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是还活着多好。
  打电话的神秘男人给他这么个冒牌货都能开价到一个月五十万,那如果是江营真人上场,他们又能拿到多少钱?
  陆尘飞他们皱了皱眉头。
  他们虽然对江营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江辉这个做父亲的,更是猥琐恶心至极。
  而陆才辉他们——
  此时此刻,得知自己竟是被欺骗了,被愚弄了,或者说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们的面色已经铁青。
  江辉哆嗦道:“反正、反正后来我和神秘人一直是电话联系,他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他让我怎么背台词我就怎么背台词,真正的操作都是由他来完成的。我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他给我的钱都是现金,直接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我唯一可以确定就是,那个人肯定不是江营,江营绝对干不出这么大胆的事,他就是个孬……”
  下一秒,他的脑袋被狠狠踢了一脚!
  江辉的下巴重重撞在了地面上,他被踢懵了。
  陆才辉卷起袖子,终于失了风度,他指着江辉道:“那个神秘人的事情你什么都不知道,是吧?”
  江辉懵懵地点了下头。
  陆才辉对保镖说:“把他扔下去。”
  江辉一呆,紧接着惊恐道:“不要,不要,你忘了,这个副本里玩家不能互相厮杀!”
  这话一出,保镖们也变得不敢动手。
  陆才辉怒到仿佛随时随刻能脑血管破裂。
  柴逢阴沉沉道:“别管他了,大不了等会儿就把他留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吧。”
  “不要,求你们,别丢下我!”江辉抱住了他们的腿。
  这头,看着这一出闹剧,陆尘飞皱眉道:“所以夏景最开始说的都是对的,两百多天前开启笑脸城的人,和四年前创造笑脸城的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那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边崖眸光微转,“神秘人现在在哪里,他……还在这个副本当中吗?”
  夏景开口道:“在吧。”
  大家看向他。
  这个青年显然先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江辉的古怪。
  刚才江辉所供认的一切直接坐实了他的想法,亦为他描绘出了那个神秘人的轮廓画像。
  “他想要把控全局,就得一直监控着我们。我想,其实很早以前,他就已经进入笑脸城了吧,他甚至可能进过不少副本,我们曾经和他做过伙伴也说不定。”
  青年语气平和地说着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他应该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人,有着非常大的野心,也有着非常强烈的玩性,”夏景有条不紊地分析着,“因为如果仅仅是想要利用笑脸城获取金钱与权利,以他的手段,他根本不需要和陆才辉他们合作——他很可能,只是纯粹喜欢玩别人而已。”
  “他所拥有的异能可以驱动江营遗留下来的能量团,这种异能可能在平时不具备广泛的实用性,但是一旦让他找到契机,那么这项异能对无数普通人类而言都将变得非常可怕。‘神之领域’是他给这个恐怖世界的新命名,‘神’亦是他给自己的定位。”
  陆尘飞他们的脸色沉了下来。
  夏景道:“这样一个人,我想他不太可能会堂而皇之地选择站到我们的对立阵营当中,这样就目标太明显了。当然,他也不太可能会在四个被绑架者中间,因为那样他会非常被动。”
  “他会在保证行动自由的情况下,像之前一样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
  然而,如果神秘人已经和他们一起进入了这个副本,却既不在柴逢的阵营当中,又没有伪装成被绑架者,那么他只有可能会是在——
  瞬间,陆尘飞他们全都想起了一件事。
  他们当中,“多”出来了一个人。
  他们顿时凝滞在了原地。
  夏景轻声道:“笑脸城正常运行的日子里,他就在玩家中间。笑脸城因为改造而动荡时,他也在我们之间。”
  “我把你们带进安全屋时,他同样进了安全屋里。当我和安全屋消失后,他和你们一起回到了游戏大厅。”
  “而在我将江辉他们强塞进这个五星副本时——他或许也在剩下那几十个玩家当中,看着我。”
  黎棉冷静不下去了。
  她不解道:“如果当时他和你都在游戏大厅里,那么没有副本规则的约束,当时他为什么没对你出手,反而最后要混在我们当中和我们一起进这个五星副本?”
