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有点高,郑树一个一米七八的小伙子坐上去估计还能双脚离地——可他现在不是站不动了吗,于是他颤颤悠悠走了过去,想要坐下。
  就在这时,边崖在一旁提醒道:“这是一种叫做‘王座’的刑具,‘椅背’上的两个圆洞是用来固定受刑者双脚的,这样受刑者就能被迫倒立,然后行刑者就可以给他的嘴里灌水,让他窒息,也可以就这样对他实施鞭刑。”
  郑树一屁股直接跌坐到地上,他欲哭无泪道:“靠,我真以为这就是个长得奇怪点的木凳子!”
  他想站起身,手往地上随便一摸,想找个支撑,结果摸到了躺在地上的一个做工还算精致的生锈铁器具。
  长得有点像是给气球打气的打气筒,只是“气筒”的部位有点像是被拉长的椭圆形的梨,最顶端是个尖尖角。
  郑树只是下意识地摸了下,边崖又轻飘飘道:“这件东西叫开花梨,尖角部位是用来塞进受刑者的嘴或者……”
  他的目光往郑树的屁.股部位飘了飘。
  “塞进去后,”男人笑道,“再旋转手柄,打开‘花瓣’,受刑者的牙齿、骨骼……肛men,自然会全部碎裂、撕裂。”
  郑树快尿了,他哆哆嗦嗦道:“边哥啊,你为什么会这么博学啊,我好害怕。”
  封识从两人身边经过,有点无奈,他低声对边崖说道:“……别吓唬新人。”
  边崖耸了耸肩:“刚好在知识范围内,没多想就说了。”
  另一头,夏景和宋仰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办公桌的木桌边。
  这张桌子上倒是散落了不少羊皮纸。
  两人随手拎起几张,抖落掉灰尘,仔细看去。
  宋仰道:“这是审问记录。”
  纸张上面的字迹非常凌乱,按照日期记录着这个酷刑室里发生过的每一次审问。
  夏景又拉开桌子下面的小木柜,从里头翻出一本厚厚的线装书册,翻开一看。
  “这是小镇的事件记录。”夏景说道。
  九个人再次聚集到这张办公桌边,开始分工查看这两份东西。
  小镇的事件记录是从xxxx年x月x日开始的。
  由于这日子跟他们现实世界的日期相差太多,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在副本里头,这算是多久以前的事。
  贾清翻了几页,在小镇事件记录册上看到了关键信息。
  他指着一行字道:“你们看,这是这本册子上记录的第一起恶魔附身事件!”
  大家连忙凑过去。
  事件记录者的叙述口吻非常随意,很像是在写日记。
  他写道:“恶魔降临在了我们格拉梅斯小镇,但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事实上,过去几年里,每当火灾、瘟疫降临,恶魔就已经悄然降临在了我们当中,我们总能发现邪恶的被恶魔附身者!只是这一次,我们没想到被恶魔附身的人,竟会是伊斯镇长!”
  “这本事件记录册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编纂的,伊斯镇长觉得我们有必要为格拉梅斯小镇留下历史的记录,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镇长来到格拉梅斯小镇后,确实做了不少好事。”
  “可他也从未在过去恶魔降临的时候拯救过我们。无能的伊斯镇长——没想到这一次,他竟自己成为了恶魔,所幸的是,他死在了今天的清晨,死在了路边。”
  “应该是恶魔杀死了他。恶魔腻烦了这具身体,所以破体而出逃逸了。我们见到伊斯镇长的尸体时,他的腹部就已经敞开,他的肚子里头有一段焦黑的,小小的婴孩般的手臂,那势必是恶魔留下的痕迹,是恶魔在他身体里孕育出来的邪恶之物。”
  “怪不得过去一个月里,伊斯镇长的性情总是阴晴不定。我们只当他是被拉尔兄弟恶作剧之后太过生气,但现在想来,那时候他一定就已经被恶魔附身了。”
  看完这段文字,夏景眯了眯眼。
  他从贾清手中接过这本事件记录册,往前翻了翻。
  就在“伊斯镇长”被发现死在街头的一个月前,事件记录册上记录了“拉尔兄弟”的那场恶作剧。
  这对兄弟在半夜的时候喝醉酒,把夜里头走在路边的伊斯镇长给推入了小镇外的那条河里。
  所幸镇长没有被溺死,但拉尔兄弟坚称他们喝醉酒,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算这事真是他们干的,他们也是无意,这让镇长的女儿伊丽莎白非常生气。
  宋仰站在夏景身后看,思忖道:“拉尔兄弟应该就是昨天那对双胞胎幽灵。伊斯镇长则是……”
  “就是恶魔画像上那个男人吧。”夏景说道。
  被整个小镇排挤的人,被直接画作是恶魔的人——那势必是这一系列恶魔附身事件的起始者。
  他被整个小镇的人视为灾厄的来源。
  夏景修长的手指速度很快地往后翻页。
  在伊斯镇长死亡事件之后,大概有四十一天的时间,记录册上都是小镇里的一些鸡零狗碎。
  谁家跟谁家因为一颗土豆吵架了。
  谁家去谁家门口泼了粪,打起架。
  谁和谁通j,睡在了一起,被人发现,他们拒不承认他们是在偷情,只将一切归最为酒精的作用。
  ……
  直到第四十一天。
  夏景翻页的手停了下来。
  在伊斯镇长死亡的第四十一天,他的女儿,伊丽莎白失踪了。
  再往后,小镇开始频繁出现恶魔附身事件。
  记录者的字迹变得更加乱,召显着他内心的不安、迷茫与慌张。
  “今天,xxx的肚子突然鼓了起来。他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怀孕?那到底是什么古怪东西?小镇里的大家齐心协力把他抓住,剖开他的肚子一看,才发现那竟是一只活生生的蝙蝠。这和伊斯镇长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这就是恶魔在人类的身体里孕育出来的东西,xxx也被附身了!”
