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一秒钟死寂过后。
  安如明再也顾不上伪装善良,他怒瞪着马裘低吼道:“你快点去推门!”
  马裘也慌了起来。
  好兄弟的尸体就在一旁,他也害怕接下来未知的灾难,可让他去开这扇门他也不愿意,万一他一进去就死翘翘了呢!
  他的嗓子发着抖:“为、为什么非得是我,而且我进去了就一定有用了?!”
  安如明目眦欲裂:“关键点一定在驾驶室里,你进去不一定有用,但不进去我们一定会死!”
  在场的其他几个人其实都不愿意干这种逼迫小孩子的事。
  宋仰揉了揉眼角。
  他想了想,取出一个长得像恶魔之爪的怪物道具。
  就算对宋仰这样的玩家而言,怪物道具的获取也不简单。
  这是他目前手头上唯一的一个攻击性怪物道具。
  宋仰说道:“这是一个‘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攻击范围’的攻击道具,同时配备防护功能,启动后可以累计使用整整一个小时,只要盯准目标,冰刃会自动从道具中射出,攻击目标。”
  简单介绍完使用方法,宋仰将东西递了出去,同时直接戳破了安如明刚才试图给两个孩子营造的美好假象:“实话说,开门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没人知道。也许开门后我们能替你们冲进去,也许不能。但是这个道具我可以给你们两人之中愿意进去的那一个。”
  僵持不是个办法,就算他们还能共用彼此的防护道具,可防护道具一定就能抵挡住接下来的灾难吗?
  这是一个未知数。
  更何况防护道具也是怪物道具,是非常稀少的,终究会消耗完,之后想要线索,他们还是得闯入驾驶室。
  而他们也终究需要他们之中的一人做开门人。
  宋仰能做的,就是给愿意进去的人帮一把手。
  一听宋仰这话,王止倒是闭了嘴,咽了咽口水,眼中出现了一丝犹豫。
  他也知道怪物道具难得,更何况还是在杀伤性如此强的同时兼具防御的怪物道具,有了这个,那确实是多了很大一层保障。
  别说王止了,就连安如明和叶翔看到了这个道具,一瞬间都有些眼馋。
  夏景自听到播报后就一直注意着窗外,此时此刻,他轻声说了句:“我们进入沙漠了。”
  几人脸色微变,迅速朝窗外看去。
  原野变成了无垠的白色沙漠,那漫天漫地的夜空下的白色给人一种窒息的绝望感。
  时间紧迫,没得选了。
  马裘咬咬牙,骂了句脏话,从宋仰手中一把抓过那个怪物道具!
  顿了顿,他在恐惧之中依旧不忘贪婪:“这、这东西等出来之后也归我吧?”
  宋仰淡淡道:“给了你就是你的。”
  “……行,”马裘猛吸一口气,转过头,对着躲在椅子后头的王止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等这事结束,你完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怪物道具。
  王止缩了缩脖子,露出惊恐的神色。
  沙宇皱眉道:“喂!”
  宋仰没说话。
  怪物道具他是给了这个小子,但等到这小子出来后,他会不会任由对方拿着武器胡作非为,那又是另一回事。
  杨乐柳颤声道:“我听到了风的声音。”
  她这句话说完,众人就注意到,沙子被风卷着,开始不断地拍打列车车窗。
  马裘闻言,方才的耀武扬威又重新转变成了害怕。
  他握紧怪物道具,打开了防护功能,挪着步子,艰难地走到了驾驶室门前,不停地咽口水,彼时脸色已经很难看。
  宋仰和夏景守在两边,沙宇则蹲守在马裘身后。
  宋仰打开了他剩余的最后一个防护道具,将他、夏景和沙宇全部罩了进去。
  杨乐柳手头也还有一个防护道具,她和费笙箫、黎棉、王止凑在了一块,安如明厚着脸皮躲进了她们的道具保护圈里。
  叶翔本想跟安如明一起,可看着马裘的背影,他眯了眯眼,又往前悄悄走了过去,躲进了宋仰的保护圈。
  马裘不断深呼吸着,一张脸绷得很紧。
  宋仰冷静地提醒他:“记住,打开门之后,先看向列车长的脚。如果他是npc,那么玩家对npc只造成伤害,系统不会开启小黑屋,只会扣除一些积分。冰刃射出之后,你要是能听到扣除积分的系统播报,就立刻闪开,要是没听到,那列车长基本就是怪物没跑,你只管他头部看去。”
  攸关性命,马裘听得很认真。
  他不断地握紧手中的道具,手背上浮现出青筋,胸口起伏着。
  与此同时,黎棉和费笙箫一起紧紧盯着夜空。
  几乎是杨乐柳提醒完风声的两三秒之后,前方漆黑的夜空中,突然闪烁起了——
  黎棉错愕道:“十颗星星?!”
