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不知道这一位,又是哪一种。
  大家介绍完,安如明道:“刚才游戏还没开始的时候,所有门都打不开,我们一直没机会查看整个地图。现在应该每扇门都能打开了,大家分头行动,尽快把整列火车查看一下如何?”
  其余人没意见,叶翔阴恻恻道:“但是刚刚的广播提示了吧,让我们不要在车厢间走动。”
  “没有任何一个副本不需要探索整个地图就能通关,”宋仰把注意力从夏景身上撤了回来,淡淡道,“我去看看后头。”
  语罢,他就率先朝下一截车厢的方向走去。
  有了宋仰带头,其他人对视一眼,也很快行动了起来。
  叶翔撇撇嘴角。
  ……
  夏景双手插着裤兜。
  他来得比较晚,还没来得及观察他们身处的这截车厢,所以没急着跟宋仰一起往后头走去,而是先打量了下四周。
  夏景从未踏足过现实世界。
  不过看其他那些玩家的反应,这列火车的车厢应该跟现实中的火车差不了太多。
  中间一条过道,左右两边俱是紧挨着的两个座位。
  火车的车窗玻璃倒是面积很大,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头的景色。
  此时火车正行驶在一片原野之上,远方只有浓黑的连绵起伏的山影,其他什么都没。
  另外就是……
  夏景脚步一停,仰起头。
  车厢内部,左右两侧顶上,悬挂着两条方型金属管道。
  这两条管道的存在很突兀。
  银白金属色的管道本身很粗,有点像是油烟管道。
  然而这两条管道是从驾驶室延伸出来,一路连接向后面的车厢,再加上刚才广播已经提示过火车内不提供饮食,因此“油烟管道”这个选项绝不可能。
  那这两条管道,又是起到了什么作用?
  夏景向最前方的驾驶室看去。
  三个高中生正挤在驾驶室门外,通过门上那面小小的窗户向里头窥探。
  显然,列车长也是等到副本开始之后才出现的。
  三个高中生在那一惊一乍。
  壮实男生程嘉裕惊笑道:“列车长说的是中文,头发竟然是金色的,外国人啊?这设定有点乱七八糟哈。”
  高个子马裘被里头吓了跳:“他朝我们笑什么呢!”
  程嘉裕咽了咽口口水,努力装作不怕的样子,嘻嘻哈哈道:“他跟你打招呼呢,说不定他就是怪物,已经盯上你了哈哈哈哈!”
  马裘骂道:“你少给我乌鸦嘴!”
  夏景的目光穿过那面小小的窗户,落在了驾驶室里头隐约露出的一张外国人脸上。
  列车长“阿火”是个非常英俊的外国人,注意到他,朝他抛了个媚眼。
  夏景非常平静地收回目光,转身朝后头走去。
  连接第二截车厢的门已经被成功打开。
  夫妻二人、姐妹花和宋仰全都聚集在这边。
  此时此刻,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夏景瞧了眼后面这截车厢,挑起眉梢。
  后面这截车厢,光线昏暗。
  没有窗户,没有座位,有的只有从驾驶室和第一截车厢那边延伸过来的方形管道。
  ——弯弯曲曲,扭曲盘绕到占据了大半的车厢空间,仿佛在这里组成了一个立体型迷宫,有些壮观。
  夫妻中的妻子,杨乐柳震惊道:“这、这到底是什么啊?这些管道是做什么用的?”
  丈夫沙宇凝眸缓缓扫过这些管道,摇了摇头:“不知道。”
  冷艳美女黎棉目光一定,开口道:“你们看,这截车厢最后面,还有一扇门。”
  ——那就是还有第三截车厢?
  这列火车到底有多长?
