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被宋仰切开了一半!
  紧接着,在惊恐的尖叫声中,一坨肉——
  不对,是被腐蚀到只剩下了一半的马裘的脑袋和脖子挂了下来!
  酸臭的透明液体混合着人血和脂肪滴答滴答往下淌,被滴到的列车座椅肉眼可见地被腐蚀出了坑洞!
  马裘的半张脸犹保持着惊恐的表情,透明液体还在持续地飞速地腐蚀他的皮肉、骨骼。
  他的眼睛从眼眶中掉了出来,就像是一团快要烂掉的果冻。
  好几个人快被吓疯了!
  宋仰下意识地往前迈出一步,然后又很快定住,手背上爆起了青筋。
  被腐蚀成这样,早就已经没救了……
  忽然,管道中的右侧袭来一根面条般长长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马裘的尸体往管道另一头狠狠塞了过去!
  宋仰的瞳孔猛地紧缩。
  马裘整个人本来就已经被腐蚀得快成肉泥,被这么暴力推挤,所有的躯体肉块都挤压在了一起,而他的脑袋就在这挤压中彻底断裂,直直掉到了底下的座椅上!
  王止已经快晕过去,费笙箫也忍不住吐了!
  这一出来得太快,等到宋仰直接将管道狠狠砍断,那只管道中的手已经缩了回去!
  黎棉低喝道:“宋仰,系统惩罚——”
  宋仰的脸色很沉:“还好,只是扣了五十积分。”
  ——那可是五十积分,怎么叫“还好”?!
  然而砍都已经砍了,本人也能接受这个结果,其他人更没法说什么。
  夏景飞快转过身,趴到了驾驶室门上,直直盯着里头看。
  不知何时,金发碧眼的列车长已经来到了门边,正往回走。
  注意到夏景的目光,列车长的脚步微微一停。
  随即,他玉树临风地笑着,抬起手朝夏景挥了挥。
  那只手和手臂,有好几处露出了森森白骨……
  这一幕刺激到了所有人,安如明跳了起来吼道:“列车长就是副本主怪!他就是副本主怪!”
  费笙箫颤抖道:“马裘被他杀了,我们活了下来。马裘如果没进去,那我们十个人都会死!这是一个选择游戏,接下来我们每一关都要选择!”
  “如果后面星星升起的数字还是全灭数字,那么只有牺牲那一个人,我们剩余的人才能存活!就算后面星星不再是全灭数字,我们依旧要选择是牺牲更多的人还是只牺牲那一个……”
  叶翔的眼神凶狠下来:“这还用问吗?被选中的人必须进去,不仅仅是因为要让更多的人活下来,还因为只有进去的人才能杀了列车长!”
  “你还说——你还说!”沙宇冲过去揪住了叶翔的衣领,“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把马裘踢了进去,他至于连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吗?!要是能给他自己推开门的机会,也许他会做得更好,也许他能想办法杀了列车长!”
  叶翔也眼睛充血地吼道:“就冲他?省省吧!他再犹豫下去,我们根本没机会再躲过这一劫,你们能活下来还得感谢我!而且你别忘了,他被腐蚀了,他在进门前明明已经开启了怪物道具的防护功能,可他还是被腐蚀了!我们的所有怪物道具一旦进了驾驶室,很可能是直接失效的!他的死怪不了我!”
  沙宇:“你——”
  “这个时候别吵了!”杨乐柳冲上去挡住沙宇。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侧了侧耳,好像听到了什么,却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
  等到沙宇和叶翔两人分开,他们都已经气喘吁吁。
  安如明忽然阴鸷道:“你想逃去哪里?”
  众人循着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王止不知何时摸到了通往第二截车厢的门边。
  安如明跨步过去将他抓了回来,王止哭喊道:“我不行,我不行的!我对付不了那个怪物!”
  安如明冷笑道:“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第二截车厢里全都是那些管道,你想跟那些管道呆在一起?”
  王止痛哭流涕地摇头:“不,我、我不想,我想离开这里,呜,我想离开这里……”
  “先别这样,我们坐下来再想想办法!”杨乐柳劝道。
  安如明显然也陷入到了癫狂中,眼白里充着血丝:“办法?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列车长指定的人选里,只剩下他还活着了!他弄不死怪物没事,我们想办法搞个炸弹似的武器绑在他身上——”
  杨乐柳崩溃:“哪里来这种武器?这是我们现在能做出来的东西吗?!”
