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他们必须获得这项信息。
  现在他们知道了。
  它们不仅可以共享信息,还可以演出精湛的戏码。
  甚至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它们知道要把受害玩家的人皮给剥下来,起到短暂模糊其余玩家视野的作用。
  除此之外,“赵乐雅”方才大胆提出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证明方式无非是自残,而在尸体的人皮已经被怪物取走的情况下,自证的玩家甚至需要将自己的皮肤彻底割开,直至暴露出骨骼,或许才能真正证明自己。
  他们现在还没能检查真正的赵乐雅的尸体,但怪物既然能这么自信提出自证,想必它也早就取了一段赵乐雅的骨骼嫁接到了自己身上!
  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已经深深感受到了这个副本的可怕。
  他们的大脑都快负荷不过来了,宋仰和夏景这两人却竟还想得到可以趁此机会逼怪物现出原形!
  这时候,宋仰终于开口说话。
  他淡淡道:“这个副本里的怪物大概率有十只,一人一只挺公平,我和夏景没打算抢。”
  他们的重点从始至终就是尽可能地套出怪物的信息。
  听到这话,邓楷结巴道:“你、你们也太强了宋哥!也是,其实我都没想到抢人头什么的……”
  这种关键时刻,谁还想得到这些啊,大家都脑子一片空白了。
  而柴逢的面子差点挂不住,表情扭曲了一瞬。
  此时此刻,夏景已经独自一人走进草丛中,将这只银色蜘蛛提了回来。
  赵明晶盯着这只已经毫无挣扎之力的蜘蛛,终于忍不住呜咽一声,掩面痛哭起来。
  裴光和邓楷沉默放开了她。
  她痛哭着踉跄走向不远处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便爬了过去,嘴里不停喊着女儿的名字。
  刚才在走向这里的路上,她一直在内心祈祷,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她回想着昨晚从厕所回来后,自己女儿身上出现的怪异——
  那种怪异形容不出来。
  她身边的这个女儿一举一动都是她最熟悉的模样,可赵明晶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是微笑时嘴角的弧度和平常不一样?
  还是说话时的声调比平时略高了一些?
  这种怪异让赵明晶不得其解,非常郁闷。
  昨晚帐篷里,张颜和赵乐雅早早就躺下睡觉了,而她莫名地不安,睡不着,只能望着外头发呆。
  和隔壁帐篷的宋仰对上目光时,她也只能不知所措地微笑。
  ——直到刚才她看到了张颜的尸体。
  一股莫大的恐惧侵袭了她。
  她拼命告诉自己,是她多想了,可她却不敢与身边的“女儿”对视。
  然后她找到了厕所后门外,这处略高起于周围的松软的泥土。
  那一刻,赵明晶被自己心中升起的直觉击毙了。
  她哭得浑身发抖,裴光看不过去,还是上前扶起了她。
  赵乐雅死得太惨,这具尸体不能让赵明晶多看。
  他劝道:“我们会把乐雅……收拾好的,赵姐,我扶你去旁边,你休息一会儿吧。”
  赵明晶已经浑身失力,她嗓音嘶哑道:“我要把乐雅带走……我不能把她留在这种地方……”
  “好的,等我们收拾好,我们会收进空间袋里,再把她转交给你,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小心的……”
  裴光把人扶到了角落,两人还在他们的视野当中,但至少赵明晶看不到赵乐雅的尸体了。
  这块空地上一时寂静。
  大家都陷入到了沉重的气氛中,谁都说不出话。
  这个副本,真的太可怕了。
  “机械人可以共享信息,他们对我们越了解,行为也就会越狡猾。”夏景平静地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他拎起这只蜘蛛,若有所思道:“收起腿的话,它的大小刚好能塞进我们的背包里。”
  “背包!”沈柏如梦初醒,惊道,“昨天张颜那女人跟我吵完架,就是带着背包去厕所的,我当时还以为她把我们当贼防呢!”
  可说到底,他们的背包里都是npc统一派发的物资,有什么好宝贝的。
  当时沈柏就对张颜更加鄙视了,觉得她脑子有问题。
  “咳……这么看来,当时这第二个机械人躲在张颜背包里的可能性,比它藏匿在厕所后头伺机而动的可能性更大,”柴逢努力装作刚才那场尴尬并不存在,清嗓子说道,“昨天张颜掉下斜坡去的时候,确实也带着背包。”
  就在这时候,夏景忽然晃了晃手中的蜘蛛,问了句:“你们谁要?”
