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一次进步,多亏了费笙箫与宋仰的提点。
  夏景就在众人呆滞的目光当中翩翩走入一间无人的登录室,关上了门。
  今日更新的最新副本页面在他面前亮起,夏景屈指抵唇,目光一一扫过那些副本封面。
  今天选哪一个副本玩比较好呢?
  他的目光迅速定在了其中一个副本上。
  想起宋仰那几条消息,他眯眼笑了起来。几乎没多考虑,夏景手指轻点屏幕,视野顿时陷入到了黑暗当中。
  *
  视野再次明亮起来时,夏景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粉红色的不知名大厅当中。
  大厅足有两百多平米,整体是圆形形状,放眼望去,四周墙面上镶嵌了十几扇小窗户,每一扇窗户外头都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与绿油油的草坪,景色优美。
  粉色墙面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儿童画,画与画之间则装点着气球、小布偶娃娃、小星星等装饰品,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明媚阳光将这个地方衬得简直像是一个童话王国。
  夏景视野的左侧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大概通往外界。
  视野前方则有着一个巨大的明黄色神秘房间,房间大门此时亦紧闭着。
  隐隐约约能听到孩子们吵闹的声音,有嬉笑有哭声,隔着一面墙,
  像是从头顶上方传来的——然而夏景抬起头,入目的却是天花板。
  不知道这天花板的另一边会是什么地方。
  夏景再次环视一圈,没能找到通往楼上的楼梯。
  很多线索可能也要等到副本正式开始,才会展现到玩家面前。
  夏景就此作罢,看向聚集在大厅中央的几个玩家。
  这是一个十人副本,这会儿已经有八个玩家登录。
  他们聚集在一起,五男三女,其中一道明显心不在焉的背影让夏景的眸中浮现出笑意。
  ……
  登录这个副本已经有十多分钟,宋仰一直淡定不下来。
  他身材高挑,英俊帅气,和同样模样俊美的封识一同出现在这个大厅里,顿时就引起了其余所有人的关注。
  有玩家靠近过来想和他搭话,偏偏宋仰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一双眼睛左瞄瞄右瞥瞥,不知道在观察什么,和他说的话他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搭话数次不成功,那人便只能讪讪放弃。
  封识在旁边看了半天,也觉得宋仰的状态很奇怪,忍不住狐疑地问:“你是在等谁吗?”
  宋仰一僵,嘴上若无其事道:“没有啊。”
  封识的表情就更加怀疑了:“你在登录副本前就一直在用全息小屏和谁聊天吧,是新认识的朋友?”
  宋仰天生具备吸引力、领导力,从小到大他的身边就有许多人,因此他再怎么结交新朋友,封识也并不觉得奇怪。
  但这种神神秘秘的作风就很奇怪了。
  想要和朋友一起进副本,直说不就可以了?
  对方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答应,现在这么别别扭扭地等着,难道对方还是似答应非答应?
  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封识表示无法理解。
  宋仰看到好友一副奇奇怪怪满脸狐疑的模样,也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他和夏景之间的关系目前有点微妙,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好友解释。
  反正宋仰这会儿就有点懊恼,他寻思着刚才自己是不是就不该屏不住,直接透露了这个副本的名字。
  过去每周一,他和夏景明明在不互相知会的情况下也都能次次相遇,这种玄学之力固然神奇,但也非常强大。
  这次要是他不说,指不定他们还是能成功相遇在同一个副本。
  偏偏他憋不住,说了。
  那个青年性格如此恶趣味,也许这次还真的会特地避开这个副本。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宋仰就暗暗磨牙。
  他双手插着裤兜,不断观察着周围,根本冷静不下来。
  会来吗?
  还是不来?
  来?
  不来?
  就在这时,一个玩家的目光扫过宋仰背后,突然定住,瞳孔震颤,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震撼的奇观。
  宋仰脑内雷达哔哔响起,倏地转身——
  一道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青年站在几步之远,正笑吟吟地看他。
  宋仰蓦地定住。
  阳光倾洒在青年的身上,将他修长的身形勾勒得旖旎柔和,将他变幻多姿的脸部轮廓衬得诡谲神秘。
  那是一张很难用文字形容出来的复杂的面庞,一时让其余所有玩家都被震撼在了原地,久久失语。
  那是一张……上帝在创造对方时,必定历经过数次挣扎,更改过数次设计方向,中途大概还打了个喷嚏,拉了次肚子,甚至可能突然恶疾发作,精神分裂,双手抖成了帕金森,克服种种苦难与艰辛才完成的旷世之脸。
  该凸的地方,凸得尖锐。
  该平的地方,平如刀凿。
  该圆润的地方,圆似打磨。
  这张脸甚至让在场的某个玩家恍恍惚惚一阵,喃喃道:“主怪……就这么出现了?!”