  在这一片争吵中,宋仰没说话,而是沉着脸重新走回到驾驶室门前。
  夏景没有挪动过脚步,始终站立在那里。
  他没回头,只默契地轻声问了句:“我敲了?”
  宋仰看了他一眼。
  青年万年如一日的冷静,让他的火气也降了下来。
  宋仰沉下心,点了点头:“嗯。”
  “笃笃”两下敲门声,惊醒了在那头争吵的众人。
  他们全都看了过去,然而因为情绪激动,他们一时都没意识过来宋仰和夏景在干什么。
  驾驶室中,列车长听到敲门声,笑眯眯走过来,歪了歪脑袋,似乎在问干什么。
  夏景学着上一轮的宋仰,做了个开门的动作。
  费笙箫愣了愣,恍然大悟道:“你们……啊,你们在测试列车长会不会给出新的人选标准吗?”
  这句话一出,其他人反应过来——
  对啊,每一轮的灾难方式都在变化,说不定每一轮的入驾驶室人选也会改变!
  对于黎棉、沙宇他们这一类人来说,他们最希望的人选就是他们自己,这比看着别人进去送死要好受多了!
  于是他们赶紧凑了过去,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列车长的动作,眼中闪烁着紧张和祈祷。
  倒是叶翔和安如明,意识到人选可能会变化时,两人的脸色变得有些慌张。
  驾驶室内,列车长在众人的目光下低头捣鼓了会儿,再抬起头时,他“啪”一下将同样的一张白纸贴在了小窗玻璃上。
  大家定睛一看。
  这一次,这张白纸上写着:
  “只有符合如下条件的乘客,方可推开驾驶室的门,进入驾驶室:
  1、女性;
  2、三十岁以上。”
  这个条件一出,沙宇颤了颤,喃喃道:“……不。”
  剩余九人中,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了杨乐柳的身上。
  杨乐柳的脸上失去了血色。


第24章 死亡鸣响(五)
  躲在后处的安如明和叶翔暗暗松了口气。
  沙宇反应过来后,用力拍打驾驶室门,喊道:“重来一次!再重来一次行不行?!或者直接让我进去,让我代替乐柳进去啊!”
  然而不论他如何怒吼,驾驶室里头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那张白纸就跟粘在了小玻璃窗上似的,纹丝不动,列车长更是不见踪影。
  沙宇开始发狠地踢踹这扇门,“砰砰”作响,却依旧得不到任何反应。
  最终宋仰把他拦了下来,低声道:“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得先抓紧想办法。”
  沙宇就像是一头疯了的野马,还想往前冲,杨乐柳却指尖苍白地抓住了他,哽咽道:“老公……”
  感受到杨乐柳掌心里冰冷的汗意,沙宇颤了颤,停了下来。
  他喘着气,转过头。
  其余人都沉默地看着他们,杨乐柳眼眶微红,摇了摇头道:“应该没用了,怪物一旦列出了条件,这一轮可能都不会改变了,而且、而且我也不想让你代替我进去……你别撞门了!”
  这个女人在这么短短一分钟内已经调整好了心态。
  她深呼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嗓音还在发颤,语气却很坚定:“你们告诉我进去后该怎么做,我、我听你们的!”
  沙宇捏紧了拳头,眼睛跟着红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地骂道:“草……草!”
  *
  离上一轮灾难,已经过去十五分钟。
  一行人远离了驾驶室几米,围成了一个圈。
  “如果每场灾难之间的实际间隔时间是二十五分钟,那么我们现在还剩下十分钟时间。”黎棉看了眼时间,郑重地说道。
  夏景靠在窗边,扫视着窗外的原野,又瞥了眼上方。
  上方是漆黑的夜空。
  不知道这个副本中有无月亮,上方靠近列车顶部的地方,夏景总觉得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
  他听到黎棉的话,开口道:“每场灾难之间的间隔时间不一定是固定的。第一轮是三十分钟,第二轮是二十五分钟,也许之后每一轮间隔时间都会缩短五分钟,又也许每一轮间隔时间是随机数字,那么下一秒我们就会迎来第三场灾难也说不定。”
  其余人的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
  夏景回过头,微笑道:“不过,我们姑且先将这一轮的休息时间假定为二十分钟吧,接下来的计划请尽量在五分钟内商量完。”
  宋仰冷静道:“我想先问一下,现在是否还有人手握怪物道具?”
