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有家,还有学校……
  这些背景就像是供人联想的素材,从学校到家到办公地,寻常人——不论是小孩还是大人,在日常生活中会用到的场地,几乎都囊括在了其中。
  也几乎每个人看到这张封面,都会产生一定的联想。
  ——这次的游戏,会发生在什么场景里?
  当他们的脑海中产生这个问题时,他们的目光自然而然就会聚焦在其中他们最熟悉的那个场景画面上。
  刘意当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家。
  只是他因为紧张,不敢过度地去猜想副本的内容,所以仅仅扫了一眼,他就转移了注意力。
  而此时,他还清楚回想起来,他当时对着那个章鱼怪盯了会儿,似乎隐约能从中看到一张模糊的人脸,仿若幻觉一样。
  当时他亦没太注意,也根本没想到去问刘意,他在那个章鱼怪身上看到了谁的脸……
  夏景道:“这个梦境没有标志物,但是有一点与其他几个人的梦境不同。黄默的手机被没收走了。”
  门外,npc开始疯狂撞门。
  恐怖的门板震动的声音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几乎所有人都在出着汗。
  “登录副本前,他在封面上看到了什么,又或者是那张封面诱导他联想到了什么,”夏景注视着刘意的双眼,通过舒缓的描述帮助他回想线索,“一进入副本,他就和我们一样躺在了单人睡眠舱中,进入沉睡后,他成为了第一个被副本主怪挑选中的玩家,我们一起进入了他的梦境。”
  “而在他的梦里,他在半夜被震动两次的手机惊醒。他从床上坐起,那也许是短信,也许是电话,他可能看了,也可能没看,但他必定知道那手机里头有什么。也是手机里头的东西,让他在半夜呆坐在床上。他看向同寝室的室友,也许是想要求助,也许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刘意显然想到了什么,但还没完全想通,他的脸上悲伤和茫然交加。
  宋仰冷静地说道:“梦境是光怪陆离的,梦里的一切可能是现实元素扭曲变形后的结果,所以在这个梦里,黄默就和现实中一样,是在同学口中经常被老师叫家长,与其他学生关系也不亲近的一名学生,所以你会在那个校园广播室里找到那本校规手册,然而除此之外,这个梦境中的学校和黄默现实中的学校截然不同。”
  “但梦境又是一个人内心的衍射,在黄默的心中,这个学校一定是噩梦中的存在。”
  “‘不要去想’本身是一句诱导,它的目的是诱导我们产生恐怖的想象,和‘认真学习’其实并没有关系。但是梦境世界里,不论是老师还是校园广播都反复将这二者联系起来,这一定也是因为黄默在看到那个封面,看到‘不要去想’这四个字的副本标题时,产生了一定的联想。”
  “这个联想,和学习有关,和老师、学生有关,也和家长有关。”
  刘意睁大眼睛,忽然呜咽出来。


第17章 不要去想!(十五)
  他情绪激动地说:“黄默曾经跟我说过,他的高中非常严苛,学习压力很大,他的班主任总跟他们说学生不要去想、不要去干其他任何事,只要一心学习就好了!他就是因为成绩不太好,还喜欢打篮球,才会经常被叫家长,每次他妈妈去学校,他的班主任都会让他妈妈提醒他平时专注学习,不要想其他事……”
  撞门声越来越剧烈,门板几乎要从门框上掉下来。
  夏景飞快地提出了下一个问题:“但是老师就在学校里,不需要通过手机联系。从手机中出现的东西,必然不是学校里的任何事物。”
  刘意赶紧点头,颤抖道:“黄默的原生家庭也很不好,他爸有暴力倾向,总是当着他的面打他妈妈,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黄默要是上去拦,他爸爸会连他一起打。他哭着跟我说过很多次,他妈妈不让他护着她,每次他爸开始打人,他妈就让他进房间,不要听,不要看……”
  所有人绷紧了神经。
  “不要去听,不要去看”在这里出现了!
  刘意的眼泪掉了下来:“报警没用,他拉着他妈妈去外婆家也没用,只要他爸求一求,他妈妈又心软了,甚至觉得就算是为了黄默,他们也不能离婚……然后黄默也绝望了。”
  “后来他妈妈可能是精神出了问题,被他的班主任叫去过学校几次之后,就反复跟他说,学习最重要,她为了他忍耐这样的婚姻,他就要为了她好好学习,出人头地,这样他们才能逃离这个家庭。”
  “他妈妈要他听老师的,听她的,什么都不要去听,不要去看,更不想去想,只要学习、学习、学习就可以了!他高中是住校的,到了后来,甚至只要被他爸爸打了,他妈妈就会打电话给他,反反复复地对他喊这句话!”
