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三人记完彼此的联系方式,又爬上斜坡,看了眼赵明晶和沈柏的情况。
  这两人被柴逢的道具锁在了地上,和卡bug的机器人一般不断地弹动,完全不具备自我意识,是真的没救了。
  唐以叹了口气。
  他们准备正式离开副本。
  夏景闭上眼,意识中响起了笑脸城机械的系统音。
  “恭喜玩家夏景通过三星副本《仿生》!”
  “三星副本满分50分,玩家夏景通关得分50分!”
  “玩家张颜已死亡,总积分145分将进行分配;玩家邓楷已死亡,总积分189分将进行分配;玩家赵乐雅已死亡,总积分109分将进行分配;玩家裴光已死亡,总积分317分将进行分配;玩家沈柏已死亡,总积分203分将进行分配;玩家赵明晶已死亡,总积分113分将进行分配。”
  “待分配积分总计1076分,玩家夏景获得四分之一,为269分。”
  “玩家夏景通关总积分为319分,目前累计积分为323分,请再接再厉哦!”
  *
  游戏大厅里人来人往。
  四周的公共登录室中,其中一间变成红灯,被从内打开。
  夏景从里头走了出来。
  离开副本,他的浑身上下就恢复成了最整洁干净的模样。
  无论是雨水泥土还是血液都从他身上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那个样貌普通,却气质卓然的青年,
  脚步一转,夏景一如既往先去了小超市。
  他在这次副本里消耗掉了许多武器,这些全都需要一一补回来。
  这一顿大采购照旧吸引来了不少惊奇的目光,夏景离开超市的时候,游戏大厅大屏幕更新了这周的排名,周围哗然。
  “原来的第三名是不是突然消失了?”
  “真的诶!”
  “难道也死了?”
  “咦,十九、二十、二一这三个排名之间好像不太对,感觉二十名像是突然冒出来的,让我研究一下……”
  ……
  夏景径直往游戏大厅另一角的曲折走廊走去。
  就在快要踏入走廊的时候,他忽然停顿下脚步。
  下一秒,他转过身,目光平静地扫向整个游戏大厅。
  总觉得,似乎有人在人群中看着他。
  然而在他转过身的瞬间,这种感觉便消失了。
  几番逡巡也没有找到目标,夏景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回过身,走入走廊。
  耳朵边忽然听到“叮”的提示音,这是全息小屏收到信息的信号。
  夏景边走边在视野中打开小小的全息屏幕。
  他收到了两则私信。
  一则显然来自于唐以。
  “夏哥哥,这是我的联络号,以后有空联系^^”
  另一则来源于谁,更是一目了然。
  “今天晚上我就开始刷一星副本。”
  这句宣言让夏景扬唇笑了起来。
  他回复道:“加油哦,宋医生。”
  宋仰:“等我找到你了,就把面具卸掉吧。”
  夏景的眸中闪烁着微光。
  他的指尖在全息屏上轻点。
  “只要你找得到我。”
  宋仰似乎不满于他那游刃有余的态度,发来一个不爽的表情。
  夏景轻笑着,又和宋仰你来我往了几句,便关掉全息小屏,推门进入到被他重新唤来走廊尽头的安全屋大门。
  然而一踏入进去,夏景就感觉到了什么,笑容立刻收了起来。
  安全屋里空无一人。
  一切仿佛都还维持着他离开前的模样,没有变化。
  话筒小怪乖乖在柜子上睡觉,无数水果花朵静悄悄在盆里绽放,两条金鱼在鱼缸里来回游动。
  唯有金毛犬狂冲出来,对着他“呜呜呜”委屈地叫,一双狗眼焦急地示意他看大门右边的墙面。
  夏景顺着它示意的方向看去,脚步一转,走到那面墙面前。
  他盯着这面墙看了几秒钟,抬起手臂。
  修长白皙的指尖轻轻抚过一道突兀横亘在整洁墙面上的,将近半米长的裂纹。
  金毛犬呜咽个不停,夏景头也不回地读取了它的意念。
  ——这道裂痕,是突然出现的。
  没有任何征兆,就在夏景离开安全屋几分钟后,这道裂痕就这么突然显现在了墙面上。
  而这亦是安全屋第一次在没有外力破坏的情况下,自身出现损坏。
  夏景收回手,盯着这道裂痕,没有说话。


第62章 安全屋(十)
  安全屋开始漂流。
  窗外的景色不断变化,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光线也时明时暗,诡谲变幻。
  就在这变幻的光线之中,夏景一寸一寸检查过整个安全屋客厅,进而又打开一间又一间的客房,黑眸冷静扫视一切。
  没有异样。
  所有地方,所有角落,都如同往常那样完好无损。
  只有大门右侧的墙面上出现了那道裂痕。
