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法通关副本!
  就在这时,夏景端了两份炒饭上来,打完游戏获胜归来的团子脑袋上则顶了一大盘炸鸡,引来黄小沫同桌的一声“好可爱”。
  香喷喷的味道让五个孩子感动地快要流下眼泪。
  谁能想到呢,他们进了险恶的副本里头,竟然还能吃到这种大餐!
  一个男生拿起一个小鸡腿就开啃,啃上一口吃惊道:“卧槽,太好吃了吧!”
  炸鸡外壳香脆,里头肉质鲜嫩还流汁,简直比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吃到过的所有炸鸡都好吃!
  那个男生震惊地问夏景:“店长,这是你亲手做的吗?”
  夏景想了想,认真点头道:“是啊。”
  黄小沫同桌刚尝了口炒饭,也超级美味,她崇拜道:“店长,你的厨艺也太好了吧!”
  夏景微笑:“是吗,其实挺简单的。”
  “店长店长,这里都没有菜单,那是什么都能点吗?”
  夏景继续微笑:“嗯,没错。”
  黄小沫下意识问了句:“那这里什么食材都会有吗?”
  听到这句话,夏景眸光一转,看向她,唇边的笑容缓缓扩大。
  他缓缓说道:“只要你们想要,就能变出来。”
  一个“变”字让五个孩子喉咙里的食物硬生生卡在了那里。
  他们懵了。
  ……变?
  怎么变,用什么变?
  见他们五脸懵逼,夏景的笑容变得更深。
  他温柔地提醒:“你们在笑脸城能够见到的,触摸到的,食入的,全都是用同样的能量变换出来的不同形态的东西。”
  五个孩子:“……”
  夏景眨眨眼,真诚建议:“所以如果真的在副本里找不到食物,太过饥饿的话,想办法将你们平时攒下的怪物躯块做熟也是能补充能量的。”
  想了想,夏景补充道:“要是能接受,生吃也没问题。”
  五个孩子:“…………”
  有问题啊,问题很大啊,炸鸡突然不香了啊!!
  他们一个个都僵在了那里,拿在手里的,含在嘴里的,不敢吃,不敢咽,但当着夏景的面,又不敢扔,不敢吐。
  夏景玩够了。
  他轻笑出声,愉悦地留下一句“那就请慢用”,转身想要离开。
  黄小沫回过神,拽了下夏景的衣角。
  夏景再次回过身去,黄小沫犹豫了下,问道:“店长,关于怪物道具,你有什么建议吗?”
  听到黄小沫的话,其他四个同学愣了愣,也不再矫情了,赶紧把食物咽下,一个个眼巴巴地瞅着夏景。
  夏景若有所思地向窗外投去一眼。
  一星副本《古城之夜》,他记得副本主怪是一种黄土凝聚而成的怪物,它在何处都能现身,只要它察觉到玩家们的踪影。
  用刀砍中就会原地散形,普通的武器根本杀不死它。
  一个男同学犹豫道:“我们觉得,想要杀死这个怪物,好像只能一把火把整个古城都烧了,这样的道具我们是有,但是这个副本的整个地图也就这么大,要是把古城全烧了,那我们也没地方逃了……店长,你这里有合适的怪物道具可以推荐下吗?”
  怪物的攻击部位被玩家摘取下来之后,有的会保留纯粹的攻击性能,有的只会保留纯粹的防护性能,还有的则会兼具攻击与防御。
  安全屋小超市是公认的怪物道具大本营,虽然不齐全,但绝对是整个笑脸城最多。
  这里应该能有足以在大火中保护他们的东西吧?
  五双稚嫩清澈的眼睛忐忑地注视着夏景。
  夏景在心情不错的时候,向来不介意为别人提供点思路,更何况这五个小孩还算可爱。
  他想了想,眯眼笑道:“小超市货架上所有售价高于1000g的防护性怪物道具,你们都可以使用。”
  几个孩子还没来得及高兴,听到1000g就耷拉下了脑袋。
  他们手头上总共也只有大概500g的怪物躯块了,原本还以为应该足够的……
  看他们垂头丧气,夏景眼眸微转,单手撑在了一张椅子的椅背上,屈指轻敲。
  黄小沫正茫然地想着他们离开安全屋后到底要怎么办,就听到头顶上,清泉一般的嗓音缓缓落下。
  “笑脸城的所有副本,本质上并为了杀死所有玩家而生,所以一定会给玩家留一条生路。”
  “怪物道具可以成为玩家们通关的捷径,但即使没有捷径,副本内部必定也会有一把‘钥匙’。”
  五个孩子立刻抬起头。
  俊美的青年说道:“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副本里应该还有一个副怪。”
  黄小沫连忙道:“有!”
