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说了出来。
  虽然和他最开始的猜测有些不同——怪物们似乎并非只单单集火他一人,而是主要攻击了他们当中最具备战斗力的几人,但他依旧觉得方才“裴光”的反应证实了他的猜想。
  ——至少“裴光”本身原本应该不是被主怪用在那个地方的。
  夏景将三只银白色的金属箱放到了地上,其余人围上去研究。
  宋仰在大脑中捋了一遍夏景给出的信息量,低声道:“我们那边没有发现指挥者的相关线索,今天我们搜得都比昨天要细,如果真的漏了什么信息,那应该还是在西边和北边。”
  而且保护仓他们也只才发现三个,剩余的应该都还呆在他们没有搜索到的角落里。
  夏景想了想,慢吞吞道:“指挥者昨天并没有下指令让机械人正面袭击我们,或许一方面是因为当时他只唤醒了两只蜘蛛,在战力不足的情况下,它们的首要目的还是让ufo补充能源,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
  再过不了多久,Ufo可能就将能源充满。
  它们要成功登上ufo,势必要杀光阻碍它们的人类想到这里,宋仰和夏景两人提起一只保护仓,走入了ufo内。
  其余人紧随而上。
  Ufo的操控室一如既往地宽敞,两人将一只银白色箱子放在了正中央。
  大家一开始还不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直到这两人后退两步,打量着这整块地方,他们才意识到——
  柴逢走过去,比划了下箱子的大小和空地的大小。
  “……这块地方,确实是刚好装下十个这样的箱子差不多。”沈柏咽了咽口水道。
  突然之间,夏景道:“麻烦将这个箱子右移半米。”
  柴逢看了看他——
  他已经深谙这个青年的实力,这次他没有再问,省得自己稍后又被打脸,直接将箱子往他的右边挪了挪。
  操控室正中央的一行人的视野中,箱子经过这么一挪,右侧边缘线刚好与操控室尾部金属墙面上的一条缝重合。
  就像是这里的一切曾被规整地设计过,此时此刻,箱子被彻底地物归原位。
  下一秒,四周“嗡”一声响。
  或许是因为ufo已经补充了一部分能源,具备了部分反应能力,这整片空地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二十二个圆点,向上射出莹绿色的光芒。
  其余人被吓了一跳,沈柏惊道:“这是什么?”
  夏景和宋仰慢慢走上前。
  二十二个点分为三排。
  后两排有十八个点,它们等距规划出了前五后五的十个位置,最角落的一个位置里安放的就是那一个银白色金属箱。
  “这些是机械人的位置。”宋仰说道。
  而夏景脚步一转,走到了第一排。
  那是脱离于后头那十个位置的,单独隔离出来的一个小小的位置。
  它位于最前方,正中央。
  比起机械人的位置,小上许多。
  正方形的四条边,大概只有五厘米。
  “好小的主怪……要是这只主怪藏进了山里,那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它?”赵明晶喃喃道。
  这不亚于大海捞针。
  夏景垂眸看着这个位置道:“也许它不会藏呢?”
  众人看向他。
  “ufo即将可以正式启动,它不可能永远等下去,”夏景自言自语完,抬起头,微笑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在场的人有必要再做一次身份确认。”
  “我们现在已经杀死了九只副怪,还剩下最后一只。”
  “以裴光的情况来看,机械人改造人类身体,最底线的做法是掌握住对方的心脏。”
  夏景嗓音轻缓地说出一句让除宋仰以外所有人都抖了两抖的话语:
  “为了确保最后一只副怪不在我们当中,请大家都剖开自己的胸腔吧。”
  沈柏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你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冷静地说出让我们自剖这种话的啊!”
  邓楷小声逼逼:“这算什么,你没看到夏哥是刚刚怎么切菜的。”
  唐以疑惑道:“切菜又是什么?”
  邓楷刚欲张开口。
  这回沈柏终于机灵了,他捂住耳朵,面如菜色:“不我不想听!”


第58章 仿生(九)
  058 仿生(九)
  “离开这里之后,我绝对要警告其余所有玩家都别进来这个副本,我自己也不会再重刷了。”
  邓楷凄凄惨惨如是说。
  沈柏铁青着脸道:“你就算是重刷了,副本设定也都会变更,我们现在的经验根本屁用都没。”
  在笑脸城里,玩家是可以重刷同一个副本的,只要两次之间间隔一个月。
  但同一个副本每次开启,套路都不尽相同。
  主怪身份、能力或许不会变,但副本地图会变,副怪会变,线索会变,怪物杀人方式会变。
  这也是所有玩家对笑脸城里的“游戏攻略”心情复杂的原因——每份攻略都是一个玩家单次游戏得出的经验,看这种攻略真的有用吗?