  如果真的跟现实中的火车一样长,那么寻找线索又会变成很费劲的一件事。
  宋仰最先迈步,往里头走去。
  黎棉显然是一个喜欢主动出击干副本的女孩。
  不等其他人反应,她果断地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把匕首,对一脸担忧的费笙箫低声道:“笙箫,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很快回来。”
  语罢便跟在宋仰的后头走了进去。
  已经有两人出发查看,其余人便留在了外头,以防造成场面混乱。
  他们替两人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准备好随时提醒危险。
  穿越那些扭曲的方型管道,是件艰难的事情。
  宋仰和黎棉两人就如同电影大片里跨越X射线的特工,一会儿跃起攀爬,一会儿趴下来匍匐,谨慎起见,还得保持轻手轻脚。
  花了好几分钟时间,才终于来到这截车厢的尽头,彼时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宋仰也取出匕首,握在手中。
  夏景站在车厢的这头,定定地看着男人将手放在了移门的拉把上,和黎棉对视一眼——确认过时机后,猛地将门拉开。
  大家愣住。
  夜晚的烈风灌涌了进来,吹鼓起每个人的衣服。
  ——门后不是第三截车厢,而是火车尾巴上的一个小小开放式平台。
  出人意料,火车长度竟到此为止了。
  宋仰走出去张望了下,又转过身,仰头看去。
  很快,他对守在门外的几人说道:“这里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个可以爬到火车顶上去的爬梯。”
  沙宇和杨乐柳明显松了口气。
  没有其他东西就好。
  这样一来,他们只要把注意力放在两截车厢里就够了。
  宋仰和黎棉又仔细确认了一遍最后头那个平台的情况,才关上门走回来。
  黎棉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最开始见到宋仰的时候,她就能感觉到这个男人不太简单,应该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
  因此走回来的路上,她想了想,低声交流道:“这样看来的话,目前最可疑的是列车长?毕竟列车上只有他一个活物。”
  他们刚好走到管道走向最扭曲的一片区域。
  宋仰探下身,回答道:“嗯,不过列车长这个目标太明显了,别忘了主怪不一定会伪装成人类。”
  然而这列火车上的元素这么少,如果怪物是伪装成了物,又会是什么?
  黎棉正思索着,站起身体——
  下一秒,杨乐柳忽然脸色一变,低声喝道:“等等!方形管道里有东西!”
  宋仰和黎棉身形一定,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只有沙宇飞快把刀从空间袋里取了出来,把杨乐柳拉到自己身后,盯向那些管道,如临大敌。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叶翔、安如明和三个高中生连忙走了过来,紧张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杨乐柳和沙宇的身上。
  沙宇声线紧绷:“……乐柳的听力很好,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能听到普通人很难听到的‘非人声’。”
  夏景眸光动了动,瞥了杨乐柳一眼。
  不少人看杨乐柳的眼神亦变了。
  ——她是超能力者?
  回想起她刚才的那句提醒,安如明赶忙伸手示意道:“宋先生,黎小姐 ,你们、你们先停在原地别动。”
  这句话一出,气氛陡然变得僵硬。
  这听似是为了宋仰和黎棉好,怕他们继续引起怪物的注意,实则又何尝不是怕两人再动下去,把怪物引到他们这边来?
  此时此刻,安如明他们看宋仰和黎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已经身陷怪物嘴中的可怜虫一样,充满了怜悯和恐惧。
  然而,其实早在安如明开口前,宋仰和黎棉就已经停下。
  只是和门外某几个人的紧张戒备不同,被弯曲环绕的管道包围着的两人都还算冷静。
  黎棉仔细观察着自己的上方,侧耳倾听。
  宋仰平静地问杨乐柳:“你听到了什么?”
  杨乐柳闭着眼,秀丽的眉紧蹙成一团,过了几秒,她睁开眼,摇摇头道:“现在已经没了,但是刚才我听到了……就在你们那个方位,有什么在管道里动,簌簌簌的!”
  在管道里移动的,除了怪物还能是什么!
  安如明、叶翔和三个高中生各自后退一步,张开嘴正想说话——
  夏景歪了歪脑袋,道:“割开一道口子看看吧?”
  若是直接把管道砍断,而里头并没有东西,那么玩家很有可能会因为“恶意破坏副本环境”被关小黑屋。
  先割一道口子看看情况,是比较保险的做法。
  安如明听了却脸色大变:“你在说什么,里面很有可能是怪物,我们现在应该把这扇门关起来——”
  “——关起来,然后呢?”费笙箫看起来乖巧,却是听到这句话后最先炸毛起来的那个人。
  “把棉棉和那个帅哥一起喂给怪物?大叔,你忘了我们要怎么才能通关了吧,是要杀死怪物,不是要把怪物喂饱!而且这管道是连接着第一车厢的,你以为关了这里的门,你就能安全了?”
  费笙箫毫不客气的一通怼把安如明怼得脸色青红交加。
  费笙箫捋起袖子道:“棉棉你等着,我这就进来帮你——”
  黎棉喝止:“你别过来!”
  对于徘徊在一星副本中的玩家来说,杀死怪物就是摆在他们眼前最大的困难。
  但是对于二星以上副本中的玩家而言,杀死怪物已经是最简单的任务。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真能直接面对副本主怪,那今天甚至算得上是lucky day。
  问题是,他们能有这样的好运吗?