  “我记得高三那年,黄默告诉过我他快疯了。”
  “有一次他妈妈半夜给他打来电话,他被吓了跳,因为他知道他妈妈打来这通电话时,肯定又在被打,可在他快要接起电话的时候,他又忽然很茫然,他就在想,这电话接起了,他该怎么做?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他跟我说当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呆呆地看向他室友,想求助,可是他的室友们都在睡觉,他们睡得好安宁,为什么他们就能睡得这么安宁,为什么只有他快要疯了?”
  “他好几次想杀了他爸爸再自杀,听到手机震动起来的声音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爆炸,整个人快要死掉——”
  这番话听得所有人都心情沉重,寒意彻骨。
  这个副本,竟是从一个家庭的悲剧中开始的。
  而也在此时,所有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齐齐震动了起来。
  王跃冉他们被这震动狠狠惊了一下。
  下一秒,“砰”一声巨响,所有人回头一看——门板已经彻底撞歪掉,露出了一条缝。
  Npc在门外恶狠狠地瞪着他们,用力地扒开门板,想要闯入进来。
  夏景当机立断:“——接起电话!”
  几个人脑子一醒,赶紧拿出手机,看到手机来电“妈妈”时,心脏紧缩了下。
  对视一眼,六个人同时接通电话,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了从六只手机里传出来的踢打的声音和哭喊尖叫的声音,毛骨悚然,寒彻心扉。
  “默默!默默!!不要听,不要看,不要想!!你只要学习就可以了,你要为了我努力学习,妈妈都是为了你——”
  “哈,你给谁打电话都救不了你,给我回来!”
  阴森的男声在那头冷笑,笑声中带着些许暴虐的畅意。
  紧接着声音就离远了,似乎是男人把女人揪了过去,然而那尖叫、哭喊和得意畅快的大笑直直刺在了所有人心头——
  老奶奶痛心地手都在颤抖,其余几个人的脸色也很难看,再加上npc快要闯进来,贾清红着眼睛问:“我已经满脑子在想这是梦了,怎么、怎么还离不开这里?”
  突然之间,王跃冉尖叫一声,与此同时刘意和贾清都吓得把手机丢了出去。
  ——每个手机里突然钻出来两个巨大的人头,像是气球一般出现在了寝室当中。
  一男一女,男人面孔狰狞,形似恶鬼。
  女人的额头破了个口子,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和她的眼泪混在了一起。
  六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头充满恶意地嘲笑着:“你跑去哪里都没人救你,没人会救你的,贱人!”
  六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头哭喊着:“默默,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那哭叫声越来越凄厉。
  六个女人头和六个男人头,肤色迅速变黑,它们像是被墨汁浸染,又像是整个融化了一般,除了镶嵌在漆黑当中的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再也看不到其他五官,如同骷髅。
  而那一双双眼睛也迅速变成了弯钩月亮般的形状,嘴巴更是森然地咧开笑着,仿佛在肆意嘲笑着他们的惊恐。
  贾清骇然:“异变了!他爸妈变成了章鱼怪!”
  王跃冉惊叫:“不止是他爸妈!”
  几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npc已经闯了进来,而那几个npc也再也不见人样,全都变成了漆黑一团,森然诡笑的怪物!
  ——黄默在那张封面上,看到的是他爸爸妈妈和老师们的脸!
  Npc朝他们冲了过来,手机中的怪物不停地尖叫大喊“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所有人的心脏陡然加快了跳动,跳动速度快速提升至不正常的地步,整颗心脏几乎快要爆炸,脑袋也快要爆炸!
  一种令人恐惧的预感降临到了每个人身上——下一秒他们就要被这些怪物彻底吞吃入腹!
  夏景和宋仰的冷声惊醒了众人,让人精神一振:“别忘了,这是梦!”
  ——这是梦!
  这不是真实的副本世界,黄默的爸爸妈妈,这所学校的教师npc也全都只是在他的梦中与怪物的身份发生了重叠!
  这些并不是真正的副本主怪!
  他们要逃离这最初的梦境世界!