  大家:“……”
  唐以和邓楷连连后退两步,沈柏有些眼馋,但目前还是有些恐惧,连忙摇了摇头。
  于是就只剩下了柴逢。
  刚才斥责夏景和宋仰抢人头的也是他,他应该挺想要的吧。
  唐以邓楷沈柏三人的眼神如是说。
  柴逢差点没绷住自己的表情。
  他努力地扬起唇角,每个字几乎都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我刚才只是担心你们错失怪物,不是要和你们争人头的意思。”
  “是吗,”青年似笑非笑看他一眼,他轻飘飘说道,“有件事我想有必要提前说一下,宋仰说的话只能代表他,不能代表我。”
  其余几人目光齐刷刷集中到宋仰身上。
  宋仰:“……”
  宋仰扭头,平静地看向远方的风景,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夏景微笑道:“我会抢人头,但也不是不能偶尔分享一下成果,仅限于这一次。”
  “你们确定不要?”青年问得很真诚。
  邓楷、沈柏、唐以摇头摇出了残影。
  ——不说他们对这怪物的外形接受无能,他们哪敢跟这个凶残的家伙抢人头啊!
  柴逢也不得不深呼吸一口气,强笑道:“……小景,你自己收着吧,没人跟你抢……”
  夏景点点头。
  他将怪物收进了空间袋里,柴逢差点咬碎牙齿。
  柴逢握紧拳头,又趁机翻旧账道:“对了,或许我们该叫你小夏?夏景是你的真名?为什么要用假名呢,而且宋仰好像和你先前就认识?说起来,小夏你还戴了人皮面具吧,这是不是太防着我们了?”
  这个中年男人依旧是慈眉善目的样子,问出来的问题却已经是个个带刺,就连迟钝如邓楷都察觉到了他的情绪。
  而宋仰扭回头来,回答很淡定:“哦,他就是单纯喜欢看我认不出他时那副傻乎乎的样子而已。”
  柴逢他们:“……?”
  夏景收好怪物,挑眉笑看宋仰一眼。
  宋仰双手插着裤兜,懒洋洋道:“朋友之间的小游戏罢了,我不介意,你们也不要见怪。”
  柴逢他们:“???”
  这特么是朋友之间的小游戏?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是在哄女朋友玩情趣呢?!
  几个人心中顿时冒出来许多槽,当着两人的面却不敢吐,这种感觉憋屈极了。
  也在这时,宋仰收敛了表情,道:“我去检查下赵乐雅的尸体。”
  花了大概几分钟时间,宋仰得出了结论。
  致命伤在左胸口,应该是一击毙命。
  皮肤是被器具剥离的,切割面很平滑,而且怪物当时应该连带着割下了一部分肉。
  除此之外,赵乐雅右手的一段手骨确实消失了。
  怪物将玩家的身体利用到了这种程度,接下来他们的自证不狠一点,根本没有说服力。
  邓楷登时脸白了:“那怎么说,我们真的得每天自己割自己两刀,割到骨头这么深才能证明自己?”
  夏景平静地说出了让邓楷沈柏差点疯掉的话语:“如果怪物的伪装再进一步,它们将玩家的所有骨头都带走利用的话,那么它们的机械之身甚至可以变形躲藏进骨髓里。”
  “到了那一步,”夏景慢慢道,“我们只有把自己的骨头砍断,展示出横截面,才能证明自己。”
  可就算有医疗用品能够救命,又有谁吃得消每天来这么一刀?!
  邓楷和沈柏抱住了脑袋,冷汗刷刷流淌下来。
  这几乎是他们目前见过最凶残的副本。
  宋仰说道:“我们先来进行第一轮自证吧,除此之外,所有人的背包必须检查一下。”


第55章 仿生(六)
  山顶上烈日当空,远远传来几声惨叫。
  以防万一,一行人考虑过后还是直接上了夏景说的那个确认方式。
  于是每个玩家都由他人任意选择两处身体部位,再由玩家自己进行砍断,一时之间整个山顶都是一副血腥的恐怖景象,惨叫声四起。
  夏景的检查工作由沈柏来完成,宋仰自证完就走过来在一旁看着。
  在砍断一次脚踝后,青年的手指被他自己干脆利落地切断,鲜血溢出,指骨清晰可见。
  寻常人都难以忍受这种疼痛,夏景却面不改色。
  倒是宋仰,学医学了这么久,也是今天才发现他看着这一幕都能眉头紧皱。
  他听到夏景戏谑地问:“你很疼吗,宋医生?”