  仿佛这栋屋子是现实中真正的水泥砖瓦构成的建筑,在经年累月的风雨飘摇下,墙体自然而然发生了老化。
  安全屋倏地冲进了混沌的黑暗之中。
  夏景重新走回到客厅窗边,单手撑在窗沿,悄无声息注视着外头的黑暗。
  这片深海一般令人窒息的黑暗就和过去一样,静默地回视着安全屋里的青年。
  但又似乎有了什么不同。
  在黑暗永恒沉默的注视之中,夏景似乎能感受到藏匿在其中的另一道视线。
  但这种感觉太过模糊,模糊到让人无法确定会不会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就和方才在游戏大厅里,他感受到的那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一样。
  夏景曲起食指,轻敲窗沿,陷入了沉思。
  最终,他站直身体,取出怪物躯块修复了那道裂痕。
  而三天后,安全屋离开了这片混沌。
  *
  宋仰在通关《仿生》副本之后过了两天,就听说柴逢出现在了一星副本《爱上你的脸》中。
  这个副本的主怪是无脸女,攻击部位取下来就是人皮面具道具,柴逢显然也是被最近异能暴露后产生的一系列问题逼到了绝路,开始想要伪装自己了。
  可惜,好巧不巧,他在这个副本里遇到了另一个高积分玩家。
  这个高积分玩家曾有一个小伙伴和柴逢进过同一个副本,后来疑似被受柴逢控制的玩家攻击,险些丧命。
  如今搞清楚了当初是怎么回事,这个高积分玩家就看柴逢非常不顺眼了,他在《爱上你的脸》里和柴逢碰上面后,开启了疯狂抢人头模式。
  一个副本七十多个无脸女,他竟一个都没给柴逢留下,据说气得柴逢当场失了态。
  柴逢想要再重刷无脸女副本就得等到一个月后,而这一个月中间的那些副本他又该怎么过?
  就算他能撑过去,如今他异能暴露,引来太多仇恨,很多人知道他意取人皮面具之后,说不准会算着点地在这个副本里蹲他,这样一来柴逢根本就不可能再成功拿到道具!
  陆尘飞和宋仰转述这件事时,幸灾乐祸地说有热闹不凑不是人,下个月他也要去无脸女副本里玩玩。
  宋仰听着听着,却是心思一动,突然想到——
  夏景整天戴着人皮面具走来走去,对这个道具的需求量应该会挺大的?
  于是——
  夏景在安全屋里招待客人时,忽然收到了一条私信。
  这条私信非常装模作样,试探意味十足。
  “听说《爱上你的脸》那个副本挺好玩,你觉得呢。”
  夏景顿时勾起唇角,他好心情地回复道:“是挺好玩的,我定期就会进去一次。”
  安全屋里时间的流速和游戏大厅时间的流速不同,尽管在他发出消息的下一秒,宋仰可能就回复了过来,但夏景依旧是在一个小时后才收到宋仰的下一条私信。
  “是吗,那说不定我们能在里面碰上。”
  几乎能想象出来男人装作漫不经心说出这句话时的模样。
  夏景微笑关掉全息小屏,将餐饮端给了客人。
  半天过去后,他收到了宋仰发来的怨念表情,显然这家伙已经从《爱上你的脸》副本里通关出来了,但他预想中的两人见面的事情没有发生。
  夏景好整以暇靠在窗边,笑看着这个表情。
  在两人交换联络号之后,这样的事情最近时有发生。
  过去,在没有客人进入安全屋的时间里,夏景只能一个人呆在这栋屋子中,难免会有些无聊。
  那种时候他会选择浇浇花,听听音乐,逗逗团子。
  夏景不太会对时间的长短产生抱怨,但无可否认那样度过的时间是漫长的。
  可如今,不论他闲不闲,总有一个男人隔着时间和空间陪伴着他。
  尽管信息一来一回之间有着巨大的时间差,可等待宋仰的回信经由时间差的拉扯成功传递至他这里的过程,似乎也是有趣的。
  这种感觉对夏景来说很奇妙。
  有时候他在沙发上坐下来,等到逗完对面那个男人,再抬头,安全屋里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而对面,宋仰会说:“我去上课,晚上回来再聊。”
  等到宋仰回来,那其实已经是夏景的五天之后。
  夏景有一搭没一搭地算着宋仰的课程表。
  周一,这个家伙能在下午进笑脸城玩副本,应该是有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固定没课。
  周二周三全天有课,到了晚上也有课,但是这个家伙的精力显然非常旺盛,都这样了,回自己租住在校外的公寓之后还能进笑脸城刷一星副本。
  夏景靠在前台,单手屈肘撑着脸颊,另一只手在纸上写写画画……
  这个男人周四周五的情况,目前还不知晓,不过据夏景目前对人类的了解,医学生应该非常忙碌,恐怕课依旧是排满的。
  那么周六周日,又会否有休息时间?
