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题,宋仰的态度很坦然也很冷静:“是,确实很冒险,做出这样的决定全部仅基于我们的游戏经验,没能提前和大家商量非常抱歉。”
  宋仰没说的是,其实在九颗星星升起后,不论是他还是夏景,心中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
  宋仰当时干脆利落付诸行动,一方面原因是当时情况紧急,他确实已经没时间解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
  他知道要取得别人的信任非常困难,有时候想要推进副本,只能用非常强硬的手段。
  许多玩家,正是在一次次的互不信任,互不配合中消亡的。
  宋仰绝不会让自己所在的副本游戏陷入到这种僵持的境地里,但这种话他也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安如明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一听宋仰这回答,他的冷汗就哗哗流了下来。
  他强笑道:“小宋啊,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别急着马上实践,我们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风凉话可真好说,”沙宇冷硬地打断了安如明的话语,“我们当时哪里还有时间?你所谓的时间是指这一关过去之后吧!”
  “你不过就是笃定了乐柳一定会死,宋仰就算没有及时将猜测付诸行动,你现在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安如明闭了嘴。
  在对列车长没有任何多余了解的情况下,他们其实都知道进入驾驶室的玩家凶多吉少。
  安如明也正是因为被选中的不是他自己,所以才能这么游刃有余。
  被沙宇毫不留情地戳破心里的想法,他轻咳一声,也不再多嘴了。
  黎棉果断说道:“好了,时间紧张,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讨论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吧。这个副本虽然可以让玩家在全员死亡后复活,但复活机会似乎也不是不限次数,你们看那个广告屏幕——”
  她指向前方,大家转头看去。
  车厢最前方挂着的是那个始终播放着广告的小屏幕,屏幕角落上显示着时间。
  而此时此刻,这屏幕上还多了一个新的东西——
  他们聚拢过去,皱眉仔细看。
  屏幕顶端正中央,竟然出现了一个类似于进度条一样的标志。
  进度条的左边是一个Q版小人头,小人头金发碧眼,吐着舌头卖着萌。
  这明显是列车长的卡通形象,看得几个人一阵恶寒。
  而进度条本身已经往前走了一小段,它的底端有一行小字:“注意,已经用掉一次复活机会了哦!”
  费笙箫凑上前,用手指比了比进度条已走长度和总长度的比例,咋舌道:“如果我们每次复活,进度条都走这么多的话,那我们大概能有十次复活的机会!”
  “十次?”王止咽了咽口水,讷讷道,“那、那还挺多次数的?”
  与他的松口气完全不同,其余人的表情依旧非常严肃。
  要是放松警惕,给二十次机会都不够他们死的。
  他们必须好好考虑接下来的行动。
  这个副本的机制他们了解得更加深入了,但列车长究竟是怎么攻击玩家的,他们目前依旧不知道。
  之前宋仰虽然对杨乐柳说了一大堆,但那也都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是玩家们不得不面对未知时,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建议。
  不过现在他们既然有了试错的机会,那么可以做的尝试也就变多了。
  宋仰思忖片刻,抬头说道:“我们试一试从外部突破吧。”
  众人一愣。
  “想要正面打开驾驶室的门,我们就必须遵守列车长的游戏规则。但是从外部突破也许会有所不同,”宋仰指向侧面那一排的车窗玻璃,“按照前几轮的情况来看,列车的窗户不论是从内部还是从外部都能破坏。”
  “——只要驾驶室的顶风玻璃和车厢里的这些窗户性质相同,那么也许我们就能从外部进入驾驶室。”
  这个提议一出,他们立刻想到——第二截车厢的后面,那个小小的开放式平台里有一个爬梯,可以让玩家爬到火车的上面!
  虽然冒险,但这确实是个办法!
  沙宇立刻道:“我跟你一起去!”
  安如明又马上问:“那如果行不通呢?我们现在只剩下十几分钟时间了,如果这个计划失败怎么办?”
