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时,他们也根本不知道我们其余人当中还有没有恶魔,但为了逃避刑罚,他们全都选择了‘指认’。”
  “所以,他们的指认也成了谎言。”
  而显然,在这个小镇覆灭之前,那些镇民们都曾因为恐惧和私人恩怨进行过疯狂的彼此指认。
  那爬满了这些尸骨的黑色文字,见证了那段血淋淋的时期。
  当年那一句又一句的谎言,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笼罩住了整个小镇,禁锢住了这些镇民们的灵魂。
  随着宋仰和夏景的话语,其余人渐渐想到了更多。
  此时再看向这些尸骨身上的文字,他们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
  封识和边崖跨走在尸骨中间。
  封识凝神道:“所以,当初那些镇民所说的什么看到伊斯镇长的眼睛变成了红色,这些曾经佐证了镇长被恶魔附身的证据,果然也全都是谎言。”
  伊丽莎白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因为恶魔死亡的,虽然没有太多证据,但是她聪慧地猜想到了始作俑者。
  可惜愚昧的镇民们不相信她,他们甚至连支持她寻找证据,论证凶手的意愿都无。
  在愤怒的驱使之下,伊丽莎白忍不住出言讽刺,而镇民们变得恼羞成怒。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于伊斯镇长是否是恶魔还有些不确定,那么在那一刻,在他们心中,伊斯镇长就是恶魔,确凿无疑。
  他们没有错,错的是伊丽莎白,错的是伊斯镇长本人。
  为了使自己变得理直气壮,不确定的错觉、虚假的臆想,统统变成了“事实”。
  恶魔就是恶魔,就是该死的。
  而他们为了钉死伊丽莎白与伊斯镇长所说出的谎言,最终全都回馈到了他们自己的身上。
  夏景不疾不缓道:“刘铭阳的‘不打算’是谎言——”
  当被问及是否打算对宋仰下手时,那个男人咧嘴笑着说出“不打算”。
  那或许只是他的故弄玄虚、装腔作势,但当时,这句谎言已经诱使恶魔降临在他的身上。
  夏景思索道:“至于黄育,我想,导致他第一次被附身的行为,应该是摇头。”
  大家一愣。
  宋仰回想了起来,点头道:“没错。你们应该还记得昨天早上我们去隔壁屋检查刘铭阳尸体的时候,我问过他和付兰,是否知道刘铭阳身上的‘不打算’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贾清惊叫道:“啊,对,当时黄育摇头了!”
  可当时他明明已经想到了这三个字的由来,摇头这个动作,是他在撒谎!
  封识迟疑道:“那高声——”
  想到那个无辜的男大学生,郑树忽然睁大了眼睛,血色从脸上褪去,他颤声道:“我……我想起来高哥那三个字是在什么时候说出口的了!”
  “昨天晚上幽灵来临前我很害怕,就问高哥和贾哥,玩家在副本里死了之后,到现实里是不是还会再死一次,是不是会死得很惨,当时高哥说……”
  当时,高声安慰他说,不会的。
  一瞬间,郑树整个人抖得很厉害,他喃喃道:“高哥是在这里撒谎了?可就算这是谎言,这也是善意的谎言啊,他是为了安慰我啊,我……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吗?!”
  听到这番话,贾清亦想起了昨天这段短暂的对话,脸色微变。
  其余人则面露愕然。
  就连夏景都有些讶异。
  郑树的眼睛通红,他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哽咽不已:“我对不起高哥,我怎么这么废话,我当时要是闭嘴就好了,我——”
  ——他完全没想到高声竟然会因为这个回答而死!
  郑树悔恨得要命,他掉着眼泪,恨不得给自己两拳,贾清连忙拦住了他,表情也有些复杂。
  他动了动唇,想要安慰。
  可到了最后,溢出嘴中的也只是一声叹息。
  看着这幅场景,其余人不由沉默。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一句善意的谎言也会引来杀身之祸?
  安慰者身死,被安慰者痛苦。
  笑脸城的副本,总是如此扭曲残酷。
  片刻后,宋仰调整了下心情,询问夏景的意见:“要把镇长的尸体挖出来确认一下吗?”
