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这浅黄色的一堆粗制滥造的橡皮泥就摆在那,小绅士玩偶往“刺丛”里来回跳了几次,眼睛始终没有被刮掉。
  它站在原地,气喘吁吁,很快就不耐烦了,暴怒地自抠双眼,狠狠扔在了方盘上。
  看见这一幕,李杉银崩溃地喊:“又来了又来了!”
  夏景和宋仰却没有那么激动。
  夏景启唇,嗓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柔和:“——因为孙福景早就发现了那根针的不对劲。老人家大概不敢找人商量,怕被孙千千知道,拦着他不让他插手,但他绝对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或许可以帮助孙千千脱离这种困境。”
  “当孙千千在塔上寻找替代材料的时候,他应该找机会偷偷跑下楼过。”
  之前他们讨论过,一个元素如果经过两个人的手才被制作出来,那么到最后,这个元素出了问题,怪物应该就会同时找上那两个人,而不是单单只找最后过手的那个玩家。
  但假如,一个玩家把另一个玩家先前已经做好的玩具彻底毁了,重新做了一个呢?
  ——那样一来,一切痕迹都将会被覆盖。
  这个玩具的相关责任,也将彻底被转嫁到那个重新制作的玩家身上。
  孙福景心里其实必定也清楚,孙千千比他年轻,势必比他更有可能在怪物手下存活下来。
  可那毕竟是他亲孙女。
  那是他的宝贝孙女啊。
  他怎么舍得去赌,他又怎么敢赌那个可能性?
  他赌不起。
  所以他决定由他来代替孙千千接受怪物的惩罚。
  而同样,此时,他们这个房间里,也有人曾偷跑下楼过。
  “你真的很想保护我呢,宋医生。”夏景轻声叹息道。
  方盘中,小人偶愤怒地抬脚踩着那一双自己的眼睛!
  直到将这双眼睛踩得稀巴烂,它喘着气抬起头,恼怒地看向了——
  宋仰一怔。
  随即他表情骤变,倏地看向了夏景。
  被两边齐齐盯住的青年在夜色下笑着。
  他说道:“但是宋仰,你太心急了。”
  宋仰突然想到,白天他第一次离开一楼工作室,来到塔的一楼时,离工作时间结束还有半个小时。
  那半个小时里,他曾试着去寻找夏景,却没找到人,用全息小屏联络对方,也是过了好几分钟才得到一条“在楼上”的回复。
  宋仰便没太在意,他想着,反正他这边顺利重制完成就OK了。
  然而现在看来,那半个小时里——
  宋仰沉下脸,嗓音亦沉得可怕,他咬牙切齿道:“……你也下去过了?”
  “是,重新完成制作时,刚好卡着工作时间结束的点,”夏景回过头,看着他笑,“这一次,是我赢了。”
  “宋仰,你输在太想要保护我。”
  宋仰的眼睛红了起来。
  当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他们墙外,宋仰伸手想要将夏景扯过来。
  夏景却躲开了。
  他后退两步,立于拔地而起的巨大黑影身前,轻缓的嗓音随着夜风传递至宋仰的耳边。
  “晚上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你心里应该清楚。”
  “不要插手,也不要浪费道具,这样只会拖慢怪物的惩罚进度。”
  “让我们速战速决吧。”
  宋仰从未像这一刻一样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嗓音低哑地吼道:“——夏、景!”
  青年被怪物拎了出去。


第73章 造物(八)
  073造物(八)
  宋仰不喜欢造神。
  不论是现实中,还是在笑脸城里,他都曾无数次见证被众人奉为“神”的个体跌落神坛。
  同样,不论是现实中,还是在笑脸城里,他亦不喜欢别人将他当做神看待。
  无关乎成绩、排名、能力、素养,他就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人类,他们亦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人类。
  轻易就会犯错,轻易就会失败,轻易就会死亡。
  那个叫夏景的青年,也是一样。
  宋仰其实并不相信夏景完全不死,只是他们暂时还未得知到底什么才能真正地杀死他。
  想必夏景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而也正因为那种未知,宋仰赌不起。
  当然,他亦必须承认,撇开这些,他就是很难做到亲眼看着这个青年云淡风轻地接受折磨。
  ——偏偏这个青年,绝不可能顺着别人的心意走。
  宋仰明白。
  他都明白。
  尽管明白,但是当怪物将夏景高高举起,辽阔的草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丛巨大的、夸张的、悚人的刺丛时,宋仰还是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结了。
  玻璃屋内,玻璃屋外,所有人都在惊惧地看着这一幕。
  那团刺丛绝对是被怪物夸张过了,从植物枝条上生长出来的尖刺锐利无比,根根都至少有一米长,轻易就能将一个人捅穿。
  而这些刺分布得又那么密集,怪物但凡把夏景往这上面砸上一下,夏景就能瞬间变成血窟窿!
