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手。
  而夏景这句话也瞬间让所有人理清了思路。
  没错,副本里的npc只会有两种立场,酒店既然主动干涉到了玩家与怪物当中来,那又怎么可能会是旁观者?
  这么一想,几个人的脸色彻底绷不住了。
  周亚清激动道:“我看我们今晚不如干脆别住酒店了,酒店内部我们昨天也搜查了,根本没有什么线索,还不如我们九个人一起睡在外面,怪物来了我们就上,我不信解决不了!”
  宋仰看向她:“酒店这么大一个目标杵在副本里,不可能毫无线索,我们昨天只是粗略搜查,不一定每个角落都找到了。”
  “没错,这点我同意宋仰,”陆尘飞大大咧咧道,“你们就这么想吧,昨天半夜宋仰和夏景确实看到窗外有怪物了,可如果只要我们睡在酒店外面,直接跟怪物刚,就能把这个副本刚赢了,那这个副本的难度值三颗星吗?”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环节是跟酒店息息相关的,我们没搞明白就出不了这个副本!”
  宋仰顺带把食物的事情给说了,几个人更是满脸惊愕,惊疑不定,刚吃了一个西红柿的吕箱捂着喉咙,满头冷汗。
  “晚上我们再重新搜索酒店一次,现在趁着下午还有点时间,我们还是往森林里走一走,”宋仰蹙眉道,“万物生长,这个副本的线索不应该仅仅局限在一家酒店和一片菜果地里。”
  这么宏大的主题,这么广袤的森林。
  酒店与菜果地之间的那片森林里,应该也能有他们可以找到的线索才对。
  *
  下午一点,一行人顶着越来越炽烈的太阳,再次走入森林。
  陆尘飞的巨人娃娃还杵在酒店门口,替他们观察路线,指明方向。
  这次他们走进森林的入口与早上他们进入森林的入口横向差了有二十多米,是陆尘飞观察过后确认的与菜果地处于垂直线上的方位。
  他们只要顺着这个方向笔直往前走,理应就能以最短的距离抵达菜果地。
  一进森林,一行人又被树木草叶给包裹。
  其实早在进入副本前,他们就知道这个副本里的植物会是重点观察对象,可最开始他们确实没有想到他们吃进去的蔬菜可能也会有问题。
  如果宋仰是在中午那会儿提出来的,他们还不一定信,毕竟酒店的蔬菜也就是特别好吃点,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特殊之处。
  可在夏景点明酒店有问题之后,他们就不敢不信了。
  此时此刻再看到这些绿色植株,他们只觉得瘆得慌。
  这些植物会有什么问题?他们吃进肚子里的食物又会有什么问题?
  各种未知的危险环绕着他们,让人头皮发麻。
  宋仰、夏景打头,尤叶、陆尘飞包尾,一行人两两并排走在森林当中,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最前方,夏景轻声说道:“如果疯疯癫癫的男人根本无处可去,那他此时应该也正在森林当中吧?”
  宋仰注意着两旁,点头,低声道:“也有可能和曹钧一样,都已经出事了。”
  说到底,他和夏景根本不相信曹钧会是自愿走入森林中的。
  当然也不可能是被蛊惑。
  一定是有其他什么原因,迫使他走上了这一步。
  而疯疯癫癫的男人缠上他们,也不一定是攻击,还有可能是求助。
  他们两个人可能是遭遇了同样的外力压迫,这股力量可能来自于森林,也可能来自于酒店。
  亦可能,二者皆有之。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行进距离两公里,吕箱、周亚清和顾星已经走不动了,三个人坐在一棵大树底下休憩,大汗淋漓,脸色苍白。
  尤叶抱臂道:“我看这么走下去可能也没什么意义。”
  宋仰皱眉思索着,随后和夏景一起低下头,看向他们脚下这片泥土。
  两个人左右转头查找目标,最终夏景指向路旁一颗看起来特鲜嫩的小草,宋仰指向一朵小野花,两人确认完眼神,各自走过去蹲下开始挖土。
  尤叶、陆尘飞、顾晨和成华聚了过去,看他俩打算干什么。
  他们小心翼翼地刨开土,似乎是在试图将植株连根拔起。
  陆尘飞蹲在夏景身旁:“你们是想确认副本里植物的状态?”
  夏景点头。
  顾晨则站在宋仰身后:“可是这些植物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宋仰:“没错。”
  植物叶片和根茎都是非常正常的模样。
  那么问题还有可能出在哪里?