  宋仰代替夏景分析了这个问题:“因为之前他几次攻击夏景、攻击安全屋,都是在他和夏景相隔很远距离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最后一次击溃夏景时,夏景已经化身为环绕安全屋的力量,”他看了身边的夏景一眼,夏景回以他一抹轻笑,“当时夏景的意识应该不算非常清楚,所以很难捕捉到那股力量的来源。就算神秘人当时就在安全屋内,夏景也找不到他。”
  “但是在夏景凝结成实体,意识彻底恢复之后,他若是还要在游戏大厅这么小的范围内展开攻击,”宋仰顿了顿,“那么,夏景立刻就可以找到他。”
  神秘人当时势必已经明白,他还没有完全控制住笑脸城。
  因而若是玩家们真的反应过来,群起而攻之,那么他即使能调动起笑脸城的力量,暂时抵挡住这波攻势一小会儿,这种非百分百的掌控也无法让他抵挡太久。
  就像是在他重造、掌控笑脸城的过程中,那扭曲的空间最终也不可能将玩家全部杀死一般。
  ——当时就算夏景不出现,最终亦会有玩家能够在那重力压制的险境之中生存下来。
  而神秘人终究是人类之躯,他可以被杀死。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夏景这种肉体都消灭了,还能转化为纯力之身的逆天存在,但这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也不是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达成的。
  神秘人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尤叶又提出一个疑问:“但是他也完全可以放任夏景进入五星副本,他自己就在游戏大厅里旁观,也许夏景根本出不来呢?”
  宋仰沉声道:“这是个失控副本,又是笑脸城等级最高的副本,他应该会担忧夏景在这个副本里面获得什么契机。”
  大家很快就想到——
  按照“神明”所说的规则,玩家通关这个副本,就能离开这个恐怖世界!
  这个五星副本确实给出了玩家绝妙的条件。
  夏景笑了笑,道:“神秘人应该调查过江营的过去,他能大概明白影之城当初产生和覆灭的原因和过程。”
  “但同时,因为江营早就死了,神秘人对影之城的了解是不全面的,所以他也还并不知道我是怎么转变成了纯力之身。”
  “只是他这么聪明,必定猜到了——使我发生转变的契机,一定就在我当初满足离开影之城条件的那一刻。”
  夏景双唇轻启。
  他注视着自己面前这七个人,这七个曾互相并肩作战的伙伴,一字一顿道:“他怕我就像当初夺走影之城一样,夺走他的‘神之领域’。”
  这就是神秘人不得不追随夏景进入五星副本的原因。
  夏景说到这个地步,这块空间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诡异。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
  ……所以,如果那个神秘人就在他们当中,那到底会是他们当中的谁?
  陆尘飞哑声道:“……我实在不想怀疑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扫视过这一张张熟悉的脸,缓缓道:“在这里的所有人,除了边崖我没怎么合作过,其他几个,我们都算得上是非常熟悉了吧。”
  “当然,这句话不是我怀疑边崖的意思。他既然能加入这个队伍,那么至少他和你们中有些人曾经并肩作战过,你们是信任他的,”陆尘飞顿了顿,道,“我只是……”
  只是真的不希望他们当中有任何人是那个神秘人。
  大家都同生共死过。
  然而陆尘飞也知道,有时候“希望”没用。
  事实摆在面前,如果他们不去正视这个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这一刻,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望着彼此的目光有些复杂。
  尤叶忽然打量了费笙箫一眼。
  费笙箫被这个眼神看得愣了愣。
  她很快反应了过来,不安道:“那个……我知道我进这个副本的契机很奇怪,我现在也没办法证明你们进副本之后,游戏大厅里确实发生了人数差异那种古怪的情况。但是我真的不是神秘人……你们要是不相信我的话,让我怎么证明自己都行。”
  黎棉立刻皱眉道:“笙箫绝不可能是神秘人,我和她认识很久了!”