  宋仰说道:“以防万一,你们还是先后退点。”
  安如明、叶翔和三个高中生依言又赶紧后退了三步,夏景、夫妻俩和费笙箫却始终是一步都没退。
  这中间的差别,让安如明他们有些拉不下脸来。
  宋仰看了门外的夏景一眼。
  后者直勾勾盯着这里的眼神充分召显着他的跃跃欲试,大概是听到有怪物,又走不动道了。
  宋仰笑了声。
  冬景?
  呵呵。
  他还春景秋景呢。
  宋仰将匕首换成了斧头,收敛了神色,眼底的冷光一闪而过,手臂用力一挥。
  转眼间,斧头已深深嵌入到管道当中!
  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腐臭味迅速蔓延开。
  “呕——”
  三个高中生最先忍不住吐了起来。


第21章 死亡鸣响(二)
  这股味道该怎么形容?
  有点像臭鸡蛋,又像是臭水沟,还像是一块肉放那腐烂了一个月,令人仅仅是嗅上一下,就能想象出苍蝇蛆虫爬满肉块的样子。
  那味道甚至臭得冲鼻,定力差点的人转眼间就能被这味熏过去。
  三个高中生连忙逃远了,叶翔和安如明面如菜色地连连后退几米。
  沙宇和杨乐柳其实亦有点受不了,但他们还得小心防范着怪物的出现,好及时帮上宋仰他们一把。
  宋仰给了黎棉一个确认的眼神。
  黎棉点了点头。
  女生后退一步,从空间袋里换了把武器出来。
  这把武器令宋仰和门口的夏景都挑起了眉梢。
  那是一柄剑。
  剑身大概有一米,就着光线,某些角度微微泛着血光,剑刃莹白,透露着一股寒意。
  这显然是个怪物道具。
  安全屋不可能把所有副本都漂上一遍,因此夏景也并不知道这把剑具体是哪个副本怪物的攻击部位。
  但按照他的直觉,这应该是某个三星副本怪物的产物。
  黎棉对这柄剑的使用显然已经非常娴熟。
  女生双手紧握着剑柄,高度集中注意力,背脊挺直,浑身如同一把拉紧的弓,那种锐气,更像是与这柄锋利的剑合为了一体。
  ——这个女孩子,排名应该不低。
  夏景和宋仰同时想道。
  宋仰回过头,注意力重新落在了斧头上面。
  紧握在斧头上的那只手微微用力,青筋凸起。
  所有人悄悄屏住了呼吸。
  “喀”的一声,斧头被宋仰用力拔了下来,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精神都绷紧到了极致,以防下一秒怪物就从管道裂缝中冲出来!
  然而事实是,除了愈加弥漫开的恶臭,并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出现。
  “没有怪物吗?”沙宇怔楞。
  听到这句话,安如明和叶翔才捂着鼻子又靠近过来。
  夏景忍不住,还是跨入这截车厢,走了进去。
  他跨越几根管道,来到了宋仰和黎棉的面前,蹲下身,向上瞧着那道横亘在管道上的裂缝。
  这截车厢本身就黑魆魆的,管道只裂开一道缝,里头更是黑不溜秋,什么都看不清楚。
  黎棉正在沉吟道:“……要不还是把管道劈断试试?”
  夏景突然把手指伸了进去。
  黎棉被他大胆的动作惊了下。
  ——他们做好准备面对怪物是一回事,在情况不明了的情况下把脆弱的一根手指送进去是另一回事。
  他们根本不知道怪物在哪个暗处伺机,这么把手指送进去,不怕变成怪物的免费晚餐?!
  宋仰立刻把夏景的手给拽了出来,冷声道:“你疯了,手指不要了?”
  夏景保持着伸出一根食指,其他几根手指握拳的姿势。
  他瞧了瞧自己这根食指,站起身道:“管道里面有一层油脂。”
  油脂?
  几人一愣。
  站在门口的沙宇道:“难道这还真的是油烟管道?”
  “怎么可能,驾驶室难道还能是厨房?”叶翔捂着鼻子嗤笑。
  “油脂也有可能是管道怪物的产物。”杨乐柳迟疑道。
  三个高中生也凑了上来,高个子马裘抱着侥幸心理小声道:“但现在不是没有找到怪物吗?会不会是阿姨你听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