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眯眼笑道:“既然他们对副本游戏这么感兴趣,那怎么能不亲自尝试一下呢?”
  那抹妖孽的笑容让其余人打了个哆嗦。
  出现了,最可怕的人他出现了!
  不过夏景保留下来的那一丝力量非常微弱,在他强行打断江营对副本的生成之后,这个副本从江营的手中失控,很快也从他的手中失控了。
  那四个被绑架者会被一同吸进副本当中,正是因为副本暴走了一瞬,夹杂在其中的江营的意念掳走了这四个无辜的人。
  “这个副本最重要的架构,最终是由这个恐怖世界自己生成的。”夏景说道。
  封识想到了什么,道:“这是不是代表,江营其实根本还没有完全掌控住这里?”
  如果他完全掌控住了,理应就不可能让夏景找到可乘之机。
  夏景:“是。”
  事实上,如果江营完全掌控住了这里,那么他也不可能会没有发现,夏景其实还保留了余力。
  夏景掺的这一脚,使得笑脸城内尚未被江营掌握住的力量如同漩涡般汇聚到了这个五星副本当中。
  “所以现在,不论是我还是江营,都不知道这个副本里头会有什么东西,”夏景指向全息大屏,微笑,“有人愿意和我一起进去,解决他们吗?”
  陆尘飞道:“等等,夏景,你能先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你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
  宋仰轻咳一声,道:“这得说回到几天前——”


第109章 安全屋(二十二)
  就在进入《眼之岛》副本前的某一天,宋仰的个人空间内。
  ……
  夏景望着窗外夜色下的大海,笑了起来:“所以,四年后开启笑脸城的,真的还是四年前的人吗?”
  这一刻,听了这话的封识和贾清只觉得毛骨悚然。
  当然,他们在短时间内无从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调查还需继续。
  时间已经是深夜。
  贾清和封识第二天都有课,他们的精力也不像宋仰一样那么充沛,匆匆告别后便下了线,回现实世界休息去了。
  宋仰和夏景留了下来。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夜色下波光粼粼的海。
  他们肩抵着肩,倚靠在一起。
  夏景思索道:“宋仰,如果两百多天以前,真的是另一批人重启了笑脸城,你觉得他们现在对这个地方是已经掌控完毕了,还是始终在试图掌控之中?”
  宋仰想了想,道:“能够重启笑脸城的,至少也得是一个异能者吧?他需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掌控住这个地方,应该得看他的异能到底有多强大。”
  夏景望着海,道:“要是他们现在已经掌控完毕了,那事情可能会有点麻烦。”
  夏景想起了安全屋中出现过的那一道裂痕。
  他暂时还没有告诉宋仰这件事,只因他一直没等来“对方”的后续动作,在这种时候告诉宋仰,除了让这个男人徒增担心,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夏景的头往宋仰肩上靠去,他懒洋洋地思索着——
  如果那道裂痕是因笑脸城的新掌控者而起。
  如果那位新掌控者已经彻底掌控住笑脸城。
  那么安全屋里那道裂痕,或许会成为唯一一件对方入侵过的证据。
  对方一旦选择蛰伏了下来,他们就很难再找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相反——
  “如果他们还在持续地尝试掌控这里,那么,事情就有趣起来了,”夏景的眼中闪烁着某种光芒,“显然,以他们的力量,他们没办法一口气吞下笑脸城。在他们强行掌控这个地方的过程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某种机会。”
  宋仰一愣。
  他低头看向夏景。
  “某种,彻底击溃笑脸城的机会。”
  宋仰的身体无声紧绷了起来。
  他低声道:“但是你和我都不是异能者,就算对方出现了漏洞,我们也很难从整个笑脸城的层面反击对方。”
  夏景抬起头来,冷不丁道:“宋仰,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是由某种特殊的力量构成的吧?”
  “这种特殊力量能使我死而复生。只要不是受到了绝对强势的力量压制,就算我变成了一堆肉糜,我也能恢复成原来的样貌。”
  “我一直在想,我之所以无法轻易脱离安全屋,是不是因为我作为某种特殊力量的集合体,与构成笑脸城的力量是本质上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
  “我成为了一个异物目标,笑脸城可以轻易定位我,将我禁锢在安全屋之内。”
  说到这里,夏景直勾勾看着宋仰道:“但假如我彻底被打散了呢?”
