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存放起来。
  可就在关上库房大门的时候,他顿了顿。
  心念一转,夏景勾了勾唇,取了些怪物躯块,来到了安全屋客厅当中。
  消耗实在必不可免,有空还是多进几个低星副本多搞点怪物回来吧。
  ……
  这一晚,笑脸城论坛再次轰动了,一个帖子迅速蹿火,久居首页不下。
  帖子名字是“今天有人进安全屋了吗?”
  1L:“泻药,没进,今天依旧是狼狈躲怪的一天。”
  2L:“怎么的,这成每周一问了吗?”
  3L:“遇到安全屋的几率很小吧,我在这里混了两个月了都没碰到过一次……”
  4L:“我的老天爷啊,楼主你进去过了是吧?你玩了吗?”
  5L:“?楼上在说什么,玩了什么?”
  6L:“我靠安全屋进货游戏机了,有十台,是打怪游戏,里头的怪物各种各样,我还碰到了我曾经杀过的怪,然后这次我被杀了[微笑]”
  7:“????”
  8L:“哈????”
  9L:“6楼的兄弟,巧了,我今天进入了决赛圈,也被曾经在副本里亲手杀过的怪反杀了[狗头]。”
  10L:“决赛圈??等等,你们几个人在玩啊?”
  11L:“我是6L那位,虽然不好意思承认,但当时跟我打同一局的除了两位同样躲进了安全屋里的兄弟,还有就是美人店长和他那只金毛[捂脸]我死的时候店长和狗都还没死,最后狗子为了保护店长英勇就义,店长赢了[捂脸]”
  12L:“??????”
  13L:“狗???”
  14L:“???6楼兄弟连修狗都打不过?!”
  15L:“擦,怪不得我今天杀怪的时候一晃眼看到了安全屋,还纳闷里头几个人聚堆在一起干啥呢!竟然是在打游戏!”
  16L:“我也想和美人店长一起打游戏[口水]”
  ……
  现实中正值五月。
  宋仰趁着五一节假日回了趟家,刚进家门就接到了封识的电话。
  封识比他大一岁,研究生在读,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没想到长大后也一起倒霉地被笑脸城选中。
  电话里,封识问道:“你把悬赏令撤了?”
  笑脸城有关的信息会在现实中被抹消,前提是玩家明确透露出了笑脸城的存在。
  由此,许多玩家学会了“加密交流”,只要小心,一些小事情还是可以隐晦地在现实世界被提及。
  宋仰想起这回事,只简单解释道:“嗯,两天前就撤了,忘了告诉你们。”
  封识继续问:“你找到对方了吗?”
  “没有,”宋仰转身在窗边靠住,垂眸淡淡道,“那个人死了。”
  封识顿了顿,问:“你确认他死了吗?我刚刚从一个游戏里出来,收到了一个人的联络,那个人说他遇到了一个和你的描述非常像的人。”
  在他们的交流中,“游戏”指代的就是副本。
  宋仰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可他很快又想到,这多半是为了赏金,看到一个类似的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过来的玩家。
  夏景的死亡是笑脸城系统明确通报的,不可能会有例外。
  封识问:“那现在怎么说,你要见他吗,还是算了?”
  宋仰看了眼时间,还早,他爸妈姐姐也都还没回家,闲着也是闲着,便道:“我进去一趟吧。”
  进入笑脸城后,他和封识在个人空间里会和。
  封识和那个玩家目前只通过全息小屏交流,说好了如果信息有用再见面。
  但也正因为此,对方要求他们先提供一个笑脸城官方超市售卖的武器当做定金,以防他们白嫖消息。
  封识提前将一个武器放在了游戏大厅里他们约定好的角落,此时此刻,全息小屏中进来了一则电话,想必是对方已经取到武器了。
  封识接通电话,那人说道:“我是今天在一星副本《繁星》里撞见那个人的!我记得很清楚,这个副本是一个九人副本,最开始聚在一起玩家也确实是九个。五个老玩家,四个新玩家。”
  “游戏玩到一半的时候大家就跑散了,我是一个人行动,结果在遇到怪物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一个陌生的玩家,那家伙把怪物给砍了,收了人头就跑了个没影!”
  “我被吓了跳,后来副本结束之后我寻思着不对劲啊,这才想起兄弟你挂出来的悬赏令。那家伙的性格咋样我不知道,我和他只打了一个照面,但他脸上那个绝对是人皮面具,而且画风确实很有‘个人特色’……”
  这兄弟说起那四个字时,语气非常微妙。
  宋仰心中一动,问道:“你确定那个玩家最开始不在那九个人里?”
