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腐蚀液已经彻底压制了他体内的复活本能,他的心脏彻底停跳,思维也开始模糊。
  被这个副本的怪物得逞了。
  夏景非常平静地想。
  不过,虽然失去了夺取怪物躯块的先机,但怪物亲手送到他面前来的这份线索,他也觉得还算不错。
  ——夏景最后看了那两道人影一眼,不再留恋,向上跃出了水面。
  灰色的混沌被撕裂,夜色闯入到了他的视野中!
  狂风拍打着他的面庞,他在“咔哒”“咔哒”不断地往前奔驰,沿着那条没有尽头的轨道,冲向远方的海洋!
  他与火车的意识,彻底合二为一。
  夏景心念一转,一面巨大的,半透明的全息屏豁然展现在他面前!
  全息屏上有着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功能分块,每个分块都以陌生的文字进行着标注。
  夏景迅速扫过整个全息屏,目光在右上角一个红色的,只写了两个火车文字的功能键上停住。
  他延展出意识的触角,轻点那个功能键。
  *
  车厢内的众人眼看着那鼓起的方形管道慢慢瘪了下去,火车甚至没有丝毫的停顿。
  在这一分一秒之中,希望的火焰逐渐熄灭,余下的只有冰冷的灰烬。
  费笙箫和黎棉闭上了眼。
  沙宇和杨乐柳垂下了头,杨乐柳嘴中发出一丝呜咽。
  躲在远处角落里的王止彻底绝望,嘴里喃喃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宋仰却没有放弃。
  即使方形管道已经开始瘪下去,他却还是在盯着那处。
  黎棉打起精神,说道:“我们这一关的灾难是海啸,我们还是先看一下有没有道具——”
  王止崩溃哭嚎:“会死三个人!再怎么准备我们都会死三个人的!”
  黎棉被打断,费笙箫吸了吸鼻子,也终于爆发了:“那像你一样一直躺平就能活下来了?!”
  王止哭个不停,沙宇转身狠狠踢了下椅子,车厢内顿时陷入到了混乱当中。
  就在这时,火车突然急刹车,停了下来!
  众人猝不及防,顺着惯性狠狠往前一倒,待连忙稳住身体,他们震惊地抬起了头。
  ——他们停在了那辽阔大海的海岸边!
  就在这时,宋仰忽然喝道:“把武器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好!”
  几个人一愣,慌里慌张赶紧把武器从空间袋里取了出来,就在下一秒,他们眼前一黑!
  视野再次明亮起来时,他们愕然发现,他们竟身处在了一个巨大……超级巨大的粉色房间中!
  这是与方才那个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
  费笙箫睁大了眼睛,激动道:“我、我们离开游戏了!”
  沙宇也站了起来:“小冬成功了?!”
  他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一个个都像是变成了小小人的爱丽丝,房间中的一切物件对他们来说都是巨物。
  粉色的沙发是巨物,粉色的床是巨物,天花板上的吊灯离他们远得像云霄,而他们正排排坐在一个……红色的塑料玩具卡槽里。
  每个人的座位底下都有一个洞,这些洞似乎统一连接着前后两根管子。
  前端的管子连着一台方型机器。
  机器上的文字歪歪扭扭,他们看不懂,但机器上贴着的游戏包装纸他们看懂了。
  那上面画着一列小火车,火车面向夜色,前方的夜空中则有十一颗大大的卡通星星。
  小火车车厢里头是十一个梵高呐喊脸的小人头,小人头惊恐尖叫着,小火车脸上则是在得意地笑,似乎对于闯过接下来的一关势在必得。
  ——这真的是一台游戏机!
  几人再回头,顺着卡槽后方延伸出去的那根管子一看。
  他们身后,一个与游戏中冰冷无机质的火车截然不同的火车怪像一条虫子一样,愤怒地甩掉了戴在它头上的头盔,吐掉了咬在嘴里的管子。
  ——想必在游戏中死掉的玩家,在游戏外全都被脚下的洞吸进了管子,最终进了火车怪的嘴里。
  此时此刻,火车怪怒吼着叽里呱啦的话语朝他们扑了过来!
  他们要正面与怪物决战了!
  费笙箫尖叫了起来,黎棉拔出剑喊了声:“大家小心!”
  她和宋仰一起朝火车怪冲了过去!
  沙宇护着杨乐柳赶紧跳出了这个红色塑料卡槽。
  王止也想要往卡槽外爬,却被小火车的尾巴横扫,大叫一声直接撞向了一旁的墙壁!