  这个念头诞生,并坚定下来的瞬间,强烈的晕眩感袭向众人——
  ……
  静谧的空间里,秒针“咔哒”“咔哒”转动的声音分外清晰。
  刘意自黑暗中猛然睁开眼,眼白里充入了血丝,瞳孔不断震颤。
  他剧烈地喘xi着,胸口大起大伏。
  一块圆形的小小钟表近在咫尺,钟表镶嵌在一面金属面板上。
  刘意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于狭窄的金属仓中,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由于骤然从昏睡中醒来,他的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他也根本没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接下来又要做什么。
  就在这茫然之中,突然之间,“哐”一声,面前的金属面板被用力掀开,整个变形飞了出去。
  刘意没来得及反应,一根粗壮的黑色触角已经迅速探入进来,将他整个卷起,从睡眠舱中拎起,拎到了半空中——
  触角几乎要将他的身体当腰折断,巨大的痛楚袭向全身,刘意的喉咙里发出了痛苦和惊恐的喊叫!
  下一秒,一道银白的光闪过,触角被齐根斩断,怪物的尖叫刺入了刘意的耳膜!
  刘意和断裂的触角一起往下重重摔在了金属地面上,浑身上下剧痛无比,视野亦出现了一瞬的模糊。
  他喘着气,浑身颤抖地撑起身体,仰起了头——
  一道纤瘦的身影背对着他,就像是一柄利剑,直直伫立在一个睡眠舱的顶盖上,劈开了他的视野。
  那人手持一把巨大的砍刀,墨色的怪物血液顺着刀刃缓缓往下流淌,还有不少飞溅在了那人洁白的衬衣上。
  此时此刻,整个“实验室”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喊叫与打斗声交杂,道具与触角齐飞。
  在这混乱当中,夏景愉悦地笑着,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正餐,终于要开始了。”
  *
  偌大的空间,六面均以金属筑成。
  空间正中央放置九个睡眠舱,其中六个已经被打开顶盖。
  怪物显然是从门外闯入进来的,此时还有少部分触角挤在外头进不来,将门框都快要挤压变形。
  它的浑身上下缭绕着黑雾,粗壮的黑色触角疯狂舞动,主体也犹如章鱼,漆黑的躯体上镶嵌着月牙般又细又弯的眼睛,一张森然惨白的嘴大大咧开,里头露出细密的尖齿。
  在混乱当中,王跃冉一边尖叫着,一边和老奶奶背靠背把朝她们卷去的触角一根根用力砍断。
  断裂的触角往四面八方飞去!
  贾清刚把一根触角砍断,就被另一根触角迎面砸到了角落,撞在了墙上,“哎呦卧槽”地叫了声。
  他身后的墙面是一排壁式文件柜,被他一撞,一个抽屉震落下来,从中掉出了一张文件。
  贾清定睛一看——《梦魔睡眠实验第417期》。
  实验地址是什么什么基地,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他们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
  文件上写明,梦魔是一种数量很多的食人的怪物,它们不仅可以直接把人类吞吃入腹,还可以让人类做梦,在梦里吞噬人类的灵魂。
  而这项实验是人类与梦魔一族交易后达成的,实验内容是将梦魔和参与实验者分开,各自关在两个房间,以睡眠舱记录参与实验者的梦境过程。
  ……而他们现在这情况,明显是梦魔违反约定,从关押它的房间里闯出来,直接来吃人啦!
  “靠,这都什么副本啊,这么弯弯绕绕的竟然才二星?!”贾清忍不住吐槽。
  刚吐槽完,他就想到——九个玩家才死三个人,从这死亡率上来看,确实是二星副本没错!
  贾清无语凝噎!
  不远处,宋仰嫌匕首不方便,从空间袋换了把夏景同款的砍刀——大家都是从官方超市里买来的——翻身躲过一根迎面甩来的触角,高高跃起往底下一挥,数根触角齐断!
  怪物嘶叫哀嚎起来,因为痛楚,触角舞动得更加剧烈!
  宋仰回身将自己周围的触角砍了个一干二净,视野刚被清理完,他就看到夏景踩着一根粗壮的触角向怪物主体冲了过去。
  青年勾着唇,头也不回地说:“我砍了它,它的主体就归我了!”
  宋仰:“……谁跟你说好了!”
  像宋仰这样级别的玩家,进副本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冲着积分去的,收割怪物是必须的工作。
  大家在副本里可以齐心协力,接近尾声时,该变成竞争对手就变成竞争对手。
  宋仰再是个好人,也不会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