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想到夏景交给他的空间袋中的那样东西,宋仰闭了闭眼。
  他将那只空间袋取了出来,紧紧攥在了手心里。
  这件东西联结着他与夏景,亦是到了关键时刻,对于夏景而言非常重要的一件东西……
  宋仰缓缓吐出一口气,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问:“你觉得现在通过全息小屏交流还安全吗?”
  夏景很快给了他答案:“不安全。”
  全息小屏是笑脸城的产物。
  诚然,他们现在在这个地方使用的所有工具都是笑脸城的产物。
  然而全息小屏能够传递信息,一旦笑脸城被彻底控制,这信息交流的渠道被掌握,那么他们谈什么都将不再安全。
  夏景:“所以,先不聊了,静待转机。”
  宋仰:“如果发生意外,记得按照你曾经说过的计划行动。”
  夏景:“知道。”
  夏景:“回头见,宋仰。”
  宋仰盯着这五个字,迟迟没有动弹。
  一旁,封识和贾清看着他的脸色,犹豫道:“……夏景怎么说?”
  宋仰的喉结滚动了下。
  他关闭全息小屏,低声道:“他暂时没事。走,我们先回游戏大厅。”
  ……
  所有玩家都已经发现,他们退出笑脸城的渠道已经被关闭。
  此时此刻是现实世界的周一晚上九点半。
  他们全都被困在了这个诡谲世界当中。
  宋仰他们在走廊入口处撞见了找路找得迷迷糊糊的郑树,随后他们很快又联系上了边崖和陆尘飞。
  ——陆尘飞也刚从四星副本里出来。
  一行人站在了游戏大厅里,仰头看着前方那巨大的全息屏。
  副本数量、玩家数量不断在减少。
  他们亲眼看着那些数字一次又一次跳动,仿佛能看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
  陆尘飞低低骂道:“狗东西,别让我抓到你。”
  大约一个小时后,费笙箫和黎棉带着另外两个女孩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又过了一个小时,尤叶找到了他们,喘了口气道:“真是够呛。你们知道吗,好像所有笑脸城玩家都已经被强制召回了笑脸城。”
  陆尘飞沉着脸道:“所以这些四星副本才会这么快就被填满人数吧。”
  大家都不想再被精神折磨。
  他们想要一个最终决断。
  当然了,总归会有少数人死活不愿意进入四星副本。
  他们期望着,也许在他们的时限抵达之前,四星副本就能被清完,那么或许他们就能逃过一劫。
  他们抱着侥幸心理。
  有人对他们不齿,也有人选择管好自己,对别人的选择保持沉默。
  反正不论如何,他们似乎都即将迎来结局。
  ……
  四星副本一个一个被关闭。
  大批量玩家死了,也陆陆续续有不少玩家回到了游戏大厅。
  游戏大厅里的人,再一次开始变多。
  在低低的议论声和纷乱的人影中,他们看到了表情阴鸷的柴逢,看到了失魂落魄的王跃冉,看到了疲惫坐在地上的刘意,看到了始终一同行动的沙宇和杨乐柳夫妻,看到了脸色苍白的顾晨和顾星兄妹。
  孙千千见到他们,连忙朝他们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刚刚我进的那个四星副本中出现了很奇怪的情况。有一个叔叔在副本开始没多久忽然对着空气大喊什么我愿意付钱,放我出去,然后他直接原地消失了。”
  陆尘飞道:“然后他就再没出现过?”
  孙千千点了点头。
  封识蹙眉道:“之前我们已经分析过,笑脸城可能和一些权贵扯上了关系,看来他们已经开始在四星副本当中做某种试验了。”
  陆尘飞冷笑道:“那我们这些玩家算什么,小白鼠?”
  宋仰没有说话。
  他紧握着手中的空间袋,沉默地抱臂盯着前方的全息大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又一个小时后,唐以穿过人群,找到了他们。
  他的视线扫过一群人,疑惑地问:“夏哥哥不在吗?”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知晓内情的人都保持了沉默。
  ……
  贾清苦着脸道:“我们不会到了明天都离不开笑脸城吧,那学校里怎么办?我们这不得成失踪人口?”
