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幕令人毛骨悚然。
  火焰之中的,是一个趴在铁桶边缘,睁着一双纯洁的眼睛痛苦望着他们的,浑身焦黑的婴孩。
  小小的一个。
  被烧得面目全非,如同一个小小的怪物。
  所有人顿时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窜起。
  俩兄弟这婴儿是哪里来的?
  他们竟然在家里玩火烧婴儿?
  就算是喝醉酒也不能干这么人性泯灭的事情啊,这俩兄弟根本就是两个彻头彻尾的罪犯!
  夏景缓缓道:“昨天,我和宋仰、郑树搜索的第一间民居,那位女主人的孩子疑似丢失。”
  “婴儿和成年人不同,还没有建立起健全的认知。正常的幽灵会在天亮后回到各自的家里,但是婴儿不见得认得回家的路,这或许是至今她都还被困在拉尔兄弟的铁桶之中的原因。”
  说到这,夏景扭头看向两人,问:“你们有注意到婴儿的身体状态吗?她的手臂是否都还在?”
  夏景这句话点醒了众人,他们明白了夏景的意思。
  封识仔细回忆了下,摇头道:“婴儿的右手臂很短,根本没有小臂及手掌部分。”
  也就是说——
  郑树睁大眼睛道:“镇长当初肚子里头那截焦黑手臂,很可能就是这个小孩丢失的那截手臂!”
  高声喃喃道:“那伊丽莎白根本没说错,就是拉尔兄弟杀了镇长,还企图把杀人事件伪装成什么恶魔降临……”
  他们烧了婴儿,杀了镇长,还把镇长的身体剖开,把婴儿的断臂塞了进去。
  这根本就是一起人为的,鲜血淋淋的,黑暗的杀戮游戏!
  那俩兄弟完全是反社会人格!
  ——但问题又来了。
  如果镇长的死亡事件从头到尾都是人为,与神魔无关,那么后来一系列的恶魔降临事件又是怎么回事?
  那群体性的蝙蝠孕育现象,绝不可能再是人类能够做出的恶作剧。
  他们玩家身上正在发生的,必定也是当初那些镇民身上所经历的。
  这股玄学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
  思及此,宋仰的目光投向其余人:“你们呢?你们都还有什么发现?”
  贾清举手道:“我们找到了镇长的家,他和伊丽莎白在客厅里聊天。”
  郑树突然想到什么,道:“对了,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疑似是先知的老头子,他是独居老人,家里全是水晶球什么的,他这个身份很玄学啊,会不会和整个事件有关联?”
  宋仰问:“你们在他家里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吗?”
  贾清讪讪道:“他就坐在家门口,一直对路过的人说什么把愿望写纸上吃下去就能心想事成,还说他可以用水晶球看到每个人的前世今生,一次一金币童叟无欺……”
  付兰无语道:“这不就是骗子吗?!”
  夏景和宋仰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静静思索着。
  今天他们大致已经把整个镇的屋子全部探索完。
  宋仰道:“我和夏景今天走到主干道的尽头看了下,外头那块田地,应该就是那场法庭辩论中伊丽莎白提起过的发生过火灾的田地,到现在那块田地里都还有一部分土地是焦黑的。”
  “田地外头是一条河,河对岸是树林,隐约可以看见几块墓碑,”宋仰说,“我怀疑那边是小镇的专属墓地,可能会有一些镇民的尸骨,明天我们得过去看一看。”
  他们现在已经大致确认镇长是被诬陷的,恶魔降临事件根本不是镇民们想象中的那样。
  他们想要继续往下挖掘真相,或许只能从“文字”上面入手。
  那些曾经被恶魔附身过的镇民,他们的尸骨上都会残留下什么文字?
  那些文字或许会告诉他们真正的答案。
  听了宋仰的解释,大家没有异议。
  只是,这也已经是明天的事了。
  今晚他们能否顺利渡过,还是个问题。
  所有人不约而同看向了黄育。
  他的脸还是肿的,上面覆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他脸色苍白地靠在墙角,看起来非常不安。
  和昨天不同,昨天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将迎来的是什么,可今天的黄育根本相当于是在等死。
  这种感觉,就连旁观的人都觉得难熬。
  外头,夜色一点点降临。
  所有人默默靠到墙边,无声之中,心跳声逐渐加快。
  宋仰覆住夏景的手,握紧。
  封识和边崖肩膀挨着肩膀,彼此都没有说话。
  高声、郑树和贾清三个人缩在一起,明明副本里也不是冬天,他们却觉得手脚冰冰凉。
  付兰焦虑地咬着手指指甲。
  黄育的呼吸起伏很大,冷汗不断顺着他的脸颊上往下流淌。
  不安与恐惧在空气里蔓延。
  郑树是新人,他是第一次进副本,更是第一次直面玩家面对怪物时要遭遇的种种。
  他在安静中发了会儿呆,眼泪就流了出来。
  他抬起手臂,擦了下眼睛,低声道:“我听贾哥说,玩家在副本里死了,出去外头是不是还得死一次?”
