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明亮,皎洁,夜空中连一丝云朵都无。
  417寝室当中,却好像下起了一场急雨。
  这场急雨落在了金楠那小小的一方床位。
  黑暗中,不断有“雨滴”从虚空处砸落到金楠的身上,他的床铺上。
  金楠垂着首,背靠墙,一动不动。
  “啪嗒”“啪嗒”“啪嗒”。
  “雨滴”越下越快,越下越多,迅速将那小小的床铺铺满一层。
  有一滴“雨”蹦到了贾清这一边,贾清动不了眼球,却能清楚感觉到那东西在他手上扭动的触感——
  是虫子!
  不停掉到金楠身上的,是虫子!!
  贾清目眦欲裂,亲眼看着金楠被越来越多的虫子淹没,心脏跳疯了。
  对床,夏景无声地注视着这一切。
  无法闭合眼睛,眼球长时间地接触到空气,他的眼睛生理性地分泌出了泪水。
  然而他始终冷静地观察着。
  不断下落的虫子很快将金楠整个人覆盖起来,密密麻麻地扭动,爬行,与床铺相连成了一座蠕动的小山。
  某一刻,这座“小山”哼了声,微微动了动,好像终于醒了过来……
  下一秒,金楠开始惊叫,然而他的呼叫声也很快因为虫子钻入口腔,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
  朦胧月色下,夏景和贾清只能看到金楠跟一条砧板上的鱼一样开始在床铺上疯狂打滚,他不断地甩头,不断地用手去抓脸。
  因为挣扎得太疯狂,也因为眼睛被虫子钻入,什么都看不到,没多久他就从床铺的边缘滚了出去,从上铺直接摔了下来,重重地撞开了底下的椅子,砸在了地面上!
  床铺上那密密麻麻的虫子如同溪流一般随着他往下流动,全部倾泻到了他的身上。
  金楠在地上打滚哀嚎,痛苦地挣动。
  “噗”!
  有一道古怪的声音忽然响起。
  “噗”!“噗”!
  金楠的脸上、身上,突然冒起了几个泡。
  那些泡泡将一部分虫子吹鼓起来了一些,很快却又瘪了下去,重新覆盖在他的身上。
  ——他在试图用自己的异能转移虫子!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没法集中注意力,还是因为已经……他的异能没能帮助到他。
  贾清脸色惨白,眼泪不断地流下来。
  夏景在床上是一个微微侧坐的姿势。
  这个姿势保证了他能看到金楠与贾清的床位,亦能注意到下铺的空间,还能分出一丝余光,观察墙上的夜光钟。
  夜光钟的秒针不断地往前走着,走着。
  短短十几秒钟,金楠已经变成了一个被虫子包裹起来的蛹。
  这只蛹努力地朝前方伸出手,抬起头,似乎想要望向什么,亦像是想要伸手够取什么——
  夏景眸光一转。
  然而金楠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力竭般重新趴回到了地面上。
  这一次之后,再没声息。
  墙上的夜光钟,秒针在不断地重新接近“12”这个数字。
  地上,无数虫子在金楠的身上扭动。
  他重新变成了一座小山,却是一座再也无法动起来的小山。
  秒针终于再次指向“12”。
  贾清和夏景能动了!
  贾清好像失力了一般靠在了墙上,浑身上下都是冷汗,他明明什么都没干,却哼哧哼哧喘着气,直直盯着下铺的金楠,打着哆嗦。
  夏景直起身,有预感般地直视向那夜光钟,亲眼看着秒针在“12”这个数字上定格之后,忽然飞快往回转动,一圈两圈三圈四圈——
  寝室里的灯光突然亮起,把贾清狠狠吓了跳:“靠,怎、怎么回事?”
  他的嗓子都在发干发虚。
  然而不止是他们寝室,整片宿舍楼的灯光都亮了!
  贾清满脸错愕:“难道npc发现我们寝室里出事了?”
  可这也不用点亮整片宿舍区吧!
  夏景飞快下床道:“不,是时间重回到九点五十分了!”
  贾清猛地转头,看向那口钟。
  终盘上的时针、分针、秒针,俨然已经回到了两个多小时之前!
