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c依旧会注意到他们。
  要是被npc马上带走许今的尸体,他们就很难获得更多线索了。
  不如明天天亮早点起床,再趁着老师们赶来前仔细查探。
  宋仰长长吐出一口气,点了点头,将盖在许今身上的被子拉了拉,轻轻盖住了女孩的脸。
  只是这一晚,应该是彻底睡不着了。
  *
  第二天早上,七个人聚集在417,王跃冉哭得眼睛都肿了。
  有两个细节,昨晚夏景和宋仰并没有发现,也是等到天光大亮了才注意到——
  许今睡的这张床,床单颜色变了。
  学生宿舍所有寝室的床都是统一的白色床单,夏景亦可以确认,昨晚睡前,许今的床和他们的别无二致。
  但是今天一看,许今身下的床单竟然变成了米黄色——颜色过于浅淡应该也是昨晚他和宋仰打着手机手电筒没发现变化的原因。
  除此之外,许今的脚旁,角落处,厚重的被子底下还盖着一只破旧的小熊娃娃。
  夏景可以确定这只娃娃昨晚睡前也并没有在许今的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贾清感到毛骨悚然。
  莫名其妙变换了颜色的床单,突然出现的布偶娃娃,平静死去的伙伴——
  除了死亡时和黄默一样看起来非常平静,其他情况明明完全不一样!
  几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王跃冉哭得几乎快崩溃。
  她和许今就跟黄默刘意一样,认识很久了。
  她们从高中开始就是最好的朋友,诚然在这个恐怖世界里死亡到处都在发生,可王跃冉真的从未想象过,死亡会这么突然就降临到自己的好友身上。
  而昨晚许今遇到危险时,她竟然一直都没醒过来!
  很快,老师再次带着保安和医务人员闯了进来,将他们赶走。
  就如同昨天一样,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的尸体被抬走,沉默地离开了宿舍。
  再次在食堂坐下,气氛和昨天早晨没有任何差别。
  王跃冉还在哭着,老奶奶拍着她的背安慰着他。
  夏景率先开口道:“有一件事情,我想可能和许今的死亡有关系。”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目光集中到了夏景身上,王跃冉也唰地抬头,双目通红地看着他。
  “昨晚睡前,许今和我突然说起,她小时候有一次半夜醒来,看到一个绿眼睛的人影站在她的床前。”
  夏景看向王跃冉,他们七人当中只有她最了解许今。
  “昨天怪物出现的时候,我没办法睁开眼睛看到具体的场景,但怪物的气息确实是突然出现在了我和许今的床头之间。”
  “什么意思?”金楠脸色一变,最先气势汹汹反问,“你是说她以前在现实里见过这个副本的怪物?”
  “怎么可能!”贾清懵了,“不是,许今小时候见到的那个绿眼睛的人影是怎么回事?”
  宋仰陷入了沉思。
  王跃冉睁大了眼睛,显然听说过这件事。
  她嗓音沙哑地说:“她和我提过这个!许今说过她小时候可能见过鬼,就在她小学三年级的暑假,有天晚上她半夜突然醒来,看到一个绿眼睛的人站在她的床头!”
  “我问过她那个人影具体长什么样,她说就是黑乎乎的一团,只能看到对方绿色的一双眼睛,整个黑影就是一个人的形状!”
  “那天半夜打雷了,她是被雷声惊醒的,但是睡在她身边的外婆一动不动,她被吓得不敢出声,连呼吸都屏住了,就在被子底下推她外婆,可她外婆一直没醒过来!”
  几个人听得一阵泛鸡皮疙瘩。
  贾清目瞪口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她小时候真的见过鬼?”
  王跃冉含着眼泪道:“她没必要骗我啊!”
  “那后来呢,那个黑影怎么消失的?”刘意连忙问。
  王跃冉:“她那时候还小,推外婆又得不到回应,就彻底不敢动了,在那装死,心脏病都差点发作,后来她睡着了,第二天醒来黑影当然就不在了。”
  心脏病发作?
  这句话听在耳朵里,几个人心里都下意识地动了动。
  这会是许今如今猝死的死因吗?
  “这事她跟家里人说过,她爸妈外公外婆都觉得她是做了噩梦。可是她长大后在网上查过,很多网友都在小时候见到过‘绿眼睛的人’、‘蓝眼睛的人’,我们俩都觉得她小时候可能是灵异体质,她是真的见鬼了!”