  “等等,我在这里先打断一下,”宋仰道,“我和夏景刚才分析这些,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再一次陷入到自证环节。”
  他冷静道:“只是江辉的身份已经被拆穿,我们自然而然会谈到这个话题。”
  “刚才我们所说的也只是猜测,并不一定就是真的。事实上,我希望我们每个人在知道有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下,能够像过去一样继续集中注意力,专心致志地合作。”
  大家一怔。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非常奇怪,但——”
  宋仰当着其他七个人的面,直白地说:
  “第一,江辉的身份虽然已经暴露,但柴逢他们绝对不会向我们倒戈。他和我们站在对立阵营,可以随时在‘杀了夏景讨好神秘人’和‘将夏景与神秘人一起杀了’之间变换,接下来的形势只会变得更加复杂。”
  所有人往柴逢那边看了一眼。
  柴逢眼神晦暗不明地望着他们,显然并没有走过来与他们交涉的意思。
  “第二,我们很难轻易让神秘人漏出马脚,在这里互相逼问得不到结果,只是纯粹浪费时间。”
  “第三,光是杀了神秘人没用。你们也知道这个副本不由神秘人控制,是由江营的力量构成的。也就是说,神秘人所控制的游戏大厅部分,和江营的力量所构成的这个五星副本,这二者已经互相分割开来了。”
  “能够逼神秘人离开他的领域,将他牵制进这个五星副本,更利于我们动手,但同样,我们也要在杀了神秘人的同时通关这个副本,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第四,就算神秘人真的在我们中间——七个人对一个人,即使目前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谁,我也并不觉得我们会轻易栽在他手上。”
  这句话,宋仰看着面前这七个人,说得最为直白。
  “第五,在副本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希望大家这一次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再帮助伙伴。你们都很聪明,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陆尘飞他们的表情渐渐冷静下来。
  夏景戏谑地看了宋仰一眼,调侃道:“明知道神秘人可能就在这里,还敢说出这番话,真不愧是宋医生?”
  尤叶笑了声道:“这么想想,明着来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费笙箫道:“其实我觉得在我们推进副本的过程中,神秘人肯定多多少少会露出马脚的。”
  黎棉点头,严肃道:“没错。”
  封识深呼吸一口气道:“确实,就算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神秘人是谁,但只要所有人能拧成一股绳,我们总能发现步调不一致的那一个。”
  边崖若有所思道:“而且神秘人现在还不知道夏景当初是怎么转变成为了纯力之身。随着这个五星副本不断往前推进,夏景距离通关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他应该很快就会坐不住了。”
  陆尘飞吐出一口气,点头道:“人一旦坐不住,就会出差错。”
  陆尘飞说完,大家静了静。
  很快,尤叶笑出了声,意味深长道:“我们八个人都发过言了?”
  神秘人若真在他们中间,那只能夸他一句,真是完美的伪装。
  只是这种完美到底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陆尘飞嗤笑一声,道:“虽然刚才我说了那么大一通情深意切的,不过——”
  他扫视几个人一圈,冷冷道:“欺骗我这么久的感情,真叫我抓住你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洞窟里产生了新的变化。
  “叶水”死后,他的尸体很快消失。
  “王院”又突然冒了出来。
  这个长着王院脸的npc愤恨又畏惧地瞪着江营,在那骂他整天缩在家里不像正常人,骂着骂着又忍不住自怨自艾为什么会生出他这样的儿子。
  这个“王院”掐着嗓子,大家听了直冒鸡皮疙瘩。
  这分明是妈妈的角色。
  王院自己都受不了这npc,一张老脸通红。
  神明的声音冷冷在他们脑海中响起:“这个人也在欺辱神明,神明想要踹死他,踹死他!”
  这一次,不等柴逢他们那边反应,陆尘飞动了。
  他敏捷地绕过柴逢他们,一个回旋踢将这个npc踢飞了出去,“王院”顿时磕在了那反复受伤的电视柜上,没了呼吸。
  陆尘飞“啧”了声,似乎有些厌恶做这种事。
  但是执行神明的指令肯定有什么作用,不管是好是坏,柴逢阵营和他们阵营各有一个人推进过副本剧情,两边的情况就能平衡一些。
  不至于之后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他们无法应对。
  而“江营”很快就来到了陆尘飞的面前,直勾勾地看了他一会儿,道:“你是一把弱小,但不断试图把自己拉满的弓,小心再这么下去,你谁都保护不了,反而把自己崩坏了。”
  陆尘飞一顿。
  他不屑地笑道:“是吗?”
  “王院”的尸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