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江营”也消失了,这整个客厅的场景集体消失。
  洞窟变成了那个光秃秃的洞窟。
  柴逢看了陆尘飞和宋仰他们一眼,对陆才辉他们道:“这里没东西了,我们继续往上走吧。”
  江辉见他们真要抛下自己,在那哭爹喊娘。
  他又冲到了宋仰和夏景面前,哭着道:“你们带我走好不好?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肯定不会做出间接杀人这种事情的对不对?”
  没有人理他。
  事实上,要是他们最后真能通关副本,也许江辉还能躺赢。
  反正不论如何,他们目前是绝对不可能再带上一个包袱的。
  这个洞穴外头,依旧是凹凸不平,直通上下的圆形甬道。
  站在洞穴口往上一探,能够看到往上再去大概五十米,在同一水平线上,有左右两侧两个新洞穴。
  柴逢他们最先行动。
  这一次他们选择使用道具。
  他们拿出一把绳索,柴逢拎住绳头用力甩了甩,将绳索往上甩去!
  绳索仿佛有生命力一般,直往上窜到上方那个洞穴的口子上,深深扎进泥土里。
  随后,柴逢打头,四个企业家在中间,其他两个异能者紧随其后,保镖们坠在最后。
  他们就以这样的队伍,抓住绳索往上攀爬。
  宋仰他们也懒得跟柴逢抢。
  他们决定去斜上方那个洞穴。
  尤叶取出了一把弓箭,将绳索的前段绕在箭头,随后她对准斜上方那个洞穴,以漂亮的姿势拉满弓,松手。
  咻一声,箭矢化作残影飞了出去,瞬间就深深扎入到了土壁之中。
  笑脸城的道具都非常好用,箭矢坚固,绳索稳固。
  只要确定好位置,他们接下来就只要顺着绳索荡过去就行了。
  他们这边的顺序是宋仰夏景打头,封识陆尘飞断后。
  一行人紧紧攥住绳索,冲出洞穴。
  绳索在空中晃出一道巨大的弧线。
  在他们即将撞上土壁的那一刻,八个人及四个被绑架者齐齐曲起腿踩住墙壁,稳住了姿态。
  随后,他们和柴逢各自占据一边,齐齐往上攀爬。
  江辉孤零零一人站在那空荡荡的洞穴中,慌到了极致。
  他根本不觉得自己被留在这里还会有活着出去的可能。
  某一刻,他下定决心,咬了咬牙,冲出洞穴,往上一跳,拼了命地攥住了柴逢他们这一边绳索的尾巴。
  竟然成功了!
  江辉大喜,他开始跟着往上爬。
  有保镖喊道:“他跟上来了。”
  最前头的柴逢皱了皱眉,道:“先别管他。”
  ……
  这个副本的环境真的非常奇怪。
  玩家要面对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洞穴。
  洞穴内有“场景”时,自然有灯,有灯时,自然也有照明。
  可当“场景”消失了,洞穴依旧是明亮的。
  就如同他们正在攀爬的这个甬道。
  这个甬道一眼望不到尽头,甬道中没有任何的照明设施,四周却亮堂如白昼。
  封识一边爬一边分析道:“在这个副本里,这可能就是‘白天’的意思。”
  陆尘飞往下看了眼,道:“现在这样根本看不到我们的影子……说起来,夏景,江营嘴里说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夏景跟在宋仰身后,道:“那是一种只有他才能看到的东西,和我们日常所知道的影子不一样。”
  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喘。
  “他在观察旁人的影子时,视线始终是在对方的头顶上方,所以每个人的‘影子’应该就浮动在后脑那个位置。”
  “而影子这种东西,”夏景轻笑一声,道,“应该算是每个人思想、情绪及人格的投影。”
  大家的表情古怪起来。
  也就是说,江营具备透过一个人的外表看到对方灵魂本质的能力?
  宋仰第一个翻身进了新洞穴之中。
  他朝夏景伸出手,两人交握住彼此的手腕。
  宋仰虽然早已通过夏景了解到江营这个人,不过他也是这个时候才想到一个问题。
  他一边用力拉夏景,一边问:“江营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吗?”
