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傻子吗,怪物好端端在驾驶室,关这里屁事,你是不是真以为老子这么好骗?!”
  语罢,他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
  他转身,作势要去开门,似乎打算离开这里:“算了,老子不奉陪了——”
  他头顶上方的管道中冷不丁冲出一条圆头巨虫!
  巨虫通体白中带黄,带有一圈一圈横纹,足有方形管道一半粗细。
  它出现在管道口,就像是一颗痘痘涌出了一股浓液。
  叶翔完全没意识到,他嘴里还在骂骂咧咧:“我、我们之间的恩怨就这样一笔勾销,之后你别再来招惹老子就成!”
  拉开门前,他转过身对夏景放出狠话:“如果你不识好歹再凑过来,老子以后再也不会放过——”
  巨虫飞速往下弯去,留下一抹残影,张开嘴就将叶翔兜头吞下!
  ——
  夏景眯起眼,目光跟随着巨虫的轨迹。
  将叶翔吞吃入腹后,它一刻不停从地面上划蹭过,转瞬就飞突到了夏景的面前!
  这条虫子的身体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尾巴还留在管道里,头部却已经在夏景面前如蛇一般弯曲扬起身体!
  它的嘴上下裂开,光滑的口腔中没有一粒牙齿,喉咙却与躯体同宽,如同一口深渊!
  巨虫冲着朝夏景的头咬去——
  然而就在二者距离仅剩几厘米的时候,它蓦地对上青年平静的双眼!
  那双没有丝毫情绪的黑眸,令巨虫猛地僵住。
  画面就此定格。
  黑暗的第二车厢陷入到了死寂当中。
  夏景静静地与巨虫平视。
  巨虫大张的嘴里散发出了一股酸腐恶臭,味道和现下这遍布腐蚀液,臭气熏天的第二车厢如出一辙。
  夏景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澜。
  门外。
  安如明忽然听不到门后的打斗声了。
  他有些紧张。
  也在这时,他总觉得好像有些说不上来的轻微簌簌声从四面八方袭来。
  远在驾驶室门口的杨乐柳,回过头看向了他。


第27章 死亡鸣响(八)
  027 死亡鸣响(八)
  列车一头钻入到了熟悉的茂密雨林当中!
  黑夜中,雨林里的一切都是浓重的黑色。
  大片大片的热带植物叶片是黑色的,树上挂下来的奇形怪状的果实是黑色的,层层叠叠的草丛是黑色的,轨道两旁巨大的花朵亦是黑色的。
  体型较小的野兽匍匐在黑暗深处,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们一闪而过。
  宋仰和沙宇不得不更低地趴伏下身体,以免被前方的树枝给扫下列车。
  两人咬紧牙关,挥舞绳索,斧头重击列车的顶风玻璃!
  后者布满蛛网纹,只需再加一把力,就能彻底碎裂!
  ……
  列车内部,灾难逼近的预感让费笙箫和黎棉的精神崩得越来越紧。
  费笙箫一边盯着外头的夜空,一边嗓音干哑地着急问:“杨姐,你还没有听到声音吗?”
  杨乐柳却正在回头,愣愣地看着安如明那边。
  她拥有听觉异能,能听到除人类嗓子发出的声音之外的任何动静——前提是她能集中注意力。
  或许是因为一直一门心思关注着宋仰和沙宇,她竟没发现她们身后的车厢,情况变得有点诡异。
  叶翔不见了,第二车厢的门竟然紧闭着。
  安如明站在第二车厢门前,不自然地对她微笑,而此时此刻,竟有簌簌簌的怪异声音在列车四处响起。
  ——不对,这些声响全都是从列车两边的管道里响起来的!
  杨乐柳愕然张嘴,想问“你们干了些什么”,却在这一刻耳朵一动,回过头,嗓子发紧地喊道:“我听到野兽群接近的脚步声了!”
  灾难快要彻底抵达!
  费笙箫和黎棉立刻进入状态!
  费笙箫撸起袖子,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
  黎棉按照计划,用剑用力顶动列车顶盖,然而他们很快意识到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那“咚咚”声轻易就被宋仰他们在外部的敲击声所掩盖。
  杨乐柳心惊肉跳。
  要是在灾难来临时,宋仰和沙宇没有进入驾驶室,又没回到车厢内,那么就算这次全员死亡,他们两人能不能复活也是个未知数!
  黎棉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回身用剑朝列车侧面的车窗劈去!
  玻璃窗破碎,黎棉对外头吼道:“声音来了,你们快回来!”
