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地抖耳朵,而他有点无奈,有点不甘心,但偏偏又没别的法子惩罚这家伙。
  他只好恶狠狠地说:“我看你倒是年纪比我小,我要是小学生,那你不是幼儿园都还没毕业了?”
  夏景笑得起劲:“那你怎么就能确定我年纪一定比你小呢?别忘了,《死亡鸣响》副本里,副怪给出的信息提示过,我的年龄也大于二十岁。”
  “算是直觉,就算是二十岁,你应该也比我小,”宋仰打量着夏景的身上,“我的直觉向来很准确。”
  这么想想,叫“小夏夏”也没什么不对的,就是肉麻了点。
  夏景边往前走边低笑道:“宋医生,有些话别说得太早,我不是人类,身体容貌是不会随着年岁增长的。”
  宋仰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兀自想了会儿,就自言自语般地喃喃道:“夏夏?”
  夏景脚步一顿。
  他抬起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宋仰垂眸凝视着他,道:“要是你在人间真的有一个身份,你妈妈会不会就是这么叫你的?”
  夏景直直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陷入到了一股莫名的寂静当中。
  宋仰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了一丝微妙。
  他挪开眼,清清嗓子正想说话,夏景却轻声说了句:“再叫一次看看?”
  宋仰一愣,倏地回眸。
  夏景有些出神:“我刚才好像确实想起来,曾经有人这么叫过我。”
  宋仰有些讶异。
  ……
  当然,这种记忆的突然现身就跟灵光一闪一样,可捕捉却不可追寻。
  后面不管宋仰叫几次,夏景都没再回想起更多的事情,不禁有些遗憾。
  不过他特别准许宋仰以后可以一直这么称呼他,好随时刺激他恢复记忆。
  宋仰:“……”
  真不愧是猫主子。
  *
  一群人买完东西之后上楼,随便吃了点,外面的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
  他们开始分头行动。
  夏景和宋仰直下一楼。
  此时是晚上八点,酒店大厅里人已经非常稀少,前台在电脑后头处理着工作,小胡子经理不见踪影。
  两人溜去了厨房,非常凑巧,厨房里刚好也没有人。
  他们几乎没怎么费劲,就在一个水池旁找到了被玻璃罐装在了里头的种子。
  玻璃罐里灌满了透明液体,十几粒红色种子就浸在液体中,玻璃罐上贴着一张标签,写着17:34的字样。
  夏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他把种子带走的时间。”
  夏景打开瓶子,凑近过去嗅了嗅,又伸出手指——
  宋仰把他手指拽开。
  夏景无声地仰头看他。
  宋仰面无表情道:“知道你不会死,但我要纠正你莽来莽去的习惯。”
  夏景似笑非笑道:“好的,仰爸爸。”
  宋仰:“…………”
  他找了块砧板,将玻璃罐里头的液体倒出来一些到了砧板上,等了两秒,砧板毫无变化,至少证明了这液体不是腐蚀液,浸在液体中的种子也没什么特异功能。
  水池旁有一排鱼缸,里头养着活鱼。
  虽然有点对不起鱼了,不过宋仰还是抓了条上来,将玻璃罐里头的液体又滴了两滴到了鱼嘴上,小鱼鱼活蹦乱跳在他手里挣扎。
  宋仰将鱼放回水缸里。
  这会儿他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随即伸手指沾了沾,凑到唇边舔了下。
  “这就是水。”他肯定道。
  夏景评价了句:“要是哪天你父母见到了你的尸体,你的朋友会告诉他们你当时正在纠正别人莽来莽去的习惯吗?”
  宋仰一噎,抽着嘴角道:“气死我是对你有什么好处?”
  夏景挑挑眉。
  至少他很愉悦。
  夏景扫视了一遍整个厨房,慢慢说道:“酒店不允许客人将森林里的东西带回酒店,但是他们并不禁止客人在白天进入森林。”
  因为这家酒店的营销卖点就是森林酒店,酒店大堂的一块板子上还有着关于这片森林的详细介绍。
  但是酒店亦提醒客人不要过于深入森林,以防迷路,出现意外。
  “如果客人坚持,他们就将种子先带走保管一段时间,将种子浸入水中,写明带走的时间点。”
  “时间,”夏景轻声道,“他们保管种子的时间,非常重要。”
  而这一切,又代表了什么?