  对方非常激动:“我确定,那家伙太丑了,就,丑得不像是人能长出来的样子,那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如果见过这家伙,我肯定不会忘的,他绝对不在最开始的其他八个人里。话说兄弟,这家伙到底什么身份啊,普通玩家怎么能中途窜进副本里去的?我怎么觉得有点诡异呢!”
  封识听了这些话,看向宋仰。
  他至今没问过宋仰关于悬赏令上那个人的事情,只听贾清说过,宋仰要找的那个人可能是一个叫“夏景”的青年。
  至于宋仰为什么忽然要找对方,还没在悬赏令上公布对方名字,贾清也不知道。
  贾清甚至不知道夏景和宋仰是啥时候为了怪物道具起纠纷的。
  封识对宋仰比较了解,他大概能猜到,宋仰与那个叫夏景的青年之间,必定发生了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只是宋仰还没打算对他们说,他便也不会开口问。
  却没想到此时此刻,竟会听到这样一则消息。
  而宋仰的脸上没有惊讶,更多的是沉思,狐疑,不解。
  ……
  宋仰清楚记得上一次他在四星副本里遇到的事情。
  他确定夏景是中途插足了那个副本,那个青年甚至一丁点都不怕别人察觉到他的出现有多怪异,非常大胆肆意。
  如果这个前来联系他们的玩家嘴中所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情况确实和他上一次经历很像。
  但还是那句话,笑脸城系统已经播报了夏景的死亡。
  除非笑脸城自己出了bug,那么这个玩家遇见的就绝不可能是夏景。
  可如果不是夏景,这个玩家遇到的又会是谁?
  一个行动习惯与夏景如此相像,甚至和夏景一样拥有中途闯入进行中副本的能力的人。
  他们会是一个群体吗?
  宋仰思索许久,问了句:“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你有发现其他不对劲的情况吗?”
  对方想了想,道:“没了,反正后来我就没见到这家伙,一直在管自己逃,中途还遇见了一次安全屋……对了,那家伙会不会是从安全屋里出来的?”
  宋仰否决道:“玩家如果离开安全屋,那只会回到他原本所属的副本。”
  对方嘀咕:“也对,那家伙如果是从其他副本进安全屋的,离开安全屋后也不可能到我们的副本里头来啊。”
  而且,一个玩家决不可能通过安全屋,从同一个副本的上一次开启,直接跳跃到下一次开启。
  曾经有玩家试验过。
  正常来讲,游戏结束后,副本会留给幸存玩家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陆续退出副本。
  但若是这时候有一个玩家进了安全屋,那么副本关闭时间会一直延长到他出来为止。
  也就是说,绝不可能出现同一个副本上一次开启时进入里头的玩家,在安全屋里呆到这个副本第二次开启,加入到第二批玩家当中来的情况。
  所以不论怎么想,此时联系他们的这个玩家遇到的情况,都和宋仰那一次一样不对劲。
  不过,安全屋倒算得上是一个线索。
  宋仰说道:“我们见个面吧。”
  他想,他或许得想办法追踪一下安全屋,这个笑脸城中最为神秘的存在。


第34章 安全屋(六)
  034 安全屋(六)
  笑脸城运行第247天,某一星副本当中。
  一群玩家刚从一个怪物口中脱身,疯狂地在古城中逃跑。
  这是五个中学生,五个人身上穿着同样的校服,三男两女。
  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快要力竭,艰难地迈动着双腿,脸上全是绝望的眼泪,却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唯恐再次引来怪物的注意。
  心脏就快要爆炸,满脑子都在想着要不算了吧,不想再逃下去了,索性在这里被怪物吃掉,也就一了百了了!
  如此想着,队伍最后头的一个人真的停了下来。
  她双手撑着膝盖,喘气喘个不停,眼泪一滴滴砸在了地面上。
  前头几人发现她掉队了,连忙停了下来,用气声喊道:“黄小沫,快跟上,别停!”
  黄小沫哭着摇头道:“我跑不动了,你们走吧,别管我了!”
  几个同学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赶紧跑了过来。
  “别这样啊!”
  “来,我们拉着你一起跑!”
  “你想想你爸爸妈妈,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别停在这里了,这里很危险!”
