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啊,你是那个吃播网红对不对?”
  “对,是我,”张黎显然达到了目的,他微笑道,“许老师要不要跟我分一组?”
  “喂,不带这样抢先的吧,小许老师,你大可以等我们都介绍完再做选择,”中年男人冷笑道,“我叫李杉银,对三星副本算是有那么些经验,闯过三次,你可以考虑考虑,在这种地方是要选个只有脸好看的网红,还是选一个有经验的伙伴。”
  许宁的职业让她俨然成了这群人里的香饽饽,她自己也没想到随口说出来的介绍会引起这种效果,登时表情就变得有点尴尬。
  栗色头发女孩微妙地看了许宁一眼,撇嘴道:“我叫汪恋,进过三星副本两次,也算有些经验吧。”
  然后一个看起来快要七十岁的老爷爷说道:“我叫孙福景,这是我孙女孙千千,我们爷孙俩就一组吧。”
  孙千千看起来像是初中生,她紧跟在爷爷身边搀扶着他,没有说话。
  汪恋他们瞥了这爷孙俩一眼就挪开了目光,一个老头子一个小孩子也没什么战斗力,他们才懒得抢。
  封识平淡道:“我叫封识。”
  青草绿男人笑道:“我叫边崖。”
  最后剩下的,就是宋仰和夏景了。
  夏景颔首微笑:“我叫冬宋,你们好。”
  宋仰淡定道:“我叫夏秋,你们好。”
  汪恋他们:“……”
  汪恋扭头问夏景:“你确定你不叫冬春?”
  夏景眨了眨眼:“也不是不可以?”
  汪恋他们:“…………”
  实话说,因为宋仰长得好看,夏景长得“可怕”,这两人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全场的关注,其余几人也不是没发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古古怪怪。
  但是搞基搞到这程度,过分了啊。
  宋仰才懒得在意别人的目光,他又看了眼那五张纸片,思索道:“三天后是‘佳佳’的生日,佳佳或许就是这家幼儿园里的其中一个小孩。”
  李杉银立刻道:“会不会她就是主怪?”
  汪恋连连点头道:“有可能,孩子们都在楼上,我们要上楼才有机会找到她。”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这间房间的斜对角。
  那儿有一处通往楼上的楼梯,但此时楼梯口是被铁栅栏锁着的。
  许宁忧虑道:“npc说过我们每天都得要提前完成工作,才能自由活动,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首先就得分组。
  封识不想跟宋仰夏景掺和,他道:“你们两个一组吧,我另外找人。”
  那头中年男人李杉银和网红张黎围着幼教许宁打转,许宁的脸色尴尬极了,最后涨红着脸弱声道:“我、我和小黎叔一组吧,李大哥你……”
  李杉银顿时冷哼一声,不客气地说:“到了这种关头还看脸,小心最后死得不明不白!”
  许宁脸色煞白。
  封识看了看剩下三人。
  满脸不爽的李杉银,冷眼旁观的汪恋,悠然在桌边打转观察的边崖。
  封识走到边崖身边。
  他比这个妖孽的男人恰好高了那么一点。
  “我们两人一组,你看可以吗?”
  边崖回过身来,目光扫向封识,笑道:“好啊,合作愉快,封先生。”
  剩下的李杉银和汪恋就只能自动组成一队。
  组队完毕后,要怎么分配五首童谣也是个问题。
  毫无规则地去选择,最后大家只会互相打起来,毕竟谁都不想选择看起来最危险的童谣。
  张黎提议道:“我们石头剪刀布一下,按照先后顺序选择可以吗?”