  夏景这么一说,几个孩子立刻有了思路。
  “对了,那个副怪好像在攻击我们的时候会先把自己包裹起来,用火伤不了它,扔刀过去倒是能让它破皮!”
  “那它的外衣应该就是它的攻击部位吧,摘下来说不定就是防御性怪物道具了!”
  “对哦,我们当时没追上去……”
  “我们当时也是想早点杀死主怪啊,没想到副本副怪也这么重要!”
  看着精神起来的大家,黄小沫的心中终于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她仰起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夏景。
  她记得自己曾经在论坛里看到过老玩家说的一句话。
  “副本里的一切,皆是线索。”
  当初她并不理解这句话,或者说,即使她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也并不知道要去怎么思考。
  直至听到夏景这番简洁的分析,黄小沫恍然间好像就明白了,在副本中,玩家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思维。
  人在困境中绝望的时候,很容易忽略掉这个困境中还有一根可以让他们往上爬去的绳索。
  其实只要足够冷静的话,就能发现这根绳索的末端就躺在他们的脚边。
  这一刻,黄小沫深吸一口气,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努力看看,再勇敢一点。
  她哑声道:“店长,谢谢你。”
  夏景顿了顿,微笑道:“不客气。”
  不过……
  他瞧了眼外面,想着,安全屋似乎在这个副本里停留得有些太久了。
  这个念头刚落下,又一道人影匆匆推开安全屋大门,闯了进来。
  这人虎背熊腰,脸上还有道疤,气喘吁吁又警惕地扫视了整间安全屋后,他的目光定在了餐桌边的五个孩子身上。
  五个孩子的讨论声戛然而止。
  夏景瞥了他们一眼,清晰感受到了这五个孩子瞬间升腾起来的恐惧和不敢置信。
  刀疤男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哟,我说怎么整个副本好像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似的,原来你们偷偷摸摸躲进安全屋里来了?”
  黄小沫握紧了拳头。
  这个副本里,让人绝望的除了怪物,还有这个人……
  这人是一个经验比他们多得多的老玩家,非常狡猾阴险,之前死去的五个新人玩家里,有四个是被他坑死的。
  现在整个副本里剩余的玩家,除了他们就只剩下他了。
  怎么就连他也进了安全屋……
  黄小沫咬了咬唇。
  刀疤男的闯入让安全屋内的氛围骤然一变。
  他大摇大摆走过来,一看到黄小沫他们面前摆着的炸鸡,就伸手捞起来啃,一边啃一边还冷笑道:“我在外面逃得要死要活,你们在这里倒是很舒服啊,有吃有喝的!”
  五个孩子不吭声。
  孩子们的沉默似乎满足了刀疤男的掌控欲,让他觉得这五个小鬼不管逃到哪里都还在他的手掌心之中,随时都能被他献祭。
  得意之余,他眼一抬,注意到夏景,顿时目光就色眯眯起来:“你就是安全屋店长?”
  夏景将目光从孩子们身上收回,平静地回答:“是。”
  “嘶,”刀疤男的眼神在夏景身上来回打转,像是一条蛇,“那我付了钱进来,也能点餐吧,美人不给我做点吃的?”
  这油腻的语调让五个孩子面孔都扭曲了起来。
  夏景顿了顿,只微笑道:“请问您想吃点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刀疤男舔了舔.唇,“小美人做什么不好吃啊!”
  黄小沫快被恶心吐了,她担心地看了眼夏景,夏景的神情却一如既往地温和。
  他的眼睫在眸中落下一片阴影,唇角微勾,嗓音温和:“那,请稍等。”
  *
  夏景一进厨房,刀疤男就对着几个孩子哂笑一声,问:“喂,你们还有多少怪物躯块?”
  一个男生警惕道:“我们进来时就全用光了,已经没了!”
  刀疤男自然不信,这几个小孩精着呢,可再精精得过他?
  他又捞了个鸡腿过来啃,阴鸷地盯着他们威胁道:“你们最好给我老实点,咱们最后还是要回到那个副本里相见的,现在乖一点,到时候我对你们也温柔点,要是现在不老实,那出去之后……”
  他咧嘴笑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死。”
  五个孩子登时愤怒起来。
  黄小沫低下头,两只手紧紧揪着裤子。
  也在这时,她的同桌惊呼一声——刀疤男竟然去摸她的脸!