  两人背对背思索一番,某一刻,再次同时动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开始深挖泥土。
  挖着挖着,没多久,他们就有了发现。
  宋仰和夏景分别拾起混杂在泥土中的一粒红色的,圆圆的东西。
  陆尘飞凑过去,凝眸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夏景用力一捏,这粒东西被他捏碎,里面挤出来几滴淡黄色乳状液体。
  陆尘飞:“这是果子?”
  夏景打量指尖片刻,慢慢道:“像是种子。”


第40章 万物生长(五)
  040万物生长(五)
  陆尘飞狐疑道:“森林里有种子不是挺正常的?”
  确实,森林里到处都是植物,有各种各样的种子也挺正常,不过……
  夏景想了想,又换了块地,往下挖,结果找出了同样的一粒种子。
  他们所在的这块空地大概是直径十多米的一个圆,在这块空地上,他们齐心协力花了半个多小时时间,总共挖出来二十几粒红色种子。
  大家聚集起来,成华问道:“这会不会是森林里某种常见植物的种子?”
  吕箱他们也都帮忙挖了会儿,可左看右看,这种子多归多了点,但也没什么特殊之处。
  吕箱累得又坐到了地上去,抱怨道:“所以你们都看出什么了呀,快说说嘛!”
  宋仰审视完这些种子,目光和夏景一起投落到了他们的来路上。
  一行人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领会到了他们的意思,慢慢表情严肃起来。
  尤叶眯眼道:“你们是觉得,这整片森林的泥土里都有这种种子?”
  “再多挖点试试看吧,”宋仰看了眼天色,说道,“一边挖一边走回去,到酒店刚好傍晚。”
  顺带,还可以试探试探酒店里的人,这些种子属于哪种植物。
  这份工作非常琐碎也非常累人,但好在除了吕箱和周亚清,这一批玩家里其他几个人都是肯卖力的。
  一直到傍晚五点左右,他们算是将两公里路差不多挖了个遍,最后的结果和夏景宋仰的猜想差不多。
  ——他们陆陆续续发现了几百粒红色种子。
  他们没有将这些种子全部带回去,只大致算着数量,观察着分布的密度。
  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敢说这些种子很普通了,因为这些种子的数量比起其他种子明显多出了上百倍。
  可森林里真的有这么一种植物,它的量能多到种子都到处都是吗?
  一行人谨慎地观察着四周。
  整片森林郁郁葱葱,放眼望去除了绿色还是绿色。
  陆尘飞咋舌道:“除了叶片长得完全不一样的,其他的植物在我眼里都长差不多啊!”
  夏景若有所思:“这么大量的种子如果附着在植物本体上的话,我们理应不会注意不到,如果被包裹在果肉里面,那么果实应该也会有许多。”
  然而事实是他们一路走来,确实没看到疑似种子本体的植株。
  酒店近在眼前,陆尘飞的道具到时限报废了,宋仰则带头走进酒店,其他人跟上。
  小胡子酒店经理一直在大堂服务,看到他们时立刻露出了标志性微笑脸,可在下一秒,他忽然脸色一变,上前挡住他们的去路,文质彬彬地笑问:“各位是把森林里的东西带进来了?”
  ——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夏景探究地看着这个npc,宋仰还保持着冷静沉着,他将携带的那几粒种子拿出来问道:“我们在森林里发现了这些东西,请问你们知道这是哪种植物的种子吗?”
  “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森林里的一切东西都是严禁带入酒店的,一来是因为土腥味太重,二来是因为会把野兽吸引过来,”小胡子摊开手,微笑道,“请把这些种子交给我处理好吗先生?”
  大家赶紧嗅自己身上,还真闻到了点土腥味,只是他们自己在这样的气味环绕下,早就嗅觉疲劳了。
  而宋仰没有动作,他只盯着小胡子看。
  小胡子面色不改,依旧笑眯眯的,一字一句重复道:“请把这些种子交给我处理,先生。”
  宋仰抬了抬下巴,漫不经心道:“如果不交的话,我们今天就进不了酒店了?”
  小胡子一僵。
  他的嘴角立刻挂了下来,弯起的细长眼睛也捋平成了直线,整张脸的面部肌肉都仿佛往下挂了挂。
  他直勾勾盯着宋仰道:“先生,我们酒店的一切做法都是为了维护客人的安全,请您不要开这种玩笑!都开好房间在线上付过费用了,怎么能不住呢?”
