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景主动说道,“‘影’确实是江营制造出来的东西。”
  “江营是一个异能者,他的异能非常强大,这导致他的身体从十七岁开始就停止了生长。他的父母和周围人非常害怕他,他也非常害怕自己的异能,这让他变得自卑懦弱,明明是一个二十七岁的成年人,却依旧经常会被比他年纪小很多的人欺负。”
  宋仰第一次听说到这种案例。
  竟有人因为异能太过强大而停止了身体成长?
  夏景继续说道:“他的异能也与‘影’有关。影之城是他异能爆发后的产物。”
  “影之城的运作方式和我们之前猜想的差不多。江营制造出了一个框架,后续不断的能量补充来自于玩家的恐惧、绝望、悲伤等负能量。”
  “江营绑架过不少人,有曾经欺负过他的人,也有与他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他不仅仅是在报复,他也在享受折磨别人的滋味,即使那些人和他毫无瓜葛。”
  “那些九死一生的副本,那条满五千分就能离开的规则,都是为了折磨。”
  给人吊着一口气,给人一个触不可及的希望。
  所有的玩家都在不断经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江营兴奋地看着这些人在他的手掌心里翻腾,挣扎。
  他曾经所害怕的自己的力量,终于为他带来了掌控别人生死的满足感。
  宋仰蹙眉道:“那你会被他绑架是因为——”
  夏景:“江营住的地方离我的学校很近。他的精神其实有点问题,他爸妈常年不管他,他就总是从家里跑出来,跑到我们学校的后门看学生活动。我曾经撞见过他被人打,出手帮过他。”
  宋仰愕然。
  夏景帮助过江营,最终却被江营绑架到了影之城?
  “不过我不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帮助者,你应该了解我。”夏景道。
  夏景不是一个好人。
  当然他也不是坏人。
  他踩在光与影的交界线上,不论什么时候,当他对别人伸出手,那必定是因为他对那个人,那件事产生了兴趣。
  而这种转瞬就会逝去的“兴趣”,显然不是江营真正想要的东西。
  因而,最初那点感激,在江营逐渐了解到夏景的本质之后,慢慢转变为恐惧,与恨。
  当影之城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夏景也成为了江营想要折磨的人之一。
  只是,江营对夏景的感情明显更加复杂。
  他恨夏景,他想要亲眼看到夏景流露出害怕的情绪,他又渴望和夏景一起进入副本,期待着夏景能够像曾经做过的那样,保护他。
  “他是一个还算有趣的人,”夏景非常简单地描述了当年发生过的事情,“不过后来他和影之城一起覆灭了。”
  宋仰凝视着夏景。
  “这么说也不太对,”夏景慢慢道,“当初我达到了五千积分,成功接触到了他的能量,将他的精神与能量全部吞噬,关闭了影之城,但我毕竟不是异能者,没办法将他的能量彻底消化成我自己的东西。”
  “于是最后就变成,他的小部分能量变成了我的能量。我的这小部分能量管理着他的大部分能量,让它沉睡了四年……直到两百多天前,有陌生的异能者找到这团能量,重启了它。”
  夏景三言两语说出了足以令外头所有玩家震惊的真相。
  宋仰深呼吸一口气,道:“所以,影之城会转变成笑脸城是因为……”
  夏景笑了笑:“嗯,是因为我。”
  夏景只能消灭江营的精神,但没办法真正消灭江营的力量。
  当江营的这团能量块重新被人唤醒,夏景也无法阻止影之城再次开始运转。
  他只能驱动他自己那小部分的力量,改变影之城,给予玩家得以喘息的空间。
  于是,影之城变成了笑脸城。
  压抑的监狱消失了,偌大的游戏大厅出现了,舒适的玩家个人空间也出现了。
  官方超市出现了,全息大屏全息小屏出现了,提供给玩家们的工具与道具变多,副本被划分出不同的星级难度,供以玩家们自己选择。
  为了维持住这种改造,夏景的能量很难与江营的能量脱离。
  他想要实地深入笑脸城,搞明白是谁在搞鬼,就只能将自己的小部分能量再分裂出一小部分,化作实体。
  于是,人形夏景和安全屋出现了。
  安全屋是外生物,无法守住力量,一旦受到损伤,只能靠外力修复。
  夏景是力量本身,力量在他的体内循环,轻易不会逃逸,因而他也轻易不会死。
  看起来似乎很强大。
  然而,实则因为夏景的力量受到江营无机质能量与陌生异能者的牵制,化作为实体的小小部分的他失去了记忆,他也根本做不到自如地在整个笑脸城里穿梭。
  安全屋是他去到不同副本中的媒介。
  每周一是他努力为自己创造出来的契机。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夏景、江营的能量与陌生异能者,这三者之间牵制与反牵制造成的结果。
  而现在笑脸城和夏景会变成这样,自然是因为陌生异能者终于占领了上峰。
  夏景,则主动后退一步。
  他选择,在阴影中静待敌人的现身。
  宋仰迅速消化了这些信息量。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敏锐道:“刚才在笑脸城的空间漩涡当中,最先被绞杀的都是那些拖到最后都没进四星副本的玩家,这也和你有关吗?”
