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本通关过程中,他没能回想起其他更多第六人插手的迹象,一切线索都指向着,那个青年出现在那个副本中,只干了拿走梦魔道具这件事。
  越想越离谱。
  宋仰当初差点拿梦魔道具去交换假死道具。
  就是因为回想起青年那盯着道具时渴望的小眼神,他才鬼使神差地临时改换了交易条件。
  他还琢磨着要是以后有机会再在副本里见面,两人不会成为对手关系的话,逗逗那家伙,把这道具送给对方也不是不可以。
  结果,好家伙,人家自己来取了。
  ……贾清和封识消化完刚才那个消息,就看宋仰兀自陷入了沉思,表情十分古怪,就跟他刚踏出登录室时一样。
  封识意识到宋仰在副本里一定还遇到了其他的事情,刚想开口问,宋仰就诡异地笑了声,抬起了头。
  他说道:“开个悬赏令吧。”
  封识和贾清一愣:“悬赏令?悬赏内容是什么?”
  宋仰似笑非笑道:“找一个,狡猾的小偷。”
  *
  夏景在安全屋里接待了几波“客人”,又漫无边际地漂流了好多天。
  百无聊赖的过程中,他发现,与游戏大厅大屏同步的全息小屏“玩家公告栏”中,出现了一条奇奇怪怪的悬赏公告。
  悬赏为匿名发布。
  悬赏人只给了一个联系方式,赏金则为两个怪物道具,两百积分的代消费额度,和三次带过副本的机会——一星到三星副本随意可选。
  这条公告一出,整个论坛哗然。
  只因这赏金算是相当丰厚。
  首先,怪物道具就不是普通人能轻易拿到的,不论好不好使,两个怪物道具放到现实世界中,已经可以兑换出二十万的筹码。
  再者是两百积分的消费额度,这是无数普通玩家闯二十次一星副本都拿不到的积分,这都可以在笑脸城直接买两套房了,是什么概念!
  最后是三次带过副本的机会,还三星及以下星级任选——要知道笑脸城这么多玩家,有百分之七十的人目前还根本不敢踏足二星副本!
  看到第三条的时候,不少人怀疑这是不是哪个疯子出来遛人来了,毕竟悬赏人答应了会带人进三星副本但没保证一定过啊!
  可转念一想,前两样赏金,又哪个不是有点本事的人才能给得出的?
  于是没多久就有人在论坛开了贴,在线玩家全部涌了进去,讨论得热火朝天。
  要拿赏金,首先就得看看悬赏内容。
  这则悬赏令是要找人,这在笑脸城内很常见。
  花大钱找人,要么是有仇,要么是想追人,而这个悬赏人要找的是一个……
  “……常年戴着人皮面具,面具工艺相当有个人特色,水平发挥相当稳定【不是夸奖】【看到悬赏令他应该会改面具,但以他的手艺不一定改得了,就算改得了水平也就在那(笑)】,身材纤瘦,目测一米八,面具下的脸也许长得不错,性格捉摸不定,看起来很正直【不是夸奖X2】,喜欢怪物道具,对自己想要的东西非常执着非常坚持【不是夸奖X3】,总而言之非常离谱的男青年。
  有任何线索都可以来联系,笑脸城内联系方式001XXXXXX309。”
  “好家伙,好家伙,我第一次看到画风这么清奇的悬赏令!”
  “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懵逼脸。”
  “‘非常离谱’四个字私人情绪很重哈![狗头]”
  “括号里简直嘲讽拉满[笑哭]”
  “所以这就是找仇人吧,是因为怪物道具起的纠纷?”
  “不是,找仇人的话……感觉画风好像也有点点不太对……”
  “但这看起来也不像是想追人的样子吧,对方看到这条悬赏令不会想打人吗?[笑哭]”
  “大佬的悬赏令也充满着大佬的风味(不是夸奖X4)[狗头]”
  “这真的是悬赏令吗?总觉得画风古古怪怪![呆滞]”
  “求问,面具工艺相当有个人特色这一点,是在说对方画得丑吗[狗头]”
  “楼上,我觉得像是那个意思![狗头]”
  ……
  夏景看到这条公告时,高高挑起了眉梢。
  他从胸腔里笑出一声,视线在那短短几行字上来回转了几圈,眸光一转,眼底泛起一丝挑衅的兴味。
  关掉全息小屏,夏景起身走入小超市,取下两张人皮面具。
  待他重新在沙发上坐下,团子好奇地凑到了主人脚边,探头探脑一瞧——
  自家主人,正在认真地用他那极其生涩的手法,画着形状截然不同,丑法如出一辙,不是,更胜一筹的脸……
  团子:为什么非要在这种东西上面燃起胜负欲!!
