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也就是说,只要唤出恶魔的名字,或许他们就能召唤出恶魔的本体!
  思及此,宋仰沉下声,开口说道:“恶魔的名字就是——”
  “撒谎者!”
  话音落地,两人飞快返身来到大街之上。
  远处街头,幽灵们聚集在某间屋子外头,他们正在为里头的一场酷刑而欢呼。
  他们在疯狂地吼着:“杀了恶魔!杀了他们!”
  “杀光所有恶魔!”
  ——这些幽灵根本毫无反应!
  这个方法没起到作用,是方法不对,还是名字错了?
  两人回屋,迅速思考了下,做出了判断。
  宋仰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应该是‘撒谎者’不对,恶魔的名字不是这个。”
  他又想到了什么,道:“难道恶魔的名字是‘格拉梅斯’?”
  这个小镇的名字?
  他们透过窗户又往外看了一眼,远方的幽灵们还是毫无动静。
  不对,“格拉梅斯”这个名字依旧不对。
  恶魔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总不至于要把所有镇民的名字全部喊一遍吧?
  可副本根本没有提供给他们所有镇民名字的线索。
  宋仰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脸色微变:“……难道我们想错了,恶魔根本不是这些镇民?”
  伊丽莎白的诅咒报复了那些镇民,但是她的诅咒中,那句对恶魔的定义似乎并没有实现。
  这代表了什么?
  宋仰很快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
  ——这或许代表着,在这个副本里,真的存在一个实实在在的恶魔。
  祂的身份是确定的,唯一的,是无法被他人所定义的。
  祂到底会是谁,祂正在哪里?
  夏景沉思了会儿,忽然开口道:“宋仰,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从各种迹象上来看,伊斯镇长是一个非常善良仁厚的人,他为什么会建造出酷刑室这种东西?”
  宋仰一愣。
  夏景冷静道:“我记得很清楚,小镇事件记录册上提到过,那间酷刑室是在伊斯镇长出事前一个月,由他亲口提议建立起来的。”
  “一个善良的,温柔的镇长,为什么会想要建造出一个为了折磨他人而存在的地方?”!


第104章 杀死祂的方法(十一)
  主干道的街口,某间火光明亮的小屋当中。
  贾清焦急地喊道:“封哥,你就喊我的名字吧!我怕再等下去,这两个幽灵就要对你们——”
  斩首了!
  贾清急得额头上都是汗,他哽咽道:“仰哥和景哥他们应该快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帮他们拖延时间,你就让我和郑树替你们挡一会儿吧!”
  郑树也红着眼睛狂点头。
  刚才,幽灵兄弟在拷问边崖和封识的过程中再一次说出了昨晚那句台词——只要他们指认出恶魔,就可以放了他们。
  当然,如今谁都知道这是一句假话。
  但按照昨晚的经验,只要边崖和封识指认了郑树和贾清,怪物就会把边崖和封识放边上晾一阵,先去对付郑树和贾清。
  这样一来,他们就能成功拖延时间!
  他们相信宋仰和夏景,相信这两人一定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破解这个副本的关键线索,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努力让大家一起活下来!
  王座之上,封识和边崖两个人被倒挂在上头。
  两人身上已经衣衫褴褛,鲜血淋淋,狼狈不已。
  因为是倒着的姿态,血液全部往头部冲,封识早已有些头昏脑涨。
  他看了眼窗外。
  窗外夜色浓重,上百个幽灵在狂欢,而宋仰和夏景的进度不知道已经如何。
  封识喘息着,回过头来,和边崖对视一眼。
  边崖扯了扯唇角,轻声道:“抱歉,连累你了。”
  如果不是白天他开了那句玩笑话,说“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么关注我”,封识也不会下意识地回答出“我没有”。
  尽管现在看来,这句果断的否认显得有那么一丝可爱起来。
  封识沉默片刻,道:“不,白天是我多嘴了。”
  要不是他先开启那个话题,问身边这个男人是不是对这次副本中的惩罚有点兴趣,这个男人也不会否认……
  尽管现在的事实证明,这个男人就是个纯纯粹粹,彻彻底底的。
  两人相对无言。
  然后都无奈地笑了出来。
  见他们还有心情笑,贾清和郑树瞪大了眼睛。
  封识低声道:“所以,受虐狂喜欢的不是情qu游戏,那到底是什么?”
