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头也就相当于列车怪物的意念!
  他们要怎么进入列车怪物的意念啊?!
  几个人快被这狗屁的副本设定搞疯了!
  夏景慢慢道:“想要进入怪物的意念当中,那必须先和怪物融为一起吧。”
  黎棉蹙眉:“这是什么意——”
  她的话音戛然而止,瞳孔猛地紧缩。
  夏景冷静地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噤声的话语。
  “——成为怪物的养分,就能与怪物同身同心。”
  车厢内顿时陷入到了死寂当中。
  下一秒,列车内的播报响了起来。
  “叮咚!”
  “接下来列车将穿越一片海洋,海洋浪大,请各位乘客坐稳哦。”


第30章 死亡鸣响(十一)
  广袤的夜空下,列车冲出原野,驶入一片深黑色大海。
  轨道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波浪起起伏伏,车厢内的众人亦开始感受到那一阵一阵的摇晃,像是坐海盗船一般。
  这种状态下,人很容易发生晕眩,但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处——
  他们直勾勾看着夏景,艰难理解着夏景所说的那句话。
  片刻后,沙宇咽了咽口水,不敢置信道:“你、你的意思是……”
  ——他们要被列车长吞掉,被列车消化,才有可能找到退出游戏的通道……?
  几个人倒吸一口冷气。
  黎棉立刻唰一下站了起来,紧绷着脸道:“我不同意,这只是你的猜想而已,我们不可能仅仅为了你的猜想就去送死!”
  费笙箫颤了颤,两眼发直地望着虚空处,整个人都呆住了。
  王止退到了角落里,拒绝的意思也很明显。
  “这、这太冒险了吧,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必须得让一个伙伴进驾驶室,甚至不能让他反抗……”杨乐柳也慌张道。
  夏景平静地说出了更残酷的事实:“一个也不一定够吧,毕竟也不见得一次就能成功。”
  沙宇瞪大了眼睛:“这也太疯狂了,不行,这个办法绝对不行!”
  杨乐柳也劝道:“有没有可能找到其他的办法?”
  王止哭喊道:“我不进去,反正我不进去!”
  宋仰看了眼时间。
  列车内的播报过后,时间一刻不停往前走去,这一轮他们没多少时间了。
  宋仰沉默片刻,做了决定:“这一轮先让火车灭亡读档吧,读档重来的话,人选会改变,如果我能进去的话就换我进去。”
  如果可以,宋仰当然更倾向于硬闯,逼着列车长把他吞下去。
  然而他和沙宇方才闯进驾驶室时,列车长虽然裂开了,但只一味攻击他们,丝毫没有要吞他们入腹的意图。
  想必没有被列车选中的玩家还是不行,他们必须按着列车怪物的意愿来。
  听了他这句话,其余几人却是愕然。
  宋仰这话的意思是……他也认同这个办法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费笙箫两只手攥得紧紧的。
  她的呼吸不知何时变得有些急促。
  看了眼时间,她猛地站起来,咬牙说道:“我去!”
  黎棉面色骤变:“笙箫!”
  费笙箫的眼睛红了。
  她不是一个多特殊的女孩,她害怕笑脸城的任何副本,怕死怕得不得了。
  和她不同,黎棉就比她勇敢多了,她们两人在大学的时候认识,从那时候起,黎棉就总是挡在她的身前保护着她,被吸入笑脸城后也是如此。
  以前,费笙箫总觉得一辈子被黎棉保护也没什么不好。
  她喜欢看黎棉那坚毅的,令人充满安全感的背影,她觉得那样的黎棉飒极了,她就像崇拜偶像一样崇拜黎棉。
  然而直至真正开始面临生死,费笙箫才像是被一巴掌抽醒了一样。
  她意识到,这样是不行的啊……她再这么依赖黎棉下去,总有一天会把黎棉拖累死!
  她不要这样!
  她拒绝了黎棉想要带她过所有副本的要求,开始尝试着自己闯。
  没本事闯高星副本,那就多闯几次一星副本,只要还留着一口气,她就要活着爬回到黎棉面前,告诉她,没事的,她可以,
  不要再担心她了。
  这次其实是她第一次闯三星副本。
  黎棉终究是不放心她的,费笙箫也觉得自己第一次闯三星不能太莽,就跟着来了。
  她没想到,第一次闯三星,就面临了这样的情况。
  但遇到了就是遇到了,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是不够好,不是吗?
