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高个子对宋仰道:“我们能不能跟你们一起走啊?我们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都不知道要怎么离开这里。”
  宋仰简单点了下头,示意他们去各取一顶帽子。
  随后,他和夏景走到那洞口下,仰头观察。
  宋仰眯眼道:“往上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左侧有一个平台。”
  此时此刻,柴逢他们所有人都已经翻身进入到了平台中,消失了身影。
  边崖走上前,道:“我有一个一次性怪物道具可以使用。”
  语罢,他取出道具,开启,两只手开始发生变化。
  白皙的皮肤变得漆黑如黑铁,手臂的形状变得细瘦如干柴。
  他示意大家站到一起。
  他的左手臂倏地伸长,如同一根绳索缠绕住了所有人,紧紧裹住。
  右手臂也无限伸长,直直伸进了上方的甬道之中,抓住了五十米上方左侧那个平台的边缘。
  下一秒,边崖的右手臂一收,一行人直接飞了上去,被甩上了那个平台!
  四个被绑架者摔得头晕眼花,其余人立刻站了起来。
  柴逢他们就站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僵在了那里。
  而眼前的一幕,让夏景的眼中流露出兴味,让其余人面露错愕。
  这个新的洞窟之中,有着一副神奇的场景。
  在这大概五十平米的空间里,他们看到了许多破旧的家具。
  餐桌,沙发,电视机,柜子。
  这些家具拥挤在一起,显得空气十分压抑。
  有两个像是npc的人正站在这个客厅中央。
  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其中一人面相老一些,大概五十多岁,另一个年轻一点,像是一名高中生,他还穿着破旧的校服。
  五十多岁那个男人举起手臂,张开五指,用力扇着高中生的脸,清脆的耳光声不断响起。
  这个男人骂道:“你几岁了?你几岁了我问问你,你真以为自己还是个高中生?竟然整天穿校服跑人家学校门口去,害得我被警察找!你这个怪胎,你都已经二十多岁了!”
  他的每一次耳光都让那个“高中生”的脸重重偏向另一边。
  “高中生”的脸颊已经明显地红肿了起来。
  他垂着脑袋,缩着脖子,非常畏惧,瑟瑟发抖。
  中年男人还在喷着唾沫打他:“你这个怪胎,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死,啊?你怎么好意思活下去的?!”
  ……
  柴逢那个阵营之中。
  有一名企业家微微颤抖起来。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其余人亦惊惧地望向他。
  只因那个中年男人npc的脸,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而那名“高中生”的五官,分明就是江营。
  此时此刻,江营自己也呆住了。
  这到底是什么?!
  这个副本到底是什么情况?
  宋仰他们这边,四个被绑架者低声交流:“那不是叶水吗?”
  叶水就是这会儿已经傻掉的那个企业家的名字。
  尤叶若有所思道:“这情况看起来像是一个家暴狂父亲在家暴儿子,但是两个npc的脸为什么会是玩家的脸?”
  陆尘飞皱眉道:“不对,应该说,为什么那个父亲的脸,会是那个企业家的脸。”
  刚才在游戏大厅里,宋仰和夏景告诉他们的事情除了他们先前的计划,还有就是江营的身份与过去。
  眼前这个场景分明是江营这个人过去亲身经历过的——
  他的身体因为强大的异能停止了生长。
  他被父母所害怕憎恶,精神出现了问题。
  他总喜欢跑去夏景他们的学校后门,看学生们活动,似乎通过感受那种蓬勃的青春活力,他那枯萎的世界可以焕发生机。
  所以,此时这个场景中的“江营”,应该就是江营。
  可场景中的父亲为什么会是名叫叶水的企业家呢?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
  不远处,“叶水”还在不停咒骂击打“江营”,“江营”很快哭了起来。
  他就像是泥里的一条蚯蚓,即将被彻底踩死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脚下。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脑海中,神明的声音响了起来。
  神明冷冷说道:“看到了吗,有人正在欺辱神明,你们还不快去杀了那个可恶的家伙!神明恨不得掐断他的脖子!”
  所有人一惊。
  有人正在欺辱神明?
