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觉得副本里的规则可以轻易被撼动,能被别的力量改变,也可以被玩家扭转。”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夏景看向叶翔,慢慢道:“然而规则一旦能够被轻易改变就会变得没有意义,笑脸城的副本从不会设置毫无意义的规则。所以那与其说是规则,也许用‘法则’来形容,更加准确。”
  “就像是这个副本,你们没有想过,副本给出二选一意味着什么吗?”
  夏景说到这里,黎棉和费笙箫已经反应过来了,安如明也很快意识到了夏景的意思。
  只有叶翔还在腥红着眼问:“……意味着什么?”
  青年靠在夜色下的窗边,嗓音轻缓地说道:“这就意味着,副本没有给我们第三个选项——被防护道具左右生死。”
  叶翔愣了愣。
  夏景慢条斯理道:“如果进入驾驶室的人没死,那么怪物必然也已经被解决,不论列车长是不是主怪,我们都可以将游戏推进到下一个阶段。但在此之前,我们只会面对两种可能。”
  “一,进入驾驶室的人死亡,车厢里的玩家全员存活。二,那人没有进入驾驶室,那么车厢里的玩家就会根据星星升起的数量死去。”
  “第一轮里,程嘉裕看似是因为没有进入道具保护圈死亡的,但当时没有道具保护的人其实不止他一个。很大概率上,即使当时所有人都进了道具保护圈,依旧会有一个玩家以其他方式死去。”
  “第二轮每个人都进了保护圈,但是道具只能保证我们不受伤,并不会减弱我们对列车的撞击。列车的玻璃窗最终没有破碎,就代表当时我们这些在车厢里的人,即使没有防护道具,也都能存活下来。”
  “也就是说,”夏景慢吞吞道,“在解决列车长之前,防护道具其实根本干预不了驾驶室外的玩家的生死。”
  真正能掌控所有人生死的,是进了驾驶室里的那个人才对。
  听到这里,叶翔瞠目结舌。
  夏景说的这些,其实也都是宋仰想到的。
  在第二轮灾难即将开始前,当夏景说出“星星数量是这一轮即将死亡的玩家数量”这句话时,宋仰就意识到,防护道具对于当下他们这些驾驶室外的人而言,很可能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当时手头上既然还有道具,那自然是能用则用。
  宋仰见大家都已经明白过来这个道理,便不再废话。
  他看了眼时间,说道:“如果杨姐进入驾驶室后能砍伤怪物,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目前都还没办法猜测。我建议大家到时候尽量聚在一起,彼此照应,这样的话,一旦发生意外,也方便互相协助,集体行动。”
  这番话大家都没有异议,所有人沉重地点了点头。
  也是这时候,火车内响起了死亡播报。
  “叮咚!”
  “接下来列车将穿越雨林,雨林中有猛兽出没,请各位乘客坐稳哦。”
  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黎棉低声道:“这次真的又提早了五分钟……”
  每一轮间隔时间都会缩短五分钟,副本留给他们喘息的时间会越来越短。
  杨乐柳猛地站起,将砍刀取出,攥在手中。
  她深呼吸一口气,颤抖地吐出。
  “乐柳……”沙宇跟着站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杨乐柳上前一步拥抱住了他,哑声道:“阿宇,其实能把生死存亡的可能性握在自己手中是一件好事,你应该也明白的,对不对?”
  他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副本,有时候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里,那种感觉真的糟透了。
  沙宇的眼眶湿润起来。
  他猛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杨乐柳低声道:“我会努力活下去,所以……你也要努力活下去。”
  沙宇咬牙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杨乐柳放开沙宇,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大步大步往驾驶室走去。
  女人的背影纤细窈窕,却也坚毅决绝。
  九个人全部挪到了驾驶室外。
  杨乐柳站在最前面,沙宇守在她的左边,宋仰和夏景守在她的右边。
  她的身后是费笙箫、黎棉和瑟瑟发抖的王止。
  这一刻,被逼着不得不跟着大家一起面对这间驾驶室的王止也把刀从空间袋里拿了出来,用两只手紧紧攥着,害怕得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他紧盯着杨乐柳的后脑勺,似乎很怕对方关键时刻临阵脱逃。
  而最后,则是永远暗暗躲在大部队后头的安如明和叶翔。
  夏景轻声说了句:“按照前两轮的模式,从播报结束到杨姐听到声音,会有半分钟时间。”
  宋仰瞥着叶翔的动静,对杨乐柳说:“做好准备再进去,和怪物交手用不了太长时间,如果伤到它会改变局面,那么我们很快就会得到结果。”
  杨乐柳郑重地点点头。
  列车迅速一头冲入了前方夜色下的雨林,窗外不再有辽阔的视野,而是层层叠叠的黑色的巨大叶片,那些叶片不断拍打摩擦着列车玻璃窗。
  隐约可见一根根巨大的树干和草丛在飞速闪过,黑暗中一双双闪烁着光芒的野兽眼睛凝视着他们,那种被重重包围起来的幽闭感令人感到恐惧。
  杨乐柳在利用最后这片刻时间做心理准备,其余人也在做心理准备。
  夏景在角落里则是忽然低声问了句:“宋仰,你觉得这次会亮起几颗星星?”
