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宋仰注视夏景,道:“我喜欢你,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你拽离这个鬼地方,让你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夏景戏谑道:“真要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那或许也有些无聊。”
  “那我们可以找其他的刺激,反正总比被关在这个地方有趣,不是吗?”宋仰道。
  夏景点点头:“这倒是没错。”
  宋仰笑了起来,桃花眼里碎了一片璀璨的月光。
  夏景忽然凑近过去。
  宋仰一僵,定在了原地,屏住了呼吸,心跳飞快地慎重道:“……怎么?”
  夏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的双眸。
  宋仰从小到大都被说这双桃花眼长得好看,足够招人,但宋仰觉得,夏景这双眼睛才是真的好看。
  狭长,眼梢微勾,瞳孔漆黑,这双眼睛在近距离、认真地注视着一个人时,足够摄人心魄。
  宋仰的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腔,他甚至觉得这一刻,夏景必定也听到了他的心跳声。
  他张了张嘴,嗓子变得干涩。
  夏景愉悦地笑了起来,感叹似的说道:“宋仰,真不愧是你啊。”
  宋仰的喉结滚动了下,他想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叹。
  下一秒,他难得卡壳的脑袋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转动。
  他知道夏景发现了。
  夏景抬起手,轻抚着他的左眼眼尾,道:“这个数字,是被你特意转移到这里的吗?”
  宋仰扣住夏景的手腕,笑道:“是。”
  玩家的积分数字。
  这个数字大部分时候会显示在对玩家最重要的躯体部位表面。
  有些部位太过明显,为了防止被人盯上,玩家势必要用工具把这个标志给遮挡起来。
  而对一个玩家来说,如果对他而言最重要的身体部位变成了另一处,那么积分显现的位置,也会跟着变化。
  这也意味着——积分的显现位置,其实是可以由玩家控制的。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即使意识到了,也很难真正做到,因为“最重要的躯体部位”是由心判断的,并非大脑简单思索“从今天起我的肚子就是我最重要的身体部位”,就真的能完成这种改变。
  但宋仰毕竟不是一般人。
  他的积分,显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
  这双眼每天都要与许多人发生对视,但同时,黑色的数字,深褐色的眼眸,如果不是近距离仔细地看,根本不可能注意到潜藏在其中的数字。
  这是一个绝妙的位置。
  “最开始我的积分显现在了我的手上,你知道,我是医学生,我当然希望未来我能站在手术台上,双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这个位置太麻烦了不是吗?”
  宋仰勾着唇,懒洋洋说:“然后我想,不论我未来想要做什么,只有不断学习,我才能不断进步,成为一块海绵才是我真正的目标,那么我的双眼,就是我真正的最重要的部位,是我输入一切知识的通道。”
  “当我确信了这一点时,我的积分自然也转移了位置。”
  夏景收回了手,眯眼笑道:“非常合理。”
  “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积分的人,就连封识和贾清都不知道我的积分数字到底藏在了哪里,”宋仰探究道,“你呢,你应该也有办法转移你的积分吧?”
  “宋医生不猜猜看吗?”夏景曲起双膝,手掌撑着自己的脸颊,看起来很可爱。
  宋仰想了想。
  海风撩起了夏景的黑发。
  夜色下,侧着脸,戏谑瞅着他的青年就像是一条蜷缩起来的,危险又诱人的人鱼,他的尾巴一下一下拍打着沙滩,充分召显着他的饶有兴致。
  宋仰抬手顺了顺夏景的头发,嗓音很低:“你现在的身躯,不是人类之身。如果你的人类之身是在四年前笑脸城的湮灭中跟着一起毁灭了,那么你后来又是怎么做到‘重生’的?”
  宋仰注视着他:“夏夏,我以前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但你让我觉得,也许一个人只要灵魂不死,他就不会真的死去。笑脸城虽然做了许多恶事,但它也让这种奇迹真正展现在了我们面前。”
  “对于你而言,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只要杀不死你的灵魂,就绝对不可能真正杀死你。”
  “只要你的灵魂还在,‘夏景’就还在这个世间,对吗?”
  夏景是特殊的。
  对于这个青年而言,躯壳困不住他,没有任何一个身体部位是他不可缺少的。
  只有灵魂,代表着真正的他。
  夏景听到这个答案,轻笑道:“可惜,灵魂是不可视的,我们无法验证这个猜想。”
  宋仰笑了声:“所以你自己也还不确定?”
