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这是一条通用法则,如果笑脸城要在这个副本里使用这条规则,那么它没道理在其他副本不用。”
  可显然,他们在其他副本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刻意的情况。
  “即使这是一个四星副本,笑脸城提升副本难度的方式应该也不会这么低级才对。”
  因此,这个副本的诱导必定还有着其他的深意。
  就在这时候,整座海岛忽然哗啦啦作响。
  一股微咸的,潮湿的海风拂过无数树木,拂过所有玩家的头顶。
  迎着风,宋仰敏锐地抬起了头。
  远处的天空中,一团漆黑的电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他们这里翻涌而来。
  宋仰的脸沉了下来:“但这个副本为了逼我们拿出道具,似乎已经准备上大戏了。”
  ——他的话音落地,光线瞬息之间门从这座海岛上抽离。
  天竟如黑夜般暗了下来。
  其余人愣了下,倏地抬头,一道扭曲粗壮的闪电就在这一刹那劈开了天际,劈开了他们模糊的视野。
  紧接着,轰一声,几乎震碎天空的巨响炸开,前方的树木如同被冲击波压倒一般,纷纷向他们的方向弯折。
  狂风袭来,骤雨倾盆。
  所有人的瞳孔猛地紧缩,孙乾厉声吼道:“大家小心!”
  前方,一棵巨大的树木被风拔起,横着砸向了他们!


第81章 眼之岛(二)
  081眼之岛(二)
  这一刻,不论顺应副本的诱导使用道具会产生什么后果,大家都顾不上了。
  孙乾拿出了一个防护道具,那是一面巨大的盾,咚一声立在了他们身前。
  巨树飞过来重重砸在了盾上,发出“哐”一声重响,随即被折成了两段,从左右两边飞离!
  有了这面盾作遮挡,他们不再会被风卷起的其他物体砸中,但仅仅是这样的防护亦完全不够——
  这场雷暴本身的威力太过于强大了!
  大雨噼里啪啦砸下,雨滴砸在身上非常疼痛,在这样的骤雨当中,他们的眼睛也变得很难睁开。
  狂风呼啸着,发出野兽怒吼一般的声音,硬生生要将他们从地上拔起——
  席暖阳和江叔叶夫妻俩直接扔出了一个锥形防护小屋,小屋罩在了两人身上,底部深深扎根于泥土,屹立于风雨之中,岿然不动。
  黎棉甩出一根鞭子,缠绕住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她抱住费笙箫,顺着鞭子的力道飞了过去,就此固定在了小山的山脚下。
  宋仰和夏景各自拿出长刀刺入地面。
  宋仰进过安全屋之后,利用安全屋小超市的机制将许多道具进行了转移。
  此时此刻,那些道具以小图标的形式呈现在他身体的各个部位,不需要经过空间袋,他可以随意收放这些道具。
  宋仰看了眼风雨之中仿佛随时能被风刮走的夏景,蹙了蹙眉,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按上自己侧颈上的一个小图标。
  下一秒,夏景扣住了他的手。
  他的眼睛有些难以睁开,但嗓音始终非常冷静:“还没到非用不可的时候,再等一等,宋仰。”
  宋仰顿了顿。
  下一秒,陆尘飞从他们两人身边飞了过去,留下一句:“擦,孤家寡人的好惨啊!”
  宋仰和夏景:“……”
  宋仰无语地拽了他一把,也省去了陆尘飞差点就要拿出来的一个道具。
  陆尘飞抹了把脸,喘着气拿出一把长剑刺进泥土里,总算是稳固了下来。
  天黑得好像深夜,闪电不断在天际攀爬,狰狞地分裂着天空。
  狂风不断折断树木,扬向空中,这与其说是骤雨,不如说是一场浩劫。
  孙乾的双臂如铁棍,牢牢锁住那面巨盾,不至于被风吹走。
  金雅雅和罗酒两人离其余玩家比较远。
  罗酒骂着脏话,使用了一个道具,将自己与一块巨石融在了一起,只要巨石不飞,他就不会被风吹走。
  金雅雅的双腿则是在道具效用之下变成了两根枝条,双脚化作根茎,深入泥土,牢牢抓住了土壤,以固定住身形。
  这场雷暴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在风雨中艰难地坚持着。
  半个小时后,乌云散去,骤雨停歇,狂风消散。
  整片丛林里,全都是湿漉漉的。
  树木倒了无数,地上散落不少虫子的尸体,看起来一片狼藉。
  可不论如何,灾难总算是过去了。
  大家松了口气,纷纷抹了把脸。
  夏景、宋仰和陆尘飞松开了武器,远处的费笙箫和黎棉走了过来。
  “靠!”陆尘飞脱下上衣,用力绞出雨水,“为了逼我们拿出道具,这个副本搞出来的阵仗也太大了吧!”
