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躯块200g,即可入住安全屋二十四小时!”
  “扫描完成,您的身上拥有符合标准的怪物躯块,若决定入住,请在心中默想您打算支付的物品!”
  方堂堂一愣。
  安全屋,这是什么东西?
  方堂堂暂时还买不起全息小屏,在笑脸城里也没什么说得上话的朋友,所以许多东西许多事情他都是一脸懵,全靠自己摸索。
  他走到那扇玻璃门的正面,朝里头看去,入目的竟是与实验基地画风完全不符的家庭式装修。
  方堂堂不由愕然。
  各色花朵、蔬菜水果在客厅的花盆里勃勃生长,金鱼缸摆放在窗台边,一条金毛犬正趴在地上,好奇地看着他,甩着尾巴。
  这、这地方就差把“古怪”二字挂在脸上了!
  方堂堂凝神思考,看来,这就是最后一个怪物的栖息之所……
  他望了望来路,依旧空无一人,他能靠的只有自己。
  手上的武器只剩下一把斧头,副本给予的怪物攻击药剂还剩十支,倒是足够。
  他要孤身迎战吗?
  方堂堂挣扎片刻,坚定了下来。
  一味躲下去是不行的,折返去找其余玩家也不现实……他要是找得到还能迷路到现在吗!
  每个副本都有时限,他必须抓住机会,在时限到达前杀掉最后一个怪物才行!
  想罢,方堂堂重新看了眼墙壁上那行字。
  怪物躯块?
  他刚才倒是顺手收了一把主怪的头发,只因副本提供的攻击性药剂需要融入怪物的毛发才能起到针对性攻击作用。
  不然他就用这个做支付?
  就在方堂堂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空间袋里的怪物头发消失了,他鼓起勇气上前推了推门。
  这扇门,成功被他推开。
  方堂堂心跳如擂鼓。
  他咽了咽口水,将攻击性药剂握在手中,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弱弱地喊道:“喂……有、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他。
  只有金毛犬站了起来,歪歪脑袋对他表示欢迎。
  但方堂堂确实听到了非常微弱的说话声。
  那细微的声音来自于前方走廊的转角,一个幽暗角落。
  方堂堂更加紧张了,只觉得怪物正在暗处伺机而动,后背沁满了汗。
  他再次提高音量,喊道:“有、有人在吗?”
  这次,拐角那里终于有人影出现。
  方堂堂下意识后退一步,随即震惊发现——那里竟出现了两个人形怪物!
  两个怪物都很高。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昳丽美人,一张面孔眉目如画,看见他便微笑温柔道:“欢迎光临安全屋。”
  跟在昳丽美人后头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这两人刚才也不知道在偷偷说些什么悄悄话,男人正红着耳朵,目光左右游移。
  他轻咳一声,瞟了方堂堂一眼,脸上就写着一行字: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方堂堂:“…………”
  不是啊怎么会有两个美人啊虽然两个人的风格不太一样但这绝壁两个都是怪物吧!
  可是副本里明明只剩下一个怪物才对啊,难道其中一个是副怪?!
  方堂堂暗暗心惊,欲哭无泪,昳丽美人已经走到前台,愉悦地轻点方堂堂支付的怪物躯块,还对他说了些什么话,好像是安全屋里的规则什么的,方堂堂根本没心思听。
  他在短暂的崩溃之后迅速做好心理建设。
  没关系没关系……怪物再多,也可以一个个解决。
  让他先来看看,这两人当中哪个是主怪,哪个是副怪……
  ……
  夏景礼貌询问方堂堂:“所以您是打算直接去客房休息,还是坐下来吃点东西?”
  方堂堂立刻道:“吃、吃点东西吧!随便来点什么都可以!”