  他转念一想,也对,就算夏景清楚自己的积分会显现在哪里,但灵魂不可视,他确实无法自我验证。
  宋仰道:“也挺好,这样很安全。”
  他拍拍夏景的脑袋。
  夏景漫不经心道:“不过如果哪天我的灵魂真的能被人看到,那个人也只能是你吧?”
  他好像想象到了一些有趣的画面,兴致勃勃地笑了起来。
  宋仰动作一顿。
  他看向夏景,觉得这个家伙看似跟情爱这种东西毫无瓜葛,但不经意间总能说出这种惊人的情话。
  听起来怪甜的。
  与此同时,他的一颗心也彻底安定下来。
  他愿意相信,灵魂不灭,名叫夏景的青年就绝不会死。
  而他会守护好这个青年的灵魂。
  直到现实世界的大门,向这个青年重新敞开的那一天。


第79章 安全屋(十六)
  那一天,宋仰回现实世界陪家人吃过一顿饭之后,就又重新回到了笑脸城,和夏景一起过了零点。
  时间已经零点零一分,夏景却还好好呆在宋仰的个人空间中,没有被排出去。
  那么,他可以就此借着玩家的个人空间,在笑脸城内获得自由吗?
  在宋仰的注视下,夏景走上前,试着拉开私人登录室的大门。
  这扇门纹丝不动。
  宋仰一愣,蹙眉走过来替夏景打开——前一秒还被焊住似的门,这一刻却轻易就被拉开了。
  这时候,宋仰的心中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夏景顿了顿,试图迈步,迈出去的脚却被无形的墙挡了回来。
  宋仰的脸开始变沉。
  夏景的神色很平静,只因他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
  他拿起宋仰给他的那把金属钥匙,闭上眼,试着给钥匙下指令,开启通往游戏大厅的门。
  然而门出现了,打开门,门外的世界却不是游戏大厅,而是空无一人的安全屋。
  宋仰紧抿着双唇,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通往游戏大厅的门,夏景却没法从这扇门里穿过去,他又一次被挡在了这栋小屋里。
  ——全都不行,他离不开这里。
  宋仰冷着脸将门关上,转身看向夏景,哑声道:“夏夏。”
  夏景平和道:“果然还是没有那么简单,看来玩家的个人空间对我来说,和副本世界差不多,我可以从安全屋踏入这里,但是没办法从这里穿向游戏大厅。”
  他看向眸色漆黑,眼神复杂的宋仰,道:“不用露出这种表情,我们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不是吗?”
  “没关系,”夏景慢慢道,“一步一步来吧。”
  *
  大概是出于对夏景的心疼,那之后几天,夏景收到了很多……怪物躯块。
  除了宋仰的,还有贾清封识的。
  按照他俩的说法,所有玩家收集普通的怪物躯块本就是为了以后能进安全屋做准备。
  既然都是要贡献给安全屋店长的,那何不现在就全给夏景。
  于是,最近几天,所有进入安全屋的玩家都发现,安全屋那紧闭着门的厨房内,似乎总是有不明液体满溢流淌出来,而那些液体散发着微微的腥臭……
  论坛里出现了一个讨论帖:“想问一下,安全屋最近是排污水管漏了吗???”
  主楼:“厨房外面地上流了一地污水啊,超级臭,美人店长在里头真的没事吗??”
  1L:“是有点,不过安全屋里有排污水管吗??这个鬼地方里还有这么现实感的东西?[笑哭]”
  2L:“楼主,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不是污水,而是……”
  3L:“就是怪物尸体的腥臭味吧,那味我熟,我经常在副本结束后解剖怪物的,闻多了。”
  4L:“等等,如果从厨房里流出来的是怪物尸块的血水,那这个地点和物件是不是太微妙了……”
  5L:“厨房和尸块……”
  6L:“yue……”
  楼主:“???sos不是吧,那我们在安全屋里吃到的都是什么啊???”
  8L:“楼主,你上面那个问题我们在论坛里已经涛过很多遍了,建议善用搜索,还有就是,在笑脸城这鬼地方,凡事都看开一点[点烟]”
  楼主:“呜呜呜我是进来没多久的新人,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吃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怪物尸块做成的吗?这也太可怕了,早知道还不如别让我进安全屋呜呜呜!”
  10L:“擦,楼主,进安全屋这福气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11L:“给我给我!”
