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的视野之中清晰可见。
  两人抓紧时间开始挖沙子。
  用上工具,这份工作变得非常简单。
  宋仰低声道:“如果时间就是那条可以让我们分辨真假世界的线索,那么副本内还能提供给我们时间信息的东西,也许是乘客阅览的报纸、平板电脑或者笔记本。”
  这些东西体积都不大,他们必须找得非常仔细。
  就在他话音落地的时候,他手中的铲子发出了“叮”的一声。
  他们挖到东西了!
  两人扔掉了工具,用手抹开覆盖在这件不知名东西上面的剩余的沙子。
  这件东西逐渐呈现在他们面前,它拥有黑色的金属外壳,光滑的表面。
  最开始只有小小的一角,随着沙子一点一点被抹开,它暴露出来的面积也开始变大。
  那尺寸不像是平板,更不像是笔记本电脑……
  渐渐的,宋仰蹙起眉,夏景眯起眼,两人都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他们继续抹开沙子,而沙子底下暴露出来的东西,竟也越来越庞大……
  直到某一刻,他们终于能隐约分辨出这件古怪东西的外形,两人也齐齐停了下来。
  他们直勾勾盯着这件完全超乎了他们想象的东西,消了声。
  ……
  陆尘飞忽然接连发来几条消息。
  为了随时保持联络,宋仰没有收起全息小屏,那四条信息就径直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你们抬头看了吗?宋仰你举的科幻故事那例子还真举对了,虽然不是百分百一样吧,但第三条真假世界的线索就在天上!”
  “天上的云散了,我们3号世界和5号世界的天上都有星星,只有4号世界漆黑一片,4号世界应该就是一个假世界!”
  “嘿,之前4号世界的人竟然一直没发现这一点。”
  “现在我们只需要在5号世界和3号世界当中找出真理世界就可以了!”
  ……
  繁星闪耀下,偌大的沙滩上,礁石后头的小小一隅——
  宋仰和夏景陷入到了诡异的静默当中。
  两人根本没有看全息小屏上陆尘飞发来的内容。
  眼前的东西,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
  过了几秒,大概是没收到回音,陆尘飞又问:“我们这边还是没找到直升飞机的线索,你们呢?”
  宋仰终于动了动。
  他深呼吸一口气,揉了揉眼角,发消息道:“我们在最开始登录副本时所在的那片沙滩上,你们过来吧,我们找到线索了。”
  “我们发现了第二架直升飞机。”
  “一架完整的直升飞机。”


第90章 眼之岛(十一)
  十几分钟后,陆尘飞、黎棉和费笙箫三人最先抵达。
  看到已经被宋仰和夏景挖出来一半的纯黑色直升飞机时,三人都惊住了。
  这架直升飞机歪斜在沙子当中,暴露在柔和的夜色之下。
  它和他们方才在山洞内拼凑粘合完成的那架直升飞机简直一模一样,根本就是复制粘贴出来的。
  如果不是宋仰亲口说了,这是他们找到的第二架,陆尘飞甚至要怀疑宋仰是不是故意把飞机从山洞挪到了这里,就是为了耍他们。
  问题就在于——
  为什么副本内会有一模一样的第二架飞机?
  三人不可思议地绕着直升飞机打转,陆尘飞喃喃道:“我彻底搞不懂了,这第二架直升飞机是为了告诉我们3号世界是个真世界还是假世界?”