  “挖吧,”夏景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把铲子,说道,“确认下有没有其余线索也好。”
  几个人齐心协力,很快就把镇长的棺材给挖了出来。
  镇长的棺材就如他的墓碑一般庄严,这与周围潦草的坟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当初镇长背负上了骂名,以那帮镇民的行事作风,怕是直接将他的尸体扔到那条河里去也不奇怪。
  可他最终却能如此安详地躺在庄严的坟墓之中,这想必也都是伊丽莎白的功劳。
  那个女孩当初独自一人完成这些后事,想必顶着非常大的压力。
  六个人掌心合十,默默道了声歉,齐力将棺材掀开。
  尘埃四起,一具尸骨安安静静躺在棺中,可以看出来是双手交叠放在腹部的姿势。
  宋仰绕了棺材一周,将尸骨翻了次身,一双桃花眼仔仔细细在尸骨身上检查过后,确认道:“没有找到文字。”
  尸骨的身侧躺着一截黑乎乎的棍状物,棍状物顶端隐约可见手掌和五根手指。
  宋仰道:“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小孩的手臂。”
  他们甚至可以猜想得到,伊丽莎白会将这截烧焦的婴孩手臂——这致使她父亲被污蔑为恶魔的导火索一同放入棺材,纯粹是出于对这名无辜孩童的怜惜。
  她希望这个可怜的灵魂,能有一个安息之地。
  而镇长是被诬陷的——这也已经铁板钉钉。
  搞清楚了当年的来龙去脉,搞明白了恶魔挑选人类的标准,他们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杀死恶魔本身了。
  宋仰思忖道:“我们首先要解决的还是同一个问题,镇长的死亡事件是人为的,但后来镇民们的死肯定不是。这中间,小镇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原本虚假的恶魔变成了真实的恶魔?”
  夏景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往他们来的方向折返了回去。
  其余人连忙跟上。
  夏景在来的路上有注意到一具比较特殊的尸骨,这会儿,他走了没两步就把这具尸骨给找到了。
  尸骨躺在高高的草丛堆里,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而当其余人看清楚这具白骨的模样,他们顿时觉得鸡皮疙瘩一粒粒冒了出来。
  ——这具白骨身上,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文字。
  这一粒粒小小的文字就像是某种诡异的病菌,将死者的尸骨腐蚀了个遍,让人觉得好像仅仅是靠近一步就会被其感染,令人心生畏惧。
  “这……这人生前是撒了多少慌啊?”贾清不敢置信道。
  宋仰扫过白骨上头的那些文字,充满冷感的嗓音将其一一念了出来:“‘神明会降临’,‘我是神最忠诚的信徒’,‘神会倾听所有信徒的愿望’……”
  边崖说道:“这是那位先知的尸骨。”
  这亦是一个大骗子的尸骨,谎言是他的皮肤。
  圣水可以驱退恶魔。
  我可以成为你们与神之间的沟通媒介。
  神当然爱所有人。
  水晶球可以看到所有人的前世今生。
  解决一个问题我只收一金币。
  我可以召唤灵魂。
  你的父亲正在被邪恶之火焚烧。
  ……
  一行人越看越不对劲。
  封识蹙眉念道:“‘你的父亲确实曾被恶魔附身’‘但他是被人陷害的’‘我可以帮助你’……”
  郑树哑声道:“这是……伊丽莎白曾经找上他了?!”
  这些话,很显然是这位先知对伊丽莎白说的!
  贾清咋舌道:“伊丽莎白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会去向这种人求助啊?”
  宋仰沉声道:“人在绝望的时候最容易做出错误的选择。”当年,在伊斯镇长死亡的第四十一天,伊丽莎白无故失踪。
  随后,小镇才开始爆发恶魔附身事件。
  不难想象,这之前的四十一天里,伊丽莎白应该从未停止过追寻真相。
  可显然,最后降临在她身上的,是崩溃与迷茫。
  夏景看着这些文字,沉思了会儿,忽然转头问贾清:“昨天你们见到这位先知的灵魂时,他嘴里在说的是什么?”
  贾清一愣,努力回忆道:“呃,他说……把愿望写纸上吃下去就能心想事成,他可以用水晶球看到每个人的前世今生,一次一金币童叟无欺……这些不都是他骨头上已经有的——”
  “不对,”夏景打断了他,道,“‘把愿望写纸上吃下去就能心想事成’,这句话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尸骨上。”
  大家一惊,再次仔细看向面前这具尸骨。
  很快,他们就确认了。
  夏景说得没错,这句话并没有出现在先知的尸骨上!