  急促的敲门声“笃笃”响起,夏景跑去开门,宋仰、刘意、王跃冉和老奶奶站在门外,乍一眼看到夏景他们寝室内的场景,王跃冉的尖叫声几乎就要冲出喉咙了,却又很快想到什么,捂住了嘴巴。
  宋仰让他们快点进寝室,随后将门关上,一行人围拢到了金楠的尸体身边。
  ——也算不上,其他几个人根本不敢靠近。
  金楠的床上剩余的虫子已经不多,地面上才是虫子的大本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们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些白花花的细线一般的虫子漫无目的地往外扩散蠕动,很快暴露出了金楠的整具尸体。
  刘意吐了出来。
  金楠的眼睛、嘴巴、耳朵、鼻子里全都是虫子。
  这些虫子好像无孔不钻一样,在所有的洞眼处进进出出,带出了血液,甚至是脑浆。
  他嘴巴大张,眼睛半睁,根本已经看不到眼球,只有血洞。
  这种虫子还会吐丝,此时此刻的金楠就跟进过一趟蚕丝洞似的,身上挂满了丝网。
  夏景和宋仰无视了那些虫子,在金楠身边蹲下身。
  宋仰甚至直接上手拨开了那些丝网和虫子,掀开了金楠的上衣。
  王跃冉也撑不住了,她冲进了厕所。
  这次,不再用王跃冉的“妈妈”告知,仅凭金楠的死相他们也可以确定,金楠的死因绝不可能再是“猝死”。
  甚至他死后的肤色也不可能跟黄默、许今一样鲜润,只因那些虫子早就已经钻入了他的身体里。
  此时,不论是金楠的脖子、手臂,还是肚皮,皮肤底下都有一粒粒凸起在蠕动,个别部位,那些虫子甚至已经钻破了皮肤。
  “如果没有这些虫子,你觉得他死后的尸体还会和黄默、许今一样保持‘鲜活’吗?”夏景轻声问道。
  “会,因为那是副本给出的明确线索,是不会改变的。”宋仰果断地给出了答案,站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次时间还往回倒了?”贾清哆嗦道,“难道咱们还要再来一遍?”
  “但是这孩子已经死了,时间回转也没让他活过来,”老奶奶迟疑道,“要是再来一次,那不是——”
  还得再死一个人。
  突然之间,广播喇叭响了起来,粗嘎的男声带着点幸灾乐祸和阴冷,疯狂地反复喊着:“各位同学,各位同学,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厕所里传来了咳嗽的声音。
  老奶奶连忙去看,把王跃冉扶了出来。
  王跃冉吐完之后,洗了把脸,被这道声音吓得呛了水。
  这会儿她脸上都是湿漉漉的,就好像落汤鸡一样。
  一想到他们不仅死了个同伴,时间还莫名其妙倒回到两个小时前,还得再死一个人,她就崩溃地蹲下身去哭了起来。
  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是老师npc冰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景和宋仰对视一眼,宋仰去开门,让老师们把金楠的尸体给抬走。
  将人抬走之后,老师却停了下来,侧身看着他们,冷冷问了句:“已经要十点了,你们还不回到各自的寝室准备就寝?”
  贾清、王跃冉、刘意一僵。
  他们没有给出回答,老师便没有动。
  两方对峙之下,老师的神情越来越严厉,也越来越怀疑。
  她彻底转过身,狐疑地瞧着他们。
  如果这会儿与npc发生对抗,被关进小黑屋里头就不好了。
  宋仰飞快做了决定:“刘意转移到417,王跃冉和奶奶跟我回414,回去之后我会在微信上发起语音群聊!”
  也顾不得去思考等会儿手机会不会重新引来npc了,他们现在必须交换情报。
  几个人紧张地点了点头。
  宋仰带着王跃冉和老奶奶重回414,教师npc也终于撤离了寝室。
  各自关上门的瞬间,寝室灯就再次熄灭下来。
  这次大家都没再上床,主要是脑子乱乱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宋仰一发起语音群聊,所有人立刻加入。
  宋仰最先说话,冷静的嗓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夏景,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可以说一下吗?”
  夏景直截了当地道:“时间倒转是金楠的联想导致的结果。”
  几个人在群里惊呼出声:“什么?”