  场面一时陷入混乱,下一秒,这个巨大房间的门也被砰一声撞开。
  一列比他们身后的小火车还要巨大的火车怪直起身体,瞪着它那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就像是一个妈妈以为孩子在房间里胡闹般,开始叽里呱啦骂人。
  骂了没两句,看清楚房间里的景象,它一滞,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面露凶光,张嘴露出了嘴中的獠牙,俯身朝沙宇和杨乐柳扑了过去!
  ——这是一个火车怪的家,分为上下两层,家里总共住了四个火车怪。
  人类是它们的食物,亦是它们的玩具,面对不听话的人类,它们自然要杀。
  而为了离开副本,所有人亦拼了命地挥刀砍去!
  宋仰成功斩杀小火车怪,浑身沾满血迹。
  他转动身体,扫视四周。
  王止以扭曲的姿势一动不动趴在墙边,脸的下方流淌出一大片血迹,不知道何时已经死去。
  宋仰的目光微微一顿,又看向其他方位。
  黎棉、费笙箫在和第三个闯入进来的火车怪纠缠。
  沙宇和杨乐柳在杀了第二个火车怪后便冲出门外与第四个火车怪交战。
  宋仰微喘着气,反复扫视整个房间三次。
  没有夏景。
  从头到位,夏景都没有出现在这里过。
  宋仰的手微微攥紧。
  前方,黎棉斩杀第三个火车怪,而房间外最后一个火车怪见势不对开始往外逃!
  他们四人立马追了出去。
  宋仰深呼吸一口气,最后看了身后那空荡荡的红色塑料卡槽一眼。
  他闭了闭眼,回头,离开了这个房间。
  ……
  粉色的房间里一片狼藉。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不少尸体残块,血迹洒满四面墙壁。
  巨大的塑料玩具在战斗中被击碎,飞溅得到处都是,全息游戏头盔滚到了角落。
  这是一幅惨烈的画面,却也已经陷入到了定格当中。
  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楼下的动静不断传来,闷闷作响,有人在尖叫,有人在怒吼,桌椅相撞,器具倾倒。
  没一会儿,就连楼下的动静也彻底消失了。
  静默了大约有好几分钟。
  零零落落的动静重新往楼上攀爬而来。
  一行人气喘吁吁在房间门口站定,怔怔地看着里头这幅画面,百感交集,低低交谈。
  他们似乎是在难过于最后一个伙伴,最终真的没有跟他们一起走到这一步。
  有人哭了,有人沉默。
  这一个副本的最终,甚至没人有心情去回收那些怪物躯块。
  在接受事实后,筋疲力尽的他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相继退出了副本。
  人影一道道消失。
  最后只剩一个人,停留在门口。
  他久久凝视着,像是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里的一切不变如初。
  最终,他低声道:“……再见了,夏景。”
  ……
  寂静的怪物之家,再也没有任何活物的身影。
  副本却还未关闭。
  整栋房子静悄悄的,风从每一扇窗户里吹进来,呼呼作响,渐渐吹散了那浓重的血腥气。
  阳光照射着里头的一切,仿佛这只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就在这如梦境一般的寂静当中——
  突然,有一道喘xi声响起。
  一个纤瘦的身影,蓦地出现在了地面上,那堆红色塑料玩具碎片的上方。
  他仰躺在地面上,双眼微睁,眼睫微颤了一下,意识中就响起一道机械的系统音:“发现副本bug00079,玩家夏景已死亡,立刻执行bug粉碎。”
  夏景的身体瞬间被粉碎成一滩人形肉泥。
  系统:“bug粉碎完毕,副本恢复正常。”
  而下一秒,肉泥再次凝聚成了完好如初的人形。
  青年手长脚长,身形纤细,皮肤白皙。
  夏景睁开眼,系统再次发出声音:“发现副本bug00080,玩家夏景已死亡,立刻执行bug粉碎。”
  粉碎成肉泥,再恢复。
  “发现副本bug00081,玩家夏景已死亡,立刻执行bug粉碎。”
  “发现副本bug00082,玩家夏景已死亡,立刻执行bug粉碎。”
  ……
  在一次次的粉碎与重生中,夏景终于努力调整姿势,趴在了地上。
  他凭借着一秒一秒短暂拼接起来的视野,将房间中的全况收入眼中。
  夏景讶异地挑起眉梢。
  怪物尸块似乎全都好好躺在房间里,宋仰竟一块都没收走?