  而他们也很快反应过来——
  只有谎言才会浮现在死者的骨头上。
  没有出现的,那就不是谎言!
  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谎言的先知,唯独这句话,他很可能并没有撒谎!
  登时,所有人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预感。
  夏景注视着贾清,问:“这个先知的原话就是这样的吗,还是更加详细?”
  贾清的表情顿时变了变,他咽了咽口水,弱弱道:“我记得他的原话是——”
  “‘把所思所想写在纸上,吃下去,再与我灵肉相交,就能心想事成’。”
  灵肉相交?
  所有人顿时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妙的事情。
  宋仰低声道:“伊丽莎白恐怕死在了先知家里,‘恶魔’的诞生应该也和她的死亡有关,走,我们去先知家里看看。”
  一行人立刻扭转方向,打算往来的方向回去。
  就在这时,夏景忽然停了停,目光扫向树林的更深处。
  注意到他的异样,宋仰也跟着停顿了下,两人落在了队伍最后头。
  宋仰问:“怎么了?”
  夏景轻声道:“那里有两把铲子。”宋仰一愣。
  抬目望去,几米远之外的一处草丛在四周树木的包围之下显得有些光线暗淡。
  隐约可以看见,草叶之间确实有东西躺在那儿。
  夏景迈步,走了过去。
  他跨过草堆,弯下腰,从草丛中捡起了两把明显是笑脸城出品的铲子。
  规格和他们刚才所使用的铲子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这两把铲子的金属杆上都产生了一些锈迹,这是岁月的痕迹。
  它们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而它们显然不是他们当中任何人的所属物。
  宋仰几乎在看到这两把铲子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大概又是一个bug。
  他蹙了蹙眉。
  这两件东西,很可能就和上一个副本中的第二架直升飞机一样,是四年前笑脸城的玩家遗留在这个副本里的东西。
  而夏景在捡起这两把铲子的瞬间,身体滞了滞。
  随后,他缓缓直起身。
  一个名字,就这么自然而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江营?”!


第103章 杀死祂的方法(十)
  103杀死祂的方法(十)
  江水的江,营地的营。
  江营是谁?
  当这个问题出现时,夏景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破旧校服的男生,他留着不符合校规的长至遮住眼睛的头发,一双眼睛躲在头发后头,畏畏缩缩,又似乎在渴望着什么,闪烁着光芒。
  他总是驼着背,似乎想要将脑袋藏进肩膀里,仅仅是别人投来的随意一瞥,都能让他自卑地想要钻进地里去。
  他经常用崇拜的、感激的目光注视夏景,当然,那只是前期。
  后来,他望过来的目光成了畏惧、害怕。
  再后来,则变成了一种浑浊中带刺的眼神。
  随着那些画面一一闪现过脑海,夏景的神情也从若有所思,逐渐转变为饶有兴致。
  宋仰迟疑地问:“江营是谁?”
  夏景回忆完毕,慢慢道:“一个早就已经死了的人。”
  宋仰一愣。
  “一个,”夏景一字一句道,“始作俑者。”
  宋仰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问:“你又想起了多少?”
  也在这时,前头注意到他们没跟上来的几人停下了脚步,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宋仰停顿了下。
  夏景轻声道:“等到离开这个副本再说吧。”
  宋仰点了下头,却又忍不住瞥了眼夏景手中那两把铲子,问:“这两件东西……是你和‘江营’的吗?”
  “是。”
  宋仰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虽然夏景没有说得很仔细,但是直觉告诉宋仰,“江营”应该就是上一个副本中,那第二架直升飞机尾座左侧的那位乘客,那个看起来有些古怪的男人。
  四年前,这个男人竟和夏景一起闯过两个副本——或者说,至少两个副本?
  这让宋仰的心情有些微妙。
  夏景忽然轻轻一抛,将这两把铲子给抛回到了原处。
  宋仰愣了下:“你不打算把它们带走吗?”
  夏景语气淡淡:“为什么?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转过头来,注意到宋仰的神情,瞬间就挑起了眉梢。
  他洞悉了宋仰此时此刻的思绪。
  夏景似笑非笑道:“没必要太介怀于江营这个人,我和他很熟悉,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熟悉的关系。比起他,你才是更了解我的那个人。”
  宋仰被看穿,不由轻咳一声,有些不太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