  小狗狗痛苦面具.jpg
  *
  很快,外头的世界迎来了又一个寻常的星期一。
  游戏大厅的角落,细窄走廊中走出来一个青年。
  青年身上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行装固然简单,但手长脚长,身材修长挺拔,气质清润。
  路过的人仅仅扫上这么一眼,就不由自主地目光上挪,去看青年的脸……
  然后目瞪口呆。
  青年的脸呈某些app搞怪滤镜下的葫芦形状,上窄下宽,比例相当夸张。
  那张脸的正面亦相当崎岖不平,该饱满鼓起来的地方凹下去,该凹下去的地方鼓起来,该平滑的地方还带点小波浪,是穷尽人类的想象力都想象不出来的模样。
  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镶在这张扭曲的脸上,格外有神,两片嘴唇厚得简直像是打了十几针丰唇针。
  路人看到这张脸,第一反应是晃了下神,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等到揉完眼睛再仔细看去——
  那张脸却还是那张脸,是那张现实中的人类根本不可能长出来的脸!
  不是,暂且不提脸的正面凹凸不平,设计简直反人类,就说这脸的上半部分窄成那样,真的装得下一个成年人的大脑吗?!
  这绝对是用了人皮面具吧绝对的吧!
  把脸画成这样是故意出来报复社会的吗?!
  路人的嘴角都剧烈抽搐了起来!
  夏景就顶着这张脸,泰然自若地穿过了游戏大厅,走进了一个空着的登录室里。
  能够玩游戏的日子,夏景的心情总是不错的。
  今天很幸运,更新的副本总共有二十个,其中九个是三星副本,且都还没有满员。
  夏景迅速扫视一番,排除了五个目前只有一两人登录的副本,又撇掉了元素与他以往进过的副本类似的三个选项,最终目光定在了最后一个三星副本上。
  《死亡鸣响》,8/11。
  副本的封面是夜空下的火车轨道,轨道通向远方,星星在夜空中闪烁。
  封面上的信息很少,看起来也并不恐怖,比起其他的副本封面,甚至有点平平无奇。
  但好在离满员还差三个人,应该能够成功开启。
  夏景很快就做好了决定。
  他弯起眉眼,轻点屏幕,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
  夏景重新恢复意识时,已经身在一截光线充足的火车车厢中,站在过道上。
  早前已经进入副本中等待的几个玩家当中,有人被他的长相吸引了注意力,目光古怪地看他。
  有人在警惕地观察车厢内部,观察外头。
  有人在大声交流,缓解紧张。
  夏景不动声色数了数,视野中已经有五个人。
  他再转过身去。
  他身后的半截车厢里,两个女孩子靠窗坐着,其中一个面朝他的女孩正打量他。
  在她们的斜对面处,冷白肤色的英俊男人倚窗而立,望着窗外。
  注意到他的视线,男人转过眸来,顿了顿。
  宋仰:“…………”
  这脸的画风有那么亿点点熟悉。


第20章 死亡鸣响(一)
  020 死亡鸣响(一)
  两人的目光对接后,空气中出现了三秒钟的诡异沉默。
  宋仰这次是独自一人进的副本。
  贾清目前的水平还不足以闯三星,所以平时都是宋仰和封识轮流带着他涨经验。
  今天刚好封识“轮班”,宋仰自己就挑了个三星副本进来。
  没想到——
  他缓缓眯起眼,站直身体。
  然而没等他说话,最后两名玩家也在这时候出现在了车厢走道中,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妻。
  十一名玩家集齐,火车外春光明媚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瞬息之间变成了墨色般漆浓的夜晚。
  火车发出了巨大的鸣响声,“轰隆隆”启动。
  所有人摆出了警惕的姿态。
  副本,正式开始了!
  夏景顺势转回了身体,装作没看到宋仰的反应,眼底却已经泛起了一丝戏谑。
  没想到他们的“下次再见”,来得这么快。
  火车内的广播在这时候响起,是一道彬彬有礼的男声。
  “叮咚!”