  尤叶思索道:“这一波死掉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回到现实世界,如果回去了,那么他们还得再死一次。短时间内出了那么多死亡事故和失踪案件,应该会引起一些社会关注才对。”
  “但是几千人放到现实世界里,轻易就能被庞大的人口稀释掉,”边崖轻声道,“到底能不能引起关注,还是个未知数。”
  封识道:“现实世界有异能相关的特殊部门,我想这一次事件他们不至于一点都注意不到。”
  说到这里,大家又沉默了。
  特殊部门就算发觉了笑脸城的存在,又是否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也许在他们真正展开行动之前,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宋仰看了眼时间。
  已经快到周二凌晨三点。
  副本数量已经减至11,在线玩家数量降到了219。
  这两个数字的变动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缓慢。
  过了十分钟,副本数量掉到了10,玩家数量掉到了209。
  贾清吸了吸鼻子——这多半又是一个全灭副本。
  又过了二十分钟,副本数量降至8,玩家数量掉到193。
  四间登录室的大门被打开,四个玩家踉踉跄跄走了出来,坐在了地上,不断深呼吸着,体会着还活着的感觉。
  全息大屏上那两个刺眼的数字变成乌龟般爬动。
  渐渐的,游戏大厅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或坐或站,全都静默地等待着这两个数字最终停止变化。
  而那必定是副本数量变为0的时刻。
  ……
  凌晨四点半。
  宋仰不由自主向前一步。
  有人惊呼道:“变零了!”
  顿时,整个游戏大厅嘈杂了起来。
  “还剩下119个人,草,这是死了多少!”有人哭着说。
  “清零了,那我是不是不用进副本了?!哈哈哈,我不用进副本了!”有人跳了起来。
  “所以接下来是要怎么样?”有人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不知不觉当中,宋仰他们一行人悄无声息地靠近彼此,背靠着背。
  这是一种默契。
  直觉告诉他们,接下来可能才是重头戏。
  他们每个人关注着一个方向,戒备地观察着四周一丝一毫的变化,屏息凝神,等待着未知的降临。
  大概过了五分钟……
  某一刻,游戏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像是遭到了闷头一棒!
  嗡的一声——
  大脑钝痛,视野剧烈晃动,出现叠影。
  耳朵边嗡嗡作响,一时之间其余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有些人连站都站不稳,径直摔倒在了地上。
  游戏大厅顿时陷入了混乱,不少人发出了惊慌的喊叫。
  宋仰稳住身体,攥紧了手中的空间袋,对其余人喊道:“都没事吧?!”
  陆尘飞咬牙道:“我没事!”
  黎棉和费笙箫也喊道:“没事!”
  贾清哆嗦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郑树:“我晕得想吐——”
  在这晃动的视野中,宋仰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
  并不是他们的身体出现了问题,而是笑脸城本身在发生变化。
  这整个偌大空间的形状开始崩溃,线条开始扭曲,颜色开始变得怪异。
  游戏大厅的上方仿佛有一个旋涡。
  所有的色块,所有的线条都拧在了一起,它们旋转着往这个旋涡流泻。
  甚至就连玩家们的身体仿佛也要被这旋涡给直直吸去!
  “笑脸城到底想干什么?!”
  “它要把我们剩下所有玩家都杀了吗!”
  不少人下意识地从空间袋里取出了道具。
  然而除了人皮面具这种非攻击性道具,其余怪物道具在游戏大厅里根本无法施展。
  至于刀剑匕首,这些东西在此时此刻又能有什么用?
  他们甚至连“敌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宋仰让陆尘飞他们拉住彼此,以此固定住相对位置。
  他们咬牙坚持着。
  而这地狱一般的扭曲震荡持续了足足一分钟,忽然之间,游戏大厅上方那个旋涡又将一切都释放了出来。
  就好像在拔河比赛中,他们原本都快要被另一方给用蛮力拽过去,对方却突然在这个时候松了绳!
  这一下,所有人都顺着这股神秘的力量摔倒在地!
  头晕消失了,耳鸣消失了。
  视野不再晃动,一切又清晰可见起来。
  游戏大厅仿佛恢复成了平常的模样,所有色块、线条,所有空间都回到了它们本该身处的位置。
  ——不对。
  宋仰在抬起头的瞬间,便定在了那里。
  随后,整个游戏大厅都在一刹那静了下来。
  ……
  最前方的全息大屏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深深的走廊。
  走廊的天花板上每隔几步就亮着一盏灯,充足的银白色光线将那块领域照得有些刺眼。
  陆尘飞很快站了起来,戒备道:“那是什么地方?”