  此时此刻,她知道黎棉不见得是真的不认同那个叫冬景的青年的说法,只是因为这一轮被选中的人里头有她,黎棉才会反应如此激烈。
  但费笙箫已经决定要在笑脸城里勇敢面对自己该面对的一切,那么这一次亦是如此!
  黎棉攥住她的手,厉声道:“不行,你不能去,就算这个办法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你知道进去后要怎么做吗?!”
  费笙箫说道:“被列车长吞下之后,就看我什么时候能够进入列车的意识,趁着没死前找到线索,如果能调出游戏面板就调出来,点退出游戏键!”
  费笙箫这一通思路清晰的话让黎棉哑然。
  费笙箫红着眼睛笑了笑,她说道:“棉棉,我不能一直被你保护着呀……换句话说,这一轮我躲过去了,下一轮列车长重新选人,如果选中了你,你觉得我就能心安理得看着你去冒险吗?”
  “我们都没法心安理得——说得明白点,换成其他任何人代替我们去送死,我们都会良心不安。”
  车厢内陷入了寂静。
  沙宇和杨乐柳都红了眼。
  费笙箫的神情坚定下来:“所以你别拦着我了,就当是为了快点让大家离开这个副本,我也不能浪费这一次机会。”
  黎棉的情绪有点失控:“但是你会死,你死了之后我……我要怎么办?!”
  费笙箫的眼泪快要漫出来了,她试图欺骗黎棉:“其实我也不一定会死吧,宋仰不是说了,马裘可能是被整个吞下去的,他刚被塞进管道的时候还活着……”
  费笙箫是觉得,为了掌控住列车的意识,她估计是得被彻底消化掉才行的。
  她这么对黎棉说,只是为了给她一个缓慢接受她的死亡的过程。
  却没想到夏景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们一会儿,垂眸想了想,开口道:“其实不用到这一步。”
  “我们本就不需要一次性成功,能利用好剩余九次的复活机会,一点一点把信息拼凑起来即可。这也代表进去的人不用在里头呆太长时间。”
  “蛔虫吞下安如明之后没一会儿就被砍死了,但是列车依旧成功通过了上一轮灾难,这足以证明它们是在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消化猎物的过程,”夏景顿了顿,慢慢道,“作为和蛔虫一样的列车一部分,我们可以考虑列车长本身也有着一样的消化功能。”
  “也就是说,也许当列车长将人吞下,将猎物‘吞咽’至他的身体构建而成的肉质管道时,他就已经开始消化猎物,将营养传递给了列车。”
  顺着夏景的话,大家想到——对了,列车长的双腿往下,也是两条管道啊!
  夏景嗓音温柔:“这样一来,我们甚至不用等到费笙箫被塞进方型管道之后。”
  黎棉和费笙箫怔楞在了原地。
  夏景瞥了眼广告屏上的时间,道:“只要在灾难过去前,把车头毁了,强制让列车读档重来就可以。”
  所有人顿时精神一振。
  沙宇激动道:“对!只要能读档重来,小费甚至可以毫发无损!”
  费笙箫的眼睛中又燃起了希望。
  黎棉抿唇,虽然依旧沉着脸,但脸上流露出松动的迟疑。
  宋仰认同夏景的推测,他说道:“没错,读档重来是针对火车本身的,不管是灾难还是其他外力,只要火车死了,它就会复活。如果把它当做一个活物看待的话,最简单的杀死它的方法就是——”
  斩首!
  直接将驾驶室与列车车厢斩断!
  这么一来,费笙箫就更加坚定了,黎棉动了动唇,似乎还是想劝阻,费笙箫立刻对她一顿劝,直到把她堵得没话说。
  黎棉其实不是一个多么会说话的人。
  费笙箫知道这一点,也利用了这一点。
  她觉得自己多少是有些狡猾的,但她的信念从未这么坚定过。
  她抱了抱黎棉,小声道:“棉棉,我再也不希望总是让你来保护我了,我希望我也能保护你。所以……就让我去吧,好不好?”
  黎棉所有的话,都因此而哽在了嗓子里。
  大家统一想法之后,就快速投入到了行动当中。
  时间所剩不多了!
  杨乐柳喊道:“我已经能听到海浪的声音了,这一次灾难很可能是海啸!”
  一行人迅速来到了驾驶室门前。
  费笙箫不断做着深呼吸。
  虽然宋仰和夏景都这么说了,但毕竟不是百分百能保证一定不会出事,这依旧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行动。
  宋仰提醒她道:“实在害怕的话,就等下一轮换我们进。这个计划不是必死,你不用对我们抱有罪恶感。”
  黎棉紧紧攥着费笙箫的手。
  杨乐柳一直关注着外头,她喊道:“星星出现了,是三颗!”