  十颗?!
  众人一惊。
  刚才那一轮是一颗星星,这一轮是十颗?!
  安如明脸色骤变:“难道这是灾难的等级提示?!”
  “不对,”夏景垂眸思索,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抬起头,嗓音有些微凉,“这或许是……这一轮将会死亡的玩家人数。”
  话音落地的一瞬间,列车车身开始剧烈摇晃,车窗外的沙子肉眼可见的开始在空中盘旋——
  这一轮是沙漠龙卷风!
  马裘脸色惨白,没时间了!
  他最后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手——
  可因为恐惧,他又停滞了下!
  马裘咬了咬牙,心脏快要跳出喉咙,他屏住呼吸正要一鼓作气用力推门——
  却不想背后忽然出现一股力,将他狠狠踢向了门!
  马裘因为猝不及防的背后袭击睁大了双眼!
  他的身体压到了门板上,而面前的门顺力而开!
  被门后的力量吸入进去时,马裘大脑一片空白,原本做好的准备全都忘了,他什么反应都没来得及做——
  马裘消失在了原地,驾驶室的门“砰”一声合上。
  宋仰立刻去推门,然而门再次变得纹丝不动!
  叶翔眼神凶狠地盯着这扇门,猝了一口:“什么东西,门竟然还会重新关上?!”
  沙宇怒吼道:“他原本已经准备要进去了,你为什么要踢他?!”
  叶翔一听这话冷笑道:“哈?那我给他补一脚也没差吧,谁叫他这么慢吞吞——唔!”
  他被宋仰一拳揍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防护道具展开的壁上。
  下一秒,整辆列车被龙卷风卷上了天际!


第23章 死亡鸣响(四)
  这一次是真正的天翻地覆。
  在呼啸着的龙卷风中,列车就像是一条小小的虫子,脆弱到仿佛轻易就能被撕裂。
  翻滚,旋转,摇晃。
  列车里充斥着尖叫和碰撞的声音。
  防护道具能尽可能保护玩家不受伤害,却无法阻止所有人随着列车的翻滚撞到车厢顶面,再狠狠落到地上,摔得头晕眼花。
  又一次翻滚中,叶翔和夏景齐齐撞到了车窗玻璃,整面玻璃不堪重击,裂出了蛛网纹。
  感受到破碎的玻璃窗正在一点点失去承重力,向外凹陷,叶翔发出了惊恐的嚎叫,四肢挥舞着。
  ——现在他们可是在半空中,要是掉出去就完蛋了,他们必死无疑!
  夏景努力伸出手,纤细修长的五根手指用力抓住列车中一个座位的椅背。
  然而座椅的椅背表面太过平滑,没有任何可以勾住的地方,想要抓住这个东西太难了。
  夏景即使已经很用力,五根手指依旧在慢慢地滑出去。
  下一秒,另一只手用力扣住了他的手腕。
  夏景抬眼看去。
  宋仰一边抓住了车厢里另一处可以固定身形的地方,一边紧扣着他。
  因为用力,男人手臂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
  他低声喊道:“夏景,抓住了!”
  夏景眯了眯眼,够出另一只手攀住了宋仰的手臂。
  宋仰将他用力一拉,拉近过去,将他的手放在了车厢里的固定挂钩处,让他攥住。
  由于宋仰的位置已经固定,他们这个防护圈也终于不再滚来滚去,有道具无形的壁在,沙宇和叶翔的撞击范围也小了很多。
  很快,沙宇同样稳住了身体,只剩下叶翔一个人还跟个乒乓球似的滚到这滚到那,也没人理他就对了。
  列车还在龙卷风中旋转,却已经在往下落。
  夏景稳住身体后第一时间抬头向驾驶室的方向看去。
  驾驶室那面小小的玻璃上,写着黑字的白纸已经消失无踪影了,取而代之的是——
  夏景飞快道:“宋仰,你能看清楚那是什么吗?”