  然而依旧得不到任何回应。
  列车行驶速度太快,外头那两人顶着狂风,很难再听到其他声音!
  他们失算了!
  这下该怎么办?
  杨乐柳一急,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
  她咬咬牙,上前一步推门。
  费笙箫一惊:“杨姐你干什么?!”
  令人不解的是,这扇门竟纹丝不动,杨乐柳根本推不开!
  杨乐柳一脸错愕,她用力拍动驾驶室的门,着急喊道:“怎么会开不了,这次不是轮到我了吗?!快开门啊!”
  驾驶室内,金发列车长一直双手插腰,打量外头不断落下的两把斧头。
  听到杨乐柳敲门的声音,他低头取了张纸,在纸上刷刷写下几个字就心不在焉地把白纸按到了小窗玻璃上。
  杨乐柳和费笙箫定睛一瞧,齐齐露出了错愕的神色,猛地回头看向安如明。
  安如明快屏不住了。
  列车已经进入雨林,杨乐柳听到了声音,而他已经有半分钟没听到身后的动静,不知道里头到底怎么样,他自己还再三被注目,这让他越来越紧张,快要陷入到慌乱当中。
  他的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下,僵硬地笑问:“怎么了,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杨乐柳和费笙箫面色怪异地动了动唇。
  安如明身后那扇门的玻璃窗内,一抹白色的影子在靠近他。
  那抹影子在疯狂晃动,像是在挣扎,它扑向了门,安如明却浑然不觉。
  他心里发虚,却还摊开手,试图掩盖:“啊,你们是想找叶翔?叶翔是在后头,他就是有点话想私下和小冬同志聊聊,没事的,不用太紧张哈。”
  他一个劲僵笑着,费笙箫却颤抖道:“……不是,你身后那个是什么?”
  安如明一愣:“什么?”
  他身后的门被撞破。
  两条白色巨虫互相缠绕着冲了出来,齐齐对着安如明张开嘴,而安如明尚且保持着摊开手的姿势。
  但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迟钝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下骤然膨胀起来的阴影。
  继而抬起头。
  在几人震惊的眼神之中,在他呆愣的目光之下——
  他被两只虫子同时咬住。
  画面定格。
  下一秒,费笙箫和杨乐柳回过神,齐齐发出了尖叫!
  紧接着,那两只虫子像是忽然遭到了来自身后黑暗车厢中的攻击,长长的虫身痛苦挣扎起来,就如同它们刚才逃离冲出这个车厢时一样!
  它们扭动虫首,却又不肯放下安如明。
  安如明的身体生生被它们撕裂成两半!
  两只虫子各自将安如明的尸体吞下,疯狂朝费笙箫他们袭来,那虫身长得简直像面条一样,没有尽头!
  黎棉飞快移动到了费笙箫和杨乐柳身前,挥剑朝着扭动袭来的巨虫劈去!
  凌厉的攻击直接将一条巨虫劈成了两半!
  虫子腹中,安如明的上半身掉了出来。
  他的浑身沾满了粘液,脸上还保持着呆愣的表情。
  尸体砸落,费笙箫和杨乐柳快疯了,她们连滚带爬往角落躲去!
  另一条巨虫突然腾空飞扑向列车前头,却在半空中又被猛地拽了回去,它拼命挣扎,却始终逃脱不了身后的那股力!
  终于,它被生生撕成了两半,浆液四溅,雨滴般坠落!
  王止不断尖叫着,他缩在座位与座位之间抱着脑袋,快要被吓晕。
  黎棉惊疑不定的目光穿过虫雨和脏污的列车,投向后方。
  第二车厢内的场景,堪称地狱。
  地面上四散着碎裂的管道和白花花堆成山的虫子尸体,湿漉漉的液体四处流淌。
  那遍地的腐蚀液散发着刺鼻恶臭,正在试图吞噬一切,将地上那些脏污一点一点腐蚀成又黑又黄的浆泥。
  身形颀长的青年就站在黑暗之中,站在这遍地脏污之中。
  他的脸上却没有恐惧,没有紧张,没有嫌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澜。
  他只轻轻甩了甩那双沾满浆液的,漂亮的手。
  然后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他平静地抬起眼睫,看向车窗之外。
  列车最前方,玻璃窗破碎的声音终于清脆响起——
  雨林右侧,庞大的恐龙群也已经彻底抵达。
  *
  几分钟后,宋仰和沙宇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
  在最后关头,他们并不是没有听到黎棉的吼声,他们甚至亲眼看到了夜空中闪烁起来的九颗星星。
  然而当时驾驶室顶风玻璃已经出现了一个破洞,两人不想放弃,咬咬牙,一鼓作气砸了最后一下,终于在关键时刻成功突入驾驶室。
  雨林深处的恐龙群接踵而至。
  就在那恐怖的地震中,他们解决了列车长,浑身溅满了血迹。
  等到恐龙群跨越列车远去,列车从震动中恢复了平稳的行驶,他们也终于得以打开门。
  ——他们顺利通过了这一关!