  他得留在视野开阔的地方才行。
  夏景颔首,微笑道:“好的,那请稍等片刻。”
  他绕出前台,与宋仰擦肩而过的瞬间,勾唇道:“那,宋医生,请自便。”
  宋仰直勾勾看着夏景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只觉得自己真的病得不轻,怎么就跟被下蛊似的,心跳个没完。
  他努力收回自己的注意力。
  坐是坐不下来的,终于与夏景坦诚相见,他这会儿有点兴奋,心猿意马地开始在客厅里打转。
  而方堂堂谨慎地坐在了角落,暗暗观察他。
  ……
  宋仰最先注意到的当然是那些花草果蔬。
  他一看就知道这些果蔬是用什么种出来的,不由微哂。
  在果蔬当中,有一盆紫色花朵格外引人注目,只因这朵花单独占据一盆,且被夏景放在了小话筒的旁边。
  这小话筒是什么来历,宋仰自然也清楚。
  此时此刻,小话筒沐浴在他的视线下,默默往一旁挪了挪,自觉退出他的视野。
  宋仰眸色微动,想起离开《万物生长》之后,陆尘飞曾说过夏景也摘走了他的一朵花。
  后来宋仰其实有找回一点当时的记忆。
  他依稀记得,夏景从自己脚踝那儿摘取的花朵,正是一朵紫色的小花。
  宋仰伸出手,轻轻抚过面前这朵花的花瓣,不由笑了声。
  这朵花被照顾得还挺好。
  ……
  方堂堂坐在角落,看着宋仰莫名其妙对着一盆花一个劲地笑,笑得诡异至极,内心心惊胆战。
  ……
  宋仰又看到那些游戏机,忽然想起夏景全然没有现实世界的记忆,这些游戏机恐怕是他凭空捣鼓出来的,眉眼微敛。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此时此刻,宋仰突然觉得现实中的东西要是能带进笑脸城就好了。
  那个青年应该对现实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吧。
  ……
  方堂堂: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怪物帅哥怎么突然严肃忧伤了?
  ……
  宋仰脚步一转,瞄到金毛犬。
  想起人皮面具那事儿,他蹲下来戳戳金毛犬的脑袋,磨磨牙心想,凭什么狗都能给那家伙画脸,他就不行?!
  ……
  方堂堂: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又突然生气了?!
  方堂堂能够深深感受到,这只怪物情绪特别多变,精力特别旺盛,精神非常亢奋。
  再结合两只怪物的体型差……
  果然,这位是主怪,昳丽美人是副怪吧?!
  在内心迅速做出判断之后,方堂堂暗自点头,有了明确的计划。
  他太弱了,要解决怪物只能先从简单的解决起——也就是,搞定副怪再说!
  方堂堂握紧手中的药剂玻璃管。
  只要摘取一根副怪的毛发,放入药水中,他就能获得足以杀死副怪的攻击性武器!
  方堂堂深呼吸一口气,暗暗觑着宋仰的行动轨迹,当男人背对过他时,他悄悄离席,往夏景方才消失的方向蹑手蹑脚走去。
  *
  夏景在制作完两份食物之后,就察觉到了厨房门外的一些动静。
  他挑起眉梢,端起两份食物转身走出厨房之外,恰好将鬼鬼祟祟的方堂堂抓了个正着。
  夏景不动声色,只温和笑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方堂堂看着面前这个昳丽青年温柔的微笑,脸颊本能地烫了起来。
  然后他一个激灵——这可是副怪,是怪物,别发花痴了!!
  他瞅了眼夏景那一头秀丽的黑发,想着怎么才能拔下一根来呢,讷讷道:“我、我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这开场白。
  夏景笑意更深:“什么事?”
  “就、就是,”方堂堂揪着自己的衣角,脸越来越红,他绞尽脑汁,小声道,“能不能,请您低下头来一点?”
  夏景有一米八,而方堂堂只有一米七。
  要稳准狠摘下一根夏景的头发,那就必须让夏景低下头来才行。
  夏景从善如流地微微弯下腰。
  方堂堂紧张地不行,声如蚊讷:“再、再弯下腰来一点……?”
  夏景若有所思,微笑着更加弯下腰去:“这样?”
  两人的脸,瞬间近在咫尺。
  这一刹那,方堂堂呆呆看着青年这张漂亮的脸,只觉得这不愧是最后一只主怪的副怪,演聊斋去得了,这不比里头那些妖怪勾人吗?
  夏景近距离注视着他,眸光微转,开口时,低笑中带着一丝意味深长:“您想要,做什么呢?”
  方堂堂呆呆地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后就传来一道阴森森的嗓音。
  “呵,你们想要做什么呢?”
  方堂堂瞬间被背脊那儿传来的一股凉气冻了个哆嗦。
  他扭过头,就见宋仰正双手环胸站在他身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
  男人高大的黑影笼罩着方堂堂,方堂堂倒抽一口冷气,当场被吓呆了。
  宋仰要笑不笑的:“店长这么忙,有什么事非要找他不可,我也能帮忙啊。弯腰?我的腰也能弯,要我现在弯给你看吗?”
  方堂堂傻了。
  夏景歪歪脑袋,对宋仰道:“不要惊吓本店客人。”
  宋仰的眼皮跳了起来,磨牙道:“是吗,我吓到你了吗小朋友?我只是想好心帮个忙,还是说你这个忙特殊到只有店长能帮上?”