  宋仰一愣。
  夏景若有所思道:“第二轮的时候,如果马裘没有进去,那我们会直接团灭。”
  “你觉得,三星副本会给出这样的难度吗?”
  有什么念头随着夏景这句话,闪过了宋仰的脑海。
  宋仰立刻顺着这句话往下思考,道:“如果每一轮间隔期都比上一轮缩短五分钟,那么等到第六轮过后,我们将会无间隔遭遇灾难。不管那之后副本在每一轮会安排几人死亡,玩家都会迅速被消耗掉,很大概率会在几轮之内就全部死完。”
  而这前后只需要两三个小时。
  这完全超过了三星副本应有的难度,极度不合理。
  夏景眯起眼,突然回忆道:“发车时,那位列车长说过,本次旅行‘途经站数未知,每个站点会经过几次亦未知’。”
  后半句话让两人对视一眼。
  他们乘坐的这列列车所在奔驰的轨道没有丝毫弯曲形成一个圆的迹象,那又有什么情况会导致他们重复经过同一个站点?
  站在驾驶室门前的杨乐柳颤声道:“我听到了……震动的声音,好像是有一群东西在朝我们冲过来……”
  雨林里的东西,除了方才播报中提示过的“野兽”,还能是什么?
  费笙箫离窗户最近,她仰头看着窗外喊道:“这次是九颗星星!”
  安如明大惊:“九颗?!”
  叶翔大吼:“怎么又是团灭的数字?!这tm不是三星副本吗?!”
  而宋仰和夏景一听这话,心中的猜测愈加落实。
  杨乐柳咬紧了牙关,主动抬起手想要推门。
  宋仰按住她的手制止了她:“等等,这一轮先别进去了。”
  杨乐柳愣住了,其余人都愣住了。
  安如明怔楞过后错愕道:“宋仰你在干什么?!”
  “你tm疯了?!快放开手让她进去!”叶翔目眦欲裂,手握匕首冲动地想要冲上前——
  夏景轻声道:“诶,不要杀错人呀。”
  他这句话就响起在王止的耳边。
  而王止就站在杨乐柳和叶翔之间。
  王止刚被宋仰这一出搞得懵懵的,听到夏景这句话,下意识一回头,就看到叶翔举着匕首冲自己扑过来。
  他被吓得大叫一声,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将自己手中的刀给送了出去——
  “噗嗤”一声,叶翔不敢置信地看着没入自己左胸口的刀刃。
  血腥气从喉咙里涌了上来,他嘶哑怒吼道:“蠢货,我想对付的是宋仰和那女人,不是你——”
  下一秒,巨兽们的嘶叫与如雷般的奔跑震动向他们飞速移近!
  一行人齐齐往右边看去,只看到无数只恐龙巨爪踏出了丛林,朝他们这列小小的列车,齐齐踩了下来——
  车厢铁皮迅速被踩扁挤压,九个人瞬息之间全部粉身碎骨,血液飞溅。


第25章 死亡鸣响(六)
  死亡是一种什么感觉?
  叫夏景来说,死亡前的一刹那非常刺激,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心跳加快,血液冲刷着四肢百骸,整个人仿佛快要沸腾。
  可是当意识到不论自己再怎么挣扎,区区人类之体也抵挡不了比他们庞大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力量时,那种瞬间被冰冻的绝望感,和紧随而来的粉身碎骨之痛,足以铭刻在人类的灵魂之上。
  倒是真正的死亡,无聊到让人感到乏味。
  就和安全屋时常漂流抵达的那片混沌之地一样,你凝视黑暗,黑暗也凝视你。
  你从那片亘古不变的黑当中,得不到任何令人愉悦的反馈。
  ……
  夏景眼睫微动,掀开眼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车厢内景象。
  火车在“咔哒”“咔哒”平稳地穿越原野,他躺在地上,而他的身旁就是宋仰。
  两人恢复意识之后,对视一眼,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车厢内其余人也陆陆续续在呻y中苏醒。
  一开始,他们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待记忆在大脑中渐渐复苏,他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错愕之色。
  他们死了……又复活了?!