  夏景站在一旁,听到这话,他轻笑道:“那就等待这一轮灾难再次发生,九个玩家全部死亡,我们就可以再复活一次。”
  青年轻飘飘地就把全员死亡这种事说出来,让在场不少人汗毛倒竖。
  安如明僵着脸道:“这么浪费复活次数不好吧……”
  夏景听到这话,笑意更浓。
  他勾唇瞧着安如明,嗓音听起来很温柔:“如果所有其他的办法都行不通,那么我们自然只能重新回到正面突破驾驶室这条路上来,不会再用到复活的机会。”
  “——这对于接下来‘每个将会被选中’的玩家,都是一样的。”
  后半句话,直接让安如明噤了声。
  青年笑眯起眼睛,丝毫不像是刚刚放出了一句死亡威胁。
  没人再有异议,大家一致通过了宋仰的方案,便马上展开了行动。
  唯一的小插曲是,夏景也想参与“火车顶行动”,但是鉴于沙宇坚决想要替大家冲锋,爬到火车顶上去的人又不适合太多,因此最终他们只定下了宋仰和沙宇两个人。
  夏景自然没料到会这样,他有些不满,还想把宋仰给替换下来,这个提议直接被宋仰无情地打了回去。
  宋仰觉得有些好笑:“下次想参加活动,记得手举快一点。”
  夏景盯着他。
  这眼神就跟宋仰拿到梦魔道具时一模一样。
  宋仰现在可不吃这套,他懒洋洋道:“眼神反驳无效。”
  杨乐柳、费笙箫、黎棉按照计划,守在车厢内靠近驾驶室的位置。
  这个副本里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黎棉手持她的剑,一旦火车内部发出播报,她就会用剑顶两下火车顶板,对宋仰和沙宇两人进行提示。
  若是他们成功突入驾驶室,那么黎棉他们也可以根据情况在驾驶室外接应。
  夏景则守在第二截车厢尾巴上,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他亦可以随时帮忙。
  时间只剩下了十二分钟,他们的速度必须快。
  宋仰和沙宇踏出了第二截车厢,来到了那个开放式平台上,烈风从四面八方拍打而来。
  开放式平台的顶部左右两边连接着方形管道的两个出口。
  原本干净整洁的平台,此时多了一小滩又黑又红又黄的肉泥,里头夹杂着隐约可见的校服碎片,显然,马裘的部分尸体一路被方形管道运输到了这里。
  这里被当做了一个小型垃圾场。
  沙宇强忍住生理与心理上双重的不适,闭了闭眼,屏住呼吸就往爬梯上爬。
  宋仰跟在他的后头出发,走之前,他想了想,还是回转身体面向夏景。
  夏景挑起眉梢,听到这个男人对他低声警告:“我知道你现在很不爽,大概想拿这个第二截车厢开刀。”
  宋仰这话没说错,虽然上不了火车顶,但是夏景对这第二截车厢的秘密确实也挺感兴趣。
  宋仰把他的话说完:“不过别忘了,管道里会涌出腐蚀液,这次别再随便把手指头放进去了。”
  夏景一听这话,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宋仰,你是我爸吗?”
  宋仰:“……”
  他凉凉道:“那你要喊我一声爸吗?”
  夏景眨了眨眼:“爸。”
  宋仰:“…………”
  宋仰:“你也不怕回到现实世界后被你亲爹暴揍一顿?”
  夏景心想,他可去不了现实世界,更没有爸爸。
  “行了,我知道,”夏景友善提醒,“已经过去一分钟了,宋医生。”
  夏景难得听话,宋仰想也没想就按了把他的脑袋,转过身,往爬梯上爬去。
  夏景一顿。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距离灾难来临,还有十一分钟。
  九个玩家,分三边行动。
  杨乐柳、黎棉、费笙箫紧张戒备地等在驾驶室外。
  王止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安如明靠在窗边,盯着外头,有些坐立不安。
  叶翔扫视一圈,见大家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火车顶上,他便无声无息地将阴狠的目光投向第二截车厢,幽暗角落的深处。
  第二截车厢内,夏景在方形管道之间慢慢地来回转着。
  他扫视着这遍布了整个车厢,迷宫般曲折的管道,暗暗思索,眸色幽幽旋转。
  而列车之上——
  宋仰和沙宇一爬上火车顶部,就感觉到有一片金灿灿的光芒从头顶倾撒下来。
  他们仰起头,迎着狂风,愕然地看着火车的上空。
  一个巨大的金色立体数字“378”正在夜空中兀自旋转。


第26章 死亡鸣响(七)
  火车在轨道上飞驰。
  原野空旷,夜空中一颗星星都无,更没有月亮。
  唯二的光源,便是列车内散发出来的白炽灯光,与这诡异的空中数字。
  顶着风,沙宇震惊喊道:“这是什么东西?!”
