼此信任,才会凝聚在一起。
  陆尘飞愣了下,道:“那么你们之前说的……”
  夏景对他笑了笑,道:“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
  两个被绑架者终于解决完npc了。
  虽然npc不是真正的人类,只是幻影一般的存在,可他们平时在生活里到底是连条鱼都没杀过,一通折腾下来,两人流了一脑门的汗。
  其中一个人的影子是“一头笨拙老实的大象”,另一个人的影子是“狡猾算计的狐狸。”
  后者一听到这影子形态就脸一绿,急忙对他们解释:“我平时做生意是不太,咳,老实……老实人做生意容易吃亏嘛,咳咳咳!但我绝对不会背叛你们的,我要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你们可以立刻杀了我,陆小哥的影子不是弓嘛,就让他拿箭射死我!”
  大家听得一头黑线,让他赶紧打住。
  不至于不至于。
  这会儿再看对面那个洞窟,柴逢他们那边也已经觉醒了一个人。
  人选应该是柴逢分配的。
  他暂时没让两个异能者上场,而是让剩下那个企业家叶水和两个保镖自己推出一个人选。
  结果叶水和两个保镖打起来了。
  到了这种地步,让保镖们再听从叶水这个雇主的话根本不可能。
  叶水这么一个常年呆在办公室,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男人又怎么可能拼得过浑身上下都是腱子肉的保镖,没两下就被打翻在地,头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下。
  叶水气得跳起来就摘掉了帽子。
  ——他大概是想摸自己那受伤的后脑勺,可这条件反射的动作做完之后,他就僵在了那里。
  因为在副本最开始,npc就说过,不要摘下帽子。
  叶水慌了。
  他试图把帽子重新戴回到自己脑袋上,帽子却好像涂抹了润滑剂一般,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好好再呆在他的头顶上。
  尤叶深思道:“没有帽子就听不到神明的指示,如果之后他还想要觉醒影子,那么只有其他人向他转达神明的话语这一种办法。”
  然而到了这种关头,谁不想先自保,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去选择帮助叶水?
  获得胜利的那名保镖解决完npc,觉醒了影子,满意地转过身。
  下一秒,他定在原地不动了。
  他面对着柴逢,如同一台机器突然宕了机,呆滞地立在了原地。
  封识立刻道:“柴逢控制了他?”
  宋仰淡淡道:“会有这种发展也不奇怪,他没有选择在这之前就控制住其他人,很可能是因为怕玩家一旦被他控制住就等于失去了灵魂。没有了灵魂,自然也就不会有影子。”
  “其实,就算他等到这一步才控制住这个保镖,这个保镖的影子还是否存在也是个问题,”宋仰道,“他要等到晚上才能验证这一点。”
  费笙箫想了想,小声道:“不过我听说,柴逢的控制能力其实没有那么强大,如果剩下那些人能够提高警惕,或许柴逢就没办法再控制他们了?他们应该也不想变成傀儡吧!”
  “理论上是这样,”边崖嗓音轻软道,“但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柴逢的异能就像是一股气流,就算你明知道这个家伙会暗算你,但稍有不防,在你没察觉过来的时候,这股气流就已经从你灵魂里吹过。”
  “我这位朋友曾经就差点被柴逢控制,他至今都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边崖思考了下,说道,“就是近乎没有‘触感’。想要不被控制,一是必须和他保持距离,二是一定要从始至终都心性坚定。”
  当然,众玩家在知晓柴逢的异能,对他有所防备之后,中招的人到底是比之前少了许多。
  夏景在一旁听到几人的对话,突然转过头,轻声道:“‘近乎没有触感’?”
  边崖一怔,点头道:“对。”
  宋仰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夏景回过头,垂眸思索片刻。
  随后,他转过眸来,与宋仰对视一眼。
  宋仰的眉头蹙了起来,也陷入了思考。
  ……
  那之后,两拨人离开了彼此的洞窟,继续往上攀登。
  往上二十米之后,甬道忽然分成了三路。
  柴逢他们径直往最左边的爬了过去。
  宋仰他们事先已经做好了兵分两路的准备。
  夏景、宋仰、尤叶、封识及其中一个人质一组,往中间那条路走。
  黎棉、费笙箫、陆尘飞、边崖和另一个人质为一组,往最右边那条路走。
  他们用道具将绳索固定在了各自的线路上。
  夏景他们顺着绳索荡到了最中间,两组人都用最快的速度爬进了分路内部,随后他们停下来,做了一个试验。
  封识对着右侧土壁喊道:“听得到我们的声音吗?”