  夏景的语调莫名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宋仰之前说过。”
  “如果想象开心的事情也没法把心中的恐惧驱散,那就‘闭上眼,想想有没有什么死法,可以让你看似死亡,实则逃过一劫’。”
  群里一静。
  在危机关头,不要说想象到的事情是否足以驱散心中的恐惧,很多人可能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金楠,他确实想了。
  至少在宋仰提出那个想法之后,有那么一瞬间,他必定思考过,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躲过一劫。
  而当他快要被虫子彻底吞没时,他朝着那口钟,伸出了手。
  ——时光倒转,就是他想出来的办法!
  “但是时光倒转了,他也没活过来啊,只有我们的时间倒转了,他还是死了!”王跃冉崩溃道。


第13章 不要去想!(十一)
  013 不要去想!(十一)
  “副本世界对于死亡联想的具现化,自有一套法则。”夏景轻轻说了一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在思考。
  丢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又语调一换,道:“对了,时光倒转首先可以彻底证明,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副本世界,不是真实的。”
  其余人没跟上他的思路,听得莫名其妙,只有宋仰明白他的意思。
  贾清懵逼地问:“什么意思?副本世界还分真实不真实?”
  刘意也有点混乱:“你是说时间倒转这点不太真实吗?但是我以前遇到过的副本游戏,根本不分白天黑夜的也有……”
  夏景屈指敲着自己的膝盖,不疾不徐地说:“‘真实’是相对而言的。”
  “打个比方,拿副本世界与你们的三次元世界相比较——副本世界显然是不真实的,三次元世界对你们来说才是真正的世界。”
  宋仰敏感注意到了夏景说辞中的异样,却因为大脑在飞速旋转思考现下他们面对的这个游戏,所以很快就把这个点给略过了。
  夏景继续说:“那么再把这种比较放回到我们现在这个副本世界当中。”
  “副本当中也有相对的真实与虚假之分。”
  “之前我们在这个副本里已经经历过一次24小时,时间是一直往前走的,这也是三次元世界的真理法则,是基准,是‘真实’的标志。”
  “但现在,副本根据金楠的联想,当着我们的面,把时间倒转回了两个小时之前——”
  听到这里,贾清终于反应过来:“副本世界打破了代表‘真实’的标志,明确给了我们‘不真实’的信号!”
  夏景颔首:“还有,这种时间倒转,是由金楠的联想而引发的。”
  宋仰终于出声,接着夏景的话说:“之前我推测,黄默和许今两人死后床铺的差异来源于他们两人死亡联想具现化的范围差异,但是从金楠的联想能直接倒转时间,和零点晕眩感袭来时视野中出现的叠影来看——”
  夏景慢慢道:“每个被选中的玩家的死亡联想具现化范围,应该是整个副本世界。”
  其余人目瞪口呆。
  “等等,我彻底混乱了——”
  贾清刚出声,“扣扣”敲门声再次响起。
  414和417寝室门外,两名教师npc严厉地吼道:“你们怎么还不睡觉,在干些什么?!”
  所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噤了声。
  Npc吼完之后,门外也没动静——他们在门外悄无声息地窥听。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寝室的人不约而同看了眼夜光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414寝室,王跃冉的眼泪不断流下来。
  因为刚才的呛水,她的气管里始终停留着异物感与肿痛感,再加上控制不住的惊慌与难过,她哭得几乎有些窒息。
  她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个预感让她手脚发凉,微微打颤。
  老奶奶将她抱进怀里,苍老的声音低低哀叹着:“别想,别想,孩子,就算不是在游戏里,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对身体不好啊。”
  门外,教师npc的脚步声终于响起,慢慢远离。
  贾清压低嗓音问:“仰哥,景哥,我还是有点不明白。如果我们现在身处的整个副本世界都是‘不真实的副本世界’,是金楠他们的死亡联想具现化后的世界,那‘真实的副本世界’在哪里?”
  宋仰说:“那就得先确认这个‘不真实的副本世界’的真正身份,再找到通往‘真实世界’的通道。”
  “等等,‘不真实的副本世界’的身份,难道不就是联想具现化后的世界?其他还能有什么身份?”刘意已经快被绕晕了。
  宋仰:“不,这也只是表象。”
  夏景和宋仰同时出现了沉默。
  这并不是思考,因为他们心中都已经有了答案。
  这种沉默,更像是他们在确认彼此的答案。
  夏景扬起唇角,轻声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奶奶说的这句老话并没有错。”
  “‘不要去想’,是因为你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