  夏景刚要开口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神明的声音突然在他们的脑海中响起。
  “休息时间,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它懒洋洋说完这句话。
  随后,光消失了。
  他们陷入到了一片黑暗当中。
  夏景停了下来。
  真真正正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这种黑暗就好像他们的存在也被从这个世界上抹消了一样,令人打心底发慌。
  对面,柴逢组因为早一步行动,所以进度比他们快。
  此时此刻,柴逢、四个企业家、两名异能者都已经爬进洞穴里,只剩七个保镖和一个江辉还挂在绳子上。
  黑暗之中,柴逢皱了皱眉。
  他的手电筒在上一个副本中报废了,没来得及补充物资,笑脸城就整个面目全非。
  其他两个异能者也是一样。
  他只能在黑暗中警惕地往洞口方向探身而去,想要观察外头的情况。
  陆才辉听到动静,以为他是想去把保镖拉上来,厉声道:“你别去管他们,让他们自己爬上来!我雇佣你是为了让你保护我们,而不是让你去保护几个保镖,你还想不想要工资了?”
  柴逢僵了僵。
  居高临下的发言让他的神情越发阴沉。
  陆才辉在突如其来的黑暗中失去了镇定,他紧张地喝道:“你快过来,过来保护我们!”
  柴逢深呼吸一口气,道:“知道了。”
  他想往回走去。
  也在这个时候——
  黑暗深处的陆才辉突然惨叫一声!
  这道惨叫声传出洞穴。
  甬道对面,夏景听到声音,眯起了眼。
  这一刻,宋仰用力将他拉进了洞穴,夏景身后的尤叶也开始加快速度。
  他们这边再次开始动了起来,一个个迅速钻进洞穴之中。
  费笙箫爬进来后紧张道:“什么情况?”
  乌漆嘛黑的,他们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对面陆才辉那悚人的惨叫声,和他们那个洞穴里传来的骚乱。
  “怎么了,什么情况?”
  “老陆,老陆你人在哪?!”
  这些人的声音在空旷的甬道里回响。
  还挂在绳索上的保镖们似乎也受到了惊吓,有几个人松了手,惨叫着往下掉去,其中还夹杂着江辉的凄厉哀嚎。
  这些声音全都很快消失在了甬道的下方。
  柴逢在稳场面,他大声道:“冷静,都保持冷静,陆总你人在哪?”
  陆才辉持续地惨叫着,仿佛非常痛苦。
  随后,几乎是两边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听到了某种……啃噬骨头的声音。


第112章 是神(三)
  嘎达,嘎达,嘎达。
  那牙齿咀嚼骨头的声音在黑暗中清晰可闻,令人头皮发麻,脚底发凉。
  宋仰听了会儿,辨认道:“……是野兽的啃食声?”
  某个念头顿时在所有人的脑海中跳了出来。
  夏景慢慢吐出一个字:“熊?”
  陆尘飞已经把他的手电筒掏了出来,问:“要打开看看吗?”
  宋仰按下他,道:“等等,先观望下情况。”
  ……
  那头,陆才辉一边在挣扎打滚,一边嘶喊道:“有动物在吃我!有野兽——柴逢、柴——”
  王院他们其他三个企业家似乎被吓傻了。
  黑暗之中,他们也不知道陆才辉在哪,只能勉强辨认出是在他们的对面。
  可这会儿他们听着那恐怖的声响是不敢靠近过去了,一个个全都贴着洞壁,狂冒冷汗。
  陆才辉能成为身价不菲的企业家,脑袋自然不会笨。
  他之前会失去冷静,纯粹是因为骤然面临死亡威胁,一下子心理上无法接受。
  而这一刻,他在痛苦中挣扎着,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吼道:“熊?!柴逢,是你在吃我吗?!”
  这句话一出,这个洞窟内的所有人都一惊。
  柴逢更是一愣。
  他取出一把刀,从洞窟口摸索进来,皱着眉头道:“陆总你冷静点,怎么可能会是我?你等一下,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王院突然反应过来,厉声道:“那个‘江营’说了,你是熊,一头饥饿的熊!”
  柴逢一僵。
  陆才辉还在持续地被啃食,他的右侧肩膀和手臂已经被啃没了,这一刻,野兽尖锐的牙齿刺入了他的右脸。
  陆才辉痛叫一声,从黑暗中冲了过来,扑向柴逢。
  柴逢只感觉到股风携卷着血腥气迎面而来,他回过神,下意识地一闪身。
  下一秒,一声惨叫,陆才辉的声音从洞窟口冲了出去,迅速消失在了下方。
  他掉下去了。
  两名异能者听着这动静,惊骇不已,在黑暗中胆战心惊,不敢有动作。
  而王院他们快疯了。
  王院吼道:“保镖呢,保镖还在不在,快把他拉下去,拉下去啊!”