  很快,隔着一面墙,对面传来陆尘飞清晰的回应:“听得到!”
  听得到就好。
  这之后,他们还可以继续通过这种方式保持交流。
  如果这三条岔路最终会重新汇聚成一条主路,那么不必说,他们自会重新会和在一起。
  如果事实证明这三条岔路将一路岔下去,那么他们就需要在适当的时机讨论是否要砸破墙,会和在一起。
  反正“神明”也没说在这个副本内他们不能破坏副本环境。
  ……
  往上攀登的过程中,尤叶打量着四周这一成不变的景色,喘着气道:“真奇怪,这个地下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这种结构奇怪的副本环境,一定有它的深意在吧?”
  封识道:“会不会也和江营的内心世界有关系?”
  他们当中最了解江营的,自然是夏景。
  然而对于这个问题,夏景直截了当地给了答案。
  他的记忆中并不存在任何相关的线索。
  宋仰爬在最前面,听了会儿几个人的讨论,道:“其实我觉得,就算这个副本是江营的内心展现,我们也不必非得把所有线索都套到他头上去想。”
  男人的嗓音很沉稳:“江营已经死了,他的力量构造出来的副本会从一定程度上展现出来他的想法,但在吸纳了无数玩家的情绪,将其转化成力量之后,这整股力量其实早就已经不单单属于他。”
  “副本世界的‘思想’,也不见得一定全然是江营的意志。”
  夏景轻笑道:“没错。”
  他们很快就抵达了一个新洞窟。
  五个人翻身而入。
  洞窟迎来了客人,便开始幻化场景。
  “江营”站在一家小卖部门口,佝偻着背,畏畏缩缩。
  小卖部店主驱赶着他,让他滚,不要进来,就像是在驱赶一只苍蝇,一条流浪狗。
  同样的场景看多了,几个人从最开始的复杂情绪,也慢慢转变为了极度的冷静与客观。
  这种接连不断的幻境展现,就好像是江营不断地在试图告诉他们,他的人生有多悲惨,他憎恨上全人类情有可原,他会在后来以神的姿态“惩罚”人类又有多顺理成章。
  他又有什么错呢?
  就连那些又哭又笑的npc,都渐渐变得像是戏码中的演员——由江营自己所化身的演员。
  尤叶从空间袋里取出了一把长刀。
  她以优雅的姿态走向npc。
  “玩家的任务始终是探索地图、寻找线索、得到答案、打倒怪物,”尤叶慵懒道,“这是一项纯理性的游戏,不要试图洗脑我们啊。”
  Npc倒地。
  “江营”转过身,面向尤叶,直勾勾盯着她,道:“你是一朵长满刺的玫瑰花,真的会有人喜欢你吗?”
  尤叶笑了笑。
  她对“江营”的话根本毫不在意,回过身就道:“我的影子也太没战斗力了,接下来就靠你们的了。”
  他们继续往上攀爬。
  到了下一个洞窟,封识询问:“夏景不需要先觉醒一下影子吗?”
  “不用,”夏景笑眯眯道,“虽然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比之前弱了不少,但防御性依旧比普通人类之身要强一些,你们比我更需要影子。”
  夏景既然这么说,封识也不再多问。
  封识的影子是“一把巨大的伞”。
  “江营”说他“虽然可以遮风挡雨,但真是无趣的灵魂”。
  跟着他们的那个被绑架者嘴角一抽:“怎么还带吐槽的?”
  封识心情诡异地走了回来,尤叶调侃他:“其实也没那么无趣啦。”
  封识:“…………”
  一点都不具备安慰效果,反而感觉被插了一刀。
  宋仰看他这反应,惊讶道:“你很在意这条评价吗?”