  宋仰顿时蹙起眉。
  他坐直了身体,神情严肃起来。
  “我可以将我的神识注入到团子身体里,自然也可以让我的神识附着在力量上。”
  “我没办法摧毁我自己,但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某种比我更强大,机动性比笑脸城更厉害的力量,或许它就可以彻底击溃我。”
  夏景说着某种惊人的设想:“只要我化作烟尘,能有一丝一缕的力量逃逸出去,那么我或许就能逃过笑脸城的监控,能够更自由地行动。”
  “我可以自由地进出游戏大厅,自由地出入副本,”夏景玩味地笑了起来,“自然也有机会找到那位新掌控者的漏洞,钻进去,摧毁‘他’和笑脸城。”
  宋仰的嗓音沉了下来:“这就是你两天前给我那个空间袋的原因?”
  那天看到空间袋里的东西时,宋仰非常错愕。
  当时他已经隐隐意识到夏景想做什么,但当时他绝没有想到夏景的想法会如此大胆。
  宋仰的眉头蹙得很紧:“这一切只是你的猜想,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你的设想能够实现,如果你被击溃之后……就彻底死了呢?”
  “另外,目前我们也还并没有找到笑脸城覆灭后能够让你回到现实世界的方法,不是吗?”
  夏景歪了歪脑袋,道:“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曾想过答案。”
  “宋仰,你想一想,笑脸城虽然与现实世界分隔于两个次元,但它既然能与现实世界发生交叉,那么——笑脸城内的事物或许其实有直接踏入现实世界的可能呢?”
  宋仰一怔。
  夏景的眸中熠熠闪光:“也就是说,在笑脸城被摧毁的那一刻,如果我能成功拥有一具新的身体,那么也许我就可以用某种办法,直接以那样的身体回到现实世界。”
  “当然,这也只是猜想,至于是否能够实现,到底要怎么实现,”夏景注视着宋仰道,“这是需要靠我们不断前进才能知晓的,不是吗?”
  宋仰沉默半晌,揉了揉眼窝道:“还是太冒险了,夏夏。”
  这样的计划里全都是不确定因素。
  夏景却道:“你觉得我们可以不冒任何风险就脱离笑脸城吗?”
  宋仰一僵。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夏景轻声道,“因为需要冒险的人是我,所以你不愿意?”
  “但是宋仰,我需要你的原因就在于,有些事情只能由你替我来做——”
  宋仰想到那个空间袋,眸色深了下来。
  “而有些事情,只能由我来做,”夏景顿了顿,道,“到了那个时候,我需要你相信我。”
  宋仰的喉结滚动了下。
  他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道:“好,那我们就把这当做一个后备计划。如果事实证明我们最后只有这条路能走,那么我们就按你说的方法来。”
  宋仰嗓音沙哑:“你会被外力击溃,化作分散的力量逃逸出安全屋。”
  夏景:“为了不被笑脸城的新掌控者发现,我需要让我的大部分力量都被对方彻底毁灭,只保留最微弱的那一丝力量,在对方以为他已经胜利的时候,逃出去。”
  “在那个时候,对方也最容易因为放松警惕而暴露出弱点。”
  宋仰低声道:“在那之后,你会……”
  借用某种方式,重生。
  ……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听着两人转述那一晚他们已然讨论好的计划。
  在夏景恢复记忆,回想起除了他自己,笑脸城里还有属于他的更大一团力量时,他将计就计,任由江营将他两部分力量全部击溃。
  只有最后那些微的力量,逃过了江营的眼睛。
  陆尘飞喃喃道:“所以夏景的重生方式是……”
  宋仰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
  夏景微微一笑,道:“只要我还能保留下来些微的力量,这些力量就能重新凝聚成一个我。只不过现在的我,力量要比起之前弱许多。”
  大家一听这话,恍然大悟。
  所以夏景的力量钻进了副本中进行了改造,改造完又钻了出来,凝聚成了一个新的他。
  他们相信了夏景的说辞,松了口气。
  宋仰没有吱声。
  他和夏景的双手在无声中紧紧相握。
  这会儿,不少人都在为他们两人的先见之明感到惊叹。
  封识想到了某个问题,道:“现在这个五星副本,江营没办法关闭它吗?”