  ——或许有用吧,要是没用那也只能说是有些遗憾,最糟糕的情况下,曾有玩家看了攻略,反而被误导,开局就跳进坑里死了。
  此时此刻,邓楷躺在地上,一脸无语凝噎。
  每个人身上都是一片血淋淋,现场非常惨烈。
  经过验证,他们的心脏都是完好的,最后一个副怪应该不在他们当中。
  宋仰喷完医疗喷雾,处理完伤口之后,柴逢走过来商量道:“如果ufo的能源真的快要充满了,那这个副本也快要走到最后阶段了吧,我们是不是最好趁着天黑前把西面和北面重新再搜一下?”
  邓楷一听还要搜山,脸都绿了:“我还是不懂啊,夏哥既然说了主怪会坐不住自己凑上来,那我们为什么还非要跑山里去啊?”
  “因为我们并不知道主怪的真实身份,也就没办法知道它将以怎样的形态接近我们,”宋仰淡声道,“要是最开始的‘张颜’伪装得好一点,再把真正的张颜彻底杀死在斜坡那里,你觉得我们需要多久才能发现她早就已经被替换了?”
  赵明晶与赵乐雅是母女关系,因此赵乐雅一有不对劲,赵明晶就能敏感察觉到。
  但如果没有“张颜”这个前车之鉴,赵乐雅表现得再怎么古怪,赵明晶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不是她本人”这种角度上去。
  张颜就更加了,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先前就认识她,她变得再怎么古怪,他们也只会认为这或许就是张颜的本性。
  宋仰这么一说,其余人哑然无语。
  确实,如果不是“张颜”这第一个机械人自露马脚,他们可能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不知不觉间就被一个个替换了个遍。
  一想到那种处境,邓楷不由打了个哆嗦。
  柴逢点点头道:“那大家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后我们重新分组出发。”
  这会儿,所有人脸色难看得都跟鬼似的,毕竟几小时内就吃了三刀,两刀断肢,一刀剖胸,谁吃得消。
  赵明晶靠在树荫底下闭着眼,眉头微蹙,脸上都是汗水。
  唐以默默坐在角落里,嘴唇微抿。
  沈柏和邓楷不说,柴逢自己的脸也非常苍白,要说在场唯一看起来与平常无异的,就只有夏景一个人。
  时间已经走到下午三点半,一直阳光炽烈的天空中,云层开始悄无声息地聚集。
  夏景仰头看着这一幕。
  宋仰走到他身边时,他轻声说:“等会儿可能要下雨。”
  一旦下雨,许多线索可能会被掩埋。
  一切都召显着,这个副本已经来到了最紧要的时刻。
  夏景再重新看向山顶上这块空地。
  Ufo孤零零伫立在巨坑之中,npc来来往往,看起来非常忙碌。
  每个玩家都找了一块阴凉地,有人在闭眼休息,有人在发呆,所有人看起来都很正常。
  夏景忽然说道:“宋仰,你觉得主怪下指令让机械人同时攻击我们两边的时候,是抱着一定要杀死我们的决心的吗?”
  宋仰笑了声,道:“要是不抱着这种决心,也不可能会派六个机械人出来吧。”
  主怪非常清楚,杀死哪几个人,玩家输局必定。
  那么问题来了——
  主怪为什么偏偏还要留下一个机械人?
  如今他们剩余七个玩家已经非常警戒,每个人至少会与其余两人一同行动,绝不会再分开。
  主怪若是先前可以通过机械人的双眼观察到他们,那么此时它应该也能推测出,机械人已经很难混入到他们其中。
  副怪的作用已经很难发挥。
  在围剿夏景宋仰他们时,它就应该全力以赴,派出所有机械人,把它们的价值消耗完才对。
  可它为什么偏偏要留下一个?
  夏景思索片刻,声音轻得就像耳语:“……又或者,它其实本来就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机械人。”
  宋仰眸色微动。
  ——只是那一个机械人,被他们忽略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沈柏的喊声:“喂,你没事吧?”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赵明晶忽然捂住胸口,嘴唇煞白。
  柴逢皱眉,朝宋仰看过来:“宋仰,你来看看好吗?”