  封识其实不是第一次被人说无趣。
  他长相英俊,家世优越,头脑聪明,但就是因为性格沉默,不喜结交,也不怎么喜欢笑,所以他从小到大朋友都不多。
  这种特立独行的存在,甚至往往会被集体排斥。
  当然了,有宋仰这个朋友在,他只要愿意和宋仰一起行动,就总能认识更多的朋友。
  但封识其实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
  无趣也罢,怪胎也罢,他始终按照自己的步调生活,朋友也只要一个两个便足够。
  这好像还是宋仰第一次见到他面对“无趣”这条评价,表现出有些受打击的模样。
  封识顿了顿。
  他想到隔着一面墙的某个人,不自在地偏了偏脑袋,道:“……没有。”
  他们继续往上攀爬。
  在下一个洞窟里,宋仰觉醒了影子。
  他的影子是“一头盯准了猎物的狼”。
  “江营”在说出这句话时,望向宋仰的眼神有些闪烁。
  宋仰朝夏景走回去,夏景似笑非笑:“他在害怕你。”
  “江营”此时望向宋仰背影的那种畏惧,就连他面对是“一头熊”的柴逢时都不曾显露过。
  一旁的尤叶和封识看向两人。
  “江营”会对宋仰感到畏惧其实很正常。
  毕竟此时在场的人当中,最恨不得建起一个堡垒把夏景保护起来,把所有危险因素在堡垒之外统统消灭光的,就是这个男人。
  这种强烈的意志甚至在副本被推进到这一步的时刻,燃烧到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地步。
  当然了,宋仰是一头狼,这并不意味着他有多凶狠。
  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展现出强大,在面对伙伴的时候展现出义气,在面对恋人的时候展现出忠诚与守护。
  这才是这头狼的灵魂本质。
  宋仰走过去,牵住夏景的手。
  他笑了声,道:“你不会怕就行。”
  夏景笑得像一只狐狸。
  别说是怕他,这个狐狸般的青年根本是轻轻松松将他捏在了手掌心里。
  宋仰也心甘情愿就对了。
  至此为止,除了夏景,他们这一组的人全都已经觉醒了影子。
  封识往洞窟之外探了探,道:“上面还有一个洞窟,不过那个洞窟在斜对面。”
  他们一直是顺着右侧爬行,而那个洞窟开在通道左侧土壁之上。
  要去那个洞窟,他们就得再甩绳索荡过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那个洞窟所在的水平面往上,通道右侧墙面的延伸似乎到此为止。
  ——这也意味着,他们和陆尘飞小组的两条通道很可能被打通了,可以重新汇合到一条甬道之中。
  宋仰迅速道:“抓紧时间过去吧,我感觉今天白天的时间可能所剩不多了。”
  宋仰对时间的估测非常准确。
  几乎就在他们翻进那个洞窟的那一刻,神明说:“天黑了,休息吧。”
  光线骤然消失。
  四周陷入到黑暗之中。
  没一会儿,一束光从对面打来。
  大家顿时紧绷起身体。
  往对面一看,发现是费笙箫打着手电筒射来的光线,他们稍稍松了口气。
  而有了光线,他们自然也就得以看到彼此的影子。
  尤叶挑眉:“嚯。”
  所有人的影子,竟真的都是漂浮在每个人的后脑勺后面,就像是形状怪异的黑色氢气球一般。
  陆尘飞是弓,不必多说。
  边崖的影子像是一把凌乱的绳索。
  黎棉的影子有点像是一个打着小领带的娃娃。
  费笙箫的影子则是一把匕首形状。
  大家看着彼此的影子,不论脑袋里思索了些什么,这一刻都朝对方点点头,打了声招呼。
  他们始终不敢朝彼此喊话,怕身处在另一条通道中的柴逢他们会听见。
  毕竟,目前还并不能确定影子是否能穿墙。
  确认完小伙伴们都状态良好,费笙箫摁灭了手电筒,整片天地再次陷入到黑暗之中。
  两边的人在各自的洞窟里坐了下来。
  先渡过这一晚,有什么问题到了明天再进行交流。
  宋仰寻了洞窟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