  可是在打开门前,沙宇其实有些茫然和紧张。
  游戏并没有结束,火车还在继续行驶,这代表列车长并不是主怪。
  而雨林这一关到底怎么通过的,他们目前并不明确。
  他和宋仰唯一能确认的是,这一关并没有玩家进入驾驶室献祭。
  那么,难道是因为列车长这个副怪死了?
  不知道。
  关键在于,也不知道是哪一刻开始,他们忽然听不到车厢里头的声音了,这让沙宇害怕车厢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他慌得手都在打颤。
  结果打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和宋仰彻底愣住。
  留在列车内的七个人少了两个。
  杨乐柳和费笙箫缩在角落里,两人脸色煞白,两双眼睛通红,还有些发直。
  王止在座椅之间只露出了个脑袋,他抱着头,瑟瑟发抖。
  黎棉和夏景,一人站在车头,一人站在车厢尾。
  两人之间,地面上,天花板上,一排排座椅上,到处都是黄白色的不明物体和浆液。
  安如明的上半截尸体躺在过道中,下半截尸体挂在了一个座椅椅背上。
  而夏景身后的第二车厢,黑暗中堆砌着山一样的东西。
  整列列车,堪称面目全非。
  沙宇瞪大眼睛,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情况?!”
  宋仰和夏景对上目光。
  夏景扫了扫宋仰身上的血迹,率先挑眉,饶有兴致地道:“你先说?”
  宋仰则看着夏景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觉得自己的眼皮都跳了起来:“……你先说!”


第28章 死亡鸣响(九)
  真要说起来,两边的情况都是一言难尽。
  夏景轻描淡写讲述了一遍自己被叶翔堵在第二车厢内找茬的整个过程。
  一群人震惊于都这种关头了叶翔竟还有心思想着要报仇,更震惊于携带着怪物道具的叶翔和好几条巨虫怪物竟然都只让这个青年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青年本人竟毫发无伤。
  ——他们之前只知道这家伙脑子不错,但没想到这家伙的实力也和宋仰一样牛逼。
  他们这是幸运地和两个大佬进了同一个副本啊!
  “所以这些虫子全都是从管道里出来的?”缓过来之后,黎棉低头打量着四周那一坨坨的浆液,情绪还算镇定,“最开始杨姐在第二车厢里听到的动静就是它们发出来的吧?但是触发它们现身的契机是什么?”
  说起这,夏景转头看向还缩在角落里有点迷迷瞪瞪的杨乐柳,问道:“马裘被方形管道运输出来之后,你有听到任何声音吗?”
  杨乐柳被夏景这么一问,愣了会儿,但她很快就想起了什么,连忙点点头道:“有!那时候我确实听到管道里又出现了那种簌簌簌的声音,但是当时大家在争吵,我……我可能是没集中注意力吧,一会儿就又听不到了,我还以为是我产生了错觉……”
  大家随着杨乐柳的话语回忆。
  确实,当时他们都被马裘的死刺激到了,几个人全都情绪激动地争论,杨乐柳难以保持注意力也正常。
  宋仰听了这话,很快找到重点:“是尸体?”
  夏景道:“不,准确地说,应该只要是‘皮开肉绽’就可以。在我们破坏了管道的情况下,只要管道外有血腥味,或者肉味,这些虫子应该就会被吸引得钻出来。叶翔会被虫子攻击很可能是因为当时他的脸上沾了我的血迹。”
  宋仰皱眉问:“你受伤了?”
  “嗯?”夏景眨了眨眼,“啊,我及时用了医疗物。”
  “你身上这衣服,是被腐蚀液溅的吧……”费笙箫咽了咽口水,终于有力气扶着墙站起来,嗓音却还很虚弱,她喃喃道,“还好只腐蚀了衣服,那种东西要是沾上皮肤就不得了了。”
  夏景微笑道:“是啊。”
  可惜现在他们没人有多余的外套可以借给夏景,他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看起来多少有点滑稽。
  宋仰的目光在夏景身上停留了会儿,就收了回去。
  他又问:“那安如明是怎么回事?”
  费笙箫:“安如明当时挡在第二车厢门口把风,估计是他挡路了,虫子才会攻击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