  说到这,王跃冉似乎想起了更多的事,擦了擦眼泪,飞快地道:“对了,那个米黄色的床单和娃娃!许今和我说过,撞鬼那天晚上她睡的就是外婆家那个米黄色的床单,床上摆着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小熊娃娃,可是因为那天晚上的经历太恐怖,她后来看到那个床单和娃娃就觉得害怕,她家里人就把这两样东西收了起来,但是一直没扔掉。”
  “几年后他们搬家,翻出来那张床单和那个娃娃的时候,她爸妈还笑话她胆子小!”
  这么一来,他们几乎能确定许今昨晚的死就是和她小时候的那场经历有关系。
  “可是,副本里的怪物怎么可能会是现实中的鬼……?”贾清总觉得答案好像就在眼前了,可他还没别过那道弯,满脸都是茫然和迷惑。
  宋仰慢慢说道:“许今小学的那次经历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见鬼,这是一件不能确定的事。”
  夏景冷静地陈述:“能确定的是,许今是在听说黄默半夜坐醒,盯着室友看的举动之后,才回想起这件事——当时她感到很害怕。”
  夏景将目光放到了金楠的身上。
  顺着他的目光,大家亦看向了金楠,而金楠的脸色古怪了起来。
  一些片段在众人的脑海中纷纷闪过。
  昨天他们在教室中接收到的信息,金楠在午餐时说的那些话,校园喇叭那几次魔音洗脑——
  一个答案终于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宋仰缓缓道:“‘不要去想’。”
  ——不要去想,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副本世界里,想象中的一切,真的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一刻,其余几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几乎不用互相交流,看每个人的表情,就能知道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的脑子全都直接僵住了。
  仿佛怪物就在这个空间,漂浮在这餐桌之上,正在无形之中,咧嘴森然地笑着,悄无声息窥探他们的大脑。
  不敢想,一丁点念头都不敢动。
  他们僵坐在原位,封锁了自己的大脑,狠狠掐断了所有的思维,唯恐脑袋里各种可怕的设想,下一秒就会具现化降临到自己身上。
  夏景在昨晚听到许今的倾诉时,确实感觉到自己似乎有片刻时间捕捉到了真相一闪而过的剪影。
  然而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确定了答案。
  在这个副本里,他们的所思所想,也许才是孕育怪物的温床。
  黄默和许今死亡前后的情况会如此不同,可能也正是因为每个人的恐怖幻想截然不同,他们所造就的怪物,所造就的死亡场景,天差地别。
  长长的餐桌上,出现了整整两分钟的寂静。
  气氛诡异到了极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僵得跟石膏似的。
  刘意最先打破寂静。
  他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干笑问:“……你们刚才想了什么?”
  贾清煞白着脸,飞快摇头,仿佛想要把自己的脑子直接甩出去。
  金楠的脸色也很难看。
  他昨天在餐桌上转述那些讯息是为了吓唬这帮人,看他们笑话,却没想到……
  学生npc的议论纷纷、捕风捉影是在助涨他们的恐怖幻想,喇叭的魔音灌耳是在加强他们心中的恐惧,一切都是在为他们的死亡做铺垫。
  而也是这一刻,好像听觉突然灵敏了一般,周围所有的动静都被无限放大。
  窸窸窣窣的走动声、餐盘拿起放下的声响、学生们的笑声谈话声,无一不在他们的世界中回荡。
  “今天早上好像又死了一个?”
  “这个学校是不是被诅咒了?”
  “说起来,你们半夜有没有经常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
  “除了脚步声,还有哭声吧,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哭声……”
  “听说,学校后面那片小树林里有鬼,有不少人撞见过!”
  “啊,我室友有一次半夜上厕所,就看到阳台外,宿舍楼下有一个黑黢黢的影子盯着他们阳台的方向看……”
  “是值夜老师吧?”
  “又也许真的有鬼呢,哈哈哈……”
  “……”
  金楠铁青着脸,“砰”一声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
  其余几人也连忙站起来,刘意脸色不妙地说:“出去再说。”
  他们现在不能呆在到处都是议论的环境下,脑子就跟不受控制了一样,接受到讯息就不由自主开始联想。
  夏景和宋仰跟在队伍的最后头,宋仰看夏景一脸沉思的模样,问:“你呢,你在想什么?”