  三个男生顿时起身挡住他,吼道:“你干什么!”
  刀疤男阴恻恻地笑:“摸下能掉块肉啊,干什么,想动手?忘了安全屋禁止暴力了?”
  男生们惊怒道:“——你!”
  黄小沫受够了。
  她刚刚才重新涌现出想要活下去的渴望,为什么要让她又遇到这种垃圾!
  但也或许是太过愤怒,这一刻,那句话又一次浮上她的心头。
  “副本里的一切,皆是线索。”
  而夏景那番分析告诉了她,线索,都是可以利用的。
  黄小沫的心微微一动。
  那头,三个男生还在和刀疤男对峙。
  他们不敢动手,但又必须挡着刀疤男,不让他骚扰两个女生,推搡之间四人逐渐靠近了餐桌旁那个木质柜子,刀疤男的后背快要碰到在唱歌的小话筒。
  黄小沫鼓起勇气,突然大声喊道:“小话筒,别被他撞倒啦!”
  黄小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三个男生和刀疤男愣了愣。
  而刀疤男身后的小话筒一个激灵,好像刚才唱歌唱得太忘情,现在突然回过神似的,猛地弯曲杆子,朝刀疤男背上一撞!
  刀疤男被吓得跳了起来转过身,惊疑不定道:“什么鬼东西?”
  黄小沫咽了咽口水,看这招有用,也不管不顾了,用很震惊的语气道:“小话筒,他竟然说你是个鬼东西!”
  刀疤男:“?!”
  小话筒:“!!”
  紧接着,刀疤男亲眼看到,他面前那通体漆黑,平平无奇的话筒,忽然从顶端裂开,露出了两排密密麻麻的尖齿。
  安全屋里的音乐骤停,小话筒愤怒地“咔哒”“咔哒”张合着嘴巴,似乎在骂“有种过来啊”!
  刀疤男目眦欲裂——这他妈竟然是个怪物!
  他大喊一声“草”,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三个男生身上,没来得及逃开!
  黄小沫拍桌而起:“小话筒,他竟然还骂你草!”
  刀疤男:“???什么,我不是我没有——”
  小话筒:“咔咔咔咔——”
  它突然弯腰一蹬,原地飞了起来,愤怒地朝着刀疤男扑了过去!
  三个男生也被吓得跑开,刀疤男嚎叫一声,转身就逃!
  一时之间,安全屋内出现了一道奇景。
  虎背熊腰的大男人在跑,话筒怪靠着一根杆子在地上一边蹦一边追,竟还挺凶猛!
  刀疤男万万没想到安全屋里竟然有怪物,说好的安、全、屋呢!
  话说,这怪物气性也太大了吧,不就是骂它是个鬼东西吗,它本来就是个鬼东西!
  刀疤男咬咬牙,看到前面一扇门上挂着门牌,写着“厨房”二字,想也不想地就推门进去,反身关门。
  他喘了口气,突然想到,厨房?那美人不就在厨房给他做饭呢!
  刀疤男的表情顿时阴了下来——在安全屋里养怪物是吧,养了怪物还不许客人在店内使用暴力,害得他被一个小怪物都逼得这么狼狈,看他不给那店长一点颜色瞧瞧!
  刀疤男顿时站直身体,满脸戾气地朝厨房里走去。
  看到房间深处青年纤瘦的背影时,刀疤男冷笑一声,大声道:“小美人,你这个地方很有意思啊!”
  青年顿了顿,转过身。
  刀疤男嚣张道:“你把这么个怪物摆在安全屋里,我对它确实是动不了手,但你有没有想过我对你能动的手那可就多——”
  青年一只手拎着一个怪物的脑袋,一只手捧着一个巨大的怪物眼睛,身上戴着的围裙溅了一大片血迹,还有一丝血迹飞在他的眼角,平添一分昳丽。
  刀疤男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定在了原地。
  夏景微笑:“嗯?”
  刀疤男:“……”
  夏景:“啊,您是来催餐的吗,请稍等。”
  他回过身,几秒钟过后再转过身来,两只手上的怪物躯块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盘意大利面和一份牛排。
  夏景温柔道:“好了。”
  刀疤男:“…………”
  这特么是哪里变出来的食物啊别以为他是傻子啊几秒钟前那两只手上的东西还是怪物的脑袋和眼睛啊这两份美食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不会吧!!!
  刀疤男的脸色逐渐泛青,他的眼角神经质地抽搐了下,左脚往后挪了一步。
  夏景眨了眨眼:“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把这两份全都换成炸鸡。”
  炸鸡。
  刀疤男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