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的问题。
  然而此时此刻,宋仰却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只因他发现这头怪物的状态有些奇怪。
  这是一头西方龙,有着壮硕的躯体,蝙蝠一般的翅膀。
  它的吐息非常缓慢,还在越来越慢,越来越悠长……
  而它的脑袋后头,理应是肩膀的地方……竟好像是尾巴?
  它身上那对蝙蝠翅膀的生长方向似乎也反了。
  宋仰顿了顿,诡异地发现,这头龙根本就是已经被人斩首了,只是这脑袋掉到了这头龙的屁股后头来。
  下一秒,巨龙的吐息彻底停止……
  而一道如同劳作过程中喘口气般发出的叹息声从巨龙的脑袋后头传来。
  一抹小小的身影背对着宋仰直起了身。
  那抹背影修长纤瘦,溅满了血,从后脑勺的形状看过去,大概可以看出来是一颗三角形形状。
  这道奇形怪状的背影抬起手臂,擦拭掉了额头的汗水。
  宋仰却在看到对方的白皙后颈时,瞳孔猛地紧缩。
  几秒后,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那道背影忽然停顿。
  他转过身。
  青年平静的目光扫视过来,落在了宋仰身上,停住。
  两人大眼对小眼。
  空气中出现了一秒钟的寂静。
  宋仰……
  宋仰对着这颗三角形,心脏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第63章 安全屋(十一)
  063 安全屋(十一)
  长长的走廊,相隔十几米距离。
  宋仰的喉结滚动了下。
  他张开嘴刚想要说话,后头却忽然又传来了雷鸣般的脚步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远远传来。
  “啊啊啊啊两面夹击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那帮玩家被后头另一头巨龙追着朝这里跑过来!
  他们跑到这里,自然而然就又看到了匍匐在地上那头已死的巨龙,可他们完全不知道这头怪物已经死了,除此之外,巨龙身上不知何时竟然还多了一个三角形!一个人形三角形!
  这都什么鬼东西?!
  这帮玩家也不知道是被怪物吓的还是被三角形吓的,反正就是被吓得魂飞魄散,哭着再次调头往回跑!
  而另一头巨龙可不就是在后头守着他们呢。
  巨龙张开幅翼俯冲过来,它的齿缝之间滴答滴答不断淌下口水,双眼冒着饥饿的光芒,喉咙里发出咆哮,像是充满恶意的笑声。
  就在和夏景对上目光的一瞬间,巨龙忽然尖啸着来了一个急刹车,飘移一般打了个弯掉头就跑!
  这跑得算是相当利索,玩家们喘着气愣了一愣,呆在了原地。
  ……这怪物跑啥呢?
  这一刻,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头脑冷静了一分,唰地回头看向站在巨龙尸体上方的青年。
  青年迎着风,黑发飞舞,那颀长的身姿非常冷静,如同一把利剑稳在了所有人心头。
  滤镜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
  方才还让人觉得诡异可怕的三角形,这一刻竟显得闪闪发光起来,像是在闪耀着正道的光辉。
  一帮玩家睁大眼睛,心情开始激荡,他们朝着夏景踉踉跄跄走去,激动道:“这、这位三角形兄弟啊,难道你就是我们的救……”
  那早就被夏景卸下的龙头没抗住地心引力作用,忽然往下歪了歪。
  一帮玩家瞬间被吓得出高八度:“这怪物根本没死,不要被这奇奇怪怪的三角形迷惑了兄弟们快跑啊啊啊啊啊!!”
  他们再次掉头狂奔。
  宋仰:“……”
  他陷入到了久久、久久的静默当中。
  他身后,青年的语气非常淡定:“这是常规剧情,每个月都能遇到几次,不用奇怪。”
  宋仰:“…………”
  然后,他身后那家伙戏谑地说道:
  “为了防止现场变得更加混乱,小宋同志,快来帮我拆卸怪物吧。”
  宋仰回过头。
  这是一个环境非常迷幻浪漫的副本。
  空气中充满着蓝粉相间的奇妙光线。
  三角形就在这样的光线下熠熠闪光。
  明明是这么荒诞滑稽的场面,宋仰的心情却好得跟能飘起来似的。
  他蓦地笑了声,懒洋洋道:“一上来就指挥我?”
  三角形歪了歪脑袋,思索片刻,认真道:“就当做是进入安全屋要做出的支付?”