  无解,他们暂时还没有搞明白这条线索的意思。
  夏景喘了口气,想了想道:“我先去5号世界看看情况。”
  他闭上眼。
  他是第一次使用观察能力,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凝神之后,纯黑的意识海洋中浮现出了三个莹白色光点。
  1号世界显然已在火山爆发中湮灭,所以光点才从原本的四个减少成了三个。
  2号世界的火山在他们离开时还未有动静,此时这个平行世界大概还在苟活。
  夏景径直选择了排列在最后的那个光点。
  一闯入进去,他就以俯视的角度看到了半跪在沙滩礁石后头的两个男人。
  5号世界的他们显然也已经想到了,直升飞机碎片最初所在的位置,可能才是最关键的位置。
  这两个男人面前的沙滩上,同样有一个巨大的沙坑,是被他们挖出来的。
  但和3号世界的他们不同的是,这两个男人此时从沙坑中找到的,不是另一架直升飞机,而就是一台普普通通的平板电脑。
  ——这正是宋仰原本预测的几件可能会承载时间线索的物品之一。
  夏景眸色微动。
  这台平板电脑在直升飞机事故中遭受到了一定的损坏,银白色的外壳已经彻底焦黑变形。
  它就像是一直在生死边缘努力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在被这两个男人轻点屏幕过后,亮起了一瞬间的光,便永久地灭了下去。
  而这一瞬间,夏景清楚看到,锁屏界面上显示的时间,是20xx年6月xx日。
  ——和山洞里那架直升飞机的内舱影像图中显示的时间不一致。
  年份与日期相同,月份却加了一位,从5月变成了6月。
  像是感受到夏景的目光,那两人抬起头来。
  陌生的面孔,陌生的声音。
  一个高大,一个纤瘦。
  高大者的脑门上顶了个粗大的“5”,一如既往的滑稽,见到夏景时,他露出了笑容。
  这是5号世界的宋仰。
  而纤瘦者对着夏景晃了晃手中的平板,开口道:“你已经看到了吧,月份对不上。”
  5号世界的夏景冷静说道:“我们这个世界应该就是最后一个假世界。你们把我们和4号世界的分身都带过去吧,我们可以准备离开这个副本了。”
  夏景利用视线动了动5号世界的他的手。
  5号世界夏景顿了顿,明白了他的意思,从一旁随便捡了块石头,拿在了手中。
  夏景取过这块石头,在沙滩上写道:“3号有情况,等搞明白后再退出。”
  5号世界夏景微眯起眼,点了下头,道:“知道了。”
  夏景就此停止观察,意识骤然回归。
  他在3号世界中睁开了眼,而5号世界的他紧随而来,在他身旁睁开了眼,大概是想看看他们这边是出现了什么异样情况。
  这双眼睛深思地看着矗立在沙子当中的这架诡异的直升飞机,似乎也有些惊讶,他们在3号世界竟然有了这种发现。
  此时此刻,宋仰已经从直升飞机旁边的沙子当中挖出了另一把钥匙。
  他说道:“我进去看看。”
  语罢,他拉开舱门,爬了进去,插入钥匙,启动了这架飞机。
  内舱的灯瞬间亮了起来。
  宋仰下意识转过头,往驾驶座左侧的金属墙壁上一瞥,顿时愣住了。
  夏景、陆尘飞、黎棉接、费笙箫二连三跳了上去,直升飞机内舱一下子变得拥挤了起来。
  而四人进入内舱之后,也很快怔住。
  就和山洞中的那架直升飞机一样。
  启动之后,这架直升飞机的内舱墙壁上亦浮现出了一幅幅“飞行员”与“乘客”的头像影像图。
  十个人,十幅头像。
  然而这架飞机中浮现出的这十个头像……
  陆尘飞愕然道:“这些……这些都是谁啊?!”
  ——这些,竟全然是他们不认识的家伙!
  驾驶座位置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男人,陌生男人和孙乾一样壮实,面相却恶劣许多,给人的感觉非常危险。
  副驾驶座是一个女人,面容冷漠,颧骨突出,显得有些刻薄。
  随后的乘客座位,有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男孩,有眼神畏缩的妇女,有满脸算计的中年男人,有一脸疲惫的白衬衫上班族……
  夏景他们在这不大不小的内舱里前后左右地打量。
  在十幅陌生头像的包围之下,这整架直升飞机好像都弥漫上了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氛围。
  夏景不动声色走到了最后排,他的目光扫过一副影像图,略过去了,又猛地回眸,定住。
  脚步亦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
  宋仰皱着眉走近,发现夏景停在狭窄走道前方时,低声问:“怎么了?”
  他循着夏景直勾勾的目光看去,一副意料之外的影像图让他的瞳孔猛地紧缩,僵在了原地。
  ……这满舱的陌生头像中,竟有一个人是他们所有人都认识的。
  最后排,右边座位。
  影像图中的青年在微笑。
  唇角微扬,一双漂亮的凤眼直视着前方,眼底含着一丝戏弄般的戏谑之意。
  黑色的额发有些凌乱,但落在这张白皙的脸蛋上时,黑与白的反差形成了一种几近惊心动魄的美感。
  如画一般的面庞,极尽温柔的笑意,给人的感觉,却那么危险。
  ……
  陆尘飞的眉头紧锁着,他对着杵在最后头的夏景和宋仰说道:“这些影像图上显示的时间有问题啊,日期和月份跟我们这边一样,但年份是四年前,这怎么看都不对吧?”