  三颗!
  众人一惊。
  习惯了全灭数字,这次星星只升起三颗,竟让他们反应不及。
  这游戏玩到现在,大家差不多也明白规律了。
  读档重来机制是按火车的死活来决定启动与否的,然而在不人为插手的情况下,火车的存亡确实也与玩家绑定在了一起。
  在自然灾难中,玩家全灭,列车必定全毁。
  玩家若还能活几个,那就和第一轮游戏一样,列车最多只是破个大半,不至于彻底“死亡”。
  这亦代表,如果这一轮副本决定只杀死三个玩家,那么他们就算静待灾难来临,也没法等来读档重来机制了!
  不论如何,只能由他们手动摧毁列车头!
  费笙箫按住黎棉的手,哑声道:“我进去了,棉棉!”
  语罢,她扯开黎棉的手,不等黎棉反应,毅然决然推开了驾驶室的门,瞬间被吸了进去!
  驾驶室大门重新关上,里头传来了费笙箫的惊呼声!
  紧接着那面小窗玻璃内部贴上了红中泛白,布满颗粒感的色块——那是列车长这个怪物身体里的舌头!
  黎棉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她红了眼睛拔出了剑,吼道:“都后退!”
  大家齐齐退到车厢内部,黎棉独自一人站在了车厢与驾驶室的交界线上。
  她双手握住剑柄,高高举起利剑,想也不想就狠狠挥动手臂打算砍下去!
  然而动手的瞬间,她又回忆起了费笙箫那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长剑硬生生僵在了半空中。
  ……她不能浪费笙箫冒险换来的这一次机会,要尽量给笙箫寻找线索的时间……
  黎棉闭了闭眼,拼命深呼吸,咬牙切齿地问:“浪打过来了吗?!”
  宋仰刚才看到黎棉马上就打算动手,本想及时制止她,所幸,黎棉自己停了下来。
  宋仰看了眼外头,皱眉道:“再等一等!”
  这一刻,所有人都心跳飞快!
  列车外,海面骤然变得波涛汹涌,列车就像是一片叶子,随着海浪高高起伏,仿佛随时都能被倾覆!
  列车开始歪斜——
  宋仰他们齐齐抓住了椅背,以保证自己不会往车厢另一头滑去!
  黎棉单脚抵住了左边的座椅,纹丝不动守在那儿,死死盯着驾驶室大门,就像是一头恨不得冲上去撕扯猎物的狼!
  王止大叫着摔到了车厢另一侧,又随着列车的反向倾斜重新摔了回去,就像一块抹布一样来来回回!
  杨乐柳颤抖道:“最大的浪头要来了!”
  众人往窗外看去,一道滔天巨浪气势汹汹朝他们拍打了过来,这道浪高到几乎遮天蔽月,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感到了窒息!
  也是这一刻,他们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回头一看,愕然发现方形管道的口子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鼓起!
  ——这一次,列车长竟提前将猎物塞进了管道当中!
  宋仰和夏景飞快回头,往驾驶室看去,只见小窗玻璃内,金发列车长正对他们意味深长地微笑。
  宋仰吼道:“黎棉,砍!”
  黎棉双眼通红,怒吼一声,毫不犹豫地回转身体,银光划过车厢顶部与底部,一招便砍出了裂缝!
  剑气分袭向左右两边,将两边侧壁也全部打碎!
  瞬息之间,列车车头与车厢分离,被巨浪一打,各自脱离了轨道,彻底被淹没在了深海之下!
  ……
  ……
  火车“咔哒”“咔哒”在漆黑的原野上飞驰。
  车厢内部一片脏污,天花板、地面、座椅上全都是黄白色的虫子浆液及碎片,安如明的上半截尸体躺在过道中,下半截尸体挂在了一个座椅椅背上。
  杨乐柳和费笙箫缩在角落里,两人脸色煞白,两双眼睛通红,还有些发直。
  王止在座椅之间只露出了个脑袋,他抱着头,瑟瑟发抖。
  黎棉和夏景,一人站在车头,一人站在车厢尾……
  这一刻的列车非常寂静。
  但也是这一刻,这五个人纷纷一颤,眼神迅速变幻。
  夏景目光清明后,转眸看向车窗外,又转身扫向驾驶室。
  其余几人的目光从惊恐转变为茫然,从茫然中,眼神逐渐清醒。
  杨乐柳和费笙箫连忙爬了起来。
  她们对视一眼,激动道:“回来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