  ……
  “小镇里又有一位镇民被附身了,幸亏她的邻居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在审问的过程中,xxx不断申诉她的邻居才是真正的恶魔。虽然我们最终在xxx的腿上剖出了一颗蝙蝠的脑袋,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决定将她的邻居也带过来,拷问一番。”
  ……
  “……我们对全镇居民发出警告,恶魔附身事件在不知不觉中频繁发生,格拉梅斯小镇正在接受考验,所有人都要对周身警惕万分。一旦发现不对劲,一旦有所怀疑,请立即告诉我们,我们将会把所有可疑者都抓起来,绝不错漏任何一个。”
  ……
  “今天我们发现了两名被附身者,恶魔实在太过狡猾,可怜的村民们啊!可恶的无能的伊斯镇长!这一切都是从他开始的,是他把灾厄带来了这个无辜的小镇……”
  ……
  “xxx在审问中死了!可怜的xxx,我们剖开了他身上的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现蝙蝠的痕迹,他是无辜的!指认他的xxxx才是真正的恶魔,他的蝙蝠藏在了他的肚子里!”
  ……
  “我们发现的被恶魔附身者越来越多,我们到底杀了多少次恶魔了?祂到底要何时才会离去,还是祂永远都不会放过我们?”
  ……
  “我开始感到惶恐,恶魔到底是怎么附身镇民的,他又是怎么挑选羔羊的?”
  事件记录册到此为止,后续没有任何内容。
  但看到这里,几乎所有人都能想象到——
  “不会就像郑树说的那样,这整个小镇的人……最后全都被恶魔附身,破体而死了吧?”贾清咋舌。
  高声脸色苍白道:“但这些镇民的尸骨到底去了哪里?”
  至今为止,他们总共也才发现了四具骨骸。
  可从幽灵的数量来看,这整个小镇至少有上百人。
  这么多人死在了这个小镇里,他们的尸体呢?
  夏景放下事件记录册,看向封识和边崖:“你们那边有什么发现?”
  这两人在查看那些审问记录。
  封识道:“记录下来的审问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恶魔附身事件的,他们只写了谁否认自己是恶魔,谁指认了谁,谁最终被剖开身体确认了恶魔身份。”
  边崖道:“我这边有几张纸上记录了伊斯镇长死亡后第五天,一场小法庭上双方的辩论内容。”
  辩论双方分别是伊丽莎白,也就是镇长的女儿,和拉尔兄弟。
  没错,伊丽莎白根本不相信什么恶魔附身之说,她认定她的父亲一定是被镇里的人杀死的。
  而她父亲尸体里的那截焦黑手臂,也必定是杀人凶手的恶作剧。
  这个小镇里有谁会做出如此恶性的事情?
  ——当然只有无恶不作的拉尔兄弟!
  这对兄弟成天无所事事,不工作,不养家,整天混吃等死,问人讨钱讨粮。
  他们也一直看伊斯镇长很不爽,只因伊斯镇长怎么能不把钱和粮送到他们面前呢,怎么能让他们饿肚子呢。
  他们曾经就干过把伊斯镇长推入河中的事,如今会杀了伊斯镇长,把他的身体剖开,将这一起杀人事件伪装成荒诞的恶魔附身事件,也毫不奇怪!