  黄小沫想说她也怕死。
  就在刚才,她亲眼看着一个新人玩家被那个怪物嚼碎吞了下去,她的头皮都麻了,如果不是真的已经没力气,谁会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呢?
  她只是真的跑不动了。
  黄小沫崩溃地哭着,连直起身体都做不到,而其他四个同学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他们右边的一栋屋子倏地变换了模样,从古城里清一色的阴森木屋变成了一栋风格非常假日的白墙小屋,把他们五人吓了跳。
  等到看清楚这小屋里头的模样,一个男孩子惊喜道:“是安全屋!”
  *
  今天的安全屋已经陆陆续续进了好几波玩家。
  有的玩家正在沙发边发呆,大概是在思考人生,又或者在考虑回到副本之后要怎么做。
  有的玩家在客房里呼呼睡大觉。
  有的正在狼吞虎咽意大利面和炸鸡。
  ……有的则是在跟团子一起打游戏。
  夏景刚将几杯汽水端出来,就看到了战战兢兢推门而入的五位中学生,他温柔微笑道:“欢迎光临安全屋。”
  一看到夏景,黄小沫的同桌,也就是五个人当中的另一个女孩子激动地抓住了她的手臂,低声喊道:“是安全屋的美人店长!”
  黄小沫这会儿还泪眼朦胧,有些懵。
  她呆呆地看着夏景,只觉得这位美人店长百闻不如一见。
  以前在笑脸城论坛里看其他玩家讨论起安全屋时,她满脑子只想着,要是以后他们五个人每次进副本都能遇到安全屋就好了。
  她没心思关注安全屋里有多少好吃的,多少好玩的,也没心思关注安全屋店长是高是矮,是胖是是瘦,她只想要在危险的地方,能有一个安全的躲避之地。
  可当她真的见到了这个人物时,她才意识到,这个人被频频提起是有原因的。
  青年身形颀长,手、手腕、脖子,无一处不漂亮,那张脸更是眉眼如画,狭长的凤眸携卷着一丝笑意,微勾的形状优美的眼梢,仿佛都含着春风。
  仅仅是看上一眼,黄小沫那一颗被恐惧摧毁得即将崩塌的心,就莫名稳定了下来。
  夏景将汽水递给先前来的客人之后,转身走到了前台,将五位小朋友支付的怪物躯块放到了电子秤上一称。
  他满意地笑眯起眼睛,简单对他们讲了下安全屋里的规则,便问道:“想要吃些什么吗?如果累了的话直接去客房休息也可以,走廊尽头左右两间就是你们的房间。”
  五个中学生对视一眼,齐齐喊道:“我们、我们想吃东西!”
  在古城里没日没夜躲了三天,他们快饿死了!
  ……
  等到夏景进了厨房,五个中学生在客厅里无人的长方形餐桌边坐了下来。
  “黄小沫,你现在好点了吧?”一个男同学关心道。
  黄小沫吸了吸鼻子,重重点头,小声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别这么说,我们都理解的,其实我也快跑不动了,还好遇到了安全屋,不然我真怕我撑不到这个副本结束……”
  “说起来,安全屋里头,真的好安逸啊……”
  黄小沫跟着小伙伴们一起环视四周。
  安全屋的风格非常小清新,窗台边摆着一盆盆静悄悄绽放的花朵,还有一个小金鱼缸,两条金鱼在里头对头而睡。
  他们餐桌旁有一个木质柜子,柜上有一只话筒,安全屋里此时流淌着的舒缓音乐,似乎就是从话筒中流泻而出的。
  黄小沫的情绪缓过来后,就起了身,好奇地走到话筒边瞧了瞧,心想这难道是话筒型音响?
  结果刚伸出手想要触摸,小话筒竟扭动了下,躲开了她的指尖。
  黄小沫的动作一僵。
  小话筒迅速回正,一本正经地好像刚才那一瞬的弯曲只是黄小沫的幻觉,它就是只正经话筒。
  黄小沫:“……”
  她讪讪地收回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用一种全新的目光重新打量整间安全屋……
  走回到餐桌边时,几个同学正在低声商量。
  和其他玩家一样,他们平时有积攒怪物躯块的习惯,这会儿五个人手中还有点存货。
  他们在是用多余的躯块延长安全屋休息时间还是去小超市购买怪物道具之间犹豫了下,最终决定选择后者——一直在这里躲着也不是事儿,他们总得想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