  柴逢独自一人站立于黑暗中。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在错愕之中好像隐隐感受到了什么。
  就像是感应互通了一般,他感受到了位于漆黑洞窟中的……另一个自己。
  他们彼此之间牵系上了一根线,从这一刻开始,他就能操控另一个他。
  柴逢张动了一下五指,黑暗中的野兽发出粗重的饥饿的喘息。
  柴逢颤了颤,眼中亮起了惊人的光芒。
  陆才辉他们说得没错,“江营”说得也没错。
  他真的是一头饥饿的熊。
  而这头熊,就是他的“力量”。
  ……
  听到王院的吼声,还挂在绳索上没敢爬上来的两个保镖都有些踌躇不定,不知所措。
  随后,他们听到了头顶上方传来的柴逢的声音。
  这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冷静:“你们要拉我下去吗?”
  这一瞬间,一股寒气瞬间从头顶窜到了脚尖。
  两个保镖立刻否认:“没有、没有。”
  王院听到这两声回答,气急败坏道:“我雇你们有什么——啊啊啊!”
  他惨叫了起来。
  就在他身旁的叶水和另一个企业家清楚听到了野兽的喘息声和王院的骨头被咬碎的声音!
  他们被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开。
  叶水逃到了另一侧洞壁边上,还有一名企业家却是慌不择路,竟冲出了洞窟,一脚踏空,也掉了下去!
  短短两分钟之内竟折掉了这么多人!
  两名异能者惊惧道:“柴逢,你——”
  柴逢道:“怎么?”
  两人顿时噤了声。
  这一刻,没有人再敢说话,没有人再敢动弹。
  在死寂般的洞窟之中,柴逢成了这个洞窟中唯一的主宰者。
  ……
  另一头,听到那悚人的动静,四名被绑架者坐不住了。
  高个子不安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npc说那个家伙是一头熊,到了‘晚上’他就真的变成了一头熊?!”
  戴着厚重眼睛的男人道:“而且他为什么要攻击自己人?难道那个‘熊’是不受控制的?那我们这边的小陆难道也——”
  宋仰来不及制止他们,让他们别说话,下一秒这两人就惨叫了起来。
  野兽的啃噬声竟在他们这个洞窟中响起,嘎达,嘎达,近在咫尺,所有人都是一惊!
  而这一次,没待其他人反应,这两人竟迅速被拖出了洞窟,惨叫声消失在了下方!
  他们被“野兽”拽出去了!
  所有人一凛,陆尘飞憋不住要打开手电筒冲过去,夏景将他的手重新按了下去。
  陆尘飞不解地张开嘴,宋仰的手又伸过来捂住了他。
  宋仰非常轻地说了一句“安静,别开灯”。
  顿时,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黑暗之中,没有人再敢发出声音,只有速率不一的呼吸声彼此交错。
  巨大的垂直甬道,甬道两旁的小小洞窟。
  这陷入到黑暗中的整片天地,仿佛都寂静了下来,没有一个活物。
  宋仰保持着戒备,迅速从空间袋中翻出一个怪物道具。
  那是一粒小小的圆珠,接触到目标物就会化成无数铁刺,刺入对方的身体。
  宋仰朝着刚才野兽的啃食声传来的方向轻轻抛去。
  这粒圆珠落入黑暗,落在了地面上,发出轻微的磕撞声。
  ——野兽已经不在了?
  黑暗中,大家依旧不敢轻易动弹,他们警惕着。
  然而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这个洞窟始终没有再发生异样。
  野兽似乎真的已经离去。
  宋仰考虑了下,用气声非常简洁地交代了句:“今晚别再说话,睡觉。”
  大家顿了顿,心中齐齐升起了不同的猜想。
  然而今晚,他们似乎已经没有机会再互相交流想法。
  怀揣着狐疑、不安、警惕与思考,一行人各自沉默地在洞窟中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
  在这个副本中,他们没法计时,只能勉强用身体的感觉判断出来,这个地方一天时间的总时长应该和现实世界差不多。
  大概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的时候,夏景和宋仰最先睁开眼。
  这个副本世界已经天亮了。
  往洞窟里一看,几个伙伴都已经睁开眼,眼神清明,大概一晚上没怎么睡。
  毕竟除了柴逢的那头“野兽”,他们还要警惕神秘人,在这个副本结束之前,他们恐怕是不可能好好睡觉了。
  仅剩下的两个被绑架者眼下一片青黑,有点迷迷糊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