  “大家好,欢迎大家乘坐笑脸城DEAD号666次列车,我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请大家称呼我为阿火。”
  “本次列车从人间开往地狱,行驶时间预计12小时,行驶路程总长1800公里,途经站数未知,每个站点会经过几次亦未知。火车内不提供水与食物,请各位乘客自行解决。但请各位乘客不要在车厢间随意走动,以防出现意外。”
  “希望各位乘客享受本次旅程,”男声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他怪异地笑了笑,缓缓吐出不怀好意的四个字,“到点,下车。”
  播报完毕,所有玩家的脸色立刻发生了改变。
  那对最后登录副本的夫妻对视一眼,惊讶道:“12个小时?”
  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跳了起来,阴戾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副本只给我们12个小时的时间来通关?!”
  夏景身后坐着的两个女孩子中,其中一个女孩烫着一头羊毛卷,长相可爱甜美。
  她明显慌了下:“最抠门的副本也至少会给三天时间的吧!”
  “抠门”这个形容词让大家不由噎了噎。
  眼见着火车已经开始朝前方驶去,他们即将面对未知,彼此之间却如同一盘散沙,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轻咳一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他文雅道:“时间紧张,长话短说。刚才我们先到的几人已经互相认识过了,但是又来了三位新伙伴,为了后续方便协作,大家还是抓紧时间再统一介绍一下。我叫安如明,之前一直在一二星副本之间打转,今天是第一次尝试三星副本,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车厢前头的一角挤着三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男生。
  一个瘦弱的男生缩头缩脑地坐着。
  另外两个男生,一个很高,一个很壮实,两人围堵在前者的面前,也不知道此前在干什么。
  安如明介绍道:“那边三个孩子,站着的两位分别叫马裘和程嘉裕。”
  高个子男生马裘心不在焉地朝夏景他们瞟了瞟。
  壮实男生程嘉裕看起来很紧张,面相有些凶狠,他忽然咧嘴笑了笑,把座位上的瘦弱男孩给拎了起来,粗暴的动作引来了几人的蹙眉。
  瘦弱男孩一点都不敢反抗,始终缩着脖子任程嘉裕作弄着。
  程嘉裕勾住他的脖子,仿佛是为了发泄紧张的情绪,痞里痞气地笑说:“这小子叫王止,新来的三位哥哥姐姐也可以叫他王子,他可厉害了,怎么作都不会死,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可以找他上,不用客气!”
  王止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一张脸崩得很紧,却又不敢吭声。
  几个成年人看在眼里,有人不屑一顾,有人眉头紧皱,只是碍于现在情况特殊,没工夫教育小孩。
  安如明直接转移了话题,道:“站在后面的那位帅哥叫宋仰。”
  这批玩家似乎对宋仰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反应。
  提起他时,安如明面色如常。
  而说到这里,宋仰斜对面的两个女孩子主动站了起来,羊毛卷朝大家点了点头,有些拘谨地说:“我叫费笙箫,你们好。”
  她的个子在女性当中算是相当高,目视大概有一米七五。
  她身旁的同伴长相非常冷艳,和她一样高。
  两人都跟模特似的,只是这位同伴一头长发束起,看起来很干练:“我叫黎棉。”
  最后,贼眉鼠眼的男人道:“我叫叶翔。”
  几个早先登录副本的玩家介绍完了,就轮到了三位新人。
  那对夫妻中的丈夫个子比较矮小,但浑身上下的腱子肉看起来很结实,神情也比较冷静,他礼貌道:“我叫沙宇,我妻子叫杨乐柳。”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统一投注到夏景身上——
  实属夏景这张脸太过“光彩夺目”,很难让人忽略。
  夏景还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某道视线。
  那道视线微妙落在了他的后脖颈上。
  夏景缓缓弯起眼睛,笑道:“我叫……冬景。”
  安如明愣了下,下意识问:“dong?哪个dong?”
  他问完,宋仰就懒洋洋开腔:“jing又是哪个jing?”
  夏景垂眸轻笑。
  这一次,他的嗓音带着一股鼻音,听起来有股说不出来的粘着感。
  夏景偏了偏头,勾唇道:“冬是冬天的冬,景是景色的景。”
  语罢,他身后传来了男人意味不明的一声笑。
  安如明这会儿反应过来,“冬景”估计是个假名。
  在副本游戏里使用假名的人有很多,有些确确实实是排名靠前的大佬,有些则是自作多情的小喽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