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疑:“……你说他是主怪?他不是机械人吗?!”
  “是,正因为知道会有玩家这么想,它才会放一个机械人到自己身体里吧。”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被它昨天坠落在这里后,逃跑留下的脚印误导,跑去北山那边,那就更好不过,它可以在这里轻轻松松迎来ufo,逃离地球,关闭副本,”夏景轻笑道,“但又有谁说过,机械人与主怪不能是一体的?”
  随着夏景这番话,柴逢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
  北山?
  他飞快回头,看向身后草丛底下掩藏着的那片足迹——那确实是通往北山的方向!
  而昨天,他带着邓楷、张颜、沈柏搜索的就是北山……
  就在北山的斜坡那里,张颜和邓楷两人都曾消过声。
  事实证明,当时张颜就是被机械人寄生了,而邓楷……
  柴逢想到这里,表情不由狰狞起来,目光如剑,刺向夏景脚下那颗人头。
  夏景动了动脚,如同踩足球一样来回碾了碾这只人头,若有所思道:“最关键的玻璃碎片是被你藏起来了吧?不可能是昨天刚坠落在这里时藏的,因为那样一来你完全能把碎片藏得让玩家完全找不到,但副本绝不可能让一个关键线索就这么消失无踪影。”
  “所以昨天最开始掉落在这座山上时,恐怕你根本没能想到这么多,匆匆忙忙就逃走了?”
  雨水冲刷着这只人头。
  它依旧一动不动地闭着眼,但若是仔细看,就能察觉到这理应已成一堆皮肉骨的东西,正在肌肉紧绷。
  “是刚刚临时藏起来的?你藏在了哪里?”
  夏景的目光在人头上扫视一番:“嘴里?”
  就在这时,柴逢和唐以能清楚看到,这个人头的眼皮抖动了下。
  唐以被吓得惊呼出声,而柴逢一脸被愚弄的愤怒,僵在那完全不能动。
  人头似乎装不下去了,它唰一下睁开眼,脖子断裂处忽然长出来无数细细的触角!
  这些触角努力地扒着地面,似乎想要顶起夏景这只压制着它的脚,这番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人头咬牙切齿,却根本一动都动不了!
  它哼哧哼哧喘着气,眼睛朝着斜上方,恶狠狠瞪着夏景,夏景笑了起来。
  青年弯下腰。
  这时候宋仰走过来,替他把这只人头的嘴巴给用力掰开了,从里头抠出来那片就快要被这个人头吞下喉咙的碎片。
  宋仰淡淡道:“脏,别乱碰。”
  夏景瞅瞅这个男人,心安理得享受了服务,随后凑近过去一看。
  碎片上沾了不少血,但很快就被雨水打湿洗净。
  只见这片玻璃碎片上,清晰地印着一个小小的图案。
  那是……
  唐以一定睛,只觉得鸡皮疙瘩泛了起来:“这是……大脑?!”
  “士兵们是心脏,指挥官是大脑,这挺合理的,不是吗?”宋仰沉声道。
  而身为大脑的主怪,又能藏在这只人头的哪个地方?
  唐以和柴逢顿时齐齐看向人头头顶上的鸭舌帽。
  夏景挪动自己的脚,弯下腰,将邓楷那顶鸭舌帽给摘掉了。
  鸭舌帽底下,贴近发际线的下方,赫然可见一圈绕颅疤痕!
  ——笑脸城的医疗用品可以快速治疗玩家的伤口,但是太过严重的伤势,依旧会留下疤痕,只有当玩家成功离开了副本,这一切才会彻底消失无踪影。
  而此时,这只人头上那圈狰狞的疤痕召显着,邓楷的头盖骨曾被人掀开过。
  ——这里头藏着的,又怎么可能还会是他本人的大脑!
  柴逢惊怒不已,他大怒道:“所以在第一次搜山的时候,这家伙就混了进来?!”