  除此之外,厨房,这个产出餐点的地方也很重要。
  酒店厨师是不会这么早下班的,之所以现在不在厨房内,很可能是刚好没活干,出去偷闲休息了。
  真要突然杀回来,两人也完全能找理由应对,所以他们完全不慌。
  宋仰打开厨房的冰柜继续查找线索,夏景搜着搜着,发现厨房角落,被一排柜子掩盖着的地方,还有一扇门。
  他打开这扇门,目光往下一垂——
  呈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一排下行楼梯,大概十几阶台阶。
  狭窄的楼道里只有一盏小灯维持着昏黄的光线,而台阶的尽头,是第二扇紧闭着的门。
  ——厨房里头竟然还有密室。
  夏景眯起眼,往下一步一步走去。
  他踏下最后一层台阶,在第二扇门前站定,转过头,看向右边。
  右边并非和左边一样是墙壁,而是延伸出去的又一条通道。
  十几米远处,竟还有第三扇门,此时亦是紧闭着的状态。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夏景的眼中浮现出兴味。
  他回过头,再低下头。
  此时此刻,第二扇门的门缝
  就在夏景走近一步时,咻的一下,这片叶子飞快往门内缩了进去,消失不见。
  夏景顿了顿,抬起目光,平静地握上门把手,轻轻扭转,转到一半,就感觉到被卡住了。
  这扇门,是打不开的。
  他轻轻将门把手转回正位,无声无息松开。
  随后,他蹲下身,缓缓伏下身体。
  这紧闭着的门的门缝里头一片漆黑。
  夏景平静的视线就在这一片漆黑当中,对上了一只直直盯着他的眼睛。


第41章 万物生长(六)
  黑暗中,这只眼睛瞪得很大,眼白充入血丝。
  还没待夏景做出更多动作,右边突然传来了开门声,紧接着,小胡子那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先生,您在做什么?!”
  门缝后头,那只眼睛飞快往右边滑动,瞬间消失不见。
  夏景直起身,小胡子竟从第三扇门后出现,且已经微笑着飞快将身后的第三扇门关上。
  他大步大步朝夏景走来,直接隔挡在了夏景与第二扇门之间。
  这个npc保持着那张诡异的笑面,冷冷说道:“先生,这里可不是客人该呆的地方,您怎么会来这里呢?请问您是迷路了吗,需要我将您送回到房间里去吗?”
  夏景就这么打量他,又扫视一眼那第三扇门。
  而夏景身后,宋仰的声音也忽然懒懒响了起来:“抱歉,我们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没找到服务员也没找到厨子,就找来了这里,真是不好意思。”
  “是吗,那真是我们的失职,请容许我带你们去前面点餐可以吗?我一定马上把厨师长找来!”小胡子还在直勾勾盯着夏景。
  夏景笑了声,指了指面前那扇门:“这里面是什么?看起来非常有意思。”
  “先生,您的好奇心可真重呢!”小胡子的声音越来越冷,“这间是厨房的库房,我知道——我知道好奇心很重的您还想问我刚才走出来的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是酒窖!酒窖寒冷,库房杂乱,还请先生不要乱跑了,要是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夏景收回手,双手插进了裤兜里,眸光意味不明,转身走向宋仰。
  宋仰显然没想到他在前头搜查线索的时候,夏景竟然一路找到了酒店的地下室。
  他的目光在这小小空间里扫过一遍,对上小胡子阴沉盯着夏景背影的目光时,他没说话,直接将夏景的肩膀揽住,将青年往前推了推,自己落后半步,挡在了夏景身后,隔绝了小胡子的视线。
  小胡子还想跟上来,他淡淡说了句:“现在我们已经不饿了,你不用跟过来了。”
  小胡子原地顿住,努力更高地扬起唇角,咬牙切齿道:“好的,先生。”
  两人快步走出了厨房,夏景轻声说了句:“‘库房’里有人。”
  宋仰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说话,余光突然注意到左边转角那儿吕箱的背影。
  如果他记得没错,转角那边只有上行楼梯间,而吕箱就背对着他们蹲坐在地上,整个人缩起成一团,不知道在干什么。
  宋仰和夏景对视一眼,走过去绕到吕箱正面一看,结果这家伙竟然在大口大口啃着一颗圆圆的卷心菜。
  他的嘴巴张大到极限,哼哧哼哧用力啃咬着,就像是饿了两三天的狗在撕扯一块鲜美的生肉,满眼都是贪婪以及渴望,吃法野蛮地不像是人类!
  吕箱注意到头顶上落下来的两道阴影,被吓了跳,猛地抬起了头。
  他瞪着圆圆的眼睛,脸颊鼓得满满的,呼吸急促,鼻子和脸上沾满了卷心菜碎片。
  宋仰的脸沉了下来——这颗菜绝对是这家伙趁着刚才他和夏景在对付小胡子的时候,从厨房冰箱里偷来的!