  宋仰的笑意变深:“行。”
  “那我就没意见了,夏老板。”
  *
  ……然后宋仰被指挥得爬上爬下,大汗淋漓。
  以前他摘取怪物躯块都只取重点部位,普通部位的躯块都是拿两块就完事,他从来没有这么大费周章地解剖过一整头怪物。
  一头巨龙大概得有七八吨,和一头成年大象一样重。
  夏景非得把这怪物全部拆卸了带回家去不可,简直就跟明明已经塞不下了还要拼命往颊囊里塞瓜子的仓鼠一样。
  得知宋仰的空间袋快要满了,他还眯起眼,一副“你这个员工工作做得有点不太到位”的模样。
  宋仰气笑了:“夏老板,我可是临时工。”
  哪知道老板这次任务这么艰巨呢。
  夏景听了,不由有些遗憾地看向剩下那些躯块,轻声道:“那这些就带不走了。”
  青年眼睫微垂,遗憾的尾音消失在低喃之中。
  宋仰:“……”
  宋仰觉得自己有问题,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应该随身带个七八个空间袋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夏景也不是多纠结的人,空间袋装不下就是装不下了,反正此行已经收获满满。
  他将空间袋收好,就又恢复成了往日里那副好心情的模样。
  青年抬起眼帘,眼尾那儿微卷的睫毛像是在宋仰心头撩了撩,他轻笑着道:“那,跟我走吧,小宋同志。”
  青年转身,朝着走廊深处走去。
  宋仰的心跳变得更快。
  ——他们两人终于算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深深看着夏景的背影,迈步跟了上去。
  ……
  当夏景决定踏出安全屋,去随机漂流到的副本里玩的时候,往往安全屋是停驻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这样一来,夏景进进出出也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夏景倒也不是那么在乎被人发现身份,只是同样没兴趣太过高调。
  一踏入安全屋大门,粘人的金毛犬就甩着尾巴走上来贴贴,然而这次的情况与过往不太相同。
  除了主人身上自带的清香和空间袋里的怪物躯块散发出来的腥臭,金毛犬还嗅到了另一道陌生的气息。
  它猛地抬头,看到跟在夏景身后的宋仰,愣住了。
  夏景从来没有主动带人进过安全屋,这是当然的,毕竟从笑脸城诞生至今,甚至根本没有人知道过夏景的身份。
  可现在这个跟在夏景屁股后头大摇大摆走进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男人十分高大,肩宽腰窄,样貌英俊,穿得还很潮,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在这到处都是血腥恐怖的副本世界里,像是一道突兀的风景线。
  团子震惊地看看宋仰,又看看夏景,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情况。
  夏景揉了把它的狗头:“他叫宋仰,在他面前不用拘束。”
  宋仰第一次踏入安全屋,飞快扫视了整栋屋子一番,第一反应是,夏景虽然是一个人住在这里,但把这栋屋子打理得挺有温馨感。
  竟然还养了条狗。
  宋仰看着傻乎乎的金毛犬,想起了自己家养着的那条边牧,笑问:“它叫什么名字?”
  夏景头也不回地道:“团子。”
  “团子?”宋仰笑着重复了一遍,随后笑容一滞,想到了什么,嘴角抽搐,“它就是那个给你画了上一张人皮面具的‘好朋友’团子?”
  团子狗脸懵逼。
  夏景也是这时才想起这一茬,动作顿了顿。
  然后他侧过身,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它的技能点很多,虽然有些拙劣,但还算是一条聪明的狗。”
  团子:“???”
  夏景无辜道:“所以这次我还是自己上手画了。”
  说到这里,夏景忽然来了点兴致,歪了歪脑袋问宋仰:“你觉得这次我的脸画得如何?”
  宋仰看着这张三角形脸上写满了“上次你说我那张人皮面具画得不行这次我的水平总恢复了吧”的期待,陷入到了诡异的静默当中。
  ……他能说上次他对那张人皮面具的评价纯粹是一场误会吗?
  画那张人皮面具的竟然是一条狗……
  他竟然对着一条狗……
  早知道还不如让狗……
  宋仰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哽在了胸口。
  宋仰抹了把脸,木然说:“……这次,很有你的风格。”
  夏景满意地点点头,又期待地问:“那几何脸型和我们前两次在副本里相遇时的那种复杂脸型,你觉得哪种更好?”