  宋仰和夏景其实也是随着一系列线索逐一显现,才在刚才彻底锁定了目标。
  此时回想这一整个副本的过程,一切其实都有迹可循。
  宋仰:“恐怕昨天张颜和邓楷掉下去的那个斜坡里,总共藏着一只主怪,三只副怪。”
  ——邓楷喉咙里这只机械人不可能是在今天下午夏景在山林里遇袭的时候,潜藏进“邓楷”身体里的,只因夏景足够警觉,如果当时现场有第四只机械人出没,他不可能毫无感觉。
  而昨天和柴逢他们一起搜山回来后,邓楷也几乎一直在众人的视野中,没有消失过。
  这恐怕是为了能在关键时刻排除掉自己的嫌疑,但同时这也断绝了这个主怪与士兵再接触的可能。
  这只机械人只有可能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和主怪一起进了邓楷的身体中。
  夏景对于机械人的推测也并没有失误。
  想要改造人类的身体,掌握人类的身体,机械人的底线就是掌控住人类的心脏。
  这只机械人之所以会藏在“邓楷”的喉咙里,正是因为它的作用仅仅是伪装、误导。
  至于这具身体真正的控制权,它其实早早交到了指挥官的手中。
  于是,第一场玩家与怪物的交锋就这样形成了。
  三只机械人,一只伪装成了张颜,一只躲进了张颜的背包中,后续袭击了赵乐雅,而最后一只机械人和主怪,化作邓楷归来。
  这一切,作为昨天全程与两人在一起的柴逢,他竟完全没有察觉到。
  此时,柴逢的脸色难看至极,面子彻底挂不住了。
  宋仰道:“昨天晚上大家围坐下来时,邓楷就坐在我旁边,我有闻到一股血腥味。”
  当时“邓楷”的解释是,那股血腥味是张颜身上传来的。
  事实是机械人“张颜”是最早、最粗糙版本的复制人,身上根本没有人类的血液,皮肤底下就是凝胶与机械,又哪来的血液?
  她就算真的用凝胶变化出了“血液”,那种液体散发的也不会是血腥味。
  可他们发现“张颜”的身份已经是今天早上,彼时宋仰已经忘了血腥味这一茬,这才会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不对劲。
  ——当时那股血腥味,根本就是“邓楷”本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来源于他鸭舌帽下,头颅上的那一圈伤口!
  柴逢突然想到什么,捏紧拳头阴沉道:“裴光遇袭就是在这家伙陪他一起去上厕所的时候,今天早上,‘赵乐雅’暴露身份前我曾经想要让大家先互相确认一次身份,也是这个家伙打断了我!”
  夏景轻笑道:“大概是为了留给‘赵乐雅’解决赵明晶的时间?‘赵乐雅’是第二级伪装的机械人。解决了赵明晶,把锅甩到对方身上,即使大家要互相自证,她也许也还能苟活一阵。”
  可这只主怪大概也没想到吧,这帮玩家彼时已经锁定了“赵乐雅”。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它最该选择的其实是让“赵乐雅”第一时间就逃跑。
  等到脱离了赵乐雅这个皮囊,那只机械人完全可以悄悄卷土重来,再次伪装成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玩家。
  但这只主怪当时没有那么做,这或许是因为——
  “你要在一定距离内,才能下达指令给士兵,是吗?”夏景问道。
  人头一副恼怒到不行的样子,它紧咬着牙关,不想回答夏景的任何问题。
  “第一天下午,你跑去北山,只找到了三位自己的士兵。”
  “其余七位士兵虽然没有被植入指令,但它们应该也知道它们要前往的是山顶——ufo所在的地方。”
  “而只要靠近到一定距离,主怪就能为它们安排接下来的行动。”
  夏景的嗓音不疾不徐。
  至于“赵乐雅”,彼时她一心执行命令,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
  那时候主怪应该就知道这只机械人已经保不住。
  它索性放弃了这颗棋子,不仅供出了“前夜赵明晶是守在厕所外头的那人”这条信息,甚至还在第一时间扑过去让“赵乐雅”开枪射歪。
  如果今天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宋仰和夏景他们,而是其他玩家,那或许“邓楷”这一系列操作足以误导那些玩家无数次。
  ——先是几番表现,化作他们当中最积极阻碍怪物的那个人。
  ——再是把机械人转移到自己的脖子上,这个最不容易被人怀疑的部位。
  ——如果真的被怀疑身份,那就祭出机械人,任由玩家斩杀,玩家在杀死“怪物”之后,一般不会怀疑这个“怪物”实际上还能是另一个怪物。
  ——最后藏下最关键的玻璃碎片,任由玩家发现它昨天逃往北山的踪迹。
  ——若是玩家意识到主怪就藏在他们当中,它一个死人又怎么可能会引起怀疑?
  甚至于,即使玩家们真的不需要玻璃碎片就意识到主怪可能是“脑”,它也不见得会被第一时间怀疑上。
  毕竟,它已经死了。
  只要能拖到ufo自动启动,前来迎接它,它就能胜利!
  可惜,它遇到的偏偏是夏景和宋仰。
  人头一脸愤怒与耻辱,它突然开口说话,那嗓音粗哑,带着恨意:“——我就该早早杀了你们两个!杀了你们,让士兵取代你们!”