  贾清纠结道:“现在就别想这种事了。”
  “我好害怕,”郑树嗫嚅道,“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引来恶魔的原因是什么,鬼知道我有没有中招。”
  顿了顿,他又道:“玩家在现实中死亡……会不会死得很惨呐?我爸妈心理承受能力不太行,如果我死状太凄惨,他们会受刺激的。”
  高声安慰道:“不会的,别乱想。”
  事实上,玩家在现实中不论是被安排疾病突发死亡,车祸还是自杀,死状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只是现在这种时候,无端加深郑树的恐惧也没有意义。
  高声拍拍郑树的背,道:“我听贾哥说,宋哥和夏哥都很厉害,我们就跟着他们走,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顺利通关的。”
  郑树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付兰低声说了句:“幽灵们开始巡逻了!”
  大家噤了声。
  付兰从窗边看完,便坐下来,重新靠到了墙上。
  她不断深呼吸着,说:“他们从街头过来,到这里大概还有两三分钟。”
  黄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不断咽着口水,冷汗几乎浸湿了他的衣服。
  郑树在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门,把他知道的神啊佛啊全都求了一遍,身体在微微打颤。
  某一瞬间,这栋楼的大门被猛地拍开,哐的一声,窒息感迅速扑向九人!
  所有人立刻绷紧了身体。
  黄育受不了了!
  他跳了起来,拔腿就跑,试图窜上二楼!
  一根脖颈捕捉器立刻飞了出去,套住了他的脖子,他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脖颈捕捉器铁圈上的刺立刻刺入了他的脖子当中!
  所有人不忍再看。
  而下一秒,在付兰和贾清的惊恐喊叫声中,第二根脖颈捕捉器飞向了他们!
  这根脖颈捕捉器套住的,竟是——
  高声!
  高声呆了呆,下一秒,他就被一股蛮力扯了出去,从众人之中跌了出来,被拽向场地中央!
  夏景和宋仰迅速站起身,凝神看着这一幕。
  “为什么?!”郑树呆住了,他跳了起来,眼眶通红,万万没想到刚刚还在安慰他的高声,这一刻竟成了幽灵们的目标!
  “为什么是高哥啊?!”


第100章 杀死祂的方法(七)
  两个木质的,长相诡奇,泛着森森寒意的“王座”出现在了场地中央。
  显然,今天幽灵们打算改变他们的拷问方式。
  拉尔兄弟走了进来。
  他们依旧赤着上身,带着醉酒后疯狂肆意又邪恶的笑容,将高声和黄育狠狠甩到了王座上。
  黄育拼命喊着救命,幽灵攥住了他的双腿就蛮横地往王座上的两个洞里塞,不论黄育如何挣扎都没用。
  他的双脚被铁链固定住,整个人倒挂在王座上,像一条出水的鱼一般死命地扑腾,没一会儿就连气都喘不上来。
  而他身旁的高声还没有回过神……他也被倒挂在了王座上,双眼还在迷茫。
  “怎么办,”郑树抖个不停,他求助地看向宋仰和夏景,“高哥难道真的……中招了?”
  宋仰和夏景没说话。
  封识和边崖的神情也很凝重。
  被他人指认的玩家有可能还未被恶魔附身,也许幽灵们拷问他们一段时间,确认了他们的清白就会放过他们。
  但每晚第一轮被幽灵主动找上门的玩家……多半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恶魔下了手。
  幽灵会找上他们,正是因为幽灵们“感知”到了。
  高声显然也明白这一点。
  他的眼神从迷茫慢慢变成恐惧,又从恐惧慢慢转变为绝望。
  “为什么?高声和黄育到底干了什么招来了恶魔?”付兰捂住了唇,脸色苍白,“这也太防不胜防了!”
  宋仰问贾清:“你们白天一直在一起,高声有出现过什么特殊的情况吗?”