  “怎么回事?”安如明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们没死?”
  他明明记得在雨林里的恐龙群袭来之后,一整个车厢的人都被踩死了,包括他自己!
  那种被踩成烂泥的感觉那么真实,直到现在安如明都在微微打颤。
  费笙箫爬起来,趴在窗外震惊道:“我们这是回到了原点?这、这竟然是个循环副本?”
  黎棉揉着额头站起身,视线扫过车厢前方,顿了顿。
  叶翔醒来后就摸向自己的左胸口,那儿没有任何被刀捅出来的伤口,甚至连一丝血迹都无。
  他松了口气,转瞬就满脸狰狞地将王止从地上揪了起来:“你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或许是因为触发了特殊的游戏机制,王止捅了他一刀,竟然没有被关小黑屋。
  王止惊恐地哇哇大叫:“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要杀了我,对不起,对不起——”
  沙宇睁开眼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杨乐柳,他冲过去把自己的妻子紧紧抱住,用力到浑身发抖。
  杨乐柳也是惊魂未定,但好在,她还活着。
  她红着眼眶反抱住沙宇,抬起眸,哑声道:“宋仰,你们刚才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亦是这一刻所有人心中的问题。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投注到了宋仰和夏景,这两个刚才干出了惊人之举的家伙身上。
  就和黎棉一样,夏景和宋仰也正在看着车厢前方。
  夏景率先开口,他的语气平静得好像他没有和他们一起经历方才那一场浩劫似的。
  “首先,我想这应该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循环副本,准确地说,我们这应该算是,‘读档重来’?”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瞳孔猛地紧缩。
  熟悉的程嘉裕的尸体映入了眼帘。
  程嘉裕的斜上方就是那根方形管道。
  此时此刻,方型管道中间鼓胀起了一大坨,在他们看过去的那一刻,那一坨就迅速瘪了下去。
  费笙箫发出了惊呼声。
  ——如果没有猜错,那应该是马裘的尸体正在管道里头被腐蚀!
  沙宇和黎棉下意识想要冲过去救人,可在挪动脚步之前,他们就想起来,这个时候马裘应该已经彻底死了……
  “我们应该是回到了这一关的开始,”夏景若有所思,“也就是,我们刚刚通关龙卷风的时候。”
  *
  时间继续开始一刻不停地往前走。
  即使再怎么应接不暇,一行人还是不得不赶紧坐下来,把整件事情赶紧捋一遍。
  “读档重来”这个机制出乎所有人意料,但也已经铁板钉钉。
  按照他们这一轮的经历,不难推测他们此前每通过一关,副本就自动存档过一次。
  当他们全员阵亡时,副本会自动将他们送回到这一关的开始。
  这是这个三星副本在刚开始就会给上全员阵亡的星星颗数,和他们将会反复经过同一个站点的原因——
  只因,这个副本给了他们全死之后复活的机会!
  然而一听完宋仰和夏景的分析,安如明却忽然笑不出来了:“所以你们做出这么冒险的行为的依据,仅仅是这两点?!”
  叶翔更是脸色沉沉。
  虽然他恨不得把王止给杀了,但此时此刻冷静下来之后,他亦清楚记得,意外发生之前,给了王止那一句冷不丁提醒的人是谁。
  他那阴鸷的目光落在了夏景的身上。
  注意到他的视线,青年偏过脸来,扫过他的胸口,便抬眸对上他的目光。
  那眼神,平静中又夹杂着一丝戏谑。
  夏景挪开了眼。
  叶翔的手猛地攥紧,几乎要把牙齿咬碎。
  这个人是故意的!
  这个人在当时已经猜到了这个副本的游戏机制,他根本是在拿做他试验,看每一关中间死去的人是否也会在副本读档重来后复活!
  他竟被这个家伙当做了棋子随意耍弄!
  这一刻,叶翔恨不得把夏景给生吞下去。
  而面对安如明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