  不远处的孙乾松开了自己的巨盾。
  他看了看其余所有人,皱眉道:“我总觉得这样的自然灾害还会再次上演,但如果副本纯粹是想利用这种灾害诱导我们使用道具,那我就不理解了。”
  “除了我、金雅雅、罗酒和席暖阳他们俩,你们使用的都是刀剑、鞭子之类的武器。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次灾害我们肯定能更好地应对,浪费的道具也会越来越少,副本想要用这种方式诱导我们是否太天真了点?”
  角落里,宋仰在替夏景擦头发。
  他的动作虽然笨拙,但小心翼翼。
  夏景的一头碎发被擦得有些凌乱,像一团炸开的猫毛,而他听到孙乾的话,抬眸道:“下一次发生的自然灾害不一定还是雷暴,我们的每一次经验不见得能沿用。”
  人类在猝不及防面对陌生的灾难时,最容易凭借本能行事。
  副本为了诱导他们使用道具,可能还会呈上各种花样。
  孙乾还是皱着眉:“问题是,副本逼我们拿出了道具,然后呢?我们的道具拿出来就塞不回空间袋,很多大件道具没法带着走,只能丢下,那这不就是单纯的消耗战术吗?副本真觉得靠这种办法就能耗死我们?”
  他这句话刚刚落地,夏景和宋仰就注意到了什么,飞快看向了他的身后。
  而他身后传来了罗酒和金雅雅的闷哼声。
  孙乾愣了愣,转身看去,随即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不远处,金雅雅趴伏在地上。
  雷暴结束有好几分钟了,她却还没解除道具。
  她的双腿依旧是木枝状,深深与泥土相连。
  金雅雅似乎努力想将双腿从泥土里拔出来,却涨红了脸也无济于事。
  而她身后,罗酒也是一样。
  罗酒用力到额头上都凸起了青筋,喉咙里一阵闷哼,背部却还是与石头相黏连,无法动弹。
  这块空地的中央,那座锥形防护小屋还立在那里,席暖阳和江叔叶夫妇始终没有现身。
  直到这一刻,一把匕首从里头刺破出来,划开了一个口子。
  席暖阳和江叔叶从口子里钻了出来,沉着脸道:“在这个副本里,我们的道具一旦使用好像就没办法再关闭了!”
  ——他们只有用暴力方式破坏掉防护道具,才能出来!
  这句话一出,孙乾大惊。
  金雅雅苍白着脸喊道:“我也不行,我没办法关闭这个道具!”
  罗酒不断地骂着“草”。
  席暖阳和江叔叶可以划破防护小屋获得自由,可他们两人使用的道具是直接改造了他们的身体,他们要怎么才能解除禁锢?
  金雅雅和罗酒也不是傻子,他们当然意识到了他们的处境,两人不由咬牙切齿。
  ——想要脱离禁锢,他们恐怕只能砍断双腿,切开背上的皮肉!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副本诱导他们使用道具,竟然是放了这么一个坑在这里等着他们!
  “道具一旦使用就无法撤回,空间袋里的武器一旦拿出就再也放不回去,”黎棉震惊道,“在这个副本里,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似乎都是无法后悔的。”
  夏景开口说道:“我们或许可以用更加贴合这个副本背景的逻辑去理解这一系列副本设定。”
  青年已然站了起来,他捋了把湿漉漉的黑发,冷静说道:“末世背景下,自然环境遭受破坏,自然灾害自然会不断上演。”
  “我想,接下来我们有必要做好准备应对本不应该出现在夏季的灾难。”
  无常的四季本就是许多末世背景故事中会出现的要素。
  其余人的表情严肃了下来。
  “至于玩家在灾难中使用的道具——”夏景若有所思道,“刀、剑、盾这些工具式武器最多只会加快我们的武器消耗,但身体改造式武器,恐怕象征的是生物体的变异。”
  “既然是变异,那当然是无法撤回的。”
  “玩家会在灾难中死亡,若是为了渡过灾难而使用道具,那同样有可能会被‘变异’拖累而死。这个副本的节奏很快,留给我们的通关时间恐怕不多,又或许——”
  夏景垂了垂眸,思考片刻,抬眸道:“也许我们要做好准备,在还未能找到主怪,杀死主怪,却又无法在这个海岛上继续生存的情况下,离开这座海岛。”
  “离开海岛?怎么离开?”孙乾愕然。
  席暖阳灵光一闪,叫道:“那架直升飞机!”