  宋仰:“…………”
  这是什么世纪难题??
  数学物理生物医学都没这难!
  偏偏夏景还莫名认真地等待着他的回答,宋仰清晰意识到,事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一路跑偏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艰难对比了下这两种风格的脸,突然觉得丑到极致的人皮面具也是一种保护色,于是他违心道:“我觉得复杂脸型更好。”
  “上次费笙箫他们也是这么说,”夏景屈指抵了抵下巴,轻快道,“知道了,我会再研究一下的。”
  “……”宋仰忽然灵光一闪,“我来帮你画一张面具怎么样?”
  夏景瞥了他一眼:“个人艺术不需要别人插手。”
  宋仰:“…………”
  那狗就行?!
  见夏景转身就要往厨房那儿走去,宋仰立刻跟了上去,问:“你就把我晾这儿了?”
  夏景勾着唇道:“你在这里是自由的,想做什么都可以,宋医生。”
  “刚才还是小宋同志,这会儿就是宋医生了?”宋仰慵懒道,“做完了使唤员工的老板,也该做做服务顾客的老板了吧,你在这里平时都是怎么招待顾客的?”
  夏景似笑非笑地看他:“那,这位先生想要吃点什么吗?”
  夏景这句话一出,宋仰就停了下来。
  这个男人慢慢道:“我不想吃什么,就想见见夏老板的真面目。”
  “我们约好了,不是吗?”宋仰定定注视着夏景,嗓音非常低沉,“等我找到你了,就把面具卸掉吧。”
  安全屋里骤然安静下来。
  宋仰活了这么二十多年,很少有执着的东西。
  诚然他其实已经见过夏景的脸,可那次是偶然,那时候的夏景依旧披着伪装。
  让这个青年在他面前,主动,亲手卸下那一层厚厚的伪装,对宋仰而言,是不同的。
  此时此刻,他还说不上这种不同意味着什么。
  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快得跟得了病似的。
  一双眼几乎离不开面前这个人。
  他甚至悄无声息绷紧了身体,绷紧了弦,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感观,都集中到了面前这个青年身上。
  眼神,也因此变得直勾勾的。
  他看到夏景正式转过身,面对向他。
  青年笑了起来,一如既往夹杂着一丝戏谑与调侃。
  这种笑显得不太认真,也是这种笑,总透露着一股若即若离的味道。
  但如今宋仰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能够穿透这层玩世不恭,切实抓住对方。
  这是他与这个青年,距离最近的一刻。
  恍然间,身后远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有玩家懵懵懂懂喊道:“喂……有、有人吗?”
  而安全屋的转角,厨房前面,新进来的玩家看不到的幽暗角落里。
  宋仰的耳边忽然轻轻响起一道好听如清泉般的嗓音。
  “虽然我也早就已经允诺过——”
  “不过,宋医生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一个男人的真面容呢?”
  刹那间,宋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热了起来。
  他的呼吸在不知不觉间停滞,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绷得跟石头似的。
  他的面前——
  青年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前倾身体,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个人,已然撤去了面具。
  狭长的凤眼形状优美,眼梢撩动人心。
  漆黑的双眸,微勾的双唇,奶白色的肌肤,就连下颌骨都像是被精心描画出来的一般。
  幽暗的光线让一切都变得更加暧昧氤氲。
  而这张脸,昳丽到了极致。
  这一刻,宋仰真的觉得自己病了。
  说不上来怎么病了,就是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了。
  他的心中又浮现出了那个念头。
  这个家伙怎么就能好看成这样。


第64章 安全屋(十二)
  一星副本,《美人》。
  方堂堂是一个进入笑脸城17天的玩家,至今只顺利通关过两次一星副本,今天是第三次。
  这次的副本地图是在一个实验基地里,主怪是五个人造美人,它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勾引玩家,迷惑玩家,再将玩家吞吃入腹。
  直至现在,已有四个怪物被玩家们齐心协力杀死。
  但与此同时,玩家们也已经死的死,伤的伤。
  方堂堂是剩下来的人当中还算比较完好的,却不小心与其余玩家走散,一个人战战兢兢在地图里转了半天,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就在这时,他发现前方走廊上出现了一扇玻璃门。
  待他靠近,门旁雪白的墙壁上竟浮现出几行字。
  “今日还余六间双人房!”
  “每人支付100能量密度以上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