  12L:“给我!!只要能见到美人店长,让我炫一口厨房地上那汤汁也行啊!”
  13L:“只要能见到美人店长,让店长炫我都可以啊!!”
  14L:“?楼上吃了几粒花生米啊,醉成这样了?”
  15L:“大家为了进安全屋都这么拼的吗?[笑哭]”
  楼主:“[呆滞][呆滞]”
  ……
  夏景在厨房里准备给玩家的餐点时,收到了宋仰发来的消息。
  宋仰:“在没?开个门。”
  夏景挑起眉梢,用钥匙开了门。
  打开门后,宋仰大摇大摆走进来,把一个新的空间袋交给了他,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收集来的新躯块。
  宋医生交完粮就扫了眼夏景摆在厨房柜上的餐品:“现在客人很多吗?”
  又咂摸了下,他哼笑道:“这样在厨房里偷偷见面,有点偷情的感觉哈。”
  说完了,他扭过头,瞅着夏景没什么反应,不由好奇:“你竟然不调侃我?”
  以往这时候,夏景都得调侃得他无话可说了。
  而夏景窥视完那小小的空间袋,满意地抬起头,直勾勾看着宋仰说:“宋医生最近很帅,我为什么要调侃你?”
  宋仰就:“…………”
  虽然这一刻,他清楚知道是这一袋怪物躯块给他添了光,但他还是一瞬间打起了鸡血,打算再闯几个副本,好早日让夏景把这里扩建成豪华大酒店……
  宋医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而夏景则是笑眯眯把空间袋打开,将怪物躯块倒了出来。
  那黑色的红色的白色的绿色的尸块混杂着五颜六色的不明液体哗啦啦倾倒在了厨房的地面上,没一会儿就堆满了整个空间,甚至把厨房门都挤压到变了形。
  厨房门外,一个路过的玩家眼睁睁看着这门缝里流淌出来了不明液体,而那扇门竟也朝外头鼓了出来,看起来非常诡异。
  这位玩家犹豫了下,走上前,颤颤悠悠地喊道:“店、店长,你没事吧?”
  门内没有反应。
  这位玩家原地踌躇片刻,咬咬牙,试着开门:“店长,你——呜噗噗噗!”
  他瞬间就被倒下来的怪物躯块压住了,那稀里哗啦的腥臭液体洒了他满脸,这位玩家顿时陷入到了呆滞当中。
  而就在这成堆的狰狞的躯块当中,清隽昳丽的青年走了出来,惊讶道:“你没事吧?”
  他弯下腰,伸出手来。
  这位玩家颤了颤,看着这只修长白皙的手,咽了咽口水,呆滞无光的眼神里重新焕发出了光彩。
  他傻傻地笑了两声,想去握住这只手——
  然后就眼睁睁看着这只手略过他,捡起了掉落在他脸颊边的一根怪物舌头。
  漂亮青年满意地打量这根舌头,注意到他僵硬的目光,微微一笑道:“这是一个非常稀有的怪物道具。”
  又注意到他僵在半空中的那只手,青年“啊”了声,仿佛恍然大悟。
  然后他将这根舌头顺手塞进了衣服口袋里,重新伸出了那只手。
  只是这一次,这只修长白皙的手上,沾满了黑乎乎的腥臭尸液。
  这位玩家:“…………”
  握还是不握,这是个问题。
  当天晚上,论坛里那个讨论帖又被顶了上来。
  第三十楼,楼主又出现了:“呜呜呜今天又进了安全屋,又碰上了安全屋臭水爆发,这次门都被挤变形了,我实在好奇就开了门,结果被里头满出来的怪物尸块糊了一脸!”
  31L:“楼主还真是不信邪啊,啧啧啧。”
  32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但是这次我的感觉和上次不一样了,因为美人店长真的好美,他看到我摔倒在了地上,朝我伸出手了诶!”
  34L:“擦!”
  35L:“草!”
  36L:“日!”
  37L:“????还能这样?”
  楼主:“虽然当时美人店长的手上沾满了怪物尸液,看起来好可怕,但那毕竟是美人店长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伸出了手……[羞涩]”
  39L:“嫉妒使我疯狂[微笑]”
  40L:“嫉妒使我杀人[微笑]”
  41L:“嫉妒使我从今天起每天入梦追杀楼主[微笑]”
  42L:“麻蛋所以楼主摸到美人店长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