  他们脸色骤变。
  在这个副本里,神明是指“江营”?!
  名叫叶水的企业家倏地扭头看向他身边的江营,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开始跳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在耍我们吧?!你想让人去杀了那个我?!”
  他指向长着自己脸的npc。
  江营拼命摇头,脸色煞白:“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陆才辉阴沉着脸问柴逢:“一般碰到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做?”
  柴逢道:“派一个保镖过去,试试按照‘神明’说的做会怎么样。”
  陆才辉立刻对一个保镖扬了扬下巴。
  那个保镖有些犯怵地看了看那两个npc,鼓起勇气,大步大步走过去,一拳砸向“叶水”。
  “叶水”登时往后一倒,狠狠砸在了电视柜上,砸得头破血流。
  一击毙命。
  叶水本人狠狠抖了抖,他看着“自己”的尸体,脸色铁青。
  下一秒,神明暴怒的声音响彻所有人的脑海。
  “为什么不听神明的话?!神明是想要掐死这个人,掐死,不是打死!不听从神谕的人,都该死!”
  “神明”的话音落地,那名保镖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拎了起来,像一块抹布一样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向了电视柜。
  黑帽子从空中飘落,一声钝响过后,这名保镖的脑袋被狠狠砸破,脑浆四溅!
  他面朝下躺在了地上,他的身边正是死法和他一模一样的“叶水”!
  这一幕吓得陆才辉他们连连倒退几步,惊骇不已。


第111章 是神(二)
  电视柜前,“叶水”的尸体很快原地消失。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npc再一次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江营”的面前。
  他又开始扇“江营”巴掌,就好像是一幕戏从头开始。
  耳光声一下一下响起,这个npc怒吼道:“你这个怪胎,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死,啊?你怎么好意思活下去的?!”
  神明的声音冷冷在玩家们的脑海中响起:“快点,快去掐死那个正在欺辱神明的人!”
  这下,陆才辉那些保镖却是一个都不敢动了。
  他们被刚才同伴的死吓得不轻。
  不远处,边崖低声道:“玩家杀了npc,却不是按照神明所说的方式,他杀死npc的方式就会回馈到自己身上。那如果玩家不碰npc,直接无视神明的这条指令呢?”
  夏景慢慢道:“一直绕过神明的指令的话,也许我们就永远踏不出这个副本了吧。”
  陆尘飞道:“那怎么说,我们要上吗?”
  跟在柴逢身边的那两个异能者却像是有感应似的挡了挡他们的路,警惕地看着他们。
  随后,柴逢自己走了上去。
  他走到那两个npc面前,伸出双手就掐住了“叶水”的脖子!
  “叶水”猝不及防被袭击,脚下一个踉跄。
  他连忙扒住柴逢的双手,眼睛暴突,脸很快涨成紫红。
  他用力挣扎着,柴逢却始终没有放开他,甚至咬紧了牙关,凶狠地加大了力道。
  “叶水”摔倒在了地上,他发不出声音,嘴巴惊恐地大张开,一张一合,就像是某种鱼类,看得真正的叶水仿佛也感受到了那种死亡般的窒息。
  很快,“叶水”再一次死在了所有人面前。
  柴逢气喘吁吁地半跪在那边,对着空气道:“我完成您的指示了,然后呢?”
  神明没有回答他,倒是“江营”这个npc在柴逢的面前蹲了下来。
  柴逢一愣。
  这个刚刚被“叶水”扇巴掌扇得像一条狗一样狼狈的男人直勾勾地望着柴逢的……头顶上方,开口道:“你是一头饥饿的熊呢。”
  忽然之间,江营大喊:“小心你的影子!”
  大家被吓了跳。
  柴逢立刻站起身,低下头——他脚下的影子却很正常,没有丝毫的异样。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江营身上。
  这个男人不知何时竟满头大汗,汗多到了不正常的地步。
  事实上,自从进入这个洞窟,他的情绪就不稳定到了极点。
  到了这会儿,这个男人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他拼命喘着气,神经质一般地盯着柴逢脚下的影子,喃喃道:“你的影子肯定会出问题,他已经看到你的影子了!”