  贾清连连摇头,红着眼睛道:“没、没有啊,白天我们一直在一起行动,每个话题也都大家都有参与,我、我不记得有发生过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不然肯定早就告诉仰哥你们了!”
  宋仰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
  拉尔兄弟各持一个巨大的水壶,开始往黄育和高声两人脸上倒水。
  水冲刷进了两人的嘴巴和鼻腔里,他们拿手挡,幽灵兄弟就把他们的手也用铁链铐住。
  他们失去了双手的自由,拼命扭动着脑袋,可怎么躲都躲不开水的冲刷。
  很快,两人就呛了起来。
  那些水几乎要让他们窒息,他们连喊都喊不出声,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拉尔兄弟玩了会儿水,就开始了正式的拷问。
  他们停下倒水,喝道:“你们就是恶魔吧!”
  黄育大口大口喘着气,高声拼命咳嗽着。
  两人一个喊着“我不是”,一个说不出话,只能摇头。
  拉尔兄弟继续倒水,停下,大声道:“如果你们不是恶魔,那谁是?!”
  就在这个时候,黄育和高声一起喊道:“我、我们可以指认,你们把我们放下来,我们就告诉你们!”
  ——今天傍晚大家聚集在一起之后,所有人达成了一个共识。
  不论今晚谁会被选中,不论恶魔是否真的已经附身了他们,他们都可以试试用上这个拖延战术。
  能拖一秒是一秒,真的拖延不了,也好以此试探一下幽灵们对不同玩家的同种策略分别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就当是为其余玩家提供更多的线索。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往上提了提。
  黄育和高声都已被恶魔附身,他们的情况和昨晚的宋仰不同,这个战术对幽灵兄弟还能产生效果吗?
  幽灵兄弟们停顿了下来。
  高声和黄育拼命喘着气,他们紧张地看着这双胞胎兄弟,心脏狂跳着,眼中怀着一份希冀。
  下一秒,幽灵兄弟对他们咧开嘴,露出一抹充满恶意的笑容。
  所有人心里咯噔一声。
  拉尔兄弟倾倒水壶,朝黄育和高声脸上猛灌水,大笑道:“还想用这一套对付我们吗?!我们已经看穿你们的计谋了,你们这些邪恶的恶魔!”
  封识低声道:“他们已经进化了。”
  这个方法,已经不具备效果。
  接下来就是一场循环。
  拉尔兄弟不断地质问,黄育和高声不断地否认,这场折磨人的拉锯战亦折磨着所有人的神经。
  当他们的拷问循环到第五次,拉尔兄弟再次问出:“如果你们不是恶魔,那谁是?!”
  黄育下意识地看向了墙边的人。
  付兰跳了起来,尖声道:“你已经被恶魔附身了,不论你怎么指认,你的下场都会和昨天的刘铭阳一样,你不要害人!”
  黄育脸一白。
  付兰的嘴唇哆嗦着,她咬了咬牙,道:“你们逃不了的……真的,不要害了我们,你们不如直接承认你们是恶魔……不要再受折磨了。”
  黄育瞪大眼睛,声嘶力竭地哭喊道:“你想让我们去死?!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啊!”
  他身边的高声闭着双眼,泪水混合着脸上的水珠一起往他的额头流淌。
  就在这个时候,幽灵兄弟忽然说道:“你们要是指认了恶魔,我们倒是可以放你们一马。”
  这从未出现过的台词又让所有人一惊。
  黄育愣了愣。
  随即,他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嘶哑问:“真的?!就算我已经被恶魔附身?”
  幽灵兄弟慢条斯理道:“就算你被恶魔附了身,我们也可以用圣水净化你。只是圣水非常珍贵,我们不可能给所有人都用上,所以只有供认出恶魔的人才能够享受这份恩赐。”
  这话一出,黄育的眼睛里亮起了光芒。
  宋仰低声道:“圣水?”
  夏景平静道:“如果真的存在圣水,这个镇里的人又是如何死光的?”
  幽灵兄弟很可能是在骗人。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把拷问链延伸向更多的玩家,把更多的玩家拖到刑架上。
  然而对于黄育和高声来说,他们又如何能不信?
  他们再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明知道幽灵兄弟的许诺有可能只是一场谎言,他们也不得不去相信。
  即使那根本就是如幻影一般的稻草,他们也会拼命地伸出手去,试着去抓住。
  黄育肉眼可见地激动了起来,他拼命吞咽着口水,道:“你、你们要说话算话。”
  付兰警惕地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