  一旁的唐以一脸微妙,显然是想说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你可以轻松杀掉这两个人?
  夏景还有心情分析:“你要是把对赵乐雅下的那次手改成对柴逢下手,说不定现在还有赢的机会。”
  柴逢一听这话,顿时表情更加扭曲。
  “没人能再控制其余玩家,赵乐雅、赵明晶、沈柏都有可能幸存到游戏的最后阶段,在宋仰提出大家一起下去搜山的时候,你只要能说动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留下来在山顶陪你,你都不会显得太过特立独行。”
  “而只要你能留在山顶,你就能在最后时刻杀了对方,进入ufo。”
  偏偏,这只主怪留了个柴逢。
  柴逢一心想要击杀宋仰,又把其余所有好控制的玩家都给控制了,根本不给主怪留下任何忽悠玩家的机会,这不就走上了绝路?
  一个人留在山顶显得太过怪异,全程跟着大部分行动,就得提防着夏景和宋仰。
  这只主怪辛辛苦苦苟到最后,结果还是被夏景当球踩在了脚下。
  人头开始怒吼,它忽然放弃了从夏景的脚下挣扎出去,生长出来的无数触角飞向他们四人,似乎想要在最后关头能杀几个算几个!
  这一击来得猝不及防,夏景和宋仰挥手砍断这些触角。
  唐以站在最远的地方,还没被这些触角碰到,夏景就一刀刺入了人头的头颅当中。
  只有柴逢在最后时刻反应不及,被触角贯穿了胸腔。
  他双目圆睁,表情定格在了最愤怒的那一刻。
  夏景、宋仰、唐以三人飞快转头看向他。
  下一秒,柴逢整个人在原地消失。
  主怪已死,副本结束。
  他拼着最后一口气逃离了副本。
  *
  令人精神紧绷,大脑使用过度的副本终于结束,唐以重重松了口气,彼时才感受到浑身湿透的寒冷。
  副本中,ufo依旧一动不动停滞在他们的上空,却已经再迎接不来它的主人。
  大雨依旧在下,一刻不停。
  夏景看着柴逢离开的方向,轻声说道:“对于许多玩家而言,他可能比怪物本身还可怕。”
  宋仰淡淡道:“之前不知道他的异能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他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肆意妄为。”
  在笑脸城里,一个危险的玩家的名声,传得会比恐怖副本的攻略还要快。
  柴逢虽然还活着,但这之后他要怎么面对接下来每个副本中知悉他手段的玩家,将会成为最为困扰他的问题。
  在这次副本里,他被一次性扣了一千积分,以他那种贪婪的性格,他连还能不能稳住他的小心谨慎都是未知数,更别提浑水摸鱼对其他玩家下手了。
  夏景笑了声,将刀从脚下的人头中拔了出来。
  他将人头整个捧起,动手将那头盖骨重新掀开,暴露出里头小小的大脑,随即将这只大脑倾倒出来。
  这番粗暴的手法看得唐以一愣一愣的,宋仰还是皱眉,嫌弃道:“脏。”
  夏景扭头看他,歪歪脑袋,调侃道:“这次不拦着我?”
  宋仰一听这话,瞟瞟他道:“我说过以后怪物躯块都让给你吧。”
  哦豁,还真是说到做到的男人。
  夏景品了品这滋味。
  挺不错的。
  他勾起唇角,收回目光,欣赏了下手上这玩意儿。
  大脑已经被捅出了一个窟窿,但是在将其拿到手中的瞬间,夏景依旧在意识中捕获了怪物道具的说明。
  指挥者的大脑。
  将道具放在头顶上,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控制一只副怪,且不被它的同伴发现。
  这道具的使用方式有些奇葩,但功能非常少见,应该能卖出个不小的价钱。
  夏景满意地将这东西塞进了空间袋中。
  宋仰在一旁看夏景收拾完,终于有机会把上个副本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说完:“夏景,我们两个交换下全息小屏联络号吧。”
  夏景眸光一转,看向他。
  雨水不断落下。
  男人伸手又捋了下头发,懒洋洋道:“我不作弊,不要求你开后门,不过在我找到你之前,咱们线上总能聊聊吧。”
  “就当这是,”宋仰慢吞吞道,“网络交友。”
  夏景挑起眉梢。
  他轻笑道:“好啊。”
  除了他们,这里就还剩下个唐以。
  唐以犹豫片刻,走过来道:“夏哥哥,宋哥哥,我们也交换下联系方式可以吗?我不会黏着你们的,就是希望以后在笑脸城里能有人可以随时联络。”
  这要求也没什么好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