  柴逢盯着他道:“影子?影子跟影之城是什么关系?这个npc的异能应该就是你的异能吧,他到底在说什么你应该知道才对。”
  江营只摇着头,嘴里说出来的话特别混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影子,他能看到影子!”
  大家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
  很快,江营好像终于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感受到了所有人狐疑的目光。
  他滞了滞,脑子顿时清醒过来。
  他僵硬地扯出一抹笑容,努力镇定道:“我们还是别在这个洞窟呆下去了,赶紧往上走吧,上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在……”
  这扯开话题的方式太过蹩脚,没有人附和他。
  而江营转过身,看到夏景和宋仰他们,脚步又僵在了那里。
  夏景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会儿。
  随后他笑了,嗓音温和地说:“扮演江营很困难吧。”
  这句话一出,除了宋仰,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愣。
  江营瞬间脸色煞白。
  “毕竟你几乎没怎么管过他,因为害怕,你也从来不敢去问他到底用异能看到过什么。”
  “你只知道他能看到‘影子’,”夏景道,“但你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他看到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夏景这句话话音落地——
  封识愕然道:“这个男人不是江营?!”
  可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江营的长相。
  还是说……他用了人皮面具?
  柴逢也骤然变色:“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江营的话是谁?”
  陆才辉他们好像也愣住了。
  夏景对他们说:“想要合作管理笑脸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想必他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说服了你们。他在你们面前出现有多久了,一直都是用的这张脸?”
  看张院和陆才辉他们震惊的表情,显然事实就是如此。
  “有意思,”夏景侧过脸,对宋仰轻声道,“看来他背后那个人有能力把笑脸城的道具带到现实世界去。”
  笑脸城的道具都是由“力量”构成。
  这类道具能够出现在现实世界,能够在现实世界使用,也就意味着若是笑脸城真的覆灭了,夏景这样的存在也有机会回到现实世界当中。
  尽管一直以来他们两人都在朝这个方向坚定不移地前进,尽管夏景此前已经有了类似的推测,但这确实是他们第一次获得确凿的证据。
  宋仰顿时收紧了双手,眸色变深。
  他们朝着目标,更近了一步。
  那头,陆才辉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勃然变色。
  假江营想逃,保镖们立刻冲过去将他扑在了地上!
  陆才辉他们大步走过去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江营的话,江营人又在哪里?!”
  柴逢也走过去,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了假江营的脖子:“把面具卸下来,不然杀了你!”
  假江营被吓得一阵哀嚎。
  很快,他的脸就发生了变化。
  他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长相和江营有那么点相似,眼睛却更加细长,显得特别贼眉鼠眼,头发有些花白,脸上有些皱纹,大概五六十岁。
  这个中年男人痛哭流涕道:“我是江营的爸爸江辉,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你们别动手,求求你们别动手!”
  “江营、江营他在四年前就死了!不不不,是失踪了,人间蒸发了!”
  江辉哭着道:“过去他一直自己一个人住在A市那边,我和我老婆在外地打工,不太管他。四年前的夏天,我和我老婆回家后就发现这小子不见了!”
  “当、当时我们也没报警,”江辉说起这事,脸上闪过一丝心虚,“这小子从十七岁开始就出现了超能力,整天神神叨叨的,特别吓人,他消失了对我们来说反而是减轻了一个负担。”
  “他消失之后,我和我老婆就搬回了A市的房子,那之后几年日子都过得还算平静。结果半年前,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说到这里,江辉咽了咽口水,道:“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男人,估计用了变声器,声音很奇怪。他问我是不是江营的爸爸,然后问我想不想赚大钱。”
  陆才辉他们瞠目结舌。
  江辉缩了缩脖子:“……他说我只要扮演好江营,代替他去见你们就好。只要我乖乖听他的话,完成这个任务,他就能一个月给我五十万,后面钱还会更多。”
  一个月五十万。
  这是什么概念?
  江辉累死累活也只能一个月赚三四千,如果仅仅是扮演江营就能让他赚那么多的钱,那这跟天上掉馅饼没有任何差别。
  那一刻,江辉甚至不再讨厌江营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这儿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