  这根本不存在生还的可能性啊!
  宋仰攥紧了双拳,手臂上、脖颈上青筋根根凸显出来。
  在怪物将夏景向刺丛抡去的一瞬间,他忽然丢出了一个道具。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保护罩呈碗形,将他、怪物与夏景笼罩在内,隔绝了外界所有人的视线!
  李杉银和许宁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面露惊愕与不解。
  草地上,边崖艰难坐了起来,眯眼道:“你的朋友想做什么?”
  “不知道,”封识蹙眉道,“但是他心里应该有数。”
  *
  夏景在被怪物捏入手中的第一时间就做了尝试,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对付这个怪物。
  可惜——
  在道具与武器对其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他们的体型还是相差太大了。
  就算他能徒手将怪物的一根手指扯断,但也就仅此而已。
  这不仅毫无用处,甚至前几轮玩家惩罚都表明,被惩罚者反抗怪物,只会把怪物激怒,延长惩罚时间,这样完全没有必要。
  夏景迅速做出判断,放松了身体,准备就这样等待这一波惩罚过去。
  ——有时候笑脸城的怪物设定就是很流氓,玩家只能自认吃亏。
  但所幸,目前一切都还在掌控之内。
  可也在这个念头落下的瞬间,一个黑色的保护罩忽然从怪物的头顶上方落了下来。
  夏景讶异地抬起眉,一抹影子从侧面向这里袭来。
  下一秒,怪物的手臂被狠狠撞击,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而原本即将刺入夏景身体里的一堆尖刺只堪堪擦过夏景的皮肤,让他的脸颊上飞溅了几滴血迹。
  遭受了这一击,巨人怪物的身体歪了歪,动作停滞了一瞬。
  影子落到了地上,宋仰站稳身体,紧紧盯着巨人的反应。
  一秒。
  两秒。
  三秒——
  巨人回过了神。
  但它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完全没有要找宋仰算账的意思,只兴奋地再次举起夏景。
  ——怪物对被惩罚人之外的玩家的攻击完全没有反应!
  夏景往下一看,宋仰松了口气,随即面无表情道:“孙千千攻击怪物时就是这样。”
  虽然那些攻击无法阻止怪物对孙福景的折磨,但同时那些攻击也完全没有引起怪物的注意。
  这代表,在副怪实施惩罚的过程中,“旁人”其实是个bug。
  那么问题来了,防护道具无法阻止怪物,武器伤不了怪物,那么若是他们彻底放弃摧毁副怪本身,而是由“旁人”想办法,精准找到怪物身上的薄弱点,使怪物的攻击完全发生偏离,他们可以渡过这一轮难关吗?
  宋仰猜测,恐怕也不可能有那么简单。
  他之前观察过好几轮,当被惩罚者受伤时,副怪会慢慢露出兴奋的神色,这代表只有“被惩罚者受伤”才能驱散副怪的怒气,令其最终离去。
  那么解决办法似乎也变得很明确了——他们或许可以试试,使怪物的攻击偏离,却不彻底偏离。
  只要让被惩罚者擦边受伤,怪物或许就会满意。
  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变相逃逸这一轮惩罚。
  宋仰在刚才那一刹那冒出了这个念头,并付诸实践。
  事实证明,这一招是行得通的。
  此时此刻,夏景就躺在怪物的手掌之中。
  他再次被怪物砸向刺丛,那巨大的下落幅度与飞快的速度带起了风,风卷起了青年的黑发。
  他认真打量宋仰的表情。
  这个男人在生气。
  宋仰当然生气——
  他不信他都能想到的办法夏景会想不到,但这家伙完全不开口,这是仗着自己有不死之躯,觉得没有必要让他多此一举?
  宋仰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他气得脑袋都在嗡嗡作响,动作却毫不停缓。
  用上道具的双脚弹跳力增长了百倍,他猛地跃起,挥出砍刀,击打怪物的手腕,将它的手给狠狠打高!
  这一次,尖刺擦过夏景的腰,划破了他腰部衣物的布料!