  下一秒,宋仰上前一步,深深看着对方,高高扬起唇角道:“你还是来了。”
  夏景笑而不语,慢步走近。
  宋仰这会儿心情好得不得了,他的目光萦绕在夏景的脸上,由衷夸了句:“这次画得不错,非常完美。”
  夏景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眯眼笑道:“是吧,我也觉得。”
  其余所有人呆滞地看着他们两人。
  ……你们两个没事吧?!!
  一旁,封识恍惚了好一阵,注意到宋仰看着夏景的眼神,突然回忆起了什么。
  他的警铃顿时作响,试探道:“你是……”
  夏景看向他,立刻就想起了上一次那六个家伙在安全屋里的那场聚会。
  宋仰倒也知道夏景已经认识封识,只是他至今不知道这群人当初在安全屋里发生了什么。
  夏景意味深长瞥了宋仰一眼,勾唇对着封识笑道:“你好,我叫日京。”
  青年文质彬彬,礼貌温和。
  封识皱眉:“日京?景?夏景?”
  宋仰这会儿脑子还没转过来,刚想说不愧是他好兄弟,就是够敏锐,下一秒他就收到了封识谴责的目光。
  封识道:“宋仰,这名字也是你给他取的?”
  宋仰:“?”
  封识:“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你不该。”
  宋仰:“??”
  夏景一脸无辜地看宋仰:“你朋友不喜欢这个名字?那我叫春景也是可以的。”
  封识:“宋仰,不要再这样错下去了,你就不能抛弃‘景’这个字吗?”
  宋仰:“???”
  夏景:“那要不我叫宋春吧。”
  封识:“这位朋友,你不要总想着他,请你想想你自己,你真正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夏景认真思索一番,道:“也许叫冬宋?”
  宋仰:“????”
  宋仰的脸黑了下来:“等一等,你们两个等一等,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封识唰一下看向宋仰,严肃道:“宋仰,认识这么多年,作为朋友我还是想劝你一句,狗血网络文学要不得,如果不是真心的就不要耽误别人。”
  宋仰嘴角一抽,心里已经有非常不好的预感:“狗血网络文学?你是指哪一类的?”
  当初这帮人进过安全屋之后是发给过他很多奇奇怪怪的消息,但因为消息太杂乱了,他压根没理会。
  后来他再问这帮人在安全屋里干了什么,这帮人也是含含糊糊。
  此时,封识继续用眼神谴责他:“那四个字我都说不出口。”
  宋仰要笑不笑的:“你不说我就一条错路走到底了哈。”
  封识愕然,像是老母亲亲眼见证了进入叛逆期的逆子。
  他恨铁不成钢,注意着夏景的脸色,凑到宋仰耳边,压低声音说了那四个字。
  宋仰登时就眼皮跳了起来。
  好家伙,他就说封识他们进了一次安全屋之后怎么总是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他,敢情都脑补到天上去了。
  他看向夏景——夏景扭头,翘着唇角,一脸无辜。
  ——而这家伙全都知道,却故意不说,还跟着封识一起逗他。
  宋仰顿时从胸腔里气笑出来一声,凉凉道:“‘替身情人’是吧?”
  夏景歪着脑袋打量着其余那几个玩家,拿后脑勺对着他,发梢一晃一晃的,事不关己的模样。
  宋仰启唇,懒懒道:“这四个字里的前两个字是误会,至于后两个字是不是误会,那就不好说了。”
  “你说呢,冬宋同志?”
  那发梢停止了晃动。
  青年偏了偏脑袋,眼梢轻飘飘撩了他一眼。


第66章 造物(一)
  066造物(一)
  宋仰这句话出口,封识倒是真的愣了。
  夏景撩完宋仰一眼,也没说话。
  宋仰看夏景这反应,眸色微深。
  他也不想闹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误会,但夏景的身份特殊,不方便在这种场合下和封识解释清楚,他便只道:“他就是夏景,之前的死是个误会,你就当是笑脸城出bug了吧。”
  封识重新看向面前这个青年,目光审视。
  笑脸城出了bug?