  夏景回答道:“
  我那部分还在和江营、陌生异能者胶着的能量在感知到笑脸城的异变后,就分了一些力量给那四百多个四星副本。”
  这些都是刚才夏景恢复记忆后,和属于他的另一部分能量块重新建立起感应才知晓的事情。
  就把他自己称作小夏景,把他那还笼罩着整个笑脸城,还在与江营他们胶着的,更大那部分能量块称作大夏景吧。
  彼时,在陌生异能者的侵入之下,大夏景能做的事情已经非常有限。
  它只能将自己的能量投射到四百多个四星副本当中。
  进入过副本的玩家成功沾上了他的能量,自然也就获得了他的保护。
  而没有进入四星副本的玩家,也就相当于要赤裸裸地面对动荡的笑脸城,自然也就成了第一波被杀死的人。
  夏景说着说着,颇有些深思地看着宋仰:“这不太像是我的行事作风,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你真的对我产生了许多影响。”
  夏景从不会花费那么大力气去保护与他毫不相干的人。
  但是宋仰会。
  宋仰是一个好人,这是夏景最开始认识这个男人,就无比清楚的事实。
  宋仰轻声道:“但是四年前你不也牺牲自己关闭了影之城,保护了更多的人吗?”
  夏景一顿。
  虽然夏景没有说,但宋仰能够猜到。
  夏景的肉身一定是在覆灭影之城与江营的过程中,跟着一起灰飞烟灭的。
  当然,对此,夏景自己肯定会有别的解释。
  比如说——吞噬别人似乎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只是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
  宋仰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夏景说出这番话。
  然而不论怎么说,这一切事件背后的本质,依旧是夏景保护了别人。
  宋仰凝视着夏景,道:“夏夏,人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彼此矛盾的两种情绪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人也经常会做一些不像是自己风格的事情,这都是因为,人本身就是一种多情绪、多动机的复杂个体。”
  “你会做出这些行为,足以证明,你始终是一个人类。”
  宋仰以指腹轻轻蹭过夏景的脸颊:“一个有温度的人。”
  夏景亦凝视着他。
  片刻后,他牵起唇角道:“宋仰,你让我更加期待回到现实世界了。”
  他的身体开始落下碎屑。
  崩解已经正式开始。
  夏景忽然歪着脑袋问:“现在是几点?”
  宋仰哑声道:“周二的早晨,现在应该已经是五点多。”
  “现实世界的五点多,应该有晨光了吧。”
  “嗯,夏季的天总是亮得很早。”
  “不知道日出会是怎样的风景。”
  “我们以后会一起看到的。”
  夏景轻声道:“宋仰,我想看看你的家和你的房间。”
  宋仰按住夏景后脑勺的手微微用力,他轻轻与夏景抵住额头:“等回到现实世界,你可以看个够,你还可以天天睡在我的床上。”
  “宋医生的床应该很软?”
  宋仰笑了。
  他又道:“对了,我之前就想问,你当初在进影之城的时候,还是一个高中生吗?”
  “嗯,进去的时候十七岁,覆灭的时候十八岁,过了这四年,我应该算是二十二岁了吧?”