  而他对于蔬菜的欲望到了如此无法克制的地步,这几乎已经能够肯定,这家酒店的蔬菜绝对有问题。
  吕箱被他们两人的突然出现吓了跳,立刻将啃了一半的卷心菜藏到了身后。
  他慌张站起来道:“我、我就是晚上那些零食没吃饱,所以才……哈哈,我平时饮食很健康的,每天都要吃健康沙拉的,突然不让我吃蔬菜我真的适应不了!而且我就只偷了一颗卷心菜出来,没有别的,真的就这么一颗!”
  他心虚解释一大堆,宋仰只问了他一句:“你应该也不想死在这个副本里吧?”
  一句话,直接让吕箱一僵,所有后续的辩解都卡在了喉咙里。
  他低下头,脸颊缓慢抽动着,像是还在咀嚼嘴里的叶片。
  眼睛里却有眼泪漫了上来。
  他沉默地摇摇头。
  “那就把东西给我。”宋仰伸出手。
  吕箱好似还挣扎了下,他闭上眼,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吃蔬菜,对不起,小仰仰……”
  他将卷心菜递给了宋仰。
  夏景凑过来,看了看这卷心菜的外观,又瞧了瞧被吕箱啃出来的横截面。
  一切都没什么特别的,这就是颗看起来最普通的卷心菜,无非就是长得特别完美,没有烂叶碎叶,葱翠欲滴。
  吕箱抬起手臂擦了擦嘴巴,不敢吭声,就这么眼巴巴看着两人研究这颗卷心菜。
  他哑声道:“……你们看了这颗卷心菜真的一点都不想吃吗?”
  夏景观察完,说道:“想吃,但能忍住,你呢?”
  他看向吕箱,平静地问:“你对蔬菜的欲望到了什么地步?如果一直不让你吃蔬菜的话,你会疯吗?”
  吕箱没想到夏景会这么问,张了张嘴,有点呆住了,或许是真的不知道,或许也是不敢想。
  他只看了眼那颗卷心菜,拼命地咽着口水,喉结上下滚动着。
  最后,他痛苦道:“我真的不想死,实在不行你们到时候把我绑起来吧!”
  夏景听了这话,温柔道:“那如果主怪出现了,拖着你会很不方便。”
  “…………”吕箱,“呜呜呜呜那怎么办呀小景景呜呜呜呜我不想死呀!”
  宋仰失语地瞥了眼夏景,对吕箱说道:“……反正你跟陆尘飞一个房间,暂时先让他看着你吧,话说,你是和他一组行动的吧,你们搜的是几楼,现在就他一个人在上面?”
  吕箱弱弱道:“就二楼,我们两人是分开行动的,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下楼来了……”
  宋仰发了个消息给陆尘飞,很快这家伙就下来了,不敢置信地对吕箱道:“你不要命了!你想吃菜想成这样,那也该知道这里的蔬菜不正常了啊,就这你也还敢吃?!”
  吕箱这会儿也再没底气顶嘴了。
  白天时他还能找借口狡辩一番,可如今被食欲顶破天,做出了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他自己也是心有余悸,哭哭唧唧道:“对不起小飞飞,我错了呜呜呜!”
  宋仰低声对陆尘飞道:“我知道你不太会和他相处,但我们现在两人一组三人一组地行动,为的就是能互相照应,你怎么还跟他分开了?”
  陆尘飞的小心思被宋仰点破,有些不太自在。
  他抓了抓头发,小声道:“知道了知道了,后面我会看着他的。”
  那之后,陆尘飞和吕箱再次上楼,夏景和宋仰也把酒店大堂还没搜过的其他角落搜了一遍,九点的时候,九个玩家在成华的房间会和。
  二楼往上的客房区域,大家还是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今晚唯一有成果的恐怕就是宋仰和夏景这边。
  “地下室里有人?这里头绝对有问题!”周亚清的眉头竖了起来,“我们就不能想办法闯进去吗?”
  宋仰抱臂靠在墙上,冷静分析:“小胡子撞见过我们之后,应该会变得更加警惕,恐怕之后会让人二十四小时守在那边。”
  然而那个地方肯定有重要线索,要怎么才能进去是个问题。
  夏景回忆着线索,慢条斯理道:“那个npc关门前,我有注意到地下室通往左边的那扇门后,还有很深的一条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
  “那不是那种装修过的走道,而是由泥土石砖构成,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