  宋仰随着列车的又一次翻转往后倒去,他努力稳住,凝眸看向前方,蹙起了眉。
  那面小小玻璃上,是……是一片说不上白中带粉,还是粉中带白的颜色。
  颜色中带有一些颗粒感,且好像还在微微蠕动。
  “不知道,”宋仰喘着气咬牙道,“但可以确定,那绝对是怪物的躯体。”
  列车长,绝对是个怪物。
  他的话音落地,列车开始飞速往下坠落,车厢内的尖叫声拉至最响。
  随着“砰”的重击声,整列列车撞击到了地面,又狠狠往上弹了下,再“哐”一声,彻底在地面落稳。
  车厢内剩余的九个玩家几乎彻底被摔晕,有的趴在地上,有的挂在座椅间,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无法动弹。
  列车外,龙卷风终于开始退场,风在渐渐停息。
  沙子如雨般淅淅沥沥落下,回归大地,回归寂静。
  而车厢内,也陷入到了死寂之中。
  足足过去两分钟后。
  一声嗡鸣响彻寂静的沙漠天际。
  “咔哒”“咔哒”,车身缓缓开始驶动,列车重新开启了这段旅程……
  车厢内,宋仰和夏景最先清醒,努力爬了起来。
  防护道具已经彻底被震碎,两人都有些耳鸣。
  “大家……大家都没事吧?”沙宇第三个醒来,他一边呻y一边问道,“乐柳,乐柳你在哪?”
  已经滚到了这截车厢尾巴上的杨乐柳艰难地喊了声:“老公我在这里……”
  王止浑身都在发抖,哭得满脸都是泪痕:“火车、火车又开起来了……”
  黎棉撑起身体,甩了甩脑袋。
  她抬起头扫视一圈,哑声道:“这次……大家都没事。”
  费笙箫“嘶”了声,揉了揉额头,茫然道:“咦,都没事的话,那十颗星星……”
  她依稀记得出事前,夏景说过,星星数量很可能代表着这一关会死亡的玩家数量。
  但现在他们都好好的……
  安如明因为这一场幸存松了口气,他扶着身旁的座椅站起,自我安慰般强笑道:“是不是小冬想岔了啊,那十颗星星是其他的意思?说不定就是灾难等级……”
  “如果是灾难等级,那副本没必要将这东西细分出整整十级,因为没有意义,” 不知何时,夏景彻底站了起来,他的目光正停留在列车右侧的车窗玻璃上,“你们看看这些窗户吧。”
  大家听到声音,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去。
  所有人顿时脸色一变。
  他们又往左侧看了看。
  左右两边,这整截车厢的玻璃……全都裂了!
  不仅裂出了蛛网纹,还出现了严重的向外凹陷,几乎可以预想,再差一点点,所有车窗就会彻底破碎!
  如果在列车还在龙卷风中翻滚的时候,所有车窗齐齐碎裂的话,那毫无疑问,列车里有几个玩家就会掉出去几个。
  一旦掉出去,后果不言自明,他们可不就是全员阵亡?
  想到这里,列车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而此时此刻,这些玻璃正在一点点自我愈合。
  蛛网纹在自动消失,凹陷在逐渐平复,车厢内一切的变形、破损,都在自我修复当中。
  所有人浑身浸着一股寒意,他们再看向夏景。
  夏景已经重新走到了驾驶室门前。
  宋仰也跟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能够躲过这一劫,很可能是因为……
  黎棉和沙宇爬起来,冲到了驾驶室门前,向里头看去,他们惊诧道:“马裘人呢?!”
  驾驶室内的一切景象再次向他们开放。
  列车长高大的身影背对着他们,就如同此前一样在欢快地摇摆,进入驾驶室的马裘却不见踪影,如果说是死了,那尸体又去了哪儿?
  下一秒,他们左上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
  一群人下意识抬头,然后——
  费笙箫低低尖叫一声!
  王止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安如明、叶翔、沙宇和杨乐柳都被吓得不轻,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两步。
  他们所有人,瞠目结舌地看着方形管道连接着驾驶室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巨大的、不规则的鼓胀变形。
  就好像有一大坨什么东西,被从驾驶室塞进了管道中,往外推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叶翔睁大了眼睛。
  话音落地,又有令人牙酸的金属变形的声音响起——
  方形管道中的不明物体往前移去,一口气移出了整整半米的距离。
  ——管道正在将这个东西往后面的车厢输送!
  费笙箫的嗓子都变音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乐柳的脸色忽然煞白,她喊道:“有呼吸声,管道里有呼吸声!”
  几乎是她这句话刚说出口,管道上的鼓胀突然瘪了下去,好像里头的东西正在消失……
  宋仰二话不说取出砍刀向管道挥去,银白的光一闪而过,鼓胀处底部的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