  边崖笑了笑:“我们这类人享受的,只是单纯的痛感而已,和是否是情qu游戏无关。”
  封识一怔。
  “很变态吧?”边崖望着虚空处,轻声道,“我们这种人在普通人类看来,和怪物没什么差别。”
  他的话音落地,幽灵兄弟突然齐齐吐了口唾沫。
  他们恶狠狠道:“看来从你们的嘴里也套不出更多话了!”
  幽灵兄弟手中的鞭子变成了两把巨大的砍刀,他们阴戾地笑着,道:“你们就这么去死吧!”
  他们来到了封识和边崖的左右两边,齐齐高举起了砍刀。
  只要这两把刀落下,封识和边崖就会立刻人头落地!
  贾清和郑树脸色骤变。
  “封哥!”
  “边哥!”
  已经到极限了。
  想要继续拖延时间,他们只能求助于贾清和郑树。
  封识和边崖叹了口气,在这一刻做出了妥协。
  他们非常不想连累这两人,但死在这个时候也不太值当,回头让宋仰知道了,那家伙对着他们的尸体都得气死。
  他们动了动唇,打算在这一刻进行“指认”。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幽灵们忽然齐齐定住了动作,消了声音。
  嘈杂的声响在同一瞬间戛然而止。
  整间屋子,整条主干道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这种死寂诡异至极。
  封识他们四人齐齐一愣。
  下一秒,他们意识到——宋仰和夏景那边,一定是发现什么了!
  *
  五分钟前。
  “一个善良的,温柔的镇长,为什么会想要建造出一个为了折磨他人而存在的地方?”
  当夏景提出这个疑问时,宋仰的脑海中也一闪而过某个念头。
  这一瞬间,两人站在书桌边,凝视着彼此,脑海中齐齐涌现出许多他们先前早已找到的线索。
  那些线索当中还潜藏着一些蛛丝马迹,此时此刻全都被他们挖掘了出来,迅速串联了起来!
  宋仰飞快说道:“这间酷刑室是镇长在死前一个月提出建立的,这个时间点——他死前的一个月,刚好发生过他被拉尔兄弟推入河中这起事故。”
  夏景若有所思道:“镇长被醉酒的拉尔兄弟做了恶作剧,掉入了河中,但是没死。只是这起事故发生之后,镇长的脾气变得非常阴晴不定。”
  宋仰蹙眉道:“伊丽莎白所参与那场法庭辩论会当中,曾有镇民指出过——”
  【伊斯镇长曾经当着我的面突然发疯狂笑,他早就被恶魔附身了!】
  夏景和宋仰同时说道:“——这句话并没有出现在任何镇民的尸骨上!”
  白天,在河对岸的森林里,他们两人将所有尸骨身上的文字都仔细看了一遍。
  大部分关于镇长的指控全都出现在了镇民的尸骨上,这代表了那些都是谎言,唯独这句话,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
  这句话是真的!
  说出这句话的镇民并没有撒谎!
  夏景绕到书桌后头,再次看向这本书籍摊开的那一页上,镇长写下的那三行话语。
  这三行话语乍看起来就是非常普通的父亲对女儿的教诲,可此时看来,这三句话的诱导意味却显得非常重。
  “要永远相信你的所思所想,相信你的直觉,做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
  “你的大脑不会欺骗你,所以你也永远不要被其他人的言语所迷惑。”
  ——伊丽莎白坚信自己的直觉,她知道她的父亲一定是被人杀死,被人栽赃陷害的,她绝不会被任何言语动摇!
  “人类只要足够努力,就什么都可以做到。”
  ——即使为父亲洗清污点这件事看起来非常困难,她依旧要咬牙坚持下去,因为只要坚持下去,就什么都可以做到!
  这三句话的教诲本质上并没有任何问题,任何人怀着这种信念走下去,都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前提是——
  要适度地看待这三句话。
  人的直觉一定不会出错吗?
  别人的话语一定都是虚假的吗?
  真的只要努力,就什么都可以做到吗?
