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副本既然名为《杀死祂的方法》,那么恶魔必定还未死亡,他们在这个副本里将要面对的主怪也已经身份明确。
  夏景回复道:“我没意见。”
  宋仰:“贾清和封识也都OK,那么,登录吧。”
  夏景轻点屏幕,闭上了眼睛。
  ……
  当视野重新清晰起来时,夏景已经身在一个……无人的,空荡荡的小镇里。
  他站在小镇的主干道上,这孤寂的主干道上布满了厚厚的尘土,好似许久未有人踏足。
  一阵风卷过,顿时尘土飞扬,有点迷眼。
  主干道两旁是非常古老的,破旧的欧式建筑,不远处光秃秃的墙面上正是刚才封面上出现过的那幅恶魔头像。
  恶魔在阳光下微笑着,因为是大白天,所以给人的诡异感没有刚才在登录室里直面封面时那么强烈。
  夏景扫过两旁那看起来好像根本没人住的房子,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前方那几个玩家身上。
  宋仰朝他招了招手。
  夏景走过去。
  这个副本一共十个玩家,意外的是,他们遇见了一个熟人。
  一如既往顶着一头青草绿发色的边崖正在和封识说话。
  见到夏景,他若有所思地在夏景脸上打量片刻,轻软地笑着,道:“要是我猜得没错,你是夏景?”
  夏景亦勾唇笑了起来:“是我。”
  夏景现下戴的这幅面具和《造物》时的面具不同,但对于任何一个不算笨的人来说,要认出夏景的画风非常简单。
  边崖感叹道:“真的好巧,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重遇了。”
  封识问:“你也已经到时限了吗?”
  边崖耸肩道:“还没有,我还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但是既然早晚都要进来,那还不如趁着剩余副本还多的时候自己选择副本。”
  边崖这话稍微给了贾清一点安慰。
  虽然对他来说,四星副本的星级难度就在那儿,其实选哪个四星副本都没差。
  他依旧在哆哆嗦嗦地吸着鼻子。
  剩余五个玩家,分别是一女四男。
  这会儿,这五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毕竟谁都不是自愿进来这种副本里头的。
  但既然副本已经开始,那么他们也只能打起精神来。
  女人说道:“我叫付兰,之前大部分时候都在混二星副本,只闯过一次三星副本。”
  她咬了咬唇,道:“这次就麻烦你们了,请多多指教。”
  一个干瘦的男人不断吞咽着口水,战战兢兢关注着四周,像是怕怪物冷不丁就从角落里出现,扑向他们。
  他心不在焉地小声道:“我叫黄育,你、你们好。”
  一个面相看起来有些凶悍的男人正在用一种让人极其不舒服的眼神一一打量过其余人,道:“我叫刘铭阳。”
  他的身旁,看起来像大学生模样的男青年忐忑道:“我叫高声。”
  宋仰他们也简单做了自我介绍。
  刘铭阳原本像是在打量猎物一般打量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一听到宋仰的名字,他的目光就立刻扎在了宋仰的身上,舔了舔..唇。
  那种眼神里透露出来的贪婪——
  夏景似笑非笑。
  似乎有些过于明显了。
  贾清见刘铭阳像是看肥肉一样地看着宋仰,顿时也不哭鼻子了,赶紧瞪了这家伙一眼。
  封识则微蹙起眉,戒备地向宋仰那边靠了靠。
  宋仰本人倒是淡定。
  毕竟他不是第一次被人当肥肉,对这种目光早已适应良好。
  他直接无视了刘铭阳,看向十人当中剩下的最后一个人。
  那同样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学生一样的男孩子,非常年轻。
  宋仰问:“你呢,叫什么名字?大家现在互相认识一下,之后好方便一起行动。”
  这个男孩子咽了咽口水,干笑道:“我叫郑树,那什么……我们现在算是在干什么啊?”
  大家一愣。
  郑树挠了挠脸颊道:“我刚才在宿舍里写代码写到崩溃,突然眼前就黑了,有个声音告诉我我被什么笑脸城选中了?成为了玩家?还让我选什么副本?”
  郑树讪讪道:“我随便选了个,就进来这里头遇到你们了,怎么说……刚才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有点惊慌,所以那个声音说的什么规则之类的我都没仔细听,现在还有点懵……”
  听他这么说,其余人渐渐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宋仰深吸一口气,问:“所以,你是第一次进副本?”