  小胡子这副前后判若两人的面孔让成华他们汗毛直竖,怎么看怎么诡异。
  见宋仰丝毫不为所动,小胡子的嘴角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很快,他好像调整了下心情似的,又摆出了微笑面孔道:“如果您实在想要这些种子,那不如这样吧,我们先替您保管一会儿,等到晚上再交还给你们,可以吗?请不要再为难我们了,我们也要替其他住店客人的安危考虑的呀!”
  宋仰又审视他片刻,才将种子递了过去。
  成华在他身后低低喊道:“宋仰!”
  宋仰偏头示意他没事。
  等到小胡子接过种子转身就走,不等其他人反应,夏景就跟了过去,跟了两步之后,他停在原地,看着小胡子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
  要是没记错,那里是厨房的方向。
  夏景挑起眉梢。
  “现在到底是怎么样?我真的完全糊涂了,”周亚清压低声音道,“我们今晚真的还要住在这里吗?”
  陆尘飞道:“还是那句话,想把线索搞清楚就得呆在这里,不然我们连住客都不是了,那不是连上楼都没法上楼,还怎么找酒店的线索。”
  周亚清咬唇。
  宋仰吐出一口气,说道:“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很少,等会儿吃完饭后,趁人少一点,尽快行动搜查酒店吧。”
  夏景还盯着厨房的方向:“我查一楼。”
  宋仰就知道夏景会这么说,他道:“那我和夏景查一楼,你们其他人帮忙把楼上再仔细搜一遍,可以吗?”
  其他人无异议,那现在就是先去吃饭……
  这时候,周亚清恹恹说道:“我是没胃口吃饭了,你们现在还敢吃这酒店里做的东西?”
  成华他们一愣,随即都讪讪摇了摇头。
  之前他们吃得有多香,现在就有多害怕。
  顾星站在最外围,听到这句话,她不敢反驳,但抿唇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她的肚子已经在咕噜噜叫了。
  吕箱性格没她内向,想什么说什么,他叫道:“但是你们不饿吗?我们又不是很快就能出副本了,总得吃点东西吧!”
  成华他们又讪讪道:“……这,确实也是个问题。”
  吕箱掐着嗓子道:“小仰仰只是说蔬菜别吃,那咱们可以只挑肉吃呀!不然不被怪物弄死,我们都要饿死啦!”
  成华他们:“……确实、确实。”
  宋仰:“…………”
  夏景扭过头,看向他。
  宋仰警觉道:“你不准说。”
  夏景慢慢从唇齿间念出那三个字:“小仰仰。”
  青年勾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旁的陆尘飞一脸幸灾乐祸,脸上写着几个字:终于轮到你这家伙了!
  宋仰的眼皮都跳了起来,活了这么二十三年,他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叫过,这会儿心情就是很诡异。
  周亚清本来就不喜欢吕箱,她说道:“那你们去吃吧,反正我是不吃了,我上楼休息去。”
  尤叶敛容道:“周姐,现在虽然还没到晚上,但咱们最好别一个人行动。吕箱说的其实也有点道理,这样吧,我去酒店超市买点零食,咱们再一块儿上去,多少吃点。”
  尤叶的话,周亚清还算听得进去,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成华他们道:“那我们也这么干吧,买点巧克力关东煮什么的,只要没有蔬菜不就行了吗?”
  吕箱撇了撇嘴。
  他揉了揉肚子,小声抱怨道:“饿死啦。”
  打定主意后,一群人涌向酒店超市,夏景先走一步,还戏谑地喊道:“仰医生,走了。”
  宋仰:“……”
  神特么仰医生……
  宋仰觉得自己要吸氧还差不多。
  他跟上去,憋了憋,没憋住,走到夏景身边瞥了瞥他,开口道:“小景……”
  夏景瞟他。
  宋仰:叫不出口.jpg
  夏景看着男人一脸不甘心的模样,笑容更深。
  而他那副模样让宋仰磨磨牙。
  宋仰深呼吸一口气,换了个感觉更叫得出口的称谓,破罐子破摔道:“小夏夏。”
  夏景眨了眨眼,对这个称呼接受良好:“宋医生,您今年几岁了?”
  宋仰皮笑肉不笑:“小学毕业已经十年了,谢谢。”
  夏景扬着唇:“是吗,那就好啊。”
  夏景那轻叹的语气让宋仰的眼皮跳得更加厉害。
  宋仰感觉自己就像是养了一只坏心眼的小猫,小猫时不时挠他一下,兴致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