  他不觉得宋仰会欺骗自己,不过这当中的曲折肯定不像宋仰说的那么简单。
  只是这里确实不是一个适合细谈的场合。
  封识朝夏景颔首,道:“我叫封识,你好。”
  就在这时候,最后一个玩家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那是一个非常修长的男人,染着一头青草绿,衬得皮肤白到几乎透明。
  眼睛狭长,唇畔含笑,这个男人的长相相当妖孽,和宋仰、封识、夏景一样,他甫一出现亦得到了全场的注目。
  玩家到齐,副本开启,一道女声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你们就是这次的工人吧,跟我走,你们的工作地点在这里。”
  所有人转过身,就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裙装,打扮精干的女人朝他们招了招手,随即率先走到了明黄色神秘房间的门口,开锁,推门。
  大家面面相觑,谨慎地前后走过去,入目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四周是十张凳子。
  房间的角落里堆砌着许多杂物,乍一眼能看到橡皮泥、卡纸等儿童用具。
  目前为止的一切召显着这个副本与“孩子”有关,而孩童亦是现实中无数恐怖电影的核心素材。
  此时看着这些东西,听着从楼上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孩童嬉闹声,几个玩家咽了咽口水,内心已经紧张了起来。
  Npc打开门后对他们说道:“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佳佳的生日就在三天后,你们也只有三天的时间完成工作。”
  “这三天你们就住在我们幼儿园内,住处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可以放心。每天三个小时工作,三个小时休息睡觉,如果提早完成了当日份的工作量,你们可以自由活动。”
  十个玩家看向这间房间墙面上挂着的一口钟。
  这口钟只有六个大刻度,召显着这个副本里头一天只有六个小时。
  他们严肃认真地听着npc给出信息,而这种态度显然让这个女npc非常满意。
  她伸手从口袋中拿出五张纸片,走进去放到了长桌上,说道:“这里有五首童谣,你们先两两分组选择一下吧,等你们选好我再回来告诉你们具体工作内容。”
  待Npc离开,所有人走到桌边一看。
  一个染着栗色头发的女孩子最先变色:“这、这是《伦敦铁桥》?”
  这五首童谣中最中间的那一首,赫然是几乎所有人都曾在各种作品里听到过的“伦敦铁桥倒下来”。
  而对恐怖童谣有所了解的人更是清楚这首童谣出现在这种副本游戏里代表着多么不妙的信号。
  最后出现的那个青草绿男人飞快扫视五首童谣,开口,嗓音轻软道:“这五首童谣全都来自《鹅妈妈童谣》。”
  “什么?我知道这本童谣合集,”一个中年男人黑着脸道,“我前妻以前给我女儿买过这本书,后来我才知道这本童谣合集里头原先有很多恐怖童谣,只是被删了!”
  “现实中有许多推理的灵感也来源于这本童谣合集,”另一个瘦弱的女人脸色苍白道,“那个npc让我们先选择童谣,再告诉我们具体工作,那个工作到底会是什么?这会不会是个坑?这个副本的标题《造物》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副本的封面就是他们刚才在大厅里透过窗户看到的外界的画面。
  绿油油的草坪,安宁的蓝天白云,没什么太多的信息量,但是胜在给人的感觉很安定,这是他们当中一些人选择这个副本的原因。
  不想npc竟然这么故弄玄虚。
  栗色头发女孩子咬牙道:“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肯定是看起来越恐怖的童谣越危险!”
  她的一双眼睛在五首童谣中飞快地来回扫视,显然已经在想着自己要选哪一首。
  一个长得算是比较帅气,但是在宋仰、封识他们面前依旧有所逊色的男人抬起手道:“等等等等,别忘了我们还得先分组吧,先分组再选童谣ok不?”
  瘦弱的女人也连忙道:“我们先互相自我介绍下吧,我叫许宁,是一名幼教,对小孩子的事情可能会了解一点。”
  顿时几双眼睛唰唰唰看向了她。
  比较帅气的男人说道:“我叫张黎,你们可能听过我在网络上的另一个名字‘小黎叔’。”
  许宁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