  郑树赶紧点点头,僵笑道:“副本到底是什么呀?”
  顿时,有人捂住了额头,有人骂了脏话,还有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这个小伙子。
  赶上这种时候被笑脸城选中,成为了新人玩家,一上来就只剩四星副本可以挑。
  这小伙子简直比他们还倒霉,比他们还纯纯送死!


第98章 杀死祂的方法(五)
  098杀死祂的方法(五)
  黑夜漫长。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屋内的时候,贾清在睡梦中觉得有点喘不上气,被憋得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视野中,一个胡子拉碴,满脸青白毫无血色的陌生男人冷冷站在屋子的正中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闯入进来的。
  贾清“草”一声惊叫,把其余人瞬间惊醒。
  他们从地上弹了起来,另一个角落里的宋仰开口道:“没事,是幽灵。”
  他和夏景在这个男人进入屋子里的第一时间就醒了。
  陌生男人在所有人的警惕注视中,视他们如无物般,摇摇晃晃迈动步子,木然穿过客厅,穿过木门,进入了里屋。
  窒息感渐渐褪去,里屋传来“吱呀”的木床压动声,和紧随其后的呼噜声。
  这个幽灵开始睡觉了。
  客厅里的众人松了口气。
  他们对视一眼。
  宋仰解开身上的绷带——经过一个晚上,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
  套上一件空间袋里备用的上衣,他说道:“走,我们去隔壁屋看看。”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受到了太大的惊吓,大脑整一个陷入了宕机。
  隔壁屋子的付兰和黄育连幽灵回归时都没有被惊醒,一直熟睡到宋仰他们到来,才被硬生生叫醒。
  夏景和宋仰径直走到了刘铭阳的尸体旁,蹲了下来。
  他的无头尸体保持着昨晚被剖开时的模样,上半身的内脏被掏出了大半,只剩肠子还躺在里头,画面十分血腥骇人。
  高声和新人郑树看不得这画面,远远地停在了门口,生怕自己憋不住吐出来。
  夏景轻声道:“昨天路边那具尸骨孕育蝙蝠的位置接近盆骨,刘铭阳是左胸腔,看来蝙蝠孕育的位置是随机的。”
  位置生得不好,很可能用不着幽灵们下手,被寄生体自己就会被蝙蝠刺破内脏,挤碎骨头,内出血而死。
  宋仰听到夏景的话,点了下头,道:“昨天刘铭阳要是再等上一会儿,或许心脏也就直接报废了。”
  另一头,封识和边崖正在问黄育和付兰昨天他们三人在搜查线索的过程中是否发生过什么特殊的情况。
  付兰脸色苍白地回忆了下,摇头道:“昨天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行动,我不记得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情况,刘铭阳也一直挺正常的。被幽灵找上门的时候,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黄育也连连摇头。
  他昨天被吓傻了,到现在说话都有点结巴:“我、我也不记得,刘哥一直跟我在一起,我、我什么都没注意到啊!”
  封识和边崖眉头紧锁。
  贾清鼓起勇气走到夏景和宋仰那边,问:“仰哥景哥,你们有什么发现?”
  宋仰和夏景聊完了,就开始用刀剃刘铭阳脊椎骨和后肋骨上附着的肉。
  贾清被吓得一个往后仰去。
  宋仰和夏景在观察这具尸体时,第一时间观察的是那些散落在一旁的前肋。
  他们依稀还记得,昨天路边那具骸骨的盆骨上有一些斑驳的黑色印记,他们想看看刘铭阳身上是否也有同样的东西。
  前肋上没找到黑色印记,那就往后肋和脊椎骨上找。
  反正——
  “应该和蝙蝠孕育的位置大致相同。”夏景说道。
  宋仰手法干脆利落,很快就将几根骨头给剃了出来。
  紧接着,两人目光一凝,果然发现了预想中的东西。
  然而,那附着在刘铭阳某根后肋骨上的黑色印记,竟然是——
  夏景挑起眉梢,慢慢念道:“……‘不打算’?”
  两人的发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大家聚集过来,定睛一看——
  刘铭阳后肋骨上附着着的黑色印记,赫然是“不打算”这三个规整的黑色汉字。
  这个发现实在太令人不解了。
  “‘不打算’?”封识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刘铭阳的骨头上本来就有的东西。
  那势必是他在被恶魔选中之后,与蝙蝠的孕育一同在体内诞生的。
  然而为什么会是文字,又为什么会是“不打算”三个字?