  夏景瞥了眼不远处树上绑着的校园喇叭:“我在想那道声音今天会不会出现。”
  几乎是夏景的话音刚落地,校园喇叭就发出了刺耳的调试音。
  金楠他们直接捂住了耳朵,粗嘎的男声从喇叭中传了出来:“喂?喂?啊,各位同学,各位同学——”
  “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金楠骂了出来:“我草你爷爷的——”
  刘意甚至都屏不住脾气,从地上捡了块石头直接砸向了树上的播音喇叭!
  “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嘻嘻嘻嘻——滋滋滋——”
  树上的播音喇叭被砸变形,然而那道粗嘎、诡异、洗脑的声音依旧在校园的每一处回荡着,肆意嘲笑着他们的无处可逃。
  “看来话筒小怪会无限补位,”宋仰也被这刺耳的声音搞得有些心烦,他慢吞吞道,“这个副本的主怪,你觉得会是昨天半夜根据玩家的幻想显形的那个东西吗?”
  夏景摇了摇头。
  宋仰笑了声。
  看来两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不见得。


第10章 不要去想!(八)
  联想是一种很可怕的能力。
  真实的世界于目前的人类而言,就是脚下那颗小小的地球。
  无垠的宇宙遥不可及,只有思维没有边际。
  一个字、一朵花、一片叶,都能绽放成一个绚丽独特的世界。
  而在恐怖世界中,仅仅是耳边的一声轻笑,仿佛都是近在咫尺的黑色与死亡。
  ——一行人已经猜到了这个副本的套路,但还没有杀死主怪,他们就离不开副本,就得继续去上课。
  只是这次,为了不受那些npc影响,金楠、刘意、贾清和王跃冉将纸巾捏成一团,塞进了耳朵里。
  自制的耳塞,隔音效果可想而知。
  整个上午,几个人都面如菜色,一听到npc开始说些不对劲的话就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一到课间就直奔厕所。
  宋仰、夏景和老奶奶倒是没有回避,实在是意义不大。
  到了中午,经过一个上午的冷静,一行人重聚在食堂,王跃冉哽咽说:“我打电话问过了,许今也是猝死。”
  刘意想起自己的好兄弟,沉默片刻,喃喃道:“怎么会都是猝死?怪物到底是怎么杀死玩家的?”
  “这还重要吗?”金楠戾气十足地说,他一边抓着手臂,一边烦躁地说,“反正怪物就是半夜出现的那个东西,那东西如果只在零点出现,等今天晚上我们杀了它就能离开这里了!”
  贾清低声道:“说得简单,你忘了,到了那个时间点,我们根本连动都不能动。”
  金楠闭了嘴。
  刘意揉着眼角分析:“这个副本的死亡机制太奇怪了。应该不可能存在怪物一出现,所有人都不能动的情况吧,那样的话我们根本没法反抗怪物,不是必死无疑?我觉得,至少被怪物挑中的那个玩家,零点的时候是肯定能动的!”
  王跃冉不解道:“那为什么昨晚许今没有反抗?”
  金楠冷笑一声,将矛头对准了夏景:“‘没有反抗’是我们从这小子嘴里听到的,怎么就能确定一定是真的?”
  夏景只瞥了他一眼,宋仰淡淡道:“昨晚许今遇害的时候我也醒着,我确实没有听到挣扎的声音。”
  金楠脸一沉,撇头吐了口口水,用力地抓了抓肚子。
  夏景看向王跃冉:“你说过,许今在小时候遇鬼的那一天晚上,被吓到不能动弹,是吗?”
  王跃冉一愣:“是……等等,你的意思是,她的死亡联想还包括了……不能动弹这一点?”
  其余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在现实中,被吓到不能动弹是一种努努力尚且可以改变的状态。
  然而死亡联想竟然将这种自主可以改变的状态转化成了被动不可改变的状态?
  这也具现化得太细致了!
  贾清慌得嗓子都在打颤:“艹,我在想事情的时候都是瞎几把乱想的,要是副本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细节也全都搞成真的,那我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到这,贾清立刻闭上眼开始唱大悲咒,誓要清除脑内的一切杂念。
  宋仰没去管他,对于心念不坚定的人而言,这种方式或许确实能更好地保护他们自己。
  他前倾身体,屈指在餐桌上点了一下,