  竟然还有心情调侃他。
  宋仰瞪了夏景一眼,低声问:“你是失去痛觉了吗?”
  一刀下去,这个家伙甚至连颤都没颤一下。
  是天生耐疼,还是疼多了习惯了?
  夏景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
  早在《万物生长》那个副本里,他就已经告诉过这个男人,他会感觉到痛,只是完全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罢了。
  他只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宋仰,打量得宋仰都有些不自在了。
  恰在此时,一旁的柴逢投来探究的目光,问:“你们这边好了吗?”
  全程监督的沈柏忍不住用微妙的目光多看夏景一眼,道:“……他没问题。”
  沈柏摸了摸胳膊,似乎是被夏景吓得泛起了鸡皮疙瘩,转身离开。
  而宋仰的视野之中,夏景的手指切面肉眼可见地止了血。
  夏景朝自己的断指伸出手,宋仰先他一步将断指接过。
  夏景瞧瞧他,见他不让自己来,便轻声道:“帮我把断指盖上去,不然我很快就会长出一根新的手指。”
  刚才他处理自己的脚踝也是这么迅速。
  宋仰:“……”
  他侧身挡了挡来自周围的目光,随后面无表情地开始利落操作。
  在副本世界里,除非是太严重的断肢,不然不需要缝合。
  等夏景的断指被盖到原位,宋仰走过场,将医疗喷雾喷在了夏景的伤口上,用绷带包扎紧实。
  他的眉眼沉敛起来,动作尽可能轻柔,夏景却在这时候很认真地说了句:“疼,宋医生。”
  宋仰登时气笑出来:“……你故意的?”
  夏景一脸无辜,一副我都说疼了你怎么还是不高兴的模样。
  一行人互相检查完毕,又互相检查了下背包。
  确认了每个人的背包里都没有藏匿什么多余的怪物之后,他们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这会儿大家因为断过骨头,脸色都不太好看。
  裴光最先提出一个问题:“机械人的大脑如果是互通的,那它们的行动应该也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吧,我们再去搜山还有意义吗?它们完全可以躲着我们走,只往大本营这里攻。”
  赵明晶坐在他身旁,垂着头,垂着眼帘,好像一晚上老了几十岁,非常疲惫。
  她一言不发,只没声没响听着他们讨论。
  对于裴光这番话,柴逢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样一来我们就得等着它们出现,太被动了。副本里时间不等人,山上也许还有其他线索,我觉得山还是得去搜。”
  这次宋仰同意柴逢的看法。
  他说:“昨天我们搜过西山和北山,虽然找到了足迹,但机械人会移动,所以追着足迹跑已经没有意义——我想,我们可能得把搜索目标放在其他线索上面。”
  大家看向了他。
  宋仰说道:“有一点我比较在意——不知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以前玩过多主怪副本?”
  大家一愣。
  多主怪副本,或者严格点定义,是除了主怪数量无穷的副本之外的多主怪副本,在笑脸城里是非常少见的。
  邓楷摇头:“我之前只是听说过这种副本,这是第一次玩到。”
  沈柏有些不自在。
  他也没什么经验,不然不至于在宋仰推测出这个副本的怪物数量时反应这么大。
  柴逢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变。
  他闭了闭眼,这反应让其余几人有些不安,邓楷茫然道:“怎么了怎么了?”
  宋仰沉声道:“我以前玩过一次这种副本,在杀死第一个怪物之后,玩家就已经能闭上眼看到副本进度。”
  比如副本主怪数量总共是十,那么他们现在闭上眼,理应能够在意识中看到“2/10”这样的提示。
  方才“张颜”死后,赵氏母女俩立刻出了状况,宋仰没能来得及确认这项信息,可现在空下来一查看,他才发现自己脑海中什么都没。
  此时柴逢睁开眼,神情也凝重下来:“确实,我虽然没玩过这类副本,但之前在论坛里有看到其他玩家提起过这种模式,可现在我的意识中也什么信息都没。”
  其余几人连忙闭上眼确认——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们的意识中空白一片!
  这下邓楷和沈柏都有些慌了,唐以也面露不安:“宋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只有一种可能,”宋仰顿了顿,说道,“这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多主怪副本,我们最开始先入为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