  副本开启到现在都多久了,他们竟然不知道火车上方还有这玩意儿!
  宋仰回过神后,仔细观察起来。
  立体数字漂浮在距离火车顶部大约十五米的位置,且一直跟随着火车向前飘移。
  二者的相对位置始终不变。
  这数字是什么意思?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这两个问题显然不是这么容易能解决的。
  宋仰蹙了蹙眉。
  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在,只能把这个问题留到后面了。
  宋仰迅速在心中判断完轻重缓急,对沙宇喊道:“我们还是先去驾驶室!”
  沙宇连忙点点头。
  火车顶部并非是平滑的地面,它有着向两边弯去的弧度,非常狭窄,且还在高速往前移动。
  看过动作电影的观众都该知道这地方没有那么好走,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干出这样的事情,那真的是全程趴着都不一定能活下来爬完整段。
  然而“从火车外部突入驾驶室”显然是副本留给玩家们的一条路。
  宋仰和沙宇两人在平稳行驶的火车顶上,移动得相对还算顺利。
  *
  火车内。
  没有了宋仰和沙宇两人,车厢内显得异常安静。
  安如明早就已经脱掉了那斯文的西装外套。
  在持续两个小时左右的高度紧绷状态下,他的头上全都是汗,衣领也早就被扯歪,完全没有了绅士风度,留下的只有豺狼野豹般的凶狠与阴郁。
  注意到叶翔频频往第二截车厢看去,他低声问了句:“怎么了,你想搞那个叫冬景的假脸男?”
  游戏玩到现在,这两人算是一直在同一阵营。
  闻言,叶翔顿了顿,也没遮掩,微点了下头,眼神阴森森的。
  王止这种弱鸡他想什么时候弄死就什么时候弄死,但是那个叫冬景的青年就不一样了。
  那家伙之前始终跟宋仰混在一起。
  宋仰不仅人聪明,武力值看得出来也很高,有宋仰在,叶翔是绝对不敢朝那个冬景出手的。
  但现在,这两人分开了。
  叶翔有些蠢蠢欲动。
  安如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第二车厢。
  青年的身影在门口的视野中一闪而过。
  安如明眼神晦暗。
  他和这个青年算不上有什么私人恩怨,但人头分这东西,他当然也知道有多重要。
  实际上,每个玩家获得的积分当中,这才是真正的大头。
  安如明过去从未主动坑害过别的玩家,这主要是因为他比较谨慎。
  但如果有人想要动手,他自然也不会拦着。
  而且……
  安如明的目光在第二车厢的门口转了圈。
  说起来,他们最开始发现这些管道不对劲,也是在第二车厢内部。
  列车长的那只手会变形、伸长,但那只手……能伸展到第二车厢里吗?
  真的会有这么长吗?
  安如明现在回头来想这件事,抿了抿唇。
  如果不能,那么当时杨乐柳会在第二车厢内听到动静,依旧代表着,这列列车里其实潜伏着另一个未知的怪物吧?
  他看了眼前方。
  黎棉、费笙箫和杨乐柳全都集中注意力在驾驶室中,没人关注他们这边。
  就算问了她们的意见,估计她们目前也会坚持以宋仰他们那边为重。
  可宋仰他们就一定能成功吗?
  要是失败了,他们还不是得复活重来,游戏还得继续下去?
  想来想去,安如明觉得,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也不用他亲自动手,现在是叶翔想要杀人,他借这个机会获取点信息,也算是为推进副本做贡献了。
  不然再拖下去,指不定下次被选中献祭的人真的会是他。
  想罢,安如明低声怂恿道:“想动手就动手,现在宋仰不在,不是好机会吗,你还在顾虑什么?”
  叶翔面色不虞:“如果我们又得复活一次怎么办,那我不是白杀他了?”
  安如明:“他不是也‘白杀’了你一次?”
  叶翔一想到这,脸色就更加难看。
  他点点头,冷笑道:“没错,要是我们还是得复活,那我这次白杀也不亏,如果不用复活,那更好!”
  不过——
  叶翔皱眉道:“我不能直接攻击那个家伙,要是到时候真不用复活,我这样干会被系统关小黑屋。”
  安如明趁机道:“我有一个办法……”
  叶翔竖起了耳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