  夏景眨了眨眼:“宋仰,他在抖。”
  宋仰:“哦,怎么,原来是觉得冷?那调高一点空调温度不就得了?”
  方堂堂:“呜呜呜呜呜!”
  这只主怪也太恐怖了吧干嘛凶他呜呜呜呜呜!
  方堂堂被吓哭,瞬间放弃策略,转身就逃。
  *
  十分钟后,方堂堂冷静下来。
  他啃着炸鸡,谨慎地观察臭着脸看着窗外的帅气男人,与站在前台后头低头淡定算账的昳丽美人。
  他想,怪物可怕是正常的,越可怕的怪物越强大,事实证明那个帅气男人就是主怪没错。
  不先把副怪解决掉,他是没法专心解决主怪的,而他到底要怎么才能把副怪吸引过来?
  要先装作友好的模样,让对方放松警惕……
  方堂堂注意到整个客厅里的那些花草,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夏景算完账,瞟了眼宋仰,勾唇往后头走去。
  路过方堂堂时,夏景脚步一顿。
  方堂堂怀里抱着一束花,说不上来是什么花种,有点像是蔷薇,香槟色,非常漂亮。
  方堂堂正在小心翼翼摆弄这些花朵,注意到夏景的目光,他脸颊通红道:“啊,这是我在一间实验室里发现的,当时觉得好看,就收进空间袋里了……你、你喜欢吗?”
  夏景对花草确实很感兴趣。
  当然,他对方堂堂打的主意更感兴趣。
  他的眼神兴味起来。
  方堂堂羞涩道:“你要是喜欢,这束花可以送给你,只要你、你靠近过来一点……”
  夏景意味深长地看了这个男孩一眼,脚步一转,正要走过去。
  下一秒,他的视野中晃过某道影子,让他动作顿住。
  夏景扭头看去,只见宋仰若无其事地在不远处来回地转悠。
  男人头顶上不知何时冒出了一朵嫩黄的小花朵,这朵脆弱的小花朵随着宋仰的脚步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像是在随风飘舞。
  夏景挑起眉梢,好笑道:“你吃种子了?”
  宋仰停下脚步,漫不经心道:“在小超市里看到了,觉得好玩就买了颗尝尝。”
  “怎么,你想要这朵花?”这男人双手插着裤兜,懒懒道,“你过来摘走那就是你的了。”
  夏景:“宋仰,你真的很幼稚。”
  宋仰扬了扬下巴,面不改色:“那你要吗?”
  夏景左边是眼巴巴瞅着他的方堂堂,右边是装得非常酷拽的宋仰。
  夏景转过身,朝宋仰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宋仰顿了顿。
  他游移着目光,脚步一步一挪,听话地挪到夏景面前。
  青年抬起手,摘下他头顶那朵小花朵的同时,凑到他的耳边,轻笑道:“宋医生,你吸引别人的方式未免有点太可爱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宋仰耳边。
  宋仰一僵,立刻道:“我没有。”
  他的耳朵却出卖了他,红得不行。
  一旁的方堂堂:“…………”
  呜呜呜呜他是谁他在哪他在干什么?!
  他又泪奔了!
  这个主怪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对劲呜呜呜呜!
  眼见夏景捏着手中的花朵,扬着唇要往后头走去,宋仰后脚就要跟上,这两人似乎想直接把他撂在这儿,方堂堂一冲动,拍案而起道:“那个,店长你是不是很喜欢怪物躯块?我这儿还有一点,你要吗?!”
  他急切地从空间袋里拿出了另外一把怪物头发。
  夏景停下脚步,转过身。
  宋仰警觉,立刻道:“我最近为了找你进了很多一星副本,我刚才跟你说过我空间袋满了吧,其实里面装的全都是怪物,都是给你的。”
  他从空间袋里取出一束……怪物手臂怪物大腿怪物脑袋组成的集合体,像是一朵炸开的花,血液与其他各种黑色白色黄色的浆液不断往下淌。
  夏景又转身看向宋仰。
  方堂堂一急,也没仔细听清宋仰说了些什么,只高高举起手:“店长,你喜欢玩游戏吗,我打游戏很厉害的,我可以带你!”
  宋仰眯眼:“下次四星副本开启我给你留个位置,我们一起把怪物干了。”
  方堂堂脱口而出:“店、店长你还喜欢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只要过来一下下就好了呜呜呜呜。”
  宋仰冷笑:“呵,有什么他能给的我不能给,夏夏,不准过去,这家伙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