  封识吃惊道:“难道这就是笑脸城背后那些人改造出来的全新领域?”
  宋仰沉声道:“……走,过去看看。”
  他们一行人率先行动,引起了其余玩家的关注。
  那些玩家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敢轻易踏入那个神秘的地方。
  可或许是因为有宋仰他们打头,他们很快鼓起了勇气,跟在他们身后小心翼翼走去。
  宋仰取出了匕首,握在手中。
  在踏入这条走廊,银白色的刺眼光芒从头顶上撒下来的瞬间,他就意识到了——
  这条走廊根本不是实体状态,而是幻影。
  走廊地面,四周墙壁,全都是半虚化的状态。
  伸手过去,甚至能穿过墙壁。
  这条神秘幻影走廊的两边,是以铁栏杆分隔出来的一间间……牢房。
  每一间牢房里,都关着一个人。
  每个人都是死气沉沉的模样。
  这些人仿佛根本没有感知到宋仰他们的侵入,低头发呆的继续低头发呆,在牢房里焦虑打转的也还在焦虑打转。
  他们的身体也都是半虚化的状态。
  “这些到底是什么?”贾清被这幅场面狠狠吓了一跳。
  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地行进在这条走廊当中。
  他们戒备地看着每一间牢房中的人。
  有年轻人,有中年人,也有老年人。
  有女人,也有男人。
  “这些人看起来很像是‘玩家’,”边崖轻声道,“但显然,他们不是位于现在这个时间点的‘玩家’。”
  这些幻影状态的“玩家”出现在此处,就像是笑脸城在播放某段……过去的影片一般。
  宋仰的心中忽然出现了某种预感。
  他开始加快脚步,心跳亦开始加快。
  他一边走,一边飞快扫视左右两边。
  “诶仰哥,走慢点啊!”贾清颤悠悠道。
  宋仰走出了十几米距离,忽然脚步猛地刹住。
  他的视线,死死定在了右边那一间牢房。
  空荡荡的牢房中只有一张简陋的床。
  一个穿着白色体恤衫和牛仔裤的漂亮青年坐在床边。
  他的身影,亦是半虚化的状态。
  青年的身体微微往后仰着,双手撑在身后的床面上,漂亮的下巴亦微微扬起。
  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仿佛在出神地思考着些什么。
  交叠着的双腿,右脚脚尖在微微地摇晃。
  明明身处在如此怪异、如此压抑的环境,青年却仿佛没有丝毫的畏惧与焦虑。
  他姿态随意地好像正坐在自己的家里,嘴里还在轻轻地哼唱着某种旋律。
  直到某一刻,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停下哼唱,低下头来。
  一双漂亮的,漆黑的凤眼,平静地直视视野前方。
  宋仰攥紧了双手。
  他知道——
  他知道此时在他面前的这个青年,只是一道过去的影子。
  然而在这一瞬间,宋仰依旧感觉到,他们两人的目光仿佛在空气中发生了交汇。
  隔着这一道冷冰冰的铁门。
  隔着那一条无法触摸的时间的河流。
  宋仰上前一步,低声喊道:“夏夏。”


第106章 安全屋(十九)
  笑脸城,游戏大厅。
  幸存下来的这一百多个玩家,此时有一半停驻在了神秘幻影走廊的入口处,不敢轻易踏入。
  另一半则已经涌入到了走廊中。
  他们前后左右地观望着,低声交谈。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笑脸城的新花样吗?”
  “不太像。”
  “感觉像是在看电影一样。”
  有人甚至直接穿过铁栏杆,进入到牢房当中,站在了那些幻影人的面前,却依旧引不起对方的丝毫关注。
  渐渐地,许多人都开始意识到……
  这条走廊的出现,或许是一个bug。
  有人正在试图改造笑脸城。
  而刚才的空间扭曲,此时此刻的幻影展现,或许都是对方一不小心搞出来的bug。
  问题来了。
  这些幻影是虚假的吗?单纯只是“数据”碰撞过程中偶然生成的画面吗?
  还是说,此时这些幻影,都是曾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