  “比我小一岁。”宋仰顿了顿。
  要是夏景正常地读书、生活,那么这会儿大学也还没毕业吧。
  两人一时没有说话。
  他们彼此都在想象着一些虚幻的,绝不可能重来的过去,和一些虽然模糊,但他们伸出手也许就能触碰到的未来。
  片刻后,夏景缓慢眨了下眼:“虽然我现在这幅崩解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可怕,但是,宋仰,要接吻吗?”
  宋仰看着他:“别说这种话,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好看的。”
  这也是他不让夏景使用人皮面具的原因。
  他不需要夏景继续在他面前伪装。
  他们永远可以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彼此。
  夏景听到宋仰这个回答,轻笑起来。
  随后,他低下头去,宋仰则按下他的脑袋。
  两人相拥在一起,亲吻。
  在这之后,他们即将短暂的分别。
  而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更永久地相聚。


第108章 安全屋(二十一)
  安全屋客厅中。
  费笙箫惊呼一声,所有人朝她那儿看去。
  她怀里的团子,身体开始化作碎屑下落,在两三秒之内,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就像是一个不祥的信号,所有人不由心里一紧。
  宋仰从走廊里走了出来。
  封识站起身,低声问:“夏景他……”
  宋仰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里也没什么情绪。
  他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明白了过来。
  费笙箫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小小一隅,空气顿时变得十分滞涩,让人喘不上气。
  宋仰抬眼望去。
  安全屋还在不断地溃散,这让不少人面露不安。
  如果安全屋消失了,那么他们是不是又要回到那黑暗的混沌里?而这一次,还有谁能够保护他们?
  他们真的还有生路吗?
  令人窒息的沉默不断蔓延。
  就在这时,有人注意到,似乎有一股风绕着安全屋转了圈。
  紧接着,原本崩裂溃散的墙体竟然恢复如初。
  就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拯救安全屋,保护安全屋。
  这一幕让不少人睁大了眼睛。
  尽管那恢复的墙体下一秒就会再一次被裂痕覆盖,可那股力量也还在坚持不懈地环绕、修复。
  两股力量在不断地拉扯、牵制。
  “这是……”
  不少人向宋仰这里投来了目光。
  这一刻,他们都在心里想着,这难道是来自夏景的力量吗?
  可刚才明明还没有这样的景象,现在夏景又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一直没看到他现身。
  这个青年的力量彻底被释放出来,难道是因为他的身躯已经……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不知道是在哪一刻,忽然有人喊道:“退出登录的通道重新打开了,你们感觉到了吗?!”
  大家提起精神,闭上眼感受了下。
  随即他们振奋了起来。
  没错,离开笑脸城的通道重新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他们可以回现实世界了!
  这或许意味着笑脸城的重构即将完成,这个恐怖世界的架构将重新稳定下来。
  诚然,退出登录并不意味着他们彻底脱离了这个地方,但此时此刻,仅仅是能够不再被困在这里,能够回家,就已经令人热泪盈眶。
  很快就有十几个人原地消失。
  有人在犹豫,他身旁的玩家问他在想什么,这人说道:“我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我回了现实世界,那么笑脸城后续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就不知道了吗?下一次要是再被强制召回这里,我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可能会很危险。”
  他垂眸想了想,道:“我是那种抽血打针时,只有亲眼盯着护士把针扎进血管里才会安心的人,把头埋进沙子里当一只骆驼不是我的作风。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再等下去。”
  “我想看看,笑脸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和他对话那人愣了愣,这时才下意识地往宋仰那儿扫视了眼。
  宋仰那边的所有人,全都没有动弹。
  他们都还在静静等待着笑脸城最终变化的到来。
  ……
  退出笑脸城的人越来越多,安全屋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然而这一次,就连贾清和郑树也没有哆哆嗦嗦地喊着他们想回去。
  他们红着眼睛,指尖在微微发抖,这是在害怕,但他们全都紧咬着牙关,始终稳坐着。
  夏景已经消失了。
  那个青年都已经死了,残余的力量还始终在保护他们,他们又怎么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放任笑脸城肆意地变化,再肆意地玩弄他们!
  他们要留下来。
  他们想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