  念头刚落下,他再次被系统消灭,那堆肉泥维持着他趴在地上的姿势。
  一秒后,人形重塑,夏景飞快伸出手,伸向了近在咫尺的怪物躯块。
  ——那就全都归他了。


第33章 安全屋(五)
  033 安全屋(五)
  宋仰是从他的私人登录室里出来的。
  出来时,他的个人空间里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贾清和封识都不在,应该还没通关副本。
  宋仰将空间钥匙从空间袋里取到手中,心念一转,一扇门便展开在他的面前。
  打开门,外面是交流大厅,人来人往,大部分人聚集在全息大屏前,正仰头窸窸窣窣讨论着笑脸城刚刚更新的玩家排名。
  宋仰沉默地抬头看去。
  第一名,5390分。
  第二名,2078分。
  第三名,2070分。
  第四名,2036分。
  ……
  游戏大厅里到处都是窃窃私语。
  “第一名那位大佬分数变成了五千多?!一周暴涨四千多?!”
  “第一位肯定是前几天进入四星副本的那五个人之一……四星副本通关积分只有80,这么一算人头分……”
  “等等,这次四星副本不会只有第一位大佬一个人通关吧?人头分他一个人全拿了??”
  “前四名感觉应该没太大变化,二三四名照旧咬得很紧,但是你们看,第六名和第九名那里突然断层了!”
  宋仰缓缓扫视整个排行榜。
  每一周,都有人疑似从排行榜上消失。
  死亡在笑脸城是一件随处可见的事,没有人会知道这些消失的人到底折在了哪里。
  而这当中,又会否有那个狐狸一样的青年?
  宋仰垂眸,想起了刚才离开副本时,意识中响起的系统音。
  “恭喜玩家宋仰通过三星副本《死亡鸣响》!”
  “三星副本满分50分,玩家宋仰通关得分49分!”
  “玩家程嘉裕已死亡,总积分87分将进行分配;玩家马裘已死亡,总积分75分将进行分配;玩家叶翔已死亡,总积分222分将进行分配;玩家安如明已死亡,总积分112分将进行分配;玩家王止已死亡,总积分65分将进行分配;玩家夏景已死亡,总积分4分将进行分配。”
  “待分配积分总计565分,玩家宋仰获得五分之一,为113分。”
  “玩家宋仰通关总积分为162分,目前累计积分为5390分,请再接再厉哦!”
  玩家夏景,总积分4分。
  那个青年似乎有着一离开副本就将积分全部挥霍的习惯,根本没有可能进入到前一百排行榜当中。
  即使死了,也只是悄无声息地死在了这诡谲世界的某个角落。
  宋仰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无声伫立许久,最终,只调出全息小屏,将几天前他发出的悬赏令给撤了,转身离开了这里。
  在他离开后大约五分钟——
  游戏大厅不起眼的角落,某一间公共登录室从绿灯跳转到了红灯。
  下一秒,登录室的门被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个青年。
  青年身形修长,泰然自若,出来后就瞥了眼全息大屏上的排行榜。
  注意到排行榜第一名的分数跳跃时,夏景眸光微动,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他的猜测应该没错。
  宋仰,就是目前笑脸城玩家当中总积分最高的人。
  那个男人有能力,也有决断,目标明确,积分飙升是必然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为什么会连一块怪物躯块都没取走。
  难道是临时出了什么事,匆匆离开?
  夏景只微一思索,便将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放在了脑后。
  回到安全屋,团子热情地上来迎接他。
  夏景关上门,安全屋立刻开始了日常漂流。
  这一次游戏,夏景被副本判定为死亡。
  虽然靠着不死之身最终退出了副本,但他并没有获得任何积分,原有的4个积分点也已经被充公,只收获了满满一大袋怪物躯块回来。
  ——所幸,这才是夏景最想要的东西。
  他走过窗边,温柔轻点了下话筒小怪的脑袋,话筒小怪抖了抖,乖乖张开嘴,轰轰烈烈唱起了热烈的摇滚乐。
  就在这音乐声中,夏景走进厨房,愉悦地开始“分尸”。
  火车怪的攻击部位为喉管,怪物道具名称则为“吞噬万物之喉”。
  夏景将四个怪物道具全部挂到了小超市货架中出售,其余怪物躯块则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