  汪恋李杉银组明显不情愿。
  可也没办法,这确实是最简单快速公平的解决方式。
  他们每组都要出一个人作为代表进行石头剪刀布,宋仰觉得自己运气不太行,让夏景代他上去。
  三分钟后,夏景拿着最后一名回来了。
  宋仰:“……”
  看夏景以一种非常高深莫测的目光盯着自己那只出拳的手,宋仰觉得有些好笑,揉了把他的脑袋道:“看来我们俩运气都不太行。”
  之前能在互相不知会的情况下次次在副本相遇,也许是负负得正了。
  不过也无所谓。
  不论是抽到第几名,宋仰都不觉得这样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夏景平静地放下了手。
  剪刀石头布游戏中以第一名胜出的是许宁张黎组。
  张黎看起来很激动,他大步走上前,重新扫视这五首童谣。
  《伦敦铁桥》就不用说了。
  不少玩家进入笑脸城之后,为了给未来自己将会进入的恐怖副本做准备,在现实中恶补过不少恐怖电影恐怖。
  这首童谣听得他们都要犯ptsd了,傻子才会主动去选择它。
  而其他四首——
  《三只小老鼠》
  三只小老鼠,带着黑毡帽,
  三只小鸭子,顶着大草帽,
  三只哈巴狗,竖着卷尾巴,
  三只小黑猫,蒙着薄面纱,
  两只小胖猪,走在最前头。
  衣服真气派,假发好神气。
  忽然哗啦啦,大雨倾盆下,
  这群小家伙,全都跑回家。
  《威尔士人塔菲》
  威尔士人塔菲是个小偷,
  他到我家偷了一块牛肉。
  我到塔菲家,他家没人,
  原来他去我家偷了一块骨头。
  我到塔菲家,他家没人,
  原来他去我家偷了根银针。
  我到塔菲家,他在床上睡大觉,
  我抄起骨头,打得他直求饶。
  《杰克和吉尔》
  杰克吉尔,
  上山打水。
  杰克摔破头,
  吉尔滚下坡。
  杰克一瘸一拐,
  闷头跑回家。
  抹点醋,贴个纸,
  急急忙忙躺上床。
  《咱们镇上有位先生》
  咱们镇上有位先生,
  他可真是聪明得不得了。
  你看他往刺丛里边一跳,
  呀!刮掉了他的眼睛。
  眼睛掉出来可怎么好,
  他用尽全身力气,
  再往刺丛里一跳,
  哈!眼睛又回到脸上。[注]
  张黎几乎没怎么想就选了《三只小老鼠》那首童谣,只因其他三首不是抄骨头打人,就是滚下斜坡,或者是刺丛刮掉眼睛什么的,怎么看怎么瘆人。
  许宁没有异议,虽然有些愧疚,但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谦让。
  第二组做选择的,是孙福景和孙千千这对爷孙俩。
  孙福景犹豫道:“千千,你觉得选哪首比较好?”
  孙千千仔细看了看剩下四首童谣,考虑片刻,拿了《威尔士人塔菲》那一张纸。
  第三组做选择的是汪恋和李杉银。
  这两人焦虑等待许久,终于轮到了他们,他们迫不及待地上前,对着剩下三首童谣看了看,选了《杰克和吉尔》那一首。
  虽然这首童谣给人的感觉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咱们镇上有位先生》里头那句刮掉眼睛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相比较之下,他们这首还算好一些。
  他们走回去时,以一种“自求多福”的眼神看向封识和宋仰他们。
  其实这四人始终很淡定。
  只是宋仰忍不住吐槽:“我们的运气都是怎么回事。”
  他和夏景是最后一组就算了,封识和边崖竟然是倒数第二组。
  封识看向宋仰,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宋仰嘴角一抽,“可不关我的事。”
  封识叹气:“行吧。”
  宋仰:)
  封识和边崖一起走上前。他们能选的童谣,只剩下了《伦敦铁桥》与《咱们镇上有位先生》。
  事实上,在目前“工作内容”未知的情况下,就算是封识也觉得《伦敦铁桥》是五首童谣中最危险的那一首。
  他迅速做出判断,侧过脸询问边崖:“我想选《伦敦铁桥》,你能接受吗?我可以保证,如果出现危险,我会负起责任。”
  边崖闻言,偏头看了后头的宋仰一眼,笑着对封识道:“宋先生是你的朋友吧?你对朋友真的非常仗义。”
  封识不知道这句话是讽刺还是什么,但他可以确定,如果换了宋仰站在他现在这个位置,宋仰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这是他们相识多年结下的默契。
  所以他只平静地以眼神询问边崖。
  如果边崖不同意,那么他也不会强求,毕竟一旦分了组,每一个选择就不再只关系到他一个人。
  令他意外的是,边崖没再多说什么,伸手过去就拿起了《伦敦铁桥》那张纸片。
  这个妖孽的男人说道:“巧了,我刚好也对这首童谣最感兴趣。”
  他转身走了回去,封识看着他的背影没说话。
  而宋仰和夏景被分到的,就是《咱们镇上有位先生》那一首童谣。
  彻底做完选择后,房间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那位打扮精干的女npc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
  汪恋他们紧张了起来。
  他们这次的工作到底会是什么?