  接下来十多分钟,宋仰没有一刻停歇。
  他不断跃起,击打怪物的手臂、腿、肩膀,一次又一次让怪物的动作偏离。
  而那些尖刺也一次又一次刮破夏景的胳膊、大腿、脸颊,那一条条血痕只是让夏景看起来狼狈,实际上却连痛感都没怎么让夏景感受到。
  接连十多分钟的持续攻击非常消耗体力,更何况道具的使用是有限制的。
  当一件道具的使用抵达了时限,宋仰就不得不换上其他相适性没那么好的道具,与此同时,他要耗费的体力自然也是呈指数级上升。
  ——如果没有黑色保护罩,他其实可以叫上封识跟他一起帮忙,分担他的一部分攻击。
  但他最初使用这个道具,正是为了以防万一。
  一旦他的计划失败,夏景被这些尖刺捅穿,至少他们不能让别人发现夏景的秘密。
  他当然也能猜到夏景原本的计划。
  这个人将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被捅成血窟窿,等到怪物离开,他将会坠落在草地里,被高高的草丛遮挡住身影。
  就算身处玻璃屋之外的封识和边崖冲得够快,这个人也可以说他在第一时间使用了医疗用品,所以他的身体在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愈合,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觉得不对劲、不合理又如何?
  反正在道理上,这个人占了上峰,他总是这么肆无忌惮。
  宋仰有时候自己都会在想,他到底有没有必要这么追在这家伙后头给他擦屁股?
  让他去疯吧,让他去放肆,这家伙哪天翻车了也是自作自受,又关他什么事?
  可宋仰几乎都能想象到——
  哪天这家伙真的翻车了,他本人恐怕也是淡定自若,只有他宋仰会被逼疯!
  宋仰冷着脸,奋力回身给了怪物一击!
  砰一声巨响,怪物的身体往旁边倾斜了一下,这一次,尖刺割破了夏景手臂上的肉,露出了底下的森森白骨。
  宋仰的瞳孔猛地紧缩。
  看到他这个表情,夏景眯眼道:“宋仰。”
  “不准说话!”宋仰喘息着,落到地上的瞬间就脚步一转又朝怪物这里冲了过来,高高跃起,他咬牙道,“别叫我停下,也别叫我省道具!”
  这还是宋仰第一次对他说话语气这么不善。
  夏景闭上了嘴。
  他沉默看了宋仰一会儿,回过头,看向视野中一次又一次砸向他的刺丛,在心里推算了下时间。
  他说道:“这次的惩罚时间有点太长了,我想,我至少要被捅穿过一次,怪物才会停下来。”
  宋仰僵了僵,又咬牙想要冲过来。
  夏景道:“宋仰,不要浪费时间。”
  宋仰的脚步一滞,紧接着,他再次跃了起来。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彻底打歪怪物的手腕,只是轻微调整了下怪物砸落夏景的方向。
  一根原本朝向夏景左胸腔的尖刺,刺穿了夏景的肩膀。
  哧的一声,血液喷溅而出。
  宋仰的眼睛血红。
  怪物终于松了手。
  夏景往下坠落。
  宋仰冲了过去。
  当怪物和刺丛原地消失,黑色保护罩破碎,夜空再次出现在他们的头顶,夏景也重重落在了宋仰的怀里。
  青年的身体有些纤细,大片血迹喷洒在了他的侧脸。
  他的左肩血洞里还在不断涌出血液,宋仰一言不发,飞快拿出医疗用品堵住血洞,喷药包扎。
  与此同时,夏景身上其余那些血痕已经在飞速地自动修复。
  边崖和封识连忙跑了过来:“你们没事吧?!”
  发现夏景除了左肩有些惨不忍睹,其他部位都还算完好,他们微微一怔。
  宋仰一句话都不说,只垂着眼帘,以专业的手法包扎着夏景的伤口。
  突然,他的额头被冰凉的指尖触碰了下。
  青年抵着他的额头,将他的脸抬了起来,冷静道:“我很好,你不要总是这种表情,《仿生》副本里我们为了自证不也割开过自己的身体吗?”
  宋仰倏地抬头,咬牙切齿道:“那是自己动的手,和现在能相提并论?”
  夏景直视着他:“你还在生气,但是宋仰,你不也背着我对玩具动过手脚吗?”
  夏景歪了歪脑袋,微蹙起眉,似乎有些不解:“你做的事情和我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就是我成功了,而你失败了罢了。”
  宋仰的动作停顿了下,他怒极反笑道:“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非要说这种话?你以为我真的在跟你争输赢?”
  夏景:“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