  宋仰想了想,回过头问黄育和付兰:“你们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付兰依旧茫然摇头。
  而黄育,他死死盯着这三个字。
  直到注意到宋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才回过神,立马摇了摇头。
  宋仰审视了他几秒,回过头去。
  站在他身后的黄育暗暗咽了咽口水,眼中逐渐浮现出惊疑不定。
  一行人有了发现,然而这个发现是一个新的谜团,想要解开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他们只能继续查找线索。
  时间大概是早晨八点。
  宋仰说道:“还是按昨天的分组,大家分头行动吧。”
  ……
  今天,大家的动作比昨天还要来得快。
  昨晚刘铭阳和宋仰的遭遇把所有人都吓得不轻,他们恨不得在今天夜晚来临之前就把这个副本的所有谜团全都解开,离开这个鬼地方。
  然而四星副本,又哪能那么简单就通过呢。
  中午的时候,他们排查到了主干道的中央。
  那儿有一栋石砌的楼,大概两层高,和其他民居的风格非常不一样,气派许多,非常像是一个小镇的中心建筑,也许是小镇的“行政中心”。
  九个人汇聚在一起,一同进入这栋石砌小楼。
  一进去,他们一如既往被里头的灰尘给呛到。
  这栋楼里的光线非常暗,宋仰拿出了手电筒。
  封识带着边崖、高声和郑树上二楼,大概不到五分钟,他们便走了下来,道:“楼上只有四张办公桌,什么东西都没,连张文件纸都没看到,我感觉楼上这个地方他们根本没有启用过,只是个摆设。”
  郑树吐槽道:“我感觉这个小镇的人,怎么说,好懒?我们排查了很多民居了吧,好几间屋子里的人都在睡觉,不然就是在吃,在吵架,这看起来挺像政府大楼的地方竟然也连个生活过的痕迹也没有。”
  夏景和宋仰一边听他们说,一边观察着这空荡荡的楼房。
  难道这么一个特殊建筑里,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夏景忽然注意到什么,脚步一转,朝着一个光线格外幽暗的角落走去。
  那里是一个看起来像转角的地方,存在感很低,容易被人忽视。
  宋仰跟了上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夏景走到那个角落,转身,面向左边。
  大家探头过去一看。
  付兰吃惊道:“地道?”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半掩着的木门,和木门后头若隐若现的一条通往下方的阶梯。
  宋仰拿着手电筒,走在了最前面:“下去看看。”
  九个人两两成对,封识垫后,小心翼翼往下走去。
  这是一条石砌的楼梯。
  密道、神秘的地下空间。
  这种地方当然不可能会有窗户,此时亦没有蜡烛,简直黑成了一片。
  他们不得不多拿出几个手电筒,补充视野里的光线。
  随着慢慢的往下深入,空气逐渐滞涩起来。
  这并不是幽灵的怨念带来的窒息感,而是空气长久不流通所导致的呼吸不畅。
  渐渐地,涌现到鼻间的,变成了霉腐的气息,恶臭的味道……
  石壁上,甚至出现了黑红色的手印,那像是……
  黄育瑟瑟发抖起来:“这地方,不会是——”
  所有人的心中升起了不太妙的预感。
  当他们踏下石阶的最后一层,这不大不小的密闭空间,也完整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几个人倒吸一口冷气。
  溅满了陈年血迹的四壁。
  五个几乎被黑红的血液全部浸润染色的木架子。
  鞭子、脖颈捕捉器、水银。
  生锈的锯子、铁链、铁拷、铁笼。
  还有更多他们根本认不出来的,但仅是让人看上一眼就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刑具。
  两三具骸骨或躺在地上,或靠在墙边。
  “这,这是——”贾清铁青着脸,“这特么是个酷刑室吧?!”
  ——这个地方,或许就是这个小镇的居民们生前被拷问的地方。
  血腥气翻天,令人寒意彻骨。
  一行人在原地驻足许久。
  当他们逐渐从这种震撼和惊惧中缓过来后,宋仰和夏景率先迈步,观察着四周,走了进去。
  高声和郑树实在不敢走进去,他们腿又有点软了。
  郑树扶着墙,瞅见两张模样有点奇怪的木头椅子——“椅背”上有两个圆洞,“椅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