  黎棉亦在思考:“副本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四年前也有一架飞机坠落在了这里?”
  费笙箫咽了咽口水:“我觉得有点奇怪……我们要找的是时间线索,这架飞机确实也提供给了我们时间信息,但是仅仅是为了提供时间信息,副本为什么要给我们整一架飞机出来?给我们一份报纸,一个能显示时间的电子产品不就行了吗?”
  “而且这些头像,怎么看都是玩家吧……”费笙箫的鸡皮疙瘩一粒粒冒了出来,“我觉得与其说这是代表四年前还有一架飞机掉在了这里,不如说是四年前,还有一批玩家开启了这个副本……”
  黎棉一怔,立刻反驳道:“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笑脸城总共才运行了两百多天。”
  陆尘飞沉思道:“不管怎么样,这架飞机上显示的时间跟我们这边对不上是事实。时间对不上的话,就代表3号世界是一个假世界,5号世界才是真世界吧。”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问夏景:“夏景你刚才去5号世界看过了吧,怎么说,他们那边有发现对应的线索吗?”
  夏景始终在盯着那副影像图看。
  他平静道:“有。”
  陆尘飞他们一愣,连忙走过来道:“他们那边发现的是什么?也是一架飞机吗?”
  夏景回答:“不,他们发现的是一台平板电脑,平板上显示的时间是未来一个月后。”
  陆尘飞他们又呆住了。
  ……那就是,3号世界和5号世界都出现了有问题的时间信息?!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陆尘飞喃喃道。
  也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注意到宋仰和夏景的异样。
  他们对话的过程中,这两人始终在盯着同一副影像图。
  他们发现什么了?
  陆尘飞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大步一跨,连忙凑了过去。
  等到那副影像图进入了他的视野,陆尘飞像是被雷劈中在了原地。
  那怎么想都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的人,让他彻彻底底地傻了。
  他目瞪口呆道:“这……这是安全屋的美人店长?!”
  听到他的话,黎棉和费笙箫被吓了跳,连忙跑过来一看。
  见过安全屋店长的人,绝不会忘记他的容貌。
  因为那副容貌作为男人而言太过漂亮,实在令人难以忘记。
  黎棉一看到这幅影像图就认出了人,愕然道:“真的是他!”
  费笙箫不敢置信道:“美人店长的头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真的彻底搞不懂了,这架飞机怎么回事啊?!真的好诡异啊!”
  5号世界,他们的分身发现的线索是一台平板电脑,平板上显示的时间是6月份。
  3号世界,他们发现的线索是一架直升飞机,飞机内舱里显示着十个陌生玩家的头像,头像底下显示的时间是四年前。
  3号与5号,两个世界给出的时间信息都有问题。
  这两个世界当中,到底哪一个是真世界,哪一个是假世界?
  谜云笼罩住了沙滩这小小的一隅。
  五个人顿时陷入到了混乱当中。
  就在陆尘飞和费笙箫他们抓起了头发,不断提出可能又不断反驳,在那争论的时候,夏景忽然动了动。
  他侧过身,目光扫向最后一排的另一个位置——左面的位置。
  那被他们忽略的幽暗角落里,浮现出的影像是一个长相平平无奇的男青年。
  影像图只截到每个人的脖子,但就算如此,也不难看出这个男青年有些微微的驼背。
  他的头发很长,刘海几乎把眼睛都盖住,下巴上有一些胡渣,没清理干净。
  他的眼神有些畏惧,有些混沌,但其中暗藏着的光芒,又像是一只鹰隼。
  一只初诞生的,有些怯弱,又想撕咬猎物的鹰隼。
  宋仰的内心此时正波澜起伏,注意到夏景的目光,他朝左边瞥了眼,哑声道:“夏夏,你……”
  喉结滚动了下,他低声问:“你想起什么了吗?”
  夏景注视这幅影像图片刻,启唇,道:“这个男人,我没有想起他的名字,但我绝对见过他。”
  “或者说,”夏景若有所思,“我和他曾经非常熟悉。”
  说完这句话,夏景扫视这一整架飞机内舱。
  他轻声道:“宋仰,这架飞机来自四年前。”
  “四年前”这个时间点,让宋仰神经紧绷。
  他想起了之前他们有过的一些推测。
  “现在看来,”夏景慢慢道,“我们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