  这些童谣势必关系到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做出的选择会是正确的吗?
  张黎倒是信心满满,他们是第一组做选择的人,选择的童谣亦是看起来风险最小的一首,不论如何,这个副本要死人也不该先死他们。
  而就在这些期待、忐忑、恐惧的目光之中,npc说道:“很好,选择完童谣之后,你们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将童谣中涉及到的所有内容制作出来,制作出来的玩具,就是三天后佳佳生日的生日礼物。”
  “请务必记住,不要漏下童谣每一句话中出现过的任何人物、物品,一旦漏下,佳佳会非常生气。你们的工期是三天,请合理分配每天的工作量,每天制作一句话还是两句话都由你们自己定夺。”
  “你们的制作材料,就是这个房间里现有的一切。”
  “提早完成当天工作量的人可以上楼自由活动,天黑之后我会带你们回住处。时间紧张,今天的工作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请你们尽快开始吧。”
  Npc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关上了门。
  而她的话音落地后过了三秒。
  十个人齐齐看向他们手中的纸片。
  张黎和许宁最先脸色大变。
  制作童谣——
  五首童谣中,他们手中这首看起来最平平无奇的《三只小老鼠》,竟是出现过的角色最多的童谣!
  这也意味着,他们是五组当中,工作量最大的一组!
  而《伦敦铁桥》这首被大部分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童谣,才是五首童谣中重复元素最多,工作量也最少的那一个!
  他们竟真的选错了!


第67章 造物(二)
  067造物(二)
  一时之间,从天上掉落到地下的反差令许宁和张黎有些接受不了。
  许宁苍白着脸道:“如果三天时间内我们做不完手头上这首童谣会怎么样?”
  “完不成工作,找不到主怪,那当然就离不开副本,”张黎也慌了一下,但他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咬牙道,“不会做不完的,不过就是用橡皮泥捏人而已,怎么可能做不完!”
  宋仰冷静道:“确实,虽然这个副本里每一天的时间都很短暂,三天加起来,留给我们工作的时间总共也才九个小时。但只要加快速度就不存在‘做不完’这个问题。”
  “问题在于——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副本的主怪会以什么方式杀死玩家。”
  这句话一出,整个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宋仰道:“大家在制作的过程中,还是尽量精细一点吧。”
  他并不觉得主怪会堂而皇之闯进这个房间里对他们大开杀戮。
  唯一微妙的关节,就在童谣制作这上面。
  几个人深呼吸一口气,认命去角落里翻找制作素材。
  夏景走到了楼梯口的铁栅栏前,伸手推了推。
  铁栅栏门纹丝不动,且上面没有任何的锁眼,这并不是什么找到钥匙就能罔顾规则被打开的门。
  “只有提前完成‘当天’工作才能上楼,”宋仰在他身后低声说道,“前提是当天有工作。”
  也就是说,玩家不用想着前两天完成工作,第三天就能把所有时间都拿来探索副本了。
  第三天如果没有工作,玩家可能甚至打不开这扇铁栅栏。
  他们必须将工作量合理分配到三天当中。
  十个人迅速从杂物堆中找来了制作材料,走到长桌边坐下。
  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对于做手工都非常陌生。
  许宁是幼教,平时就有在教小孩子手工课,所以这份工作对她来说还算好上手。
  孙千千虽然是小孩,但已经上了初中,距离手工课已经非常遥远。
  李杉银是一位爸爸,但是他在离婚前就没怎么管过孩子,压根没有陪孩子做过手工,更不用说现在已经离婚许多年。
  其他几人就更加。
  刚开始制作玩具,大部分人都有点手忙脚乱。
  夏景和宋仰重新审视他们拿到手的这首童谣。
  《咱们镇上有位先生》这首童谣的主人公就只有一位,相关道具也就只有“刺丛”与“眼睛”,制作这几句童谣,无非是同样的几件道具来回摆放的问题。
  夏景道:“今天先做前两句吧。”
  宋仰没有异议:“好。”
  两人动起手来。
  孙福景和孙千千这对爷孙第一天同样选择做前两句。
  孙福景年纪大,有点老花眼,只能在一旁打打下手,孙千千趴在桌子边,认真地对照着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