  这一句话一出,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理论上,没有玩家会对其他人坦诚这种事情,这就跟“财不外露”一样,都是生存之道。
  很多时候,玩家们其实都明白,若是能够从最开始就齐心协力,那么许多副本也许都能用更短的时间去突破。
  然而人心隔肚皮,想要信任别人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所幸,他们这次副本有那么几个与宋仰志同道合的人。
  黎棉最先说道:“我和笙箫都没有防护道具,怪物道具只有我手上的一把剑。”
  这是显而易见的,第一轮灾难发生时,她们俩就纯靠硬扛。
  沙宇沉默,杨乐柳主动说道:“我这边还有最后一个防护道具。”
  宋仰又看向叶翔、安如明和王止。
  叶翔撇了撇嘴道:“我没有。”
  安如明:“我也没有。”
  王止飞快摇头。
  宋仰又看向夏景,夏景摊摊手。
  宋仰回过了头。
  夏景见他这么干脆,不禁歪歪脑袋,好奇道:“你不问我从你那里拿走的道具去哪儿了?”
  宋仰扯了扯唇角:“看你那把道具当宝贝的样子,估计拿到手的道具没一个用掉的,都藏起来了?”
  夏景挑起眉梢。
  宋仰顿了顿,说道:“下次还是至少带一个在身上防身吧,别把这些副本真的当游戏了。”
  夏景低声笑问:“宋医生,你悬赏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宋仰斜他一眼:“刚才我那只是友好建议,我们俩之间的账还是得算的,只是不是现在。”
  说完这句话,宋仰就重归话题,对其余几人道:“我身上也已经没有任何道具了,那么我们现在总共就只剩下了一个防护道具。”
  沙宇立刻哑声道:“这个防护道具不能给你们,乐柳得用。”
  安如明一听这话,状似担忧道:“但是按照小马刚才的经历,防护道具进了驾驶室似乎会失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沙宇的善良终于在这一刻为了自己的妻子转变为了尖锐,他盯着安如明道,“小马进了驾驶室后经历了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防护道具在里面会失效也只是你们的猜测,不是既定的事实!”
  安如明的盘算被拆穿,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叶翔却不要脸,他大声质问:“那我们这里还有八个人,难道八个人的命都不如你老婆一个人的命金贵?”
  沙宇青筋暴起,他起身一把揪起了叶翔的衣领,把众人吓了跳。
  这一刻,这个男人身上甚至沁出了血腥气。
  “那需要我说得再明白点吗?”沙宇一字一句道,“这道具在我们身上,我们不给,你们谁都别想用!”
  叶翔:“你——”
  宋仰沉声道:“我没打算让你们把防护道具用在我们身上,冷静一点!”
  “老公!”杨乐柳赶紧把沙宇和叶翔分开。
  沙宇重新坐下来时,表情已经难看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妻子即将被送入怪物口中这件事情让他变成了一个一点就会炸的炮仗。
  宋仰揉了揉眼角,对杨乐柳说道:“杨姐,防护道具你拿上,不管有用没用,至少也是一层保障。另外,你们手上有砍刀之类的武器吗?”
  杨乐柳赶紧点头:“有!”
  “好,”宋仰点了下头,分析道,“目前来看,列车长攻击玩家的方式不是一击毙命。马裘被塞进管道里的时候,最开始还有呼吸,从最乐观的情况去考虑,马裘甚至有可能是全须全尾被塞进管道里的,也就是说,就算杀不死列车长,你也不见得就一定会死。”
  听到这里,沙宇紧盯住了宋仰,屏住呼吸道:“——只要我们第一时间把管道砍断?”
  “对。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猜测,”宋仰缓缓道,“至于进入驾驶室之后怎么做——大部分怪物都是血肉之躯,进入驾驶室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往前砍,虽然没有章法,但因为驾驶室面积小,所以也最容易将怪物砍伤。”
  杨乐柳连连点头,把宋仰说的全都记进了脑子里。
  “那我们怎么办?这女的要是能活下来那最好,那代表驾驶室里那个怪物已经被解决了,但如果这女的死了,这次我们没有防护道具,还一定能全部活下来吗?你能保证吗?!”叶翔瞪大眼睛质问宋仰。
  有几人也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没错,他们上一轮确实全员存活了,但是上一轮,他们每个人都进了道具保护圈啊。
  夏景轻飘飘插嘴道:“许多玩家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