  费笙箫不解道:“可那直升飞机不都已经摔成碎片了吗?”
  宋仰给自己也绞了下衣服,冷静道:“孙乾最开始的想法是对的,副本提供直升飞机这条线索肯定是有其他的用处,我们不妨在整座岛上搜索一下,也许除了其他的碎片,还能找到其他线索。”
  一行人深思着点了点头。
  可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先解决金雅雅和罗酒身上的问题。
  罗酒挣扎片刻,咬牙道:“你们来个人把我弄下来吧,快点,别浪费时间了。”
  孙乾问:“要把你弄下来只能用暴力手段,你确定能撑得住?”
  “我要是晕过去了就把我揍醒,来吧!”罗酒已经做下决定。
  孙乾走上前,脱下上衣,塞进了罗酒的嘴里。
  随后他借了宋仰的刀,干脆利落一刀下去,直接将罗酒从石头上劈了下来!
  罗酒倒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在微微抽搐,背上鲜血淋淋,一根白花花的脊椎骨暴露在了空气中。
  孙乾立刻给他喷上医疗喷雾,宋仰则上前替罗酒包扎——有笑脸城的医疗用品在,罗酒虽不至于死,但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也不可能马上就能恢复如初就对了。
  宋仰替他包扎完,孙乾将人扶到了一棵树下,罗酒靠在树干上,脸上毫无血色。
  接下来就轮到了金雅雅。
  孙乾本想试着把金雅雅那变成枝条与根茎的“脚”彻底从泥土里挖出来,金雅雅却道:“别挖了,这个道具之所以能用作防护道具,就是因为它变化出来的根茎埋得非常深。”
  “断一根茎还是断一双腿对我来说没有差别,直接砍吧。”
  金雅雅都这么说了,孙乾也只能深呼吸一口气,一刀将她的“腿”砍断。
  鲜血从那两根木枝的横截面里飞溅出来,宋仰一边替她包扎一边紧皱眉头。
  和罗酒不同,金雅雅就算是重获了自由,她的双腿却还是木枝状。
  在这种状态下,她真的还能继续行动吗?
  金雅雅流着冷汗,哑声道:“给我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这双腿虽然不如人腿,但还是可以驱动的,只要到了明天,我就能站起来!”
  她绝不要在副本刚开始就躺下,成为其余人的负担。
  飞絮再次弥漫开来,乌云散去后的天空,光线逐渐暗淡。
  宋仰看了眼时间,道:“孙乾的盾立在这里,我们肯定带不走了,不如就把这里当做我们的据点,晚上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其余人没有意见,纷纷点头。
  “趁着今天还有一点时间,我们休息十分钟后继续往前探索,金雅雅和罗酒就留在这里休息,再留一个人照顾你们,其余人在天黑前回来,
  大家有异议吗?”
  所有人摇头。
  宋仰:“那就按这个计划行动。”
  *
  十分钟后,席暖阳留下来照顾金雅雅和罗酒。
  其余七人继续出发,往丛林深处前进。
  他们一脚一脚踩在湿漉漉的泥土之上。
  暴雨过后,丛林安静到有些诡异,水珠从枝头滴落下来,爬虫躲进了树叶底下。
  走了一段路,陆尘飞忍不住讨论起来:“夏景,我觉得你分析的那些话并没有错,但是很奇怪,副本设置了一整套与末世有关的设定,‘眼’在这其中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难道,灾难与变异所带来的一切负累,仅仅是为了加快副本节奏,加大玩家通关难度吗?
  这么庞大、复杂的一套系统,竟和主怪没有任何的关系?
  黎棉听了陆尘飞的话,亦蹙眉道:“是很奇怪,之前我和你们参与过《死亡鸣响》那个副本。在那个副本里,我们在每一关也都面对了灾难,可最终的事实证明我们当时身处于怪物的游戏当中,那一切都和怪物息息相关。”
  可在这个副本里,他们至今甚至没能发现关于怪物的半点蛛丝马迹。
  宋仰和夏景安静观察着四周。
  宋仰听了两人的话,开口说道:“其实,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能在孙乾使用异能时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走在前头的孙乾和江叔叶听到这番话,回过头来。
  宋仰道:“当时孙乾应该把副本里的每一个角度都观察过了吧?”
  孙乾点头:“是,但是不能保证百分百没有错漏,我的异能只能进行‘扫视’,没办法进行太精细的观察。”
  宋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