  人应该要有信念,但绝不可以盲目地“信仰”任何话语,不能走向极端。
  如果伊丽莎白再多思考一下,她或许就能发现,她的父亲在落水事件之后,性情变得有些古怪。
  如果伊丽莎白再多思考一下,她就会意识到,她的精神状态已经被复仇这件事彻底击碎。
  在踏入先知家门之前,她就该醒悟过来,她正在干一件蠢事,她的决定将会将她自己送上绝路。
  夏景思绪一转,说道:“贾清他们说过,白天的时候,这对父女站在这里,还发生过第四段对话。”
  【“所以,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神明,能够主宰我们的人生的,只有我们自己。”
  “话可以这么说,不过——”
  “我倒也不是完全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只是,想要让神明降福于人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想要让神明听到人们的声音,人们必须要足够虔诚,付出足够的努力。”】
  宋仰的脸沉了下去。
  是镇长让伊丽莎白相信,只要足够“虔诚”,付出“足够的努力”,就能迎来“神”的降福。
  这恐怕才是伊丽莎白宁愿接受与先知“灵肉相交”的条件也要尝试许愿的原因!
  她相信自己的父亲说过的所有的话。
  事实是,在她极端的情绪爆发之下,她的愿望最终确实成真了,这个副本里确实存在这种以“虔诚”驱动的玄学的力量,就如同恶魔这种奇幻的东西也确实存在一般。
  但她却也被杀死,被赤裸地塞进了木箱子里,死得如此狼狈。
  而她所做的这一切,真的是真正的镇长想要的吗?
  夏景忽然注意到,书本摊开的这一页页面背后好像还印出了一些黑色的印记。
  他翻过这一页。
  下一页页面上触目惊心的两行字,刺入了他和宋仰的眼睛。
  “不要相信我说的话!”
  “恶魔正在我的身体里!”
  这两行字写得非常凌乱,最后一笔直直划了出去,差点划破纸页。
  伊斯镇长在写下这两句话时的焦急和崩溃可见一斑。
  而他是在什么时候写下这两句话的?
  不难想象。
  ——当“他”坐在书桌后头,扮演着一位温柔和蔼的父亲,微笑教育女儿的时候。
  ——当“他”将预想中的所有计划、步骤以教导的方式灌输进伊丽莎白的脑袋里,洗脑伊丽莎白的时候。
  这位镇长无法控制自己的嘴舌,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只能一边微笑地对着自己亲爱的女儿说出那些近似魔咒的话语,一边竭尽全力,才得以驱动他的双手,颤抖地翻开纸页,写下这两句无声的呐喊。
  他的灵魂祈求着伊丽莎白能够看见。
  可惜的是,当时的伊丽莎白望着窗外,幻想着世上是否真的会存在神明,能够主张一切正义。
  她什么都没注意到,更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眼底蕴含着的绝望。
  ——他们所有玩家之前都被误导了,真正的恶魔曾经确实降临在了镇长的身上!
  而镇长身体里的恶魔,到底从何而来?
  宋仰飞快思索着,沉声道:“问题出在那起落水事故上,一切都是从那起事故开始的,恶魔也一定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了镇长的身体。”
  夏景垂眸道:“镇长没有在那一起事故中死亡,事实也证明他的灵魂确实还存在于他的体内,只是被禁锢住了。”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落水的当时,他处于一种将死未死的状态,恶魔就是在那个时候找到了趁机而入的机会?”
  事实证明,后来,格拉梅斯小镇的所有人都是被伊丽莎白的诅咒杀死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镇长身体里的恶魔通过种种诱导达成的结果——
  祂先是利用镇长的身份,建造起了酷刑室,预留出了一个未来让镇民们能够互相折磨、互相怀疑、互相厮杀的地方。
  再是诱导拉尔兄弟杀了祂,让两兄弟将祂的死亡伪装成了恶魔附身破体事件。
  最后,祂早先在伊丽莎白脑海中埋下的“种子”开始发芽,那一句句“魔咒”彻底运转了起来。
  这些“魔咒”最终致使伊丽莎白陷入疯狂,找上先知,献上了自己的生命,以来自于灵魂的最为浓烈的恨,使诅咒降临整个小镇。
  ——恶魔需要以如此复杂的方式收割生命,足以证明祂的能力是有限的。
  祂想要附身人类,必定也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
  宋仰和夏景飞快地运转着大脑,结合种种迹象,很快得出了推测。
  恶魔附身人类的条件之一,想必就是人类当时必须得处在生与死的边缘。
  条件之二,或许是……那个人类当时必须身处在恶魔触手可及的位置!
  毕竟,“将死未死”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条件,非常容易达成。
  伊斯镇长的身份虽然能够为恶魔提供很多便利,但也不见得必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