  夏景依旧微笑着:“这个副本已经完全失控了,只要他还没有百分百掌控笑脸城,他就没办法关闭这个副本。”
  贾清连忙道:“对了对了,刚才仰哥说江营已经死了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件事,夏景也产生了些兴味:“在我的记忆中,他确实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也很好奇,他是怎么复活的。”
  想要搞明白这个问题,他们只能进那个五星副本里会会江营了。
  郑树问:“夏哥,咱们不进这个五星副本不行吗?既然这个副本江营没法关闭,那么只要玩家人数不满,副本就没办法开启,他们这些人就会被永远困在里面出不来吧?”
  贾清:“不不不,别忘了,这个五星副本说到底还是笑脸城的力量生成的副本。笑脸城的副本一旦进了人,如果之后三个小时都没有满人,副本就会自动把先前已经进去的玩家吐出来的!”
  陆尘飞也不赞同郑树的想法:“如果江营不死,那么笑脸城就不会消失,最大的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
  尤叶道:“而且他现在是没办法关闭这个副本,但如果放任他活下去,那么他将整个笑脸城完全攻克下来只是时间问题。到了那个时候,他一定能够想办法出来。”
  所以,他们必须得尽快进入到副本中,想办法解决江营。
  这个五星副本不受江营控制,在那里面他们更容易找到机会。
  事情讨论到这个地步,所有人都不再有异议。
  他们唯一要解决的,就是由谁进五星副本这个问题。
  陆尘飞笑了声,道:“27人副本,现在已经登录20个玩家,还剩7个名额。夏景算一个,宋仰算一个,我再算一个,还有谁要来?”
  封识毫不犹豫地说:“我和你们一起。”
  贾清刚想要举手,宋仰和封识就把他给按住。
  “不是我们鄙视你,这可是五星副本,你确定要进去?”封识认真地说。
  贾清流泪:“你们这就是鄙视我,我也鄙视我自己,呜呜呜,这手就当我没举过吧!”
  黎棉上前一步道:“我也要进去。”
  费笙箫忍不住抓住她的手腕,咬了咬唇。
  黎棉拍拍她的脑袋,温柔道:“我一定会出来的,你就在外面等着我。等到我们出来之后……”
  黎棉弯了弯眉眼:“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费笙箫红了眼睛。
  尤叶笑道:“也算我一个,我不喜欢坐等,还是得进去动动筋骨才行。”
  这样一来就还差最后一个名额,边崖道:“我来吧。”
  七个人选迅速定下,他们彼此都已经是非常熟悉的伙伴。
  在剩余所有人担忧、紧张与期待的目光之中——
  七个人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向全息大屏,走向那副写着“是神”二字的,阴郁的画。
  他们消失在了屏幕里。
  *
  夏景的视野中重新出现色彩时,他已经身处在一个……洞窟之中。
  没错,是洞窟。
  与副本封面上的树木、土地、雨水毫无关联。
  这个洞穴的洞顶上吊着几盏白炽灯,白炽灯正亮着,散射着惨白的光线。
  洞窟很大,他们右侧的不远处摆着几张破旧的机床,这像是某个古怪的车间,不知道是用来制作什么东西的。
  他们看不到任何材料,更没看到npc。
  唯有先前已经进入副本的四个企业家,四个被绑架者,八个保镖和江营缩在角落里瞪大眼睛望着他们。
  柴逢及其他两位异能者则抱臂在一旁沉默,见到夏景,他们有些惊疑不定。
  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诡异,两拨人有点剑拔弩张。
  宋仰将夏景拉到了自己身后,陆尘飞他们齐齐上前一步,挡在了夏景面前。
  所幸的是,江营似乎并不敢轻举妄动。
  夏景打量了下周围,率先说了句:“副本还没有开始的意思?”
  这个副本的开场场景很古怪,应该不至于什么提示都不给他们,游戏就直接开始。
  可事实是他们二十七个人都已经到齐,洞穴中却还没有产生丝毫变化。
  忽然之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中间。
  那道的身影……竟然是费笙箫!
  大家吃了一惊。
  黎棉愕然道:“笙箫,你怎么进来了?!”
  这个副本的人数明明已经满了。
  费笙箫站稳之后,连忙跑向他们,咽了咽口水,低声道:“刚才你们进来之后,全息屏幕上显示……只有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