  在场唯一懂点医学的,可能就是宋仰这个医学生。
  宋仰顿了顿,起身。
  夏景看着他走到那边,几个人围了起来。
  隐隐可以听见“伤口恶化了”“医疗喷雾不管用”“是不是没包扎好”之类的低低议论声。
  或许是要拆开赵明晶自己包扎的绷带查看情况,而赵明晶又是女士,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袒露,沈柏和柴逢帮忙将她扶进了他们身后的树丛里,宋仰跟了进去。
  唐以、邓楷、夏景三人留在外头。
  前二者表情有些担忧,只有夏景直直盯着树丛那处,不动声色。
  那头,邓楷小声道:“我们总不会因为自证损耗掉一个同伴吧?”
  唐以咬唇:“都是因为我,阿姨今天其实受了三次伤,其中一次就是因为我怀疑她……”
  邓楷闭了会嘴,又嘟哝道:“但是很奇怪啊,笑脸城的医疗药物挺万能的,留着一口气的人都能救回来,这会儿怎么还会恶化呢……”
  两人暗自思索片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
  下一秒,树丛后头忽然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赵明晶他们那边出事了!
  唐以立刻想冲进去,邓楷连忙拉住他,抖着嗓子道:“你个小孩,有道具吗就往里头冲!”
  唐以:“但是——”
  夏景起身,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见到他过来,邓楷倒是求助道:“夏哥,里头好像出事了!”
  唐以着急道:“最后一个机械人是不是还是混进来了?”
  邓楷纠结道:“但是我们明明刚刚自证过啊,不是说机械人的底线是心脏吗!自证过之后没有一个人离开过大家的视野!”
  又或者——
  两人齐齐看向夏景。
  难道夏景之前的推测,完全是错误的?
  除了心脏之外,机械人还有其余悄悄改造人类的方式!
  也在这时候,树丛后头的动静停歇了下来,这一场交战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
  唐以和邓楷两人立刻绷紧身体,咽了咽口水。
  草从后头静悄悄的。
  静到有些诡异。
  邓楷弱声朝里头喊道:“……宋、宋哥?柴哥?你们、你们还好吧……?”
  下一秒,柴逢踉跄扶着赵明晶踉跄走了出来。
  柴逢的肩膀受了伤,晕染了一大片血迹。
  邓楷和唐以一惊。
  宋仰随后拨开树丛跟了出来,身上也溅了触目惊心的红色。
  夏景眯眼道:“你受伤了?”
  宋仰道:“这不是我的血。”
  柴逢的脸黑如锅底。
  宋仰身上溅的是他的血,宋仰本人始终是毫发无损。
  柴逢憋得一肚子火,面对邓楷和唐以两人紧张不解的目光,还不得不努力深呼吸一口气,解释道:“刚刚小沈忽然攻击我们,我们没能捉住他,被他逃了。”
  “沈哥?!是沈哥?!”邓楷震惊道,“那赵姐的伤是怎么回事?”
  赵明晶努力睁开眼,哑声道:“刚刚我靠在树下睡着了……迷迷糊糊醒来时就发现沈柏在按压我的伤口,我痛得说不出话来……”
  邓楷和唐以愕然。
  事情发生的时候,沈柏就站在赵明晶面前。
  沈柏人高马大,随随便便就能整个人罩住赵明晶,挡住其余人的视野,因此他们也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小动作。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放肆!
  “所以最后一个机械人果然就是沈哥?他是什么时候被替换的啊?!”邓楷咋舌道。
  柴逢皱眉道:“恐怕就是刚才在山里我们被机械人袭击的时候吧,当时我和宋仰确实没能全程顾上他,可能有第四只机械人潜伏在那里。”
  邓楷又立刻问:“那他的心脏刚才是谁查的?”
  唐以:“是我。”
  柴逢:“我当时也在旁边看着,他的心脏确实没有问题。”
  于是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夏景的身上。
  沈柏是机械人,心脏却没有问题,这足以证明夏景方才的推测完全是错误的。
  他们按照他的推测,用极其可怕的方式自证了身份,可这竟然完全没用!
  这一刻,尽管没有说出话来,但邓楷的表情已经变得很微妙。
  柴逢眸光微闪,轻咳一声道:“小夏也只是普通人,自然有可能会出现推测失误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