  然而这一场辩论当中,拉尔兄弟自然是继续不承认。
  这件事到底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伊丽莎白小姐有任何证据吗?
  他们早就说过,他们当初会将伊斯镇长推入河中,是因为他们喝醉了,他们是无意的!
  您怎么能怀恨在心至今,还企图把无辜的他们诬陷为杀人凶手呢?
  辩论到最后,充当法官的人询问镇民们的意见。
  镇民们考虑过后,纷纷表示,拉尔兄弟平时确实恶劣,但镇长近来性情古怪是事实。
  有镇民说:“最近天气很热,都快把我们热死了,伊斯镇长上任后,小镇里发生了多少次类似的灾难?这就是恶魔带来的灾厄,所以这次绝对同样是恶魔降临事件,不会出错!”
  伊丽莎白讽刺道:“过去发生火灾,闹瘟疫,你们都说是恶魔降临。你们有何证据?你们只将一个个无辜的人拉上了刑台,逼他们承认自己的‘恶魔身份’,你们总是企图找一个可以归咎责任的人,好像只要杀死了对方,一切就会好转!”
  “然而当初你们揪出来的那些‘恶魔’,那些无辜的人,你们最终真的确认他们的恶魔身份了吗?和被人恶作剧放进了焦黑手臂的我的父亲不同,他们的身体里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们自说自话便将他们杀死了,甚至连坟墓都懒得挖,直接将他们扔进了那条河里,他们又何其无辜?”
  “至于火灾?当初田地里发生火灾的前一天,不是有人看到梅尔家的小孩在那里头玩火吗?那真的是天灾吗?”
  “瘟疫发生的时候,我的父亲想要帮助大家一起对抗瘟疫,你们却不信任他,啊,让我说得准确点,你们根本懒得动弹!”
  “你们总指望杀死一个假想敌,一个想象中的恶魔,一切就会自然而然好转,然而这个世界上绝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好事!”
  “最近天气很热,是的,所以呢?所以你们就能躲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了吗?不干活,钱就能自动送到你们面前,粮食就会自动出现在你们的嘴边吗?”
  “过去,你们总觉得镇长应该无条件为好吃懒做的你们带来繁荣,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如今我父亲已经死了,你们还在这样想吗?”
  伊丽莎白的这一段发言过后,村民们的态度开始变得激烈,有点像是恼羞成怒。
  那些接连不断的发言让此时处于酷刑室中的九个玩家眉头紧皱。
  “伊斯镇长就是恶魔,不要再狡辩了,还是说你也已经被恶魔附身?我建议大家对她进行拷问!”
  “没错,把她的身体也剖开,好好查看查看!”
  “我曾经亲眼看到镇长的眼睛变成鲜血的颜色,那就是恶魔的眼睛!”
  “我的儿子可没有在田地里玩过火,伊丽莎白小姐,请你不要胡说八道!”
  “伊斯镇长曾经当着我的面突然发疯狂笑,他早就被恶魔附身了!”
  “我也是,我曾经也在伊斯镇长身上见到过古怪的现象……”
  “我也一样……”
  ……
  郑树动了动唇,道:“我怎么觉得看着这段辩论记录,这么喘不上气呢……好让人生气啊!”
  贾清怒道:“我觉得伊斯镇长就是被冤枉的!这帮村民根本就是被伊丽莎白拆穿了愚昧的心理,死鸭子嘴硬,死活都要给镇长扣上帽子!”
  夏景翻完这些记录,语气很平静:“但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开始,确实是镇长之死。”
  尽管镇长死亡后,过了四十一天,格拉梅斯小镇的恶魔事件才开始正式爆发。
  但这二者之间,绝对有所关联。
  “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宋仰思索道,“对于四十一天之后的恶魔附身事件,这些村民一直能够辨认出被恶魔附身者身体里孕育的是‘蝙蝠’,但是对于镇长身体里当初出现的那个东西,他们始终称作是‘焦黑的手臂’。”
  这二者之间微妙的差异,是个非常明显的漏洞,可以作为他们挖掘真相的切入点。
  夏景放下羊皮纸,道:“得先把镇长的尸体找到再说。”
  宋仰点了下头。
  贾清又纠结道:“不过,这个镇子里已经死过这么多人,事实证明被附身者死亡之后恶魔就能逃逸走,开始寻找下一个被害人。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我们到时候得怎么才能杀死祂?”
  封识猜测道:“玄学的东西只能用玄学的方式处理,这个副本里要么就是存在有类似于咒语的东西,要么就是有什么办法能让恶魔现身。”
  宋仰吐出一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