  写写画画了会儿,夏景忽然在想,如果他在现实中曾经也是大学生,那他选择的又会是什么专业?
  夏景就着这个问题,一直饶有兴致琢磨到了晚上。
  直到团子一个哈欠唤回了他的思绪,他才发现安全屋已经静了一天一夜,宋仰也安静了一天一夜。
  夏景放下笔,看向窗外。
  窗外漂流到了又一个熟悉的一星副本。
  夏景思索了下。
  宋仰消失了踪影,那他也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吧。
  夏景带上空间袋,离开了安全屋。
  *
  一星副本《龙王宫殿》,副本地图集中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宝塔型建筑中。
  隐约可以听见宝塔中传来的一阵阵尖叫声,回字形走廊中玩家一窝蜂地拼命狂奔绕着圈,而长相狰狞扭曲如异形转世的龙王怪物追着他们边飞边咆哮。
  在这群玩家当中,有一个男人显得格格不入。
  他忍无可忍地停了下来,转过身。
  他身边立刻有热心玩家大惊道:“你停下来干什么?跑啊,快跑起来,不要就这样放弃自己啊兄弟!”
  热心玩家咆哮着,拽住男人的手臂又开始狂奔。
  被拽着跑的宋仰:“…………”
  ——他是想要解决怪物,不是想去送死!
  这个副本看来也是遇不到安全屋了,他想出去了!
  宋仰嘴角抽搐。
  ——没错,宋仰又来刷一星副本了。
  从《仿生》副本过去后到现在,整整四天,他每天都会刷至少三个一星副本。
  这个频繁度别说封识和贾清,就连经常跑去一星副本捡漏的陆尘飞都震惊了。
  贾清傻乎乎地说仰哥你真的是在找安全屋吗,我怎么感觉你更像是在找仇人或者情人呢,这俩里面是哪一个啊?
  宋仰:……
  封识和陆尘这两人也非常过分,他们用非常怜悯的眼神告诉他:虽然你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至今还没有进过安全屋的,但男人的胜负欲也不必用到这种地方。
  宋仰……
  宋仰才懒得理他们。
  这么几天下来,他收集的怪物道具、怪物躯块已经快塞满整个空间袋,可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见到安全屋的影子。
  宋仰不由有点自我怀疑,难道他的运气真就差成了这样?
  过去二十三年过得太顺风顺水,宋仰第一次怀疑,要是没有他爸妈给他的脑袋瓜和强健的体魄,他会不会运气差到走路都能摔进路边阴沟里去?
  而就在这诡异的自我怀疑之中,宋仰深呼吸一口气,终于忍不下去了。
  也在这时,前方的玩家们忽然爆发一阵杀猪叫,竟调头跑了过来!
  拽着宋仰跑的热心大哥惊慌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又是一个!又是一个!!”
  玩家们撕心裂肺地吼着,与他们擦肩而过。
  热心大哥被吓得松了宋仰的手,转身就逃。
  而当玩家纷纷从宋仰身边跑过之后,宋仰前方的视野也清晰了起来。
  ——一头巨大的黑色巨龙怪物匍匐在走廊的前方。
  它的吐息如风,携卷着一股血腥气向他们拂来,阴森冰冷。
  它的一双眼睛是血色,直勾勾盯着宋仰的目光,像是在盯着一块最肥美的肉。
  人类站在它面前,甚至不如它的一片指甲盖那么大。
  而面对这头怪物,宋仰只面不改色从空间袋里取出一把长长的砍刀,刀刃反射着银白的锐光。
  一星副本对于宋仰这样的玩家来说已经非常简单,要不是为了等待安全屋,他甚至不用一个小时就能